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价值数万的社会剧告诉你刺杀辱母案的“真相”

一、什么是社会剧?

社会剧(sociodrama),由心理剧创始人莫雷诺(J.L.Moreno,1889-1974)创立于20世纪20年代。

社会剧的主角并非个体,而是团体,最终的目标是团体的心理整合。“是一种建立在团体设置基础上的社会学习行为”(Weiner,1997)。

例如:医生、护士、官员、律师以及其他社区民众一同探讨医疗伦理的议题。

早在一次世界大战之后,莫雷诺就在自己位于维也纳的小剧场搞起了社会剧。当时,他独自站在舞台上,身着弄臣戏服,背靠国王的宝座,对台下的观众们说,他在找一位具有智慧的天生领袖。然后他邀请台下的观众志愿上台,叙述心目中的理想领导者是怎样的。

要知道,当时的奥地利还是君主立宪制,观众们如何能接受如此大胆的方式?于是,多数人离席,剩下的,则不知所措,最后。没有一个人敢走上舞台。

值得庆幸的是,到了今时今日,心理剧和社会剧已经发展得非常成熟,也为多数人所接纳。

因此,我们完全可以通过社会剧来深入了解具有争议的社会问题中各个不同的角色,再透过这些角色的眼光来看待这个具有争议的社会问题。

二、我对刺杀辱母案的原有态度

刺杀辱母案,我了解到的信息并不多,只是看了新闻报道和几篇自媒体大V写的十万+文章。

我对此案涉及到的人的态度是:

儿子太冲动了,他还有其他解决问题的办法。

母亲在借高利贷时肯定是知道风险的,遭受侮辱也应在其预料之中。

讨债者手段过于恶劣,必须受到法律制裁。

警察可以做得更好,例如把人带回派出所调解。

法官依法判决,没有问题。

舆论过于极端,从众心理实在可怕。无论说古时候的判例如何如何值得借鉴,还是说武松杨志杀了人还不照样逍遥,都不过是隔岸观火。

你看,我原有的态度,估计放到网上,会被很多人骂个狗血淋头。

三、社会剧的演绎让我改变态度

由于我有幸参加了台湾朱训龙老师的为期两天的心理剧体验工作坊,从中学习心理剧的相关知识,也获得了体验这场“刺杀辱母案”社会剧的机会。

前面的暖身环节且按下不表,我们直接进入定角色环节。

我是第一个主动要求扮演儿子这个角色的,因为我真的很想知道,当我作为儿子时,我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定完各个角色之后,进入演出环节。

当讨债者凶神恶煞地走上前来,我一下子就进入了角色,我感到很害怕,却又无能为力。当讨债者凌辱母亲时,我几次尝试着挡在母亲的前面,却还是没能保护母亲。当警察到场处理时,我以为看到的希望,谁知道等来的却是绝望。我能怎么办?我很害怕,我也很愤怒。于是,我知道,我只有那一个选择了。

而在听到法官的宣判时,我又如释重负,我知道,这是我应该承受的结果。

演过第一遍后,朱老师说,你们可以再互换角色,体验一下别的角色。于是,我又体验了讨债者角色。

我是一个以讨债为生的人,讨债是我的工作。所以,为了得到一个结果,总得做点什么,哪怕,是走在违法犯罪的边缘。当我的同伴们都在那高声叫嚣,我也觉得我的所作所为都是正常的,也是合理的。不骂他们几句,不给他们施加点压力,我回去如何向老板交差?与其自己不好受,还是让别人不好受更好一点。更何况,这样还是挺好玩的。而且,让我不做这个,去做别的工作,我也做不来。

当警察到场时,我是有感到害怕的,可是我们人多,警察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

最后,我还体验了警察的角色。

最近怎么事情这么多,好像很久没有正常休息过了。最好一会去到现场没有什么大事,可以轻松解决。

又是“高利贷”引起的,这些人真是可恶!

还好,没有人受伤,看起来矛盾冲突也不严重。财务纠纷我们也没权管,只要确认了确实没有违法犯罪的事实存在,我们就可以回去休息了。

当我体验过此案这三个不同的角色之后,当我听过扮演其他角色的伙伴的分享之后,我发现我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

儿子的选择,确实是当下的唯一选择。

母亲应该是没有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严重。

讨债者以为自己在工作,谁知道却惹祸上身。

警察在处警时,除了管自己该管的,真的可以也管点不该管的“闲事”。

法官真的已经有酌情量刑了。

舆论太无脑,最起码以后看到类似“当社会将你逼得走投无路的时候,你还有最后一条路走,那就是犯罪,永远记住,这并不可耻”这样的句子时,先思考一下,真的会有名人说这样的句子吗?

社会剧的最后,还有去角色化环节,即用动作和言语说出“我把角色还给你,我是XXX”,将自己刚才扮演的角色去掉。

而在演出的过程中,刺杀的情节,我们略去没有演。这是为了避免有伙伴过于进入角色,最后无法去角色。

四、总结一下

作为一个学习心理学才不过十二年的心理咨询师,倘若有来访者找到我,说起自己如刺杀辱母案中儿子一般的害怕和愤怒,我应该认同来访者的这些情绪吗?

可是我自己又持有与来访者完全相反的态度啊。

怎么办?

社会剧给了我答案。

通过角色,来访者可以去体验不同的角色,去感受角色的所思所想。之后,来访者所得到的,才是属于他自己的。

作为心理咨询师,我不会鼓励你去仇恨,更不会赞许你去杀人。但是我会陪伴你,和你一起从不同的角度去思考,帮助你从你自己身上找到问题的答案。

我们初来到这个世界上时,都是独一无二的尊贵,宛如上帝与神一般,感觉可以掌握一切、创造一切,充满了天真与自信。但是在成长的岁月里,我们会不只一次从天堂摔下来,经历人生的挫折与痛楚,从而渐渐丧失了勇气与自信。面对自我,每个人都是脆弱的,都需要依靠。——莫雷诺


文章转载请联系我的经纪人 @bingo_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