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路2016.7.27

       虽然只相处了短短的十几节课,但是一想起来再上课的时候,有几个孩子的位置是空空的,心里就像被戳了几个洞一样,说不出的难过。但没想到,积分排名最后的那个女孩子,在上课前气喘吁吁地跑来了,满头大汗地递给我一瓶佛手柑:“老师,这是我送给你的!希望你喜欢。”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她又递给我一瓶话梅:“这是L同学送给你的,谢谢你教了我们那么长时间!”

       看着她那清亮又有点害羞的眸子,我忍住眼泪:“都没能陪你们把英语学好,我真不好意思收这两份礼物,从昨天公布了名单到现在,我一直在想你们。要不我再跟学校申请,往实验班加几个名额,你俩继续留下来吧。你的手机现在修好了吗?”她显然很意外,犹豫了一下,又笑着摇了摇头:“不了,我们还是赶紧准备下个星期的生、地会考吧,那个手机应该不会拿去修了。”我真是舍不得:“要不我帮你找一部吧,只要你们愿意,我欢迎你们留下来!”上课铃打响了,她急忙说:“还是不了,L不好意思来找你,所以让我来,我们就是想谢谢你的,我得赶紧回去上自习了。”她还是笑着说,笑得有点苦、有点涩。

       我在一片嗡嗡的朗读声中,目送她跑回课室的背影。她跑得越远,我越能感受到她的坚强:每节课她都早早地来到课室,然后捧着自己那部根本动不了的旧手机,认真地看着表示正在下载课程的那个圆圈转啊转,一直到下课都读不上两三句。就这样一节课又一节课,看着原本和自己一样从零积分起步的同学,刷刷刷地累积到了十几万分,而自己却只有一千多分,还要承受我要淘汰她的压力……我真的很想知道,她是怎么跟家长说旧手机不能用来学英语的?她究竟有着怎样的家庭?她家长知道自己的孩子这么能“忍”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阳光正好,经过一个半小时的路程,我们一行人来到慧灵庇护工场,与工友们度过了愉快的一个下午。 来自慧灵的社工李...
    汐情阅读 152评论 0 0
  • 不知不觉已经大三了,很奇怪我现在竟然想不起来自己这两年到底怎么过的,记得第一次来到大学时对大学四年的设想:我要在大...
    乌龟池阅读 154评论 0 1
  • 新西兰老百姓住房情况,就象季节一样,与我国相反。我国城市里绝大多数住的是楼房社区,住别墅只是少数有钱人享有的奢...
    杨伟堃阅读 6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