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拾阅读,不负静好青春

同文学社成员一起外出校对文稿的那天,是个阴沉有风的日子。几个陌生人席地而坐,间歇讨论着文学。

  我安静的低着头,逐字逐句地审视眼前的文稿。大胆新颖的修辞,奇妙坚定的立意和充沛淋漓的情感,华而有实的东西总是能轻而易举地戳痛虚无的心脏。我觉得压抑,同时又“可笑”地享受着这种快乐:压抑的是它们不动声色便否定了我这段因缺失阅读而留下的空白青春;快乐的是,它又恰似一缕春风,重新唤醒了我对阅读的渴望。

  曾苦恼的问一个满腹诗书的朋友:“为什么自己的行文水平不见提高,为什么觉得青春如此空白?”他答:“因为你丢了阅读啊!”

  周末的下午,不可多得的好天气。书店的金属门把上跳跃着金色的阳光。我推门而入,喧嚣的街市仿佛在一瞬间被拒之门外。稚气的儿童,蓬勃的少年,白发的老人皆手捧一卷书,如春光般明媚的眸子里闪动着智慧的光芒。

  寻寻觅觅,最终与《纳兰容若的如莲今生》相遇。我用干净的手指轻抚这墨香肆溢的宝贝,只一眼,我便清楚,正如经历了严寒之后忽沐春风一般,我的青春阅读之路将从此重新启程。

  我们总说高中学业过重,阻挡了阅读的美梦。这些都不过是华丽丽的借口罢了!对阅读的热爱甚至于痴迷,足以使我们推开所有理由,想尽种种办法,在挤来的时间里只做一只漫游书海的精灵。

  读纳兰容若的“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我仿佛看到了一位才华横溢的词人被困在王宫贵胄之家的孤傲;他“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的慨叹,仅仅是用三十年的时间陪伴在爱妻身边,深情若许;欧阳修一句“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道尽了多少与友人的惜别之谊;“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伫立于孤寂之中的大文豪苏轼,被贬的落寞又有谁能理解;陆凯用一句“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赠予友人春花般的诚挚情怀;辛弃疾所见之“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的绚丽繁华,背后是不愿与世俗同流的孤高品格……

  阅读时光阴好似一阙古词,风流简净,千回百转。此间诗韵,让凉薄的心迟来的梦亦有了一种无言的美丽。这样的青春,晴空湛蓝,江天浩荡。重拾阅读,不负韶光春华,不负静好风日。

  “一如从前这般,写喜欢的字,爱喜爱的人,看想看的风景”读如诗的青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