第七十一章   泪滴坠

他在小时候是见过寒月哭的,所以一直知道鲛人哭就会泪成珠,而那天跟去也只是,那么多年不曾见过他哭了,所以想跟着去看的心态。

但最终也还是没能看到,直到现在才知道寒叔也是鲛人族,再加上他那红肿的双眼,也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

没错这家伙,肯定是利用寒叔心软,说些有的没的,来让人家为他交作业了。

这就是验证了,人家说的,王爷是真正听故事的,而我们则是只是听故事的。

这时寒月,着急忙慌的,走了出来,他一脸不高兴的,说:“东陵,你们怎么还没回去?”

王爷,一脸笑容可掬的看着他,寒月不自然的把脸一转,叫道:“寒叔,还不回来?”

寒叔,和我们道别后,就忙去追寒月去了。

而我们三则是一头雾水的,看着他离开的方向。

就在我们三傻傻的看着已经关闭的寒府时,王爷愉悦的声音,响起道:“还不走?”

我们三人才收回了视线,我抬头看了看他,就见他一脸的开心样。

他也把视线移向了我,他眼神不似平时那样严肃,寒冷,但却看得我起寒意。

我忙把视线移到别处,玲玲这时,说道:“姐姐,寒叔送你的是什么东西啊?”

她这一说,我倒是想起来这桩事,对于这个,我也十分好奇。

我看了看王爷,他只是那么站着,我忙拿出那个盒子,打开看看是什么?

盒子一打开,里面用了一块黄色的布包着里面的东西。

我们三有些紧张的对视了一眼,又小心翼翼的把那黄布揭去,只见里面是一颗类似于泪滴的玉。

不要说我和玲玲了,就连平时比我们见识更广的叶晨都说不见过这样的玉。

王爷原本是不感兴趣的,但听到叶晨这么一说,他走到我们三人身边,从叶晨手里接过玉,仔细看起来。

我们三都静静的等着看他是怎么说的,可他看了半天也未曾言语。

这玉,东陵越看越觉得有些眼熟,可一时也想不起来,可这玉总觉得有些特殊。

我看他看得那么入神,我问道:“怎么了?王爷,是这玉有什么问题吗?”

他看着我,道:“没什么,只是这玉挺好的,好好的收着吧。”

我听他这么说,倒是放下心来。

在我伸手去接过玉时,他右手忽然化出一个红绳,在他把绳放到左手的一瞬间,绳就和玉就结合成一体。

他把玉递给我,说道:“还是带着稳妥些。”

玲玲,过来把玉接过去为我带好。我摸着这个小小的玉坠,心里莫名有些感到有些难过。

一路上,玲玲和叶晨总是有意的离我们很远的距离。

而我每次刻意放慢脚步,但最后都是和他保持着一步的距离。

而当我停下脚步时,玲玲他们干脆就也停住脚步。我都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嫌我们,当他们的电灯泡了。

经过一段路程,我们终于回到了,我在这落脚的客栈,刚坐下叫了茶,王爷就让叶晨去置办些东西。

而玲玲也向王爷提出,她也一齐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