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清楚状况,她不是班花

96
Mr_稻香老农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2018.01.05 21:27* 字数 4482

谁也不清楚这个女孩是从哪里来的,只知道她一到这个城市的三中的高二(甲)班,这个班突然就由乱哄哄的现象变得沉寂起来了。

是她的清纯的形象镇住了他们呢,还是她那叫杨飞霞的名字让他们摸不清她的底细?好像都不是。

因为她也不过就是齐耳短发很乌黑,鹅蛋脸儿上俏眉俊眼,身材不高也不矮,腰肢倒是很窈窕,穿的也是来三中后换上的蓝色的校服,所不同的是她脚上穿的是白色的运动鞋。

至于她的名字也是父母起的,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也没有与众不同的地方。但这个班的人就是觉得她有一种别具一格的气场。

以前那些班霸们走路都是横冲直撞的,根本不把一些童鞋们放在眼里,更何况是那些三八们,他们更是连眼睛也不瞅一下,不霸蛮欺凌她们就不错了,还背得住他们对她们青睐有加,想都甭想。

但是自从扬飞霞来了后,他们竟然一看见她迎面走来就不由自主地往两边闪开,他们只见扬飞霞冷面罩着一层寒霜地、不怒自威地走过去。

他们也不知是怎么搞的,可是作怪,他们的心居然怦然直跳,就像是舟失扬子江心,船覆东海滩涂,哪能不心惊肉跳?

还有更令他们既尴尬又气愤的呢,只见杨飞霞径直走到那个平素被他们欺负倒了的“贾娘娘”(假娘娘)贾怀亮跟前,她竟然一改冰冻之极的白雪公主的形象,而变为春暖花开的温馨公主。

不仅如此,而且看样子,那贾怀亮对莞尔而笑的杨飞霞也颇有好感,他还得寸进尺地跟杨飞霞头靠头地谈笑风生。

岂但他们对贾怀亮羡慕嫉妒恨,就连别的童鞋们对贾怀亮和杨飞霞也是侧目而视。

他们决定把贾怀亮暂且放过一边,他们先要对杨飞霞来个下马虎,不能让她小瞧了他们,要让她知道马王爷究竟是长了两只眼还是三只眼。

他们此时才一致认为她是他们班上的班花,可这个班花哪儿不好坐,偏要坐在贾怀亮跟前。记得她刚来的时候,老班孟夫子是这样介绍她的。

老班说:“同学们,她叫杨飞霞,到我们班跟大家一起读书,你们要跟她友好相处,千万不要有欺凌新同学的情况发生,不要怪我不预先跟大家讲明。”

这个老班讲话讲一半留一半,讲得含糊不清,也没有把杨飞霞的更多信息告诉他们,说了等于没说。

不过也不要紧,马上就要给她杨飞霞好看的了,老班不说也罢。他们马上就要收拾她了,到时会让她自个儿说,他们才不要这个迂腐的孟夫子说呢。

因此,他们经过精心策划,去年对付老班的那套战略战术又闪亮登场了。

去年的一天,老班孟夫子来上课,刚开开教室的门,从门上边就掉下来一桶冷水,让孟夫子成了一个落汤鸡。

孟夫子以后对他们果然老实多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让他们好不逍遥自在。

童鞋们也忍受着他们的欺凌,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那个贾怀亮就曾经被他们左右开弓地抽耳光,贾怀亮也是敢怒不敢言。

他们静静地坐在桌前,他们跟班上其他人一样,都在巴望着好戏开场。

那个贾怀亮也是的,甭看他跟她杨飞霞很热乎,此刻不也是很雀跃地看着教室门,看来他还算识相,识时务者为俊杰,这是有识之士共同的人生座右铭。

他不这样不行啊,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再说了,枪打出头鸟,这个浅显的道理,他不是不知道,他冰雪聪明哦,这些人生哲理他是了然于心的。

看来他没敢在她面前下蛆,就算他去告诉她说他们要对付她,但他千算万算也算不准他们会在今天对她下手。

他们今天对付她的手段,比他们去年对付老班孟夫子的手段更辣,更厉害,也更狠毒。

不仅如此,而且他们志在必得,一招致命,非要让她从此不要那样目中无人,对他们熟视无睹。

他们到现在还没有看见过谁到了他们班上,不跟他们俯首称臣叩头进贡的。

但她到了他们班上,压根儿就不提交保护费的事,看样子她在原来的学校里就没有遇见过这类事,他们今天就是要她涨一点儿姿势,不要以为他们是聋子的耳朵——摆设。

他们看天看地看惯了世界上所有的事情,就是看不惯她那个样子,一路款款地走来,好像是贵夫人似的,显得雍容端雅。一言以蔽之,他们看不惯。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但看不惯也得看,看,她从学校的院子里走来了,他们在教学楼的教室的窗户里看得很清楚,她还是那样一脸严肃地往教学楼上拾级而上。

她来到教室跟前,她要进教室了。请大家准备好,第n套广播体操马上开始。他们在心里说的还没停下来,他们看见她不知咋整的,她居然止步不前了。

唉,莫非他贾怀亮知道她今天会晚来一会儿,他预先告诉了她,让她不要进教室,让他们功亏一篑?不可能。

他们去看贾怀亮,看见贾怀亮还是那种表情地看着教室门。看来他没有,他又不是吃了熊心,吞了豹子胆,敢坏他们大爷的好事。

他们再去看教室外边的那个杨飞霞,只见她从衣袋里掏出一只白纱布口罩戴上。啊呀,不好,大事不好,看来她是知道了,不然她不会戴口罩的。

不过,也不要过于慌张,她戴上口罩,也只能防备着不让灰尘钻进鼻孔,不让她得尘肺病而已。

还有更厉害的招数等着她呢,她是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她是逃无可逃,防不胜防。等着瞧吧,这正是骑着毛驴看唱本——走着瞧,有她好看的。

他们正这样在心里宽慰自己时,他们冷不防一抬头,又看见她不慌不忙地从衣袋里掏出了一副墨镜戴上。

而且那是什么墨镜啊,墨镜底下竟然还有眼罩。她这样一戴墨镜,她当真像水底下的蛙人一样戴上了防护眼镜了,她已经万无一失了。

可能他贾怀亮不甘心以前的失败,他卷土重来,妄图东山再起,他想倚重她实施反攻,妄想秋后算账,因此,他早就告诉她防着点儿了。

但是他这是瞎子点灯——白费蜡,没用的,她就是这样全部包装起来也不行,到时飞溅的沙尘暴照样会让她狼狈不堪。

他们正这样在心里想着时,却又看见她从衣袋里掏出了一小卷什么东西,一会儿后,只见她把那卷东西一抖,就变成了一件十分好看的红色披风。

她把红色披风往她身上一披,霎时间,她已经连头带身子全部被披风裹得严严实实的了,看她那样子,就跟古代的侠女一样啊。

不好,看她这样子好像身手了得啊。不过不要紧,她一个黄毛丫头,乳臭未干,她纵然有些功夫,又能厉害到哪里去,到时就是找上他们,他们哥几个众志成城,还不是照样打得她满地找牙!

就在他们海阔天空地弛骋他们的思想的不羁之马时,她嘭地一声推开门了。赶快进来吧,第n套广播体操第一节伸展运动已经开始。

但她没有进来,她在随着口令走,当然还是第n套广播体操原地踏步走,一,二,一,立定!她站在教室门外了。

而教室门内,那专门为她量身定做的白色大礼包正从天而降,砸到地上,绽放出十分绚烂的白色的菊花,一股烟尘也滚滚而起,甚嚣尘上。

这样的效果也很好啊,石灰包已炸开花了,比天上绽放的烟花爆竹还好看呢。

进来吧,杨飞霞女士,这是我们无比虔诚地送给你的圣诞大礼包,比圣诞老人的礼物好多了,绝对物超所值,让你感到倍儿爽。

但让他们感到十分失望的是,杨飞霞并没有进来。很显然,她早就预感到今天流年不利,出门会碰上小人的,因此,她气定神闲地站在教室门外。

这可把他们气炸了肚皮,他们左策划右谋划,就是为了一招致胜,虽然不能把她整死,但最起码首战告捷,打落了她的威风,但却功败垂成了。

这肯定是贾怀亮这小子用手机把他们的阴谋发送成阳谋了,今天这事还没有完,到时一定要对贾怀亮兴师问罪,他当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活得不耐烦了。

他们正在心里对贾怀亮咬牙切齿、愤恨不已时,却见杨飞霞用手扇了扇石灰烟尘的雾幕,她也没等石灰的雾霾完全消散干净,她已经从教室外边一脚跨进了教室内了。

她目光炯炯地遍扫教室一眼,只觉得整个教室鸦雀无声,连一根针掉在地上也能听得见。她一字一顿地问:“这是谁的杰作,有种的报上名来!”

她连问了数声,还是没人敢作敢当,她正要去问贾怀亮时,却不料一个班霸大大咧咧地说:“是你家祖爷爷干的,你能把祖爷爷咋样?”

她见他如此气焰嚣张,不禁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她杏眼圆睁,呀地娇叱一声,登登地向那恶棍疾奔而去。

说时迟,那时快,那些班霸见她一个丫头片子竟然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这也就罢了,还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地想来跟他们的老大叫板,反了她了,因此,他们托地一声纷纷从座位上蹦到学桌间的过道上,成扇面似地排好阵,他们不把这雌儿降服了,他们就枉为七尺男儿了。

他们共有五个人啊,居然要对付杨飞霞单独一个人,真是卑鄙龌龊、厚颜无耻。

不过,既然她杨飞霞要来挑战他们的底线,那也就休怪他们要给她上一堂生动的政治课了,并且清晰地告诉她应该怎样做一个安分守己的女孩子。

童鞋们惊骇地注视着这个只有在电视屏幕上才有的镜头,他们不禁为杨飞霞捏了一把汗。

他们心里说,杨飞霞呀,你就省省吧,我们班这么多人都没能斗得过他们,你一个人却要力挽狂澜于倒悬,去跟他们单打独斗,你可不能有什么闪失啊!

然而,杨飞霞却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她今天还真豁出去了。她走到他们跟前,用手指着刚才叫大爷的班霸老大说:“你再说一遍,谁是祖爷爷?”

就在她要揍人时,贾怀亮恰逢其时地说:“飞霞姐,得饶人处且饶人,你可不能动手啊!”

贾怀亮这一说,不禁让大家惊讶不已,怪不到杨飞霞跟他这么亲近,原来人家是表姐弟啊。

但大家又听出了弦外之音,贾怀亮好像在恳求他表姐杨飞霞不要动手打人,仿佛杨飞霞一个人会打得过他们四五个人似的,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杨飞霞的话倒没有激怒班霸老大,贾怀亮的话却很伤了他的自尊,哇,闹了半天,还好像他们不值得她打发似的,还要他贾怀亮做好人恳求他表姐放他们一马。

班霸老大从来就不信邪,他如果信邪的话,他就不会做到班霸老大了。他一把就抓住杨飞霞的膀子,他一较力,就要把杨飞霞掼倒在地。

令全班人惊诧不已的是他居然没有把杨飞霞动得了分毫,杨飞霞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他抓着她的膀子就像蜻蜓撼柱似的,伤了他的自尊心呢。

杨飞霞嘴角撇起一弯冷笑,她单臂一较力,也不知她咋整的,一下就把他掼倒在地。

他这个小杂碎也不去打听打听,人家杨飞霞从小就学过跆拳道的,什么风浪没经过,什么厉害的摔跤手没有跟她交过手,他还不服气呢,他大叫旁边的三四个班霸一踊而上拿下她,在这种非常时期,不要跟她讲什么江湖规矩。

旁边的班霸根本不用他吩咐,他们看见他被杨飞霞制服了,竟然悍不畏死,他们互相递了一下眼色,哇哇地大叫着,向杨飞霞冲来。

此时杨飞霞用一只脚踩住班霸老大,看见剩余的班霸气势汹汹地冲过来,她也没动窝,她逢招拆招,见快打快,她三下五除二地就把他们全部打倒在地。

把那些人都打倒后,杨飞霞愤怒极了,她提起她的醋钵大的粉拳,雨点般地往班霸老大的身上落下。

童鞋们看到杨飞霞把这些人都打倒在地了,他们很高兴。他们扬眉吐气之日,就是班霸们倒楣之时。他们齐声高呼:“打死他,打死他!”

可是贾怀亮却扑过来一把攥住杨飞霞的手,他说:“飞霞姐住手啊,你会打死他的!”

童鞋们震惊不已,想不到这个人曾经被班霸们左右开弓抽耳光,他却不记恨他们,反而求他表姐放过他们,这个人的胸怀该是多么宽广啊。

杨飞霞笑看着贾怀亮说:“表弟啊,你太善良了。但愿这些人以后能记得你的大恩大德。”她说着,又转回头对班霸们说,“今天看在我表弟的份上,暂且放你们一马,下次再欺凌童鞋们,那就静等着新账旧账一齐算吧。”

杨飞霞在班霸老大的身上又踢了一脚,她才往贾怀亮的旁边座位上走去并在到了后坐下来,她对贾怀亮说:“表弟,我们读英语吧!”

童鞋们对她的这种与之前的搏斗的情景相比较简直是判若两人的现象,他们好艳羡,尤其是她力斗班霸的故事,更将会一直刻骨铭心地镌刻在他们心中,他们一辈子也忘不掉。

图片发自简书App
似水流年(稻香小说选)
78.7万字 · 15.7万阅读 · 63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