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群芳谱——平平淡淡才是真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作者/韩乾昌

年轻时,我们生怕不热闹,平地也要起一声惊雷。到了学会多愁善感的年纪,为一场百无聊赖的风雨也要赋予些诗意。所谓“为赋新词强说愁”。我们总怕被别人冷落,也怕冷落了整个世界。

金戈铁马的快慰平生终于没有到来,蓦然回首、人已中年。才发现,心底真正渴望的乃是一份不多、不少、不增、不减,刚刚好的恬淡与自然。

小时候看红楼梦,看的是热闹。许是童年时的清贫、过于简陋的物质生活,限制了我们对繁华的想象。于是,当看到红楼梦里的富贵闲人们,把一个没来由的节日都铺排到超越了我们自己所掌握的、少得可怜的关于奢华的词汇时,这,极大的满足了我们的好奇心,也挑逗着我们原本贫乏的想象力。

后来,我们又看到了诗意、看到了苦难、看到了悲剧。为那些个美好而脆弱的生命感怀伤逝、默默流泪。为黛玉而悲、为宝钗而叹、为迎春而哀、为探春而惜、为香菱而怜、为宝蟾而怒、为湘云而赞、为元春沉默不语。等到一朝春残、红颜已老花尽落、花落人亡两不知时,阖上书,才发现,所有的繁花盛景与苦难诗意,半点不属于我们,属于我们的,只是那个继续平凡而真实的自己。

一如我们爱着春天,便爱着牡丹与芍药的绚烂、怜惜着打碗花和狗尾巴草的不为人知,可最终,真正陪我们度过春天的,却是那些行道旁、田埂上、一簇一丛的、如萱草般平实的花朵。

千红万艳的红楼梦里,有阆苑仙葩的黛玉;有冠艳群芳的宝钗;有刺玫瑰探春;有枯枝寒梅一般的李纨……而芳华尽处,再回眸,让我们心底暖流涌动的,却是一支明亮而不耀眼、寒微而不以己悲的萱草,她,平实淡然地、静静开放着。

她,就是平儿。

平儿,名字里就自带平凡。乍一看,平平常常的出身、平平常常的处事、平平常常的待人、平平常常的活着,一如其名。可一个人,倘若一直平常而安好无虞、平淡真实的活着,又岂是寻常。

这不,王熙凤从娘家带来的人,死的死、走的走,只有一个平儿留下来,成了王熙凤的贴身心腹、贾琏的通房大丫头。

按说,所谓的通房大丫头,不过是一个还没拿到“牌照”的准姨娘。可对比那些个正印的赵姨娘、周姨娘们,平儿拥有的,却是一个截然不同的人生。俏而不争、平而不庸、明媚而不耀眼、涉凡俗而不世故。连一贯不偏不倚、不把人物脸谱化的曹公也忍不住几欲从幕后站到前台,借宝玉之口为之嘉许:“思平儿并无父母兄弟姐妹,独自一人,供应琏凤夫妇二人。贾琏之俗,凤姐之威,他竟能周全妥贴……”

能在贾琏和王熙凤卧榻之侧安然,甚至不时和凤姐同床切切而眠、又能和贾琏悄悄来几句吴侬软语,这样的平儿,不简单。

凤辣子是个女中豪杰,也是个母老虎。为了私利可以暗中取张华的性命,连同是娘家带来的心腹旺儿都看不下去。可平儿偏偏不但没被母老虎吃掉,还得了老虎的宠爱。

二人同寝一室、共侍一夫,平儿甚至偶尔还敢摸一摸老虎的屁股,给王熙凤摔帘子。这样的平儿,让王熙凤又敬又爱。

平儿周旋于不管香的臭的都往屋里抱的贾琏和山西老陈醋一样酸的凤姐之间,还能做到周全自保。在错综复杂的贾府里,被主子厚待、下人敬爱、旁人赞叹,这样的平儿,想不爱都难。

爱平儿,乃是爱其平、爱其德、爱其才、爱其俏、爱其善、爱其智、爱其美。

一、平儿之平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表面风平浪静、暗里风起云涌的贾府,平儿能把一碗水端平。

在凤姐生病、探春协理荣国府期间,平儿一番充满智慧的话,既肯定了探春的才能又维护了凤姐的面子;在玫瑰膏与茯苓霜事件中,平儿既没有冤枉好人,也对犯错误的人网开一面;她情掩虾须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得饶人处且饶人……

无论是和主子贾琏、王熙凤,还是和村妪刘姥姥、抑或是和人见人烦的赵姨娘,平儿都能和平相处,体现了她的平和。

对坠儿偷镯子以及对贾琏和多姑娘偷腥事件的巧妙处理,体现了她不多事、善于平息事态的处事态度。

玫瑰露和茯苓膏事件的处理,平了冤情又让双方彼此心服口服,乃是公平。

一方面帮助王熙凤放印子钱,又能体恤别人的难处、主动提出给袭人支取月例,侍后再扣除,见其平衡。

作为在王熙凤和贾琏之间,在夹缝里求生的平儿,自有她显为人知的难处,我们自然不能以纪委巡视组的眼光来要求她。作为眼前人,她深知王熙凤的做派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于无声处背着王做了许多好事,潜移默化中消解了一些潜在的矛盾冲突。

二、平儿之德


图片发自简书App


平儿从不仗势欺人,同情那些和自己地位相当或者更为低下的奴才们。他劝凤姐:“得放手时须放手”、“什么大不了的事,乐得不施恩呢?”使柳家母女免于灾祸。

兴儿说:“到是跟前的平姑娘为人很好,虽然和奶奶一气,他到背着奶奶常做些好事,小的们凡有了不是,奶奶是容不过的,只求求她就完了……”

贾府里下人小子们的“毒舌”我们多次见识过,他们私底下的许多评判和看法,不得不说是一个客观精准的视角。

面对鸳鸯的嫂子什么“小老婆”、“矮人面前不说短话”的挑拨,平儿立即维护鸳鸯说,别听差了,并没有人封她们小老婆,也没家人仗势……

平儿不受离间又真心维护朋友,上下立德,无怪乎能立于不败之地。

三、平儿之才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作为王熙凤的“总钥匙”,平儿是凤姐不可或缺的得力助手。凤姐虽然精明强干,可也架不住事事亲力亲为。有些自己不便出面的事,还得靠平儿去张罗打理。探春协理荣国府虽然没她的份,可时时能看到她的身影在王熙凤和探春她们之间来往穿梭。

管理,不只有面子上的章程,若少了私下的润滑和缓冲,许多事其实不好办,也办不好。

甚至,她能虑凤姐所未虑及。

金钏儿死后,几家仆人常来孝敬东西,凤姐不明白这几家日常不大管事的人怎么忽然就亲近起来。平儿说,金钏儿死了,这些人必定要弄这两银子的巧宗儿呢,凤姐恍然大悟。

可以想见,以王熙凤和贾琏二人的做派为人,如果中间少了平儿这么一个像屏风式的人物,还不得把内里的不堪都抖搂尽了。平儿看似是王熙凤的提线木偶,其实有着独当一面的才能,若不是囿于身份,真可谓裙钗一人可齐家。

四、平儿之智


图片发自简书App


贾琏趁着凤姐生日偷腥鬼混,凤姐审问小丫头时,巴掌带着风噼啪乱响。平儿说:“奶奶仔细手疼”。

初看这话,让人忍俊不禁,再细一琢磨,透着平儿之智。既达到了规劝的目的,又站在主子的立场,凤姐听了舒服又有台阶下,还为小丫头子解了围。这样的劝,两边都不得罪,各方共赢,岂不妙哉!

贾琏和多姑娘厮混被平儿得知,她采取的是息事宁人的态度。她知道这是猫儿嘴馋偷食,影响不了大局。

可鲍二家的这个婆娘实在不知深浅,她堂而皇之的诅咒凤姐横死,劝贾琏把平儿扶正,恰好被凤姐和平儿撞破。这话暗里是夸平儿,实则让平儿无辜躺枪。平儿果然挨了打。可她并没被凤姐一巴掌打昏了头脑,她冲上去打鲍二家的,是先下手为强,她要为自己打出一个立场,否则,让凤姐这个醋坛子怎么想?

可挨打以后的平儿并未怨怼,还当众给凤姐台阶下,凤姐心里对平儿只能是满满的惭愧和敬意。

对多姑娘,是能瞒则瞒,而尤二姐却是不但威胁到了凤姐,也关乎平儿自身的利益。这次她不得不说,但事后又同情照顾尤二姐。尤二姐死后,平儿偷拿出二百两银子交给贾琏办丧事,这可不是虚伪,这是大关节上的明理,又不失细微处的真善良。

五、平儿之善


图片发自简书App


平儿的善良,其实之前的例子早已见识。罗列起来,颇费篇章,我本人一向不大喜欢大段的引用书中原文偷懒充数。可今天不得不破个例——

:

刘姥姥忙赶了平儿到那边屋里,只见堆着半炕东西。平儿一一的拿与他瞧着,说道:“这是昨日你要的青纱一匹,奶奶另外送你一个实地子月白纱做里子。这是两个茧绸,作袄儿裙子都好。这包袱里是两匹绸子,年下做件衣裳穿。这是一盒子各样内造点心,也有你吃过的,也有你没吃过的,拿去摆碟子请客,比你们买的强些。这两条口袋是你昨日装瓜果子来的,如今这一个里头装了两斗御田粳米,熬粥是难得的;这一条里头是园子里果子和各样干果子。这一包是八两银子。这都是我们奶奶的。这两包每包里头五十两,共是一百两,是太太给的,叫你拿去或者作个小本买卖,或者置几亩地,以后再别求亲靠友的。”说着又悄悄笑道:“这两件袄儿和两条裙子,还有四块包头,一包绒线,可是我送姥姥的。衣裳虽是旧的,我也没大狠穿,你要弃嫌,我就不敢说了。”平儿说一样刘姥姥就念一句佛,已经念了几千声佛了,又见平儿也送他这些东西,又如此谦逊,忙念佛道:“姑娘说那里话?这样好东西我还弃嫌!我便有银子也没处去买这样的呢。只是我怪臊的,收了又不好,不收又辜负了姑娘的心。”平儿笑道:“休说外话,咱们都是自己,我才这样。你放心收了罢,我还和你要东西呢。到年下,你只把你们晒的那个灰条菜乾子和豇豆、扁豆、茄子、葫芦条儿各样干菜带些来,我们这里上上下下都爱吃。这个就算了,别的一概不要,别罔费了心。”刘姥姥千恩万谢答应了。平儿道:“你只管睡你的去。我替你收拾妥当了就放在这里,明儿一早打发小厮们雇辆车装上,不用你费一点心的。”

对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村妪刘姥姥,黛玉说她是母蝗虫;妙玉言语间充满鄙弃。就算是怜贫恤老的老太太和王夫人及一众贵族小姐们,她们的调笑与施舍里也多多少少带着一点高高在上的意味。可经过平儿这么一样一件的把铺满一炕的物件摆置一遍,你看到的,不仅仅是体恤和怜悯,更像是一个出嫁的闺女对老娘的盈盈之心。

这样一堆丰厚的馈赠,若一股脑儿打包给她,也无可指谪。可文本里的“这一个、这一条、这一包……”,如缕缕和风细雨,暖心而不着一痕。这一件件、一条条、一包包,透着真善良,真平和。

老太太和王夫人她们的善良与真诚固然也是出于本心,可经平儿之手再这么一摆置,件件条条都包满了融融温情。

真正的善良,是成就自己善意的同时,也不忘成全别人的自尊。

有时候,不恰当的善良会成为对别人的一种伤害。说句题外话,类似陈光标的暴力式的慈善,就缺乏站在受助者立场上的一份体贴入微。

我们都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尽管这人情里可能充满温情与善意。

平儿嘱咐姥姥,下次来时,把瓜儿豆儿的带来一些。这是告诉姥姥,咱们这是礼尚往来。好比我们在帮别人时,也会对对方说,下回我也会有求于您呢,这是让对方心里别有负担。

尽管刘姥姥依然一口一个菩萨、一口一声道谢,可等她再来贾府时,必定是可以不用再点头哈腰、以一个打秋风的人的心态而来,多了一份安然和坦荡。

同样是善心,平儿的这份设身处地的善良和其他人却有不同。这也是源于不那么悬殊的身份差异而自然生发的体谅。平儿自己的出身使她更能体会到苦难的滋味,也更能体谅穷人卑微的身份之下脆弱的自尊。

但她的善良,又不是迎春式的毫无原则的“滥好人”的善良。善良本是一种生命的底色,可当这善良倘若已经成为对他人和自己快乐幸福的桎梏时,善良有时也会成为恶的帮凶。

她当初说出贾琏和尤二姐之事,恰是没有滥用善良。虽然间接导致了尤二姐的身亡,可两害相权取其轻,如果她一任情势发展而无动于衷,以凤姐的决烈和贾琏的嬗变,最终的结果恐怕会更加具有毁灭性,届时恐怕就不单是尤二姐香消玉殒那么简单。而后来对尤二姐的同情又是发自内心的、对生命的体恤和敬畏。

这,是真善良。

六、平儿之俏


图片发自简书App


平儿是平和的、温良的,可如果仅仅认为她如此平淡,还是低估了她的光华。

作为一个可算作人妇的女子,她并没有活成宝玉嘴里的“死鱼眼”。虽然已某种程度上染了风尘,她可依然是一颗明媚的活珍珠。

能让贾琏这个浪荡子时刻有火烧火燎的、偷而不得的心思,平儿的俏让人无可抗拒。她淡而不寡、明而不艳。她能把贾琏勾得火起,又一袭香风绝尘而去。她孟浪着自己的孟浪,却没有投怀送抱的轻挑。这样的女子让男人欲罢不能。

她无疑是美的,竟让初见的刘姥姥误以为她是凤姐;让怜香惜玉的宝玉一有机会就要尽一份心,以弥补如心之缺口的一份遗憾。

平儿又是可爱的。在得知贾琏因贾雨村之故被父亲毒打后,从来都是温软的平儿破天荒的爆了粗口。她骂出的是杂种,表达的却是对贾琏浓浓的爱意。平儿的娇笑顾盼和嬉笑怒骂里,是一种明媚而不艳俗的风情万种,如一颗男人胸口奇痒难耐、想挠却无处下手的朱砂痣。难怪漂亮风情的凤姐时时防范、处处留意。

试问,哪个男人一旦醉倒在这别样的温柔里,还能全身而退?

这样的平儿,是男人心中的完美女子。

我们爱着黛玉,可她是活在诗意里、为爱不惜以命相搏的谪仙人,我们做不到。

我们敬宝钗,但她是不哭不笑、不喜不怒的山中高士。我们也许能不让自己笑,却没法不让自己哭。

我们喜欢凤姐,却不具备她的杀伐决断之功。

我们欣赏湘云的热烈单纯,可有时也难免受不了她的没心没肺。

我们钦佩李纨的本分厚道,却也不喜欢她的一如槁木死灰。

……

最后发现,我们心里最想要的,是如萱草一样平实而明媚的平儿。

男人爱她,因她有母亲的胸怀、姐姐的宽和、妹妹的娇俏、妻子的温存、情人的风情、邻家大姐的阳光、菩萨的心肠……

女人想成为她,成就她的一世温婉善良、风姿绰约、安好静美。

最后发现,其实,黛玉宝钗湘云离我们很远,只有平儿在我们身边。她就那么淡淡的、暖暖的,不喜不悲、不增不减。

她,就在那里。

她,还在那里。

她,一直都在那里。

平儿的最终结局,我们已永远无缘得见。有人根据之前的文本推断,她后来被扶了正。可我宁愿相信,这从来都不是她的追求。或者说,即便她真的被扶正,平儿还是那个平儿。永远淡淡的、如一株在春风里独自盛开的萱草。所谓正与不正,已经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有这样一个平儿让我们在红楼梦“千红一窟、万艳同悲”的结局里体会了那么多的温暖和温情,让我们看到了生命的另一种姿态。

又或许,如此美好的平儿最终也难免悲剧的结局,但她的悲剧注定会有与众不同的颜色。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花落春残的大观园没有了往日的欢笑;当大厦倾覆之后,大地一片白茫茫,她也一定会继续淡淡地走在风尘的边缘;明媚在自己内心世界的风口浪尖,边走边看,没有怨念,没有多余的情绪……无论是盛筵的再次铺排,还是又一回默默的寂寥散场。

她都是淡淡的走下去。

她在哪里,花香就在哪里,安好静美的岁月就在哪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