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血色医院(六)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

省立医院住院部16层病房还像往日一样安静,仿佛一个脚步声就能响彻整个走廊。与走廊上排满病床和病人的普通病房楼层形成鲜明的对比。

杨帆坐在停在医院内的一辆越野吉普上,老李穿着一身黑色夹克从不远处走了过来打开车门上了车:“都安排好了,1组的人已经潜伏病房中,2组的人也换上医院医护人员的着装守在各个出口。”

“嗯,没有被人发现吧?”杨帆忧虑的问道。

“没有,我们乘副院长召集人在办公室通知转移病人的时候安排人进去病房的。潜伏在病房的特警队员都是特别挑选的,都是能以一敌十的好手。”老李满脸自信的说道。

“很好,现在只等凶手露出马脚了。”杨帆看着16层病房的灯光。

老李用对讲机小声说道:“1组队员要集中注意力,如果遇到凶手确保病人安全。2组队员每半个小时报个情况。收到回复!”说完,老李不安的对杨帆问道:“你说,万一凶手今天不出现怎么办?”

杨帆眼神肯定的回答道:“会出现的,如果没出现,就让院长通知下面医护人员说临时出现情况,再等一天转移病人。而且,如果凶手真的是针对16层的退休老干部的话,一定会乘这次机会再次出手的。”

“但愿能顺利抓到。”老李喃喃的念叨。

此时与住院部大楼相距30米的行政楼中,王院长焦急的在办公室内来回踱步。今天白天杨帆跟他说了这个诱捕计划时,也了解了十几年前发生的那件事情。现在他心里一直在隐隐担心,凶手会不会是那个人?

杨帆和老李一直焦急的等待到午夜4点多,为了防止有人偷睡着,每隔10分钟所有队员都要报告一次自己那边情况。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杨帆已经做好这个计划失败的心理准备了。

就在老李正准备拿起对讲机再询问一遍各个房间队员的情况的时候,对讲机那头先响起响声:“抓到了,抓到了,在1630号病房。我抓到凶手了!”

杨帆和老李相互看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的开门下车,奔向住院大楼。

早上8点,很多人刚刚起床上班,开始一天忙碌的生活。而在警察局的审讯室内,张医生目光呆滞的看着面前的杨帆和老李。

老李开口问道:“张礼峰,你用湿毛巾准备按死1630病房的退休干部李远华,被现场抓获,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张医生用手指推了推自己的镜框后,继续无神的发着呆。老李见状,啪的一声,拍桌而起说:“我告诉你,你已经被抓了现形,最好老实交代杀人经过。不然有你苦头吃。”

杨帆拉了拉老李,老李哼了声坐了下来。杨帆看着张医生说道:“既然你不想说,那你就听听我说说吧。你把在学校实验室压缩好的一氧化碳毒带到了医院,然后又弄坏了摄像头,最后造成黄老厅长中毒死亡,之后你又来到医院的花圃,用你的听诊器勒死了张原张局长。你说,我讲的对不对?”

张医生笑了笑,叹了口气说道:“你说的一点都没错,是我杀的人。原本以为可以最后再干掉一个,没想到却掉进了你们设的圈套,天要亡我呀。”

老李听了冷笑一声说:“不是天要亡你,而是你自己毁了你自己。你说你那么年纪轻轻就当上主任医师,大好的前途摆在这,干嘛非要......哼,真是自作孽。”

张医生没有回老李的话,只是继续静静的看着杨帆。

杨帆安抚了一下嫉恶如仇的老李然后对着张医生说:“你之所以要杀死他们,是因为你觉得是他们害死你父亲的是吗?”

惊讶的神情从张医生的脸上一闪而过,他淡淡的说道:“杨警官真厉害,这事情你都查到了。”

杨帆继续说道:“十五年前,你的父亲在省立医院因为脑部恶性肿瘤,需要开刀手术。当时主刀的医生是现在的院长,王中华。手术失败了,当时立刻有人找到了你和你母亲。提出用用钱买你父亲的器官,提出这个条件的是那时在省立准备更换器官手术的退休高官。”

老李吃惊的说:“这不是跟黄强的情况一样吗?”

杨帆回答道:“没错,而张医生当时也像黄强一样大闹医院,怀疑是医院故意害死他父亲。只是因为他父亲的病,花光了家里积蓄,还借了不少外债,所以他的母亲就迫使他签字接受这笔钱捐献了自己父亲的器官。让他们母子可以拿着钱继续生活下去,他也能继续完成自己的学业。”

泪水湿润了张医生的双眼,他用自己的衣袖查了查眼睛说:“没想到压抑在自己心头十几年的秘密,当听别人从嘴里说出来之后,没想到反而释然了许多。是的,你说的没错。所以后来我希望能当上一名医生能挽救更多人的生命,王中华可能因为那件事,所以心生愧疚,在医院经常提点我,使我很快的当上了主任医师。”

“然后黄强的事再次勾起你痛苦的回忆。是吗,特别是当王中华找你去当中间人的时候。”杨帆看着张医生的眼睛问道。

张医生没有逃避杨帆逼人的目光:“是的,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我花的是用出卖父亲遗体的钱过的日子,上的学,我出卖的不止是父亲的遗体,更是自己的灵魂。所以我恨这些平日里作威作福的官员,我恨他们能用金钱和权力践踏别人的尊严。”

老李开始同情的看着张医生,但是作为警察,他还是要站在法律的角度来劝解他:“即使这样,那也只是个别人的错误做法,大部分老干部还是有为人民办实事,他们在这个医院所享受的是国家给予他们的福利,也是对他们工作的一种肯定。”

张医生摇了摇头,笑着说:“只是没想到,原本只是想杀了一个人,当发现原来杀人也会上瘾。感觉自己能得到解脱,能祭奠自己父亲的在天之灵。特别是当张原在我的手里,痛苦的挣扎着死去的时候......”

杨帆打断了他的话说:“你父亲不希望看到你这样,是压抑了多年的你,害了自己。”

张医生生深呼吸了一下,叹了口气说:“事已至此,至少我能到九泉之下去陪陪我父亲了。”

案件顺利结案,张医生被执行了死刑。杨帆和老李记了一等功,同时杨帆也提出了调回市里的申请。

案子结束的第二天,杨帆就带着倩倩去见父母。经过这次案件让他意识到,珍惜眼前人,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


血色医院(一)

血色医院(二)

血色医院(三)

血色医院(四)

血色医院(五)

血色医院(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晚上8点多,杨帆有气无力的走出了警局。 他和老李从下午4点多一直开会开到现在,中间饭也没吃。省里警务系统的几位最高...
    约翰码农阅读 35评论 0 0
  • 杨帆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就赶往案发现场——医院住院部大楼后面的花圃。 老李和其他同事已经在现场进行侦查,警戒线贴着花圃...
    约翰码农阅读 18评论 0 0
  • 晚上7点,警察局审讯室中。杨帆和老李并排而坐,他们的对面坐着一名瘦高的男子。30多岁左右的年纪,中分的头发,不合身...
    约翰码农阅读 19评论 0 0
  • 倩倩远远的透过大门看见杨帆和老李在值班办公室里。也大概料到了是为了查案子过来的,只不过没想到杨帆也来了。她深呼吸了...
    约翰码农阅读 12评论 0 0
  • 晚上10点30分。 漆黑的夜色中,飘着绵绵的春雨。伴随着飞机引擎的轰鸣声,一架波音客机降落在烟雨缭绕的机场中。杨帆...
    约翰码农阅读 2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