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山西村(14)黑巫术

图片发自简书App


羽琮站在黄鹄饭庄门前,看着刚刚拆掉的封条,一股说不出的感觉涌上心头。这几日,他经历了太多太多印象深刻的事情,比从出生到现在十几年所有的事情还要多,还要深刻,莫名地泪水模糊住眼睛,不争气地掉下来。

“你现在可是羽家家主,哪有空经营饭庄?”站在羽琮身旁的陈夕问道。

“是吗?”羽琮苦笑道,“我只是个架空的空壳,实际上是我叔伯管理,不是吗?“

“别急呀,这么大的摊子你能做好吗?等你学会管理,他们到时候会交权的。”陈夕安慰道。

那日家主羽迅突然毒发,吐血倒地,被周煜燚所救,命是保住了,但经过羽焚的背叛、下毒,下身基本瘫痪,心如死灰,已经不复往日雄风。家不可一日无主,羽琮临危受命,并由叔伯协助管理。

“做生意没你想象的简单,你会吗?”也许觉得陈夕的话太压抑,另一旁的周煜燚转立即移话题。

“慢慢来嘛,其实接手黄鹄饭庄我是有目的的,一是为了赎罪,二是时时刻刻警醒自己,三是保住黄阿姨的心血,这毕竟是她留下的唯一东西。”

“哇,你变了好多。”陈夕和周煜燚异口同声,他们不敢相信这些话会从羽琮嘴里说出来。

“没什么奇怪的,换作你们也会变的。你们说的对,治理家族我哪懂啊?还不如边经营饭庄边和叔伯们学习。”

“说实在的,黄阿姨真是个刚烈的女子,居然把命都豁出去了。”陈夕感慨道,“不过看到你没事就好,我们也该走了。”

“走?去哪?不多呆几天吗?还没来得及向各位道谢呢。”羽琮有些不舍。

“以后有机会见面的,只是羽叔叔中毒太深,保住命已经很不错,别太刺激他,还有,风铃的百草香有凝神静气的功效,经常点着,对身体有好处的……”周煜燚像个老大人似的说个没玩没了。

突然,一声尖叫从饭庄大堂里传出来,众人立即跑进去,原来是风铃,她不知什么时候跑进去,站在墙画前一直用手指着墙画,漏出惊讶的神色。

众人望去,都惊得长大了嘴巴。

墙画黄鹄依旧栩栩如生,只是眼睛没了,像是被人挖走了,仔细看吗,还能看到些许血痕。

“眼睛呢?黄鹄的眼睛呢?”

陈夕反应的快,走上前去,双掌合闭,拍了三下,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反应。

“你在干嘛?”羽琮不明所以。

“她在试探黄鹄能不能飞出来。”还是周煜燚了解陈夕。

“飞?这事我也听说过,不过今日看来,传言并不可信。”

“不是传言不可信,而是没了眼睛的黄鹄飞不起来。或许眼睛里藏了什么?”陈夕分析道。

“是谁挖了黄鹄的眼睛?眼睛里有什么?”风铃急了。

“不知道,但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陈夕的直觉告诉她,挖走黄鹄眼睛的人有可能是羽焚,因为只有他才会对黄鹄饭庄的一切了如指掌,而且,他消失的也太奇怪了。

辞别羽琮,离开了五子部,孩子们又踏上了山西村的旅程,也许五子部发生的事情太过悲伤,一路走来,少了往日的欢声笑语。

“周煜燚,你想什么呢?”陈夕打破了沉默。

“在羽琮他们面前有些话实在不好说,“周煜燚深深叹口气,”那天看到乌鹊,我就知道羽焚会巫术,而且是黑巫术。”

陈夕和风铃立即停住脚步,看着周煜燚,“羽焚不是神巫族的人,他怎么会黑巫术?”

“所以才奇怪啊。”

神巫族以巫术的高低、强弱将人分类,巫术越强大身份越尊贵,正因如此,在神巫族不会巫术的人比比皆是,会巫术的人并不多,拥有超强巫术的人更是寥寥无几。尊贵者为了保持他们尊贵的身份,必须不断强化自身的巫术,或是创造一种新的巫法,故而巫术不外传成了神巫族的第一族规。

外泄巫术的人和偷学巫术的人如果被发现只有死,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住巫术的秘密。

但凡事都有例外,有一种巫术是以米襄子做引,修炼者可以用最短的时间炼成最强大的巫术,那就是人人惧怕的黑巫术。黑巫术力量强大,修习者要么迷失心性,要么被反噬,因此成为神巫族的禁术,米襄子也成为禁花。记载黑巫术的修习方法,只有在禁书中才能找到。

“我因为体质原因无法修习巫术,为了不断掉周家贵族身份,父亲曾偷出禁书偷偷让我学习黑巫术,后来被爷爷发现,及时制止了。”周煜燚回忆道,“父亲因此被爷爷罚了三天禁闭。”

“是禁书,你父亲怎么拿到的?也太容易了吧?”陈夕不解。

“我父亲是掌管神巫族书库的执掌人,所以才……”周煜燚突然意识到什么,“你是说……不可能,我爸爸决不可能出卖神巫族。”

“你别急,我没说是他。你爸爸是书库的执掌人,可手下还有其他人啊,那些人的巫术强大吗?神巫族的规矩是谁的巫术强大谁的身份尊贵,有捷径可以走,冒险试试也是可以理解的。”

一直没说话的风铃突然喊道:“明白了,禁书记载着黑巫术的修习方法,所以谁能接近书库,谁就有可能偷出秘籍……可是人那么多,而且偷出来为什么要给羽焚呢?”

“这不是我们考虑的事情,不过现在明白了,周煜燚,你爷爷让你离开神巫族是有道理的,或许他早发现了什么。”

陈夕没有在说什么,她只是觉得山西村的迷团很像山西村的地形,一个接一个,看着找不到出路,突然云开见日,豁然开朗。

果不其然,他们翻过一个一个山丘后,一片绿色的大草场直入眼帘,奔腾的骏马如洪水般跑过去,留下一团团飞起的尘埃。陈夕惊叹,这种宏大的场景她只在《动物世界》里才看到,如果有摄像机,她真的很想留下个纪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趁着夜色的掩护,风铃和羽琮像两只灵巧的猫咪“嗖”地翻过黄鹄饭庄的外墙,沿着墙角来到后院的菜园里,正如风铃所说,这里...
    苍桐君阅读 320评论 8 18
  • 劳累了一天,一顿美味的饭菜简直是解乏的良药。 黄四娘的厨艺非常精湛,孩子们围着餐桌一个个狼吞虎咽,生怕被人抢了去。...
    苍桐君阅读 426评论 4 31
  • 陈夕等人辞别山麓族族公后来到来到一个三岔路口,在他们犹豫不决时,最终确定通过抛金币的方法决定向哪个方向走。 说来也...
    苍桐君阅读 296评论 4 25
  • 陈夕只感觉到眼前一片晕眩,胃里如翻江倒海般,一股腥味直冲喉部,她捂住嘴巴,和风铃一前一后跑到院子,弯着身子,将呕吐...
    苍桐君阅读 333评论 4 25
  • 陈夕和风铃紧紧跟在周子身后,一路不语。 陈夕琢磨着,危机应该过去了吧,毕竟天都亮了,也没有见士兵把她们绑到祭天台。...
    苍桐君阅读 577评论 9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