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胡同

将军胡同

内容简介

★曹文轩序言,阐释“青铜葵花”这一奖项的内涵和意义,感受什么是真正的优秀的儿童文学;

★泡茶馆、看京戏、斗蛐蛐、养金鱼、熬酸梅汤、耍猴猎獾,在京腔京韵的故事中感受老北京的趣味童年,回到那段让人向往的民国往事;

★透过姥爷一家、图将军一家、秀儿一家三个不同阶层的家庭,去体悟一个丰富鲜活的老北京的鲜活画卷。图将军这一鲜活灵动的形象,带读者去感受极具特色的老北京人的“京味儿”生活;

★作为一部抗战题材作品,整部作品没有直接去写硝烟与战火,而是通过儿童的视角来观察和体会这一切。作品虽然悲壮,却仍然充满希望;

★详细考究的“《将军胡同》名物考”,让小读者了解更多老北京的历史文化;

★“《将军胡同》专家评语”,让小读者了解权威名家对这部作品的评价。



作者简介

史雷,1970年10月出生于四川省灌县(现都江堰市),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儿童文学》《少年文艺》(上海)《少年文艺》(江苏)《读友》《东方少年》等杂志,曾获2011年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佳作奖、首届“读友杯”全国少儿类型文学大奖赛二等奖、第二届“读友杯”全国少儿类型文学大奖赛优秀作品奖、2014年《儿童文学》擂台赛之“直通罗马大奖赛”金奖。长篇小说《将军胡同》一举夺得第一届“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之最高奖“青铜奖”殊荣,受到谢冕、高洪波、王泉根等七位终评专家的一致好评。



目录

曹文轩“青铜葵花”序言

第一章 大红门

第二章 铁弹子

第三章 美猴王

第四章 老黄忠

第五章 鱼美人

第六章 石唐山

第七章 铁苍狼

第八章 六月雪

《将军胡同》名物考(侯晓晨)

《将军胡同》专家评语(刘绪源、徐坤、洪清波)



前言

序言 曹文轩

“青铜葵花”是一项文学奖,像所有有着新型文学主张的文学奖一样,此奖也是一项对文学的解读和阐释。

何为文学,文学何为?文学的根本使命大概是为人类提供良好的人性基础,有此使命无疑是崇高的。实际上,我们的文学先人一直是这样看待文学的。文学之所以被人类选择,是因为人们发现文学有利于人性的改造和净化。人类完全有理由尊敬这样的文学史和文学家。文学从开始到现在,对人性的改造和净化起到了无法估量的作用。在现今人类的精神世界里,有许多美丽光彩的东西来自文学,在今天的人的美妙品性中,我们只要稍加分辨,就能看见文学留下的痕迹。没有文学,就没有今日的世界,就没有今日的人类。人类应当像仰望星辰一样,仰望那些创造了伟大作品的文学家。没有文学,人类依旧还在混盲与昏暗之中,还在愚昧的纷扰之中,还在一种毫无情调与趣味的纯动物性的生存之中。

文学要有道义感。文学从一开始就是以道义为宗的。必须承认,固有的人性远非那么可爱和美好。事实倒可能相反,人性之中有大量恶劣的成分。这些成分妨碍着人类走向文明和程度越来越高的文明。为了维持人类的存在和发展,人类中的精英分子发现,在人类之中,必须讲道义。这个概念所含的意义,在当初必然是单纯和幼稚的。然而,这个概念的生成,使人类走向文明成为可能。若干世纪过去了,道义所含的意义也随之不断地变化和演进。但它也慢慢沉淀下一些基本的、恒定的东西:无私、真挚、同情弱小、扶危济困、反对强权、抵制霸道、追求平等、向往自由、尊重个性、呵护仁爱之心。人性之恶,也会因历史的颠覆、阶级地位的更替、物质的匮乏或奢侈的原因和作用,时有增长和反复。但文学从存在的那一天起,就一直高扬道义的旗帜,与其他精神形式,比如哲学、伦理学等,一道行之有效地抑制着人性之恶,并不断地使人性得到改善。

当年,徐志摩先生是这样理解文学的。他说:“托尔斯泰的话,罗曼罗兰的话,泰戈尔的话,罗素的话,无论他们各家的出发点怎样的悬殊,他们的结论是相调和呼应的,即使不是完全一致的。他们柔和的声音,永远叫唤着人们天性里柔和的成分,要它们醒来,凭着爱的无边的力量,来扫除种种障碍我们相爱的势力,来医治种种激荡我们恶性的狂疯,来消灭种种束缚我们的自由与污辱人道尊严的主义与宣传。这些宏大的声音,正比是阳光一样散布在地面上,它们给我们光,给我们热,给我们新鲜的生机,给我们健康的颜色……”没有道义的人类社会,是无法维持的。只因有了道义,人类社会才得以正常运转,才有了我们今天见到的景观。一件艺术品,如果它不能向我们闪烁道义之光,就算不上一件好的艺术品。

今日的人类与昔日的人类相比较,其区别在于今天的人类有了一种叫“情调”的东西。而在情调的养成中间,文学有头等功劳。人类有情调,使人类超越了一般动物,而成为高贵的物种,情调使人类摆脱了猫狗一样的纯粹的生物生存状态,而进入一种境界。在这样的境界之中,人类不再是仅仅有用一种吃喝以及其他种种官能就能满足的快乐,而有了精神上的享受。一有情调,这个物质的生物世界从此变了,变得有说不尽的或不可言传的妙处。人类领略了种种令身心愉悦的快意,天长日久,终于找到了若干表达这些感受的单词:静谧、恬淡、悠扬、忧郁、肃穆、朴素、高贵、典雅……文学形式比其他任何精神形式都更有力量帮助人类养成情调。文学,能用最简练的文字,在一霎那间,把情调的因素,输给人类的血液与灵魂。但丁、莎士比亚、歌德、泰戈尔、海明威、屠格涅夫、鲁迅、沈从文、川端康成……一代一代优秀的文学家,用他们格调高贵的文字,让我们的人生,变成了有情调的人生;从而使苍白的生活、平庸的物象,一跃成为可供我们审美的东西。情调,改变了人性,使人性在质上得到了极大的提高。

“青铜葵花”是一项儿童文学奖,它可能更在意我们以上所说的文学原则和景象。因为它的对象是儿童,而儿童决定了未来民族和人类的品质和质量。道义、审美、悲悯情怀等大概是这一奖项永恒的取向。

二〇一五年三月十八日在第一届“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颁奖典礼上的讲话



媒体评论

这部作品浑然天成,气象高远,有鹤立之势。作品写抗战时期,北京城里皮影戏班子的父女,前清八旗的落魄子弟,富有但爱国的姥爷一家,从三个家族的命运,透视沦陷区不同阶层人们的思想、情感和遭遇,展示了那一特殊年代广阔的生活画面。其中写得*出色的是八旗后代图将军,他是一个混混,是败家子,什么生计都不会;但也是一个高水平的玩家,孩子们喜欢的他都会,且玩得极精。他卖光了家产,不得不去拉车;但他身上的义气、侠气、爱国精神,在那个灰暗的时期,显得特别感人。他*后死在日本人的枪下,死得很偶然,也极不明智,但将其个性展现得淋漓尽致。这是一个立得起来的“典型”,当下创作中如此丰满的典型人物已不多见。小说充满了“京味儿”,与老舍同类作品相比,滋味时有过之。作品以儿童视角展开,姥爷家的“我”与戏班出身的秀儿,都童心满满,因他们和图将军的交往,使作品妙趣横生,使这一具有重大历史感的题材成了真正的儿童文学。以往同类题材作品的重复雷同、公式化概念化、思想大于形象等毛病,在本书作者笔下已荡然无存。

——著名儿童文学评论家 刘绪源


《将军胡同》以儿童的视角,生动流畅的故事,讲述了老北京一段民国往事,展现了抗战时期中国人民在民族气节、品德大义上的果敢与正义。京腔京韵的故事,准确精致的细节,地道的老北京风物节令、物候时序的展现,都为小说增添了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

尤其可贵的是,小说塑造了以姥爷和图将军为代表的有气节、有情怀个性鲜明的北京人形象。姥爷身上有着老一辈京城人的慷慨和局气,图将军有着旗人子弟的纨绔与孝悌,同时保有对家国的刚烈和忠心。底层民众秀儿父女靠皮影戏为生的艰难生存,日本普通人老横泽与美香父女善良品质的描绘……一切全都栩栩如生,宛若历史的真实再现。在同仇敌忾当中避免了人物的脸谱化倾向。 

《将军胡同》故事完整,叙事流畅,人物生动,是一部优秀的献给所有大人和孩子看的好小说。

——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作家 徐坤


作品通过孩子的眼睛,描绘了抗日战争期间,老北京两户人家的友情和变故。

作品重心在表现一个破落八旗子弟图将军的命运变化上,成功塑造了一个从浪子到抗日志士的转化的形象。

作品生动地表现了老北京的日常生活及许多民俗玩意儿,并从中展示了历史社会的风云变幻,真正做到了寓教于乐。

作品还通过两家的感人关系,写出了中国人的优秀品质,充满了正能量。

作为一部“京味儿”小说,这部作品继承发扬了老一辈经典名著的风骨,十分难得。

——《当代》杂志前主编、资深文学编辑 洪清波


《将军胡同》是一部优秀的儿童小说。作品的叙事风格朴实庄重,叙事节奏张弛有度,每一章的内容既可独立成篇,串联起来又是一个背景完整、人物形象丰富的故事。特别是小说的主人公图将军,塑造得有血有肉,呼之欲出。图将军祖上三辈都战功赫赫,都曾被授封“三等奉国将军”的爵位。然而图将军却并不是以一个英雄的姿态出场的。他开始只是一个纨绔子弟,在王朝没落的年代里,守着花鸟虫鱼等玩物、靠着典当家产度日,是一个典型的“多余人”的形象。是“我”的姥爷充满善意和包容的举动,唤醒了图将军耿直、善良、好胜的天性,让他过上了靠拉车自食其力的生活。图将军与“我”的父母、舅舅等革命者不同,他并没有明确的民族意识或是革命目标,所有的举动都是出于他天性中质朴而强烈的爱憎观念。他有一股来自民间的“侠气”,看不惯侵略、压榨与欺凌。蟋蟀“铁弹子”、“老黄忠”、獾狗“铁苍狼”等动物,既是图将军调教出来的得意宠物,也是他的朋友,或者说是他精神世界的一部分。动物虽然没有保家卫国的意识,但它们天然具有忠诚、刚烈的气性,可以说,正是“铁弹子”和“铁苍狼”的牺牲,促成了图将军的成长,让他变得不一样了。他或许并不明白“我”的舅舅等革命者的宏图大志,但他愿以自己的牺牲换取革命者的生存,把祖国的命运交付给这些他信任的人。他的死设计得巧妙悲壮,既不拖累任何人,又完成了自己舍身取义的使命。从“多余人”到“平民英雄”,图将军的每一步转变都有情节的铺垫,显得毫不突兀,真实可信。 

——无锡作协会员、清华大学硕士 吴正毅


一口气读完史雷的《将军胡同》,被一种真实而正义的情绪感染着,其实静心细想,小说中没有将军,也没有什么英雄,只是一些没有什么英雄壮举的隐忍的普通百姓,但谁又能说他们活得不精彩呢?小说是以将军胡同的富户人家刘家的外孙--大宝的视角写抗日战争那几年将军胡同发生的几件事。将军胡同在北京,所以整篇小说是充满了京腔京韵,对老北京的风俗习惯、日常生活做了细致带有历史传记特质的描写。孩子的视角便是玩乐的,所以玩蛐蛐,养金鱼、放风筝,因为放风筝所以遇到了狗——铁背苍狼,所以带狗去捉獾,等等。刘家人是商人,原一起出口外倒腾买卖的秦家与刘家是兄弟一样的朋友,但是日本人来了以后,各奔东西。刘家人是正面形象,家人都是正义果敢的,包括收养的秀儿。秦家人当了汉奸,但并不全是汉奸,秦家的孙子就还是有些正气的。图将军是旗人,好玩儿,但善恶分明。日本人也不全是穷凶极恶的。整个小说的人物,非脸谱化,看着真实可信……整篇小说琐碎流畅,但不显疲沓,有恰到好处之感。

——普通读者



第一章 红门


金殿当头紫阁重,

仙人掌上玉芙蓉。

太平天子朝元日,

五色云车驾六龙。

……

院子里临时搭建的幕布上,长庆班的皮影戏《二度梅》刚刚开唱。这一天是小暑,也是姥爷的六十大寿。

不过,八岁的我对这类才子佳人戏根本不感兴趣。

我急着去东院看二舅的鸽子。

在路过垂花门时,我看到一个穿蓝色碎花上衣、留短发的女孩,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花坛里一丛盛开的红月季。女孩的年龄明显比我大。

我家的院子原先是奉国将军的府邸,朱红色的院门高大气派,将这纯朴打扮的女孩映衬得格外显眼。

听到我的脚步声,女孩将目光抬起,羞涩地看着我。

她的面色白里透红,柳叶似的眉毛,泉水般清澈的眼睛。

“这花叫红帽子,姥爷最喜欢的月季,你是……”我从没见过这个女孩。

“我叫秀儿,长庆班的,来给老爷祝寿。”女孩的声音如西山樱桃沟里流淌的溪水,格外清亮,“爹在前院演戏,让我跟这儿候着。”

一个多月前,姥爷收到秦四爷的请帖,秦四爷五十五岁寿辰。秦四爷曾和姥爷一块做外馆贸易。可姥爷却犹豫再三。

姥姥劝他:“还是去吧,毕竟是多年的老哥们儿了。”

姥爷没好气地问:“你知道新民会是什么玩意儿吗?你知道小狗子现在是什么东西吗?”

“什么玩意儿?什么东西?”姥姥问。

“不是玩意儿!不是东西!”

打这以后,我就知道新民会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汉奸组织,而小狗子则是秦四爷的小儿子秦孝天的乳名。

但姥爷还是闷闷不乐地去了,估计是抹不开面儿,回来后却不停地夸:“地道!真地道!”

我们都没听明白,姥姥问:“什么地道?”

“小狗子从天桥找的唐山皮影戏班,唱腔好,地道!”

“唐山的皮影能有咱城里的好?您不是听着新鲜吧?”姥姥不信。

“不懂了不是,要说咱城里的东派皮影还是源自人家滦州影呢,也就是唐山皮影。”那天姥爷很高兴,耐心地给我们解释。

“你是小少爷吧?你怎么不去看戏?”秀儿问我。

“看不懂。姥姥说今天演的都是给姥爷看的戏,明儿才演我喜欢的。”

“你喜欢什么戏?”秀儿接着问。

“ 《瓦岗寨》《打登州》……”

“这些戏我也会,赶明儿我给你演。”秀儿爽快地说。

一群鸽子带着悦耳的哨声从我们头顶飞过,优雅地落在东院的屋顶上。

秀儿惊叹道:“这些鸽子真漂亮!”

“那只最漂亮的叫‘四块玉’,你看它脑袋、脖子、翅膀还有尾巴都是白的,它可会翻筋斗了。”我热情地向秀儿介绍着,不知不觉来到了东后院。

东后院里,赵姨正挥舞着一个绑红绸布的竹竿,一边轰着鸽子一边劝:“祖宗们,再多飞会儿,二少爷要是回来看见你们长膘了,要埋怨我的。”

二舅去年考上的辅仁大学,学校就在什刹海边上,离家很近,一个星期回来好几次。每次回来一看完姥爷姥姥,就直奔东后院看他的鸽子。可是,最近尽管学校放了暑假,二舅却很忙,两个星期都没回家了。

“哎哟,小祖宗,你怎么又跑这儿来了?”赵姨看到我立马紧张起来,“又来看孵出小鸽子了没有?”

“您不是说就这几天了吗?”我被赵姨堵在鸽棚外。

前些日子,二舅特意交代赵姨,鸽子孵蛋时,不能让我进去。

“没呢,就是孵出来你也看不见,就算看见了,也没什么好看的,还都光屁溜儿呢。”赵姨看见我比鸽子见了我还紧张。

“哎哟,这是谁家的姑娘?长得真俊!”赵姨瞅见我身后的秀儿。

“她叫秀儿,长庆班的。”我替秀儿回答。

“秀儿,这名字吉祥。”赵姨的脸乐得像怒放的月季。

“姨,您吉祥!”

“哎,吉祥!吉祥!瞧这小嘴儿甜的。”赵姨高兴地胡噜着秀儿的脑袋,满脸怜爱,“多大了?”

“十岁了,姨。”秀儿回答。

“十岁?属大龙的?”

“嗯哪。”

“这么小就出来了?你娘放心吗?”赵姨把手放在秀儿单薄的肩上,关切地问。

“我娘没了,只能跟着爹出来。”

“可怜的孩子!”听到这话,赵姨心疼地一把将秀儿搂在了怀里,问道,“你们住哪里?”

“城里住店要花钱,我们住西直门外。”

这时,门房老刘急匆匆地跑了过来:“快!老夫人心口又痛了,老爷叫你快过去。我得赶紧套车请大夫。”

姥姥的病是去年夏天落下的。

去年那天,我正睡午觉,突然听到有人用拳头擂门。

“咚!咚!咚!”

这声音非常焦急,非常急迫。

隔了一会儿,见无人开门,一个嘶哑的声音从大红门外传来,“老刘,是我,开门。”

这声音既熟悉又陌生。

我跳下炕蹿出房门,看到门房老刘正隔着门缝向外瞅,一边瞅还一边嘀咕:“闹鬼了!这大白天儿的……”

老刘越瞅越不敢开。

这时姥姥从北屋走出来,喊:“快开门,我听出来了,是大小子。”

姥姥听出那个嘶哑的声音出自大舅。

当大红门打开的一瞬间,我们三人都惊呆了。

一个浑身是血的人踉踉跄跄地迈过门槛,跌了进来。

“妈!”这人喊。

“大舅!”我冲他喊。

“怎么了这是,啊?怎么浑身血乎啦的?”姥姥惊呼。

老刘赶紧把大红门关上,我发现大舅和这大红门竟连成了一片。

老刘扶着大舅坐在院里的石凳上,赵姨递上了茶水,大舅显然是喝得太猛呛住了,不停地咳嗽,急得姥姥一边在他后背上拍,一边焦急地用毛巾擦他头上的汗。

擦着,擦着,姥姥突然背过了气去。

按姥爷的说法,大舅放着好好的学不上,偏要去参加学生军训团,结果随赵登禹将军从南苑撤退时,在永定门外大红门附近遭了日军埋伏。

大舅属虎,姥爷说虎就是大猫,猫有九条命,也就是命硬。果然大舅身上的血都是同学和战友的。可姥姥自打这以后,就埋下了病根,时不时地就会心口痛。

大舅回来没几天,就和同学南下到良乡找部队去了,说是不当亡国奴。

之后不久,全城的人都成了大舅不愿当的亡国奴。

此时,姥姥闭着眼睛躺在炕上,一只手放在心口处,脸色蜡黄,嘴角微微翘起,像是呻吟得已没了力气,汗珠正不停地从头上渗出。

“姥姥。”我一头扑在她身旁。

姥姥艰难地睁开眼睛,想说点儿什么,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听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心口痛了?”姥爷坐在炕角,一双大手紧紧握着姥姥的另一只手。

“大夫马上就到,老爷您别着急。”赵姨劝着。

姥爷站起身,在屋里焦急地踱着步子。

“这姑娘是……”姥爷看到站在院子里的秀儿,怕吵到姥姥,便小声地问。

“长庆班的,娘没了,只能跟着他爹演戏。”赵姨轻声回答。

“哦,对了,你跟长庆班把戏份儿结清吧,大老远地来这里,把后两天的也给了吧,太太看不成戏了,让他们去别家演吧。”姥爷交代赵姨。

“成。”赵姨答应着往外走,刚刚跨过门槛,看到秀儿,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回身进了屋,问秀儿:“秀儿,你爹叫什么名字?”“我爹叫石唐山。”秀儿仰着头回答道。赵姨朝秀儿点了点头,然后走到姥爷身前,踮起脚,将手放在嘴边,凑到姥爷耳边,眼睛却瞄向屋外的秀儿,小声嘀咕着。

姥爷一会儿点头,一会儿看看秀儿,一会儿又看看姥姥,等赵姨嘀咕完,沉思了一会儿说:“那就和人家好好商量,别亏待了人家。”

“成。”赵姨像是终于完成了一件大事,再次向屋外走去,刚跨过门槛,就碰上门房老刘领着大夫急匆匆地走进来。

“老爷,李大夫来了。”门房老刘的话刚说完,姥爷就起身迎了过去。

“老李,快看看,怎么心口痛的毛病说犯就犯呢?”姥爷一边说一边将一把椅子搬了过去。

我趴在炕边明显碍事,姥爷轻柔地摸了一下我的脑袋,我知道待在那里只能添乱,便追着赵姨和秀儿的背影来到前院。

赵姨干活向来麻利,转眼工夫就已经和长庆班结清了账。此时,正和一个中年男人悄声说着什么。

秀儿告诉我,那是她爹。

不一会儿,秀儿他爹朝秀儿走过来,眼里尽是不舍。“秀儿,爹跟你商量个事儿。”

“啥事?您说。”秀儿不解地问。

“刘家是个好人家,不说家境,光是人品就没得说。老夫人身体不好,看不成戏了,一般情况下,就给当天的钱就行,可是人家把后两天的钱都给了。”秀儿她爹铺垫着。

赵姨是个爽快人,喜欢直来直去,接过他的话说:“秀儿,姨看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你,我那闺女要是还活着,和你一般儿大。刚才你看到了,老夫人身体不好,我想把你留下来帮我,我家老爷也同意了,你看成吗?”

赵姨说完,期待地看着秀儿。

听到这话,我满心欢喜,家里就我一个小孩,平常在家只能追二舅的鸽子。“秀姐姐,我也喜欢你,你留下来吧。”我也赶紧帮腔。

“你爹不容易,既要养活戏班,又要养活你。往后,你爹会常来看你的。”赵姨接着说。

“爹,您让我留下,我就留下。”秀儿望着他爹,眼里满是泪水。

“傻闺女,这么好的事,别人想来还来不了呢。”赵姨把秀儿拉到身边,掏出手绢为她擦着泪。

“爹……”秀儿甩开赵姨扑到她爹的怀里,哭着。

“傻闺女,爹又不是把你卖了,爹什么时候想你了,就什么时候来看你。”秀儿她爹搂着秀儿。

我看到赵姨也是满脸泪水,陪着他们爷俩儿哭着,一边哭还一边劝:“秀儿她爹,这里最好找了,将军胡同,到了隆福寺一打听全知道。”

我也哭了,因为秀儿她爹让我想起了我的父母。


父母离开的时候,正是北平最美的季节。秋高气爽,湛蓝的天空上飘着大朵大朵让人遐想的白云,后院两棵枣树上也缀满了果实。

父母所在的学校南迁长沙,在是否带上我这件事上和姥爷商量了很长时间。带上我一起走,小家是团聚了,但一路颠沛,前途未卜;不带上我,父母确实舍不得,哪有孩子这么小就离开父母的。

姥爷坐在院子里嘬着紫砂壶,晒着太阳,却没有太多离别的伤感:“这阵势咱又不是没经历过,八国联军,阵势比这要大多了,老佛爷和皇上全去了西安,可没多久不是也回来了吗?”

父亲想说什么却忍住了,脸憋得通红。父亲是南方人,在北平上学时认识的母亲,倒插门儿外加要尊重岳父,使他不便反驳。

母亲却憋不住了:“爹,您说什么呢?这一次日本人是要让咱们亡国灭种。”

“哪儿那么容易就亡国灭种了?蒙古人怎么着?满清入关又怎么着?最后不都让咱不声不响地给同化了。”姥爷的歪理很多。

大舅在家时,就经常为这些事跟姥爷争论。

姥爷是做外馆贸易发的家,外馆就是专门做外蒙古的生意,靠着姥爷积攒的财富,母亲、大舅、二舅上了当时北平乃至中国最好的大学。

姥爷让大舅踏踏实实上学,大舅反驳,话糙理不糙,“小日本的刺刀都扎进屁眼儿了,上得下去吗?”

姥爷气得让大舅滚,大舅真的就半年没回来,参加了学生军训团。

浑身是血的大舅从大红门撤回来的当天,姥爷虽然心疼,嘴上却硬得很:“瞧瞧,差点儿把命搭进去了吧?”

后来我们才听说,二十九军一千七百人的学生军训团,活着回到城里的只有六百多人。姥爷的话当然让大舅非常委屈,想起牺牲的同学和战友,大舅一边哭一边咬牙切齿地冲姥爷喊:“爹,我终于知道鲁迅先生为什么要弃医从文了!”

姥爷哪里知道大舅话里有话,居然接了招,问:“你知道什么了?”

大舅回道:“就是因为中国像您这样愚昧、无知、自私的人太多了。”

姥爷这才明白过来,随即抡起巴掌,父亲赶紧将大舅拉到了一旁。

大舅是我们家第一个离开的,接着就是我的父母。

父母是在离开前的最后一刻,决定将我留下的。

临走时,母亲紧紧搂着我,不停地嘱咐赵姨:“这孩子从小脾胃不好,您记得常去同仁堂买些大山楂丸给他吃。”

其实,母亲昨天刚买回来交到赵姨手上。

“冬天快到了,这孩子从小不喜欢穿棉裤,一穿棉裤就又哭又闹,您别心软依了他。”

其实离冬天还远着呢。

母亲对赵姨嘱咐完了,又接着嘱咐门房老刘:“叔,您老一定看好了门,这孩子贪玩,别让他溜出去,让拍花子的给拍走了。”

“大闺女,放心吧,有我和赵姨在,你们就放心地走吧。”老刘眼圈也红了。老刘大半辈子在我们家当门房,是看着母亲他们长大的。

大舅和父母走后,刘家冷清了许多。用姥姥的话说,冷清得让人心里发慌。

这种冷清尤其是在二舅的鸽子飞起飞落的时候,更让人心里难受。姥姥说鸽子是最恋家的动物,飞得再远也会回家,可是父母和大舅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呢?

如今,整个院子里两个月不到就走了三口人,整个大红门里顿时安静了下来。尤其是到了晚上,冷清的大院子更让人心慌。

因此,姥爷把长庆班请到家里,就是想热闹一下。

可谁承想,姥姥一听戏却更伤心了。

第二天,赵姨特意带秀儿去广利成衣铺做了套新衣服,洁净的衣服透着喜兴。

姥姥的身体在吃了七服药之后渐渐好转起来。于是每到掌灯以后,我和秀儿就会陪在姥姥身边。秀儿给我们唱起了皮影戏:

只见炉内,

火还鲜红。

为主分忧患,

暗中祷神灵。

可算称为义仆,

她想答恩情。

可惜她是个裙钗女,

要是男子定能尽忠!

……

这是秀儿唱的《连环计》。

“唱个我爱听的吧。”我趴在炕上,支着下巴。

登州城困住了秦叔宝。

走过来行过去好不心焦。

十三省中拿贼盗,

好汉四海美名标。

……

秀儿唱起了《打登州》。

“我想听《八大锤》。”我又嚷嚷起来。

岳大哥他待我手足一样,

我王佐无功劳怎受荣光!

今夜晚思一计番营去闯,

留一个美名字万载传扬。

……

秀儿接着唱了出来。

秀儿的到来让大红门里恢复了些许人气和生气。

正版图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