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聘校长

兰儿现任一所小学的副校长,每日的工作就是给正校长通过文字宣传一下学校的活动,亦或组织学校的活动。她虽专管教学,但一些政教方面的活动照样她的写。

兰儿从未有怨言,她乐意去干这些工作。活儿不间断地有,她不间断地认真地干。但不知怎地不管县级培训、市级培训,还是省级培训统统不安排她去。她很是纳闷,但过后马上就想开了——也许是因为自己的胳膊疼,校长不敢派着去。

一个学期转眼过去了,大大小小的事务做了不少。兰儿觉得特有成就感:在组织家长开放日活动,自己尽力去完成校长交给的任务。带领老师们备课、磨课、组织开放日那天讲课,收获很多!这个收获包括自己,还包括老师们,兰儿看到老师们的进步,总是笑靥如花,喜在心里。还有听一学期的常态课,老师们的讲课内容总让兰儿深思教学方法的合理与否,从别人的教学中带给她不少的反思……

当了整整3年的副校长,兰儿总能以身作则,率先垂范。原以为努力做好自己,这个副校长的位置也就无忧了,可世事难料。这不,来了个新县长一定要搞个县管校聘,县管校聘正校长还不算,连每个学校的副校长也必须参加报名,面试、笔试统统得考。

01交申报表

局里开会,所有的副校长必须报名,否则按弃权处理,局里的各科室主任与各校副校长均可竞聘校长,各学校的政教主任与教导主任可以竞聘副校长。

面对不容置疑的规定,兰儿只能选择报名。并不是兰儿怕丢掉这个无一点儿实权的副校长,而是不想让别人说没有进取心。

兰儿与同校的三个副校长准备着各种材料,填写表格,生怕出错。在五人的积极配合下,一天半的时间已准备妥当,上交局里人事办公室。

呵,人真多呀!还得排队!夏日的室内是如此的闷热,香烟萦绕的房间别有一种味道时时冲进人的鼻孔里,让人烦躁不安。

“XX,去问问表交给谁?”兰儿有点急,与同校的一个副校长说。“主任,开会去了,你们都等会儿吧!”哎……交个表也这么费事,真让人心急。

于是兰儿与同伴离开人事办到别的科室等候,等待中,相互之间交流这次改革的意义,永远是一种换汤不换药的做法。

时光荏苒,转眼一个小时在闲聊中飞过。再去人事办,人事办主任已坐在哪儿,拿着电话不停地说着,周围人墙林立,需斜着身子才能挤进本不大的空间里。兰儿微皱了一下眉,不必与他们抢着做,一个一个的交,总有抡到的时候。

可事情总不尽人意,主任的电话总打不完,表总交不了。“来来来,咱们隔壁大办公室去交!”主任的一声令下,人们又鱼贯而出,争抢着急走到大公室,交了三、四个学校的,主任又去忙别的事情去了。

交表的校长们被晾在那里,有的来回走动着,有认识的相互谈论着,有欣赏着花儿的,有抽着烟……等待总是漫长的。

各自想着心思,沉默中想象着面试、笔试会出什么样的题呢?会不会被刷下去?那样多丢人,空气中凝结着不安,弥漫着焦躁。

主任的出现,给所有人带来了精神。忙碌着抽出要的材料,一个又一个地验收,一上午的等待终于交上去申报表。

带着疲惫走出教育局,抬头看看火热的太阳,正燃烧在蔚蓝天空的正中。

02面试

无考试材料无考试范围无考试时间,在什么也没有什么也不知道的情况下,兰儿从网上查找了一些相关的竞聘校长的资料,开始每日读上几遍。心里没底儿,心里也不觉可怕,到该干么还干么。

什么也不知道的情况下,人总会瞎想。只是陪衬,有什么怕的!但不自觉的晨起去看资料,虽不知道是否要考;如果白天有别的事要做,心里也总放心不下,晚上一回家总要先拿起手机打开资料读上几遍,才会安心去睡。睡的时候也总想着怎么说,别面对评委,一紧张一句话都说不上来,那可丢人丢大方了。

“兰老师,咱们明天在某中学7点面试。”同校的一个副校长的电话让兰儿能跳起来。总感觉不知道的东西过多,这可不要问自己没见过的题啊。

第二天提前洗刷直弄面试地点,大部分人还没到,兰儿永远是守时的,走进会议室,只见大屏幕上“2019年某县竞聘校长面试”几个大字映入眼帘,有点刺眼。闷热的会议室一种特别的味道让人反胃。

几个男校长一走进会议室就急忙打开窗户,好让凝固着的空气流动开来。随后就是坐在那里的等待。

随着一群一伙的人流都涌进来,教育局副局长按类安排座位,人们又是一阵骚动,又是换位置的一阵作响。

会场十分钟内终于安静下来,随后副局长宣布面试规则并让局里科室人员发放注意事项、收取各自手机。隆重的有点怕人,会议室到处充满了紧张。

“竞聘一类校长的校长们到前面抽号!”省级负责人高声叫道。人们不觉又一次骚动,只见人人脸上布满了不可言状的表情,挨个的抽着组号与顺序号。

轮到副校长们抽号时,大部分人脸上带着微笑挤着,工作人员人员让排队抽号,他们很谦让地排队抽号并在登记表上填上对应自己的名字。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叫号下去面试。会议室到处是窃窃私语,因不让大声喧哗的。只见有的交流学习心得,有的交流育儿智慧,有的谈论国家大事,还有的讨论县里新闻……有笑的,有凝神的,有爬着睡觉的,有盯着资料背的……真是无花八门,神态万千。

过了一会儿,人们开始乱串了。看到久别的好友,过去坐坐;看到爱学习的朋友,或许有一手资料,套个近乎咨询一下……

兰儿在那儿与同校的校友聊烦了,也去找老友,谈谈久别的情况。可过去老友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考试的事情,真是无趣!又回到原来的座位,喝水准备面试。

时间总会捉摸人的心事,你越想快点,它越走的慢。没有手机的人们总觉着时间很漫长。终于叫第二组了,扭头问问戴手表的男士:“请问距离第一次叫号的人用了几分钟?”“25分!”这25分钟像过了一个世纪。

有了第一次,人们心里就有大概的估计。兰儿盼望着快点面试,愿杀愿砍痛快点。该来的总会来,“每组的10、11、12号下吧!”兰儿是11号,听到叫,便快步从四楼到了二楼的待考试。

又是等待,不过这次还算短暂,15分钟就进入到面试室。妈呀,面试室有十位评委整齐地坐在那里。兰儿把自己的组号、顺序号双手递给面试组长,开始按要求报组号、竞聘岗位、顺序号。

好紧张哦,镇定一些!兰儿给自己打着气。当她看完自己的面试题后,稍作思考:“老师,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吗?”“可以!”兰儿面带微笑用她睿智的头脑与几年的经验进行着作答,作答后很优雅地说:“回答完毕!”

最后是当场亮分环节,不一会评委就打出了兰儿最终得分83.6分。兰儿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离开了面试室,这个分是低还是高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