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芸和她的爱情故事

字数 4730阅读 693

第一章

陈芸在内衣店里挑选了好一会儿,最终选择那条黑色的。她不喜欢黑色,可她知道家明喜欢。他说过她穿黑色内衣很性感。女为悦己者容,尽管她已开始怀疑家明是否依然爱她。可是,她爱他,她爱他,她爱他。

她已经爱他七年了。七年前他们准备高考,七年后他们准备结婚。他们要结婚了。她心中充满幸福和不安。她觉得太快了,所有的事情扑面而来。他的父亲去年年底被查出胃癌。做了手术,把胃切掉一半。医生说乐观一点还能坚持六个月,回家养吧,把没完成的心愿完成。父亲说他的心愿就是儿子完成婚姻大事,尽管老人之前一直对陈芸不是很满意。他总觉得陈芸的父母高傲,连陈芸都看不起自己家。其实,这些感觉只是一个穷人强烈的自尊心作祟。

从订婚到结婚,所有琐碎的事情都要在六个月之内办完。陈芸觉得时间太仓促,这可是结婚啊!但她很快就接受了,从爱上家明的那一刻,她就准备要嫁给他的。

她爱家明,所以连同那个看她不顺眼的老人也一同爱着。陈芸对老人的尊重和关爱让家明很满意甚至感动。其实,这多半是她善良温和的本性使然。她尽量哄他的父亲开心,他提的要求她都答应。老人说他家本来就不富裕,因为自己生病,更困难了,怕彩礼不能按照她父母的要求给了。她说没关系,她会说服父母的。他还说结婚后如果第一胎生了一个女孩,就一定要再生一个男孩。她说她也希望有一儿一女。

陈芸和家明住在城中村里的一个出租房里。他们没有买房,也从未想过要在这里买房。省会的房子贵得让人望而却步。他们租住的是一个小标间。房租两千块钱一个月,只收电费不收水费。小标间里放着一张双人床和一张桌子。隔壁是卖馒头的商户,隔着窗户可以看到摞得老高老高的蒸笼。第一次看到这些冒着水蒸气的蒸笼时,陈芸都惊呆了,天呀,那么多的馒头,那么高的蒸笼!想想也挺有意思,窗户那边是馒头香味,窗户这边是他们家的书香、化妆品的香味。更有意思的是他们楼下的一家小诊所,白天挂着中医招牌,晚上换成成人用品的招牌。家明第一次买避孕套就是在这家店里,10块钱3只。

陈芸的母亲坚决不同意自己的女儿在这个阴暗的小标间里度过她的洞房花烛夜。她准许他们的婚事已经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她以女儿的名义在老家县城买了一套两室一厅,跟女儿说:“眼下先作婚房,将来如果你无处可去了,就回来。”陈芸说:“我怎会无处可去?家明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可是,陈芸,如果有一天,家明也无处可去呢?

第二章

陈芸和家明是高中同学,高中三年都在一个班。可陈芸总觉得自己在高三时才认识家明。因为之前两年,陈芸从未注意过他。班里有80多个男生,她心无旁骛地备战高考。直到有一天,晚自习结束后,她还在做一道数学题。管理员关掉教室电源时,她仍在思考那道题。教室里一片黑暗。家明就在这时走到她的座位塞给她一封信。家明说:“陈芸,你的信。”是一封情书。陈芸把这封情书保留至今。即使在离婚的前一天,陈芸失魂落魄地清理东西时,她还是不舍得把它丢弃。这是家明写给她的唯一一封信啊!

她是一个美丽的女孩,这当然不是她收到的第一封情书,可她却反反复复地看了一百多遍。一定是高三的生活太过枯燥,它才在她的心中激荡起巨大波澜。那天晚上,她很兴奋,直到深夜才睡着。睡着后,又梦到了它,梦到了家明,梦见家明说他喜欢她。

第二天,她还是决定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再过两个月就要高考了,她不能分心。高考结束后,家明再次向自己表白的话,她想她会接受他的。

尽管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可她还是觉得接下来的日子发生了很多事。她开始注意他。开始关注他什么时候进教室,什么时候离开。关注他的成绩排名。他们频繁地偶遇,在操场上,餐厅里,去厕所的路上。她害羞,每次偶遇都让她的心砰砰直跳。有一次,数学老师叫他俩上讲台做黑板上的题。还有一次,语文老师叫他俩翻译同一篇文言文。每一次,她都红了脸。

高考结束那天,家明没有再向她表白。填报志愿那天,她也没有见到他。她有点失望,心里空落落的。

两个月后,陈芸拿着录取通知书到省会里的一所大学去报到,在那里,她看见了家明。

大学四年,是她人生中最美好最幸福的时光。因为她有家明,而他们又是那样无忧无虑。他们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浪费。你说,还有比把时间浪费在谈情说爱上面更美妙的事情吗?他们有浪漫的思想和旺盛情欲。他们朝夕相处,却又因为不得已的短暂分离而备受煎熬。

陈芸学的是管理学,家明学的是经济学。无法一起上专业课,他们就想方设法地选修一样的课程。这样他们就又可以一起上课了。每天下课后,家明都会坚持把她送回宿舍。陈芸住的女生宿舍是一栋红色的老楼。楼下是一条瘦长的青砖路。路两旁种着粗壮的法国梧桐。这些法桐太老了,枝繁叶茂,遮天蔽日。这条青砖路本来是叫博学路,可大家早已习惯叫它天使路,时间久了连它的真名都忘记了。一是因为临近住满天使一样的女孩的宿舍,二是因为这些法桐树上住满了黑的白的花的鸟儿,这些鸟儿乱飞,也乱拉屎。

也许有一天,一个男孩正站在这里跟他美丽的女友亲吻,忽然有一只调皮的麻雀在他的肩膀上拉了一泡屎。这个男孩想干脆叫这条路为天屎路算了。他把自己的灵感告诉女友,她听了之后,笑弯了腰,她说还是叫天使路吧。从此,这条路就叫天使路了。

每天晚上8点至11点,这里站满了恋爱中的情人。他们依依惜别,恋恋不舍,仿佛将要永别一样。其实,他们大多数不超过24小时将会再次拥抱在一块。陈芸和家明就是这众多情侣中的一对。每天晚上,他都会坚持把她送到这里。他们在这里互诉衷肠,说着滚烫的情话。直到不得不分开的时候,他看着她转身,看着她进门,看着她上楼梯,看着她从宿舍窗户上给自己一个吻。第二天一大早,他又会准时出现在这里等她下楼。他给她带了豆浆、油条和鸡蛋作为她的早餐。

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如火。他们深爱对方,渴望为对方付出、牺牲、去死。爱到极致,他们甚至期盼着发生一些小小的事故由此证明自己对爱人的忠贞不渝。其实,他们的爱情是经受不住考验的,就像天下所有男女的爱情一样。

陈芸,这是你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光吧!

第三章

尽管他们把对方的优点在心中放大一千倍一万倍,可还是不得不承认他们是不一样的人。他们的观点有很多不同。在他心中好的对的东西,不知为何,在她眼中就是恶的错的。而很多她认为理所当然的道理,在他哪里却怎么都行不通。

第一次闹矛盾是在大一临近结束时的一个下午。那天下了雨。他们从学校北门的小吃街吃饭回来,看见一位老太太坐在路边痛哭。老人哭得很伤心,鼻涕都流出来了。她没有打伞,头发衣服全都被淋湿了。

陈芸拿出纸巾,正准备过去询问老太太怎么回事,家明却拉住了她,让她不要多管闲事。可这怎么是管闲事呢!二人在雨中僵持好一会,最后她妥协了。回到学校后,她还是对那个老人念念不忘。她说老太太衣着整洁,肯定不是乞讨的。她说她应该不是因为钱包丢了。她说也许因为她忽然接到一个电话,被告知老友去世了。当她开始埋怨家明不该拦着她时,家明不耐烦极了,大声地说:“你能不能不要瞎操心,不要再提一个跟自己没有半毛钱的老太婆!”她先是被他的大声吓了一跳,之后又十分伤心。他怎么可以对自己不耐烦?怎么可以冲自己发脾气?

还有一件事情,陈芸至今难忘。陈芸想给家明的父亲买一件羊毛衫,却一直没有挑到合适的。他们决定去国贸大厦看看。那是他们第一去国贸大厦,那里的东西贵得很。国贸大厦的大门分出口和入口。他们不知道,正要从出口进去的时候,一个保安用手指着他俩,让他们停下。保安的行为激怒了家明。他觉得保安用手指着自己深深伤害了他的自尊心,于是跟保安先是争吵起来,最后变成厮打。他竭嘶底里的样子吓坏了陈芸,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是无助地拉着他的衣角。周围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最后,警察过来了。

陈芸,那个时候,你就预感到了什么,不是吗?

第四章

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他们毕业了。二十三岁,是时候面对残酷的人生了。

毕业后,陈芸留在实习的单位。那是一家不错的公司。她很珍惜自己的工作,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底薪不是很高,她就多做业务争取能赚多一点的绩效和奖金。她努力攒钱,努力地在这座大城市站稳脚跟。她计划着跟家明在这里留下来。

家明却一直不很顺利。他嫌实习单位没有事业前景。离开后,向别的单位投了几十封简历却没有任何消息。毕业一年他还是无所事事。正当他下决心创业的时候,却接到家里的电话,得知父亲患了重病。

陈芸把所有的积蓄取出来给家明。其实也就是三万多块钱,那是她所有的心意。家明很感动。他说陈芸,我会一辈子对你好,我会让你幸福的。这样的话她听他说过很多遍了。

第五章

这样的话她听他说过很多遍了。只是,陈芸,你还坚信不疑吗?

他们结婚了,在家明的父亲去世前的一个月。尽管深知家明的种种不易,陈芸的母亲还是坚持向他家索要彩礼。在陈芸的老家,说不清楚是恶习还是风俗,举行婚礼之前,男方要向女方送彩礼。多则二十万,少则七八万。这些钱大多由女方的父母为女儿存起来,以备不时之需。两家像菜市场的买家和卖家一样讨价还价三个星期,最终男方给陈芸家送了四万块钱。

两年后,他们离婚的时候,家明向陈芸要回彩礼,这些钱成了她和母亲一生中最大的最可悲的笑话。

钱钟书先生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结婚之后,陈芸和家明继续住在那间阴暗的出租屋里。家明整天闷闷不乐。一是因为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二是因为他仍沉浸在父亲的死之中无法自拔。

他的脾气越来越坏,一件很小的事情都能让他大发脾气。他的变化让陈芸不知如何是好。但她相信这些都是暂时的。等他找到工作一切都会好起来。她很怀念他们在学校时候的日子,她期盼着他们的关系能恢复到以前的样子。

陈芸多么希望他能赶快找到一个工作,无论工资多少。她天真地认为一个工作就能拯救他,拯救他们的关系。可家明却不愿意再投简历,更不愿去参加招聘会,整天打游戏消磨时间。

陈芸打起精神鼓励他,说:“家明,你不要泄气,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我不是金子!”他说。

第六章

有一天,陈芸对家明说她怀孕了。家明把陈芸紧紧地搂在怀里,在她的额头上亲了又亲。他说他一定会照顾好她,让她幸福的。他说他要尽快找一个工作,要开始努力地挣奶粉钱了。那天下午,他专门跑到国贸大厦买了一套西装,准备面试时穿。晚上,他还在网上投了几封求职简历。久违的幸福感让陈芸喜极而泣。她又开始对未来充满憧憬。

几天后家明又恢复到老样子。白天睡觉,晚上通宵打游戏。

陈芸有时候觉得自己习惯了家明现在的样子,有时又感到十分失望。幸好她所在的公司效益不错,否则他们真的连房租都交不起了。她现在唯一的安慰就是肚子里的小小生命。它让她觉得人生格外美好而充实。

她花三十多块钱在超市买了一本胎教故事书,每天晚上睡觉前都给肚子里的小宝宝讲一个故事。她一边用温柔的平和的声音念着书里面的小故事,一边用手轻轻抚摸着尚未隆起的腹部。她还没有体验过胎动,但她坚信肚子里的孩子喜欢这些有趣的故事。每当这个时候,家明都会笑话她幼稚,可他的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陈芸想,无论如何,家明会是一个很好的爸爸。

陈芸还没来得及为肚子里的孩子讲第一百个故事就流产了。她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就流了很多血。医生说,也许是劳累过度。

她在家休息了四天,就回公司上班了。她的心里充满了痛苦,她多么希望家明能安慰一下自己,可他连一句话都不愿对她讲。他认为流产完全因为陈芸不小心造成的。他甚至觉得陈芸是自己孩子的杀手。

陈芸也不愿意再和家明多说什么。她还能说什么呢?

第七章

半年后的一个雨天下午,陈芸乘坐公交车去找一个客户。当公交车经过她和家明的大学门口时,她忍不住下了车。曾经住过的宿舍楼,仍然有很多鸟在老法桐树上飞来飞去,几对情侣打着伞站在楼下说着情话。

她来到了北门的小吃街,在她和家明常去的那家馄饨店,点了一份馄饨,吃着吃着,忽然就难过得喘不过气。她连忙放下筷子,离开了饭店。雨伞落在了桌子上。

陈芸走在雨中,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夏末,在五台山的深山中,有一片少有人踏入的森林。林中的树木遮天蔽日,原本原本炙热的阳关都被树叶挡住,异常的凉爽。林...
  • 榜样的力量 ----物资部卢海战 年轻人,是朝气蓬勃的一代,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这点点日光在孟加...
  • 最近同事又开森地告别剧荒了,疯狂追《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瞅了几眼,感觉好年轻、好青春、好阳光呀!然后大脑直接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