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熬鸡汤的神秘专卖店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原本以为过完春节后店里的生意会好些,没想到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

“把后面两个灯给关了,又没有生意,开那么多电灯做什么,真是浪费!”我吩咐店员道。我知道她们背着我肯定会说我小气抠门之类的,可是不抠一点行吗?

从一大早起开门,只看到钱哗哗的往外流,没看见有一毛钱的进账。这一天天的,月租,水电费,员工费……全他妈的都是负增长。

“刘师傅,你最近手艺是不是不行了,把客人都吃跑了。”我又开始找厨师的茬。

“老板,冤枉啊!要不然我给你端一盅汤来,你尝尝?”说着刘师傅就往后厨走。

“不必了,那汤肯定是昨日的吧,不新鲜的也敢给我喝?”

哎,这生意是越来越难做了,客流量上不来,东西就卖不出去。卖不出去的积压在厨房,就算有客了他也喝不到新鲜的,喝不到新鲜的就导致客人流失,这简直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想当初我这炖汤店刚开业时,那是火的不得了,来喝汤的客人排着长龙把旁边的餐馆门都给堵住了。今非昔比,今非昔比啊?我感叹不已。究竟是哪里出了错?

“祥哥,有小道消息!”我派去打探的店员回来兴奋的对我道。

“附近餐馆里的顾客多吗?”这是我最关心的问题。我想知道餐饮业生意是普遍的不景气,还单单我这家炖汤店无人光顾。

“都是那样,你光看街道上的行人就知道了。整条街好似过了狼群般。”

的确是,还是地段的问题。自从附近那条街建立了一座新的购物广场,人全跑到那边去了。

可据我所知,附近还没有像我家这样的老火中药美颜靓汤店。那些个老客户怎么连汤都不喝了?

“祥哥,你还别说。商场是没有炖汤店,可是商场下面的内衣店里有炖汤喝。”刚打探回来的店员说。

“你他娘的脑子坏掉了吗,听听自己说的啥鸡巴话?内衣店里开餐馆吗?”我恼火的道。

“祥哥,你别急,听我慢慢跟你说。”

原来从内衣店进去,它里面有个后门,经由后门会走进一家隐藏的餐馆。那餐馆不大,总共不到十个座位。不过看那格局,楼上应该有雅间。

“那家店的食物味道怎么样?”我问店员。

“我没尝!”

“什么,我让你干什么去了。既然你尾随着我们老客户进了那家店,怎么能不尝尝那家店的东西,吸取经验,找到问题根源。咱家店生意好了,我也能多给你们发些奖金不是!”我大怒。

“祥哥,那家东西太他妈的贵了,而且整本菜谱就一汤品,其他什么都没有。”

“是什么汤?”我接着问店员。

“鸡汤!”

“名字就叫鸡汤吗?可真够朴实无华的。”我咋舌。

“那店里面人虽不少却鸦雀无声,一来我觉得诡异的很,二来那一小盅鸡汤标价是188。所以我才慌忙退了出去。”

“什么鸡汤这么贵,她家的鸡难道是吃王八长大的?”我瞪眼。

“老板,说不定她那汤里放入了极品花胶。那好的花胶一两就要好几万!”厨师插嘴。

“放屁,就咱们这小县城。普通人也就六块钱吃个凉皮,十几块吃碗麻辣烫。还喝极品花胶炖鸡汤?有人开得起,无人喝得起。”

我话虽这么说,但是非常好奇那盅定价188的鸡汤是用什么材料熬成的,它的味道如何。于是我决定亲自出马去看看,人道同行是冤家。那家店老板不会认出我然后把我赶出来吧?

我是晚上快打烊的时候才去的,因为这样可避免在那家店遇到老顾客,怪难为情的。

我没想到的是,即使在那个点过去,我还是碰到了经常来我店里喝汤的大学生小洋。

好在小洋只顾着专心喝汤,并不抬头,所以没认出我来。

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在我们这小县城,百分之八十九的店面都打烊了。尤其是衣服鞋店之类的,七八点钟就关门了。

可这家内衣店也真是异类,居然营业到半夜。你以为你开得是家成人用品类的店吗?也许有人会半夜急匆匆的跑出门来买盒避孕套,但绝对没有人因为激情时刻撕烂了女友的内衣,而急忙跑出来为她买胸罩的。

我进内衣店时,只有一个收银员,她趴在电脑前打瞌睡。我庆幸没有店员出来招呼我,于是我无睹挂着的那些性感蕾丝内衣,径直从后门出去。

小洋就坐在鸡汤店的最外一张桌子,我一进门就看到了他。

这里的气氛的确是诡异的紧,偶尔有几声咳嗽,像划破寂静夜空的旱雷。平日里人们都是手机不离手,这家店里的顾客却没有一人在喝汤时刻拿出手机来刷的。

也许是没有wifi吧,如今社会还有没wifi没空调的餐厅?

我从牛仔裤兜里掏出手机,手机屏幕是黑的。开机键按了半天也不起作用。

有没有搞错,老子刚充满电。本来准备来这家店偷点商业机密拍张照片啥的。

这时候有位美女走了过来,手里捧着菜单。

“先生,请稍坐,鸡汤马上就上。”她巧笑倩兮。

“这位漂亮妹妹倒有意思,你都不问我来点什么就直接上鸡汤吗?”我看着她笑。

“但凡来我们店的,都是冲着我们鸡汤来的。”美女回答。

“最起码菜单得给我瞧瞧吧!”我自然的用手去拿她手上的大册子。

那大册子封面竟然空无一物,是黑色镶金边的背景无字无图,这反倒勾起了我要翻开来看的兴趣。

我打开16开大小的菜单,依旧是一片空白入眼而来。整张白的纸犹如茫茫无边际的雪原,我大吃一惊不相信自己眼睛似得翻开一页又一页。终于在最后一页,我看到了蚂蚁大小的两个楷体字“鸡汤”。

那美女把我撑在桌上的菜单收起来,如跳古典舞般得来个回旋转身,然后她缓步朝后厨走去。

我愣神尚不到一分钟,美女就端了一盅鸡汤放在我面前。那紫砂体的炖盅,上面印着夭夭桃花的洁白骨瓷汤勺。

鸡汤热气腾腾犹如仙境之雾冉冉升起,散发出馨香神秘的味道。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完全沉醉到美味的鸡汤中去。

等我从回那家店出来,已经快十二点了。月亮高挂枝头,路旁的绿化带偶有一只夜猫窜出。我打开手机,坐到车上迟迟没有回家的打算。

我要赶快把自己的想法记录下来,就刚刚喝鸡汤的功夫,我脑子忽然被扩展开了般,我想了很多很多。

我开的这家餐厅投资了大概二十几万,那全是父母的血汗钱。刚开业那段时间生意挺好,没想到这才半年生意就一落千丈来了。

难道是我不会做生意,不会打理吗?还是请的员工不对?厨师手艺不够好?还是服务员不够热情?促销活动力度不够大?还是原材料采购不够用心?

我得列出失败的原因来,我得把本钱赚回来,不能辜负了我父母的期望。我得赚钱去市里买楼买别墅,我得找个女友恋爱结婚。还有呢,还有呢?

我得重新规划我的人生,我不能这样庸庸无碌的过日子。我得去看看自己从没去过的地方,过自己从没过的生活。

我要学会控制自己,学会管理自己的时间,我得多学些东西。

我要成功,我要收获一众羡慕的眼光。我得成名,我可以的,我一定能行。我要努力成为不凡的人!

我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一个不平凡的未来在向我招手。

我驾车回家,把车开的飞快。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像躺在鏊子上烙煎饼。我这块生面饼一定会成为酥脆可口的煎饼,我这块普通石头,里面其实包裹着稀世美玉。

待第二天醒来,我脑中那些激烈的想法竟然凭空消失了。好在生意有些回暖,我依旧百无聊赖的在店里混日子。

不过隔个两三天我就要去光顾下那家炖汤店,那家神奇的鸡汤店,那盅含有蛊惑之力的鸡汤。

直到有一日,我终于喝腻了那汤。

后来我再去那家店的时候,发现那家店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家小书店。

我拿起一本又一本的书,全是关于成功,励志学的。还有一本封面看着不错,于是细看,只见上书:你若盛开,蝴蝶自来。

盛开你妹啊,老子是纯爷们。就算是女子,那女子也分玫瑰和喇叭花,有的开放能引来蝴蝶而有的只能招来蜜蜂。

“这家什么时候改成书店了,以前不是有家鸡汤店吗?”我问店里的员工。

那员工巨丑无比,貌若东施。胸前员工牌上写:金如玉。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她这名字倒应景。

“一直以来就是书店啊,开了有五六年了。”她答道。我看着她的嘴唇张张合合,压根就没听她究竟在说什么。

我逛了逛此家小书店,并没寻到我爱看的书。于是出门开车左转,去新华书店买了本《三侠五义》,读来颇有乐趣。



想看更多请点击:师玖玖短篇小说合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