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记得,人比鬼邪恶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姐姐,我饿!”一个声音响起。

我抬起因为看手机小说略显酸胀的头颅,却讶然发现,眼前哪里还有那条熙熙攘攘的柏油马路,取而代之的是赤地千里。

西天的太阳像妖魔血红的独目,一棵干枯的老树盘曲向天,上面站着一只黑色的乌鸦。它勾着脑袋,半闭着眼,眼里似乎带着笑意,像逮住老鼠的猫。

树下,是两个骨瘦如柴的人。老人躺着,没有一丝生气,眼眶深陷,颧骨突出。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蜷缩在他身边,衣衫褴褛,细细的脖子上顶着一个大头颅,就像用人皮简单裹在一个骨髅上一样,没有血肉的丰润。他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说:“姐姐,我饿!”

“姐姐,我饿!”他又机械地说一句,低下头去,抓起老人的胳膊,狠狠地咬下去,撕扯下一块皮肉,兴奋地嚼着。

老人痛苦地哆嗦一下,看来还没有死透。

 “好吃呢,姐姐!你要不要来一块?”他张开血淋淋的嘴,冲我诡异地笑着。

我闭上眼睛,不忍直视。那清脆地咀嚼声在这一片静寂里无比刺耳。

“姐姐,我饿!”“姐姐,我饿!”他不住地唤着逼近我。

我蓦地睁眼,赫然看到他竟然就站在前方,离我只有两米的距离。乌黑的嘴角滴着鲜红的血,大大的眼眶里蛆虫蠕动。

 远处,只剩下一副白森森的骨架。

“姐姐又白又嫩,一定很好吃!”他狰狞地笑着,牙齿闪着寒光,散发着一阵阵腐臭,伸出骨爪,迅速地向我抓来。

我微微一笑,长发无风自动,右手轻飘飘地一握,便已把他细细的脖颈折为两截。

“青叶……”恶鬼惊恐的神色只是一闪,已是灰飞烟灭。

“没错,我是青叶,暗月阁第一灭鬼师!”我朝指甲上的蛆虫吹口气,看它们迅速卷曲,风干。

                               02

“青叶,你可以回家了!要记得,人比鬼邪恶!”师傅对我说。

是的,我可以回家了。两年了,我灭掉整整一百个恶鬼,师傅答应过的,准我回家过回正常的生活。

两年前,我的车子突然刹车失灵,冲过栏杆,坠落深谷。在我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师傅救了我,收我为徒,起名“青叶”,成为“暗月阁”第十二位弟子。

其实我原本叫“晏红”,红玫瑰的红,廷琛说过,我是他心中永远的红玫瑰。

廷琛,我的爱人,我多么想插上翅膀飞到你身边,陪你万万年。

两年,每一天都度日如年,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思念使人老,我觉得我有一颗破败不堪的心脏,只有想到你时,才会重新有力的跳动,斗志昂扬。

                                  03

轻轻地打开门,真好,廷琛没有换锁。

轻吟,呢喃,还有两具身体撞击的“啪啪”声。

“我们在一起吧。”女人说。

没有回答,有低低的喘息。良久,只听到男人一声低沉的闷哼。

“你娶我吧!”女人不死心地问。

“我也想,可是很多事情是只能想不能做的。”一个富有磁性的男声。说得很委婉,表达的意思却非常明确。

“周廷琛,你让我觉得自己很贱。”女人的这句话说的无奈而心酸。

“美云,对不起,我也没办法。”

“两年了,你的‘对不起’说得太多了,我已经听够了。”女人有些歇斯底里。

我承认,听墙角这活虽然不需要多少技术含量,却绝对需要相当强的心理承受能力。那样迷乱暧昧的声音就像一颗威力极强的炸弹,顺着你的耳朵快速地直击大脑,然后“轰”的爆炸,冲击波到达身体的每个角落,除了让你面红耳赤热血沸腾之外,你的每一根神经都紧绷地像拉满的弓,急切的想要找一个宣泄的出口。

可是,如果那对狗男女是你的爱人和闺密呢?

我安静地坐在桌子旁,手脚冰冷,心也冰冷。

“要记得,人比鬼邪恶!”师傅曾经对我说。

                                04

周廷琛只穿着短裤从卧室走出来,到冰箱里拿了一瓶水,一抬头看到我,手里的水掉落到地上,他“噗通”一声跪到地板上。

听到动静,徐美云也出来,看到我,捂住脸,失声尖叫,而后软软地倒下去,倒在廷琛身上。他下意识地接住,然后看到我,猛地推开,任由徐美云的身体落到冰冷的地板上。

“红……”他的声音带着颤音。

“你说,我该怎样对你呢?”我挑起他的下巴,指甲暴涨,锐利得闪着光,如鬼魅一般。

他的体温温暖了我指尖的冷。我在心里叹口气,罢了,一切都回不去了。

男人的海誓山盟,说说罢了,只我这个傻子还一直记得。

廷琛俊逸的脸上毫无血色,我不忍心,把手下移,想要扶他起来。他却双手死死地抓住我的手腕,低三下四地哀求。

“红,求你,饶我!”

何至于此!我在心里苦笑。你等我是情分,不等我是应该。我有什么资格怪你

“我都明白,不必说了!”我努力挣脱开他的手掌,不小心指甲划过他的胸膛,一道血痕出现。

他错以为我要杀他,惊慌失色。“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他涕泪纵横,“千不该万不该,我不该招惹美云,她害你我真不知道,真的,红,我从未想过不要你……”

我一激灵,抓住他的肩膀,一字一句地问道:“你说,是美云害我?”

他怯怯点头。

失神半天,我愣愣地看着躺在地上的美云。怪不得刹车会失灵?因为有人想要置我与死地。

我不怕被骗,只怕被信任的人骗

                                 05

“你们只能活一个,谁死比较好呢”我晃着锋利的匕首,看着吓得筛糠一样的两人,冰冷地说,像地狱的恶魔。

来吧,互相伤害!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红,别杀我!我爱你!一直都爱!你没死真好,我们结婚吧!”此时的廷琛,说他像条狗,都是侮辱了狗。

我怎么会爱上这样一个男人?想想以前恩爱的时光,我觉得恶心。

“爱我?”我的笑声像腊月挂在房檐的冰凌。

“你和徐美云鱼水之欢时想过我吗?你和她恩爱时想过我吗?周廷琛,别说‘爱’这个字,你不配!”

美云看着我,恨恨地说:“杀我!我他妈早就不想活了!以前,每天看着你和廷琛在一起恩恩爱爱,我都恨不得你马上死掉!可是你死了,廷琛还是不愿意娶我,我到底哪一点比不上你?”

“我会满足你的愿望的!”我看着她,像是欣赏一件艺术品。

“知道我会怎么杀死你吗?我会先把你的舌头割下来,再慢慢剥下你的皮,剜掉你的眼珠子,割下鼻子,耳朵,剁掉胳膊大腿,最后再把你的肉一片一片旋下来搅碎顺着马桶灌到下水道里,把头割下来搁到马桶里……”

“别说了,别说了……”她痛苦地摇头。

“杀她!杀她!是她害你的!”廷琛指着美云说。

我鄙夷地看他们一眼,轻轻放下匕首。

够了!到此为止了!杀他们,我怕脏了我的手。

我只是想见识一下人能自私邪恶到什么地步。

“你们好好过吧,从此,各安天涯!”我淡淡地说,心灰意冷地转身。

放过别人,未尝不是放过自己。自此与往事不再纠缠,一心向前。

背后卷起一股风,只觉心口一凉,疼痛迅速蔓延开来。

我不敢置信地回头,徐美云脸色铁青,咬着牙,比鬼还狰狞。

“我们两个,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眼前一黑,临了,我似乎听到师傅在我耳边说:“要记得,人比鬼邪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幽微的茉莉熏香 让我宛若闻到甜花的蝴蝶 翩跹起舞清婉动人 早已忘却还活在俗世之中 忘却了光怪陆离的不夜城市 忘却了...
    忆温言阅读 89评论 0 1
  • 从 1 月 22 日开始,我就开始寒假班的征程了。从早上到晚,势必是没有时间写原创文了。但是,学习还是不能停止的。...
    苏格拉无底阅读 150评论 0 1
  • <愿> 面向大海,春暖花开 若无大海,清风徐来 <故园> 面向大山,无力攀援 若无大山,何来温暖 <故人> 面向黄...
    佛笑来人阅读 43评论 0 13
  • 1.2017年7月13日,毕业典礼,虽然我们班的PPT是我做的,但播到笑脸照片的那一张时,同学们一张张熟悉而笑得很...
    乔子家student阅读 40评论 0 0
  • 一、过分热情 才认识没多久的人,我总是努力营造一种自己很好、很大方的形象,以至于到最后,我不愿意帮忙就是我的错一样...
    子姝阅读 9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