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里的年味

今年无法回去中国与父母过春节,我们与兰芬姐在夏威夷就地过年。

夏威夷与中国有时差,我们这里比中国晚了18个小时,为了共享这个欢乐祥和年,特意选择中国时间同一天过年。

01)

兰芬姐准备了六个大菜:素食发菜大烩菜,葱油鸡,清蒸鲈鱼,鱼泡鱼胶汤,素炒菠菜,笋炒五花肉。她说不仅六六大顺,还要年年有余。

六个菜都做的盆满钵满,二天都吃不完。兰芬姐特别提示我们:年年有余是要吃鱼,还有不能全部吃光了,每一样菜都要留下一部分,给明年的第一天初一再吃。

没有开餐之前,她就将每一样菜分开装好,让我晚饭后带回家。明天初一我就不用做饭了。虽然在异乡,但是我们每一年过年都在一起过。吃着美食,想着故乡,心里也是暖暖的。

兰芬姐买了过年的鲜花,还有瓜子花生,饼干,干果。这些零食纯粹是为了过年买的,平时谁还吃瓜子花生呢?

除了没有春联,鞭炮,其他过年的用品都有。看着满桌的菜,满屋的摆设,瞬间让我回到了中国的父母家里,就像回到了小时候每一年过年的情景。

02)

小时候每年最大的盼望就是过年,那时没有钱,但一定有一套新衣服。母亲总在年前二个月买好新布,请做衣服的裁缝师傅来家里,给我们量身定做。

我是花衣服,二个弟弟是棉布衣。母亲还利用晚上的时间纳鞋底,为每一个人做一双新布鞋。

我与二个弟弟在大年前五天就不做作业了,我们在屋里屋外打闹着,严厉的父亲的脸上,此时总是呈现难得的笑容。

过小年时,母亲就开始准备年三十的食物了。有一条大草鱼,家里会杀一头猪,大多数肉都是被人买走了,猪血猪脑及一些内藏会留下来,也会留几斤肉春节吃。

过完小年,母亲开始油炸食物:红薯饼,花生,糯米做的大薄饼和耳片。家家户户自己做豆腐,豆腐花的香味至今还在脑海飘着。

还有一样我最喜欢的食物,年三十的白天,母亲将大草鱼斩碎,煮一大锅汤,待到鱼汤成为奶白色,这锅鱼就煮好了。母亲将鱼装成七碗,放在大碗柜里,没有冰箱,却自然冷却成为膏状鱼冻。

冻鱼是整个春节的大菜,只要来客人,桌子上就会有一碗鱼冻。那香甜滋味至今都没有散去,也是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食物。

大年前一天,家里要彻底大扫除。父亲负责将家里的碗柜清理干净,我与二个弟弟最兴奋的是抓蟑螂,很多蟑螂在碗柜里出没。

父亲抓住一些大的蟑螂,放在火里煨熟、给我们吃,那股味道很刺鼻,我没有吃,二个弟弟倒吃得津津有味。

接着我们三姐弟跟在父亲身后,父亲一个人扛着大碗柜,那个碗柜至少一百多斤,他却轻松地撩在自己肩膀上,我们对父亲的佩服是五体投地。

我家门前的那个大水塘最大的作用就是洗碗柜。父亲将整个碗柜放入水塘里。很多蟑螂就此浮在水面,我们三个人站在岸上兴奋的手舞足蹈。

长大后离开了故乡,我们全家搬入大城市,生活层次完全提高了,但是我们的内心失却了一些亲切和单纯的盼望。

03)

时光流逝中,我与安吉娜开始在国外过年。离开中国的十五个年,我们都是与兰芬姐一起过的,我们驿动的心倍感温暖。

每一年的过年,兰芬姐花一整天准备年夜饭。从买菜到做菜,她都是一个人细细地一件件做好。快开饭时,就打电话让我们开车过去她家。

安吉娜在夏威夷长大,由于十五年来的熏陶,她知道年夜饭必须要一起吃。平时叫她吃饭,她还很不乐意,都是看心情决定。

每一年的中国大年的年夜饭,她从来没有说不。满桌美食她也尽情享受,也就是这一次,我们会听到更多一些她学校的事,偶尔她也说说将来的事。

兰芬姐也总在这天准备一个红包给安吉娜。她说虽然我们在异国他乡过年,节日的仪式感还是要一样一样的来。

今年的年也算标准的就地过年,回去中国的机票没有,飞机没有。我们很想飞去美国大陆看雪,因为其他州疫情比夏威夷更严重,待在本地是我们唯一的选择。

年后我们也开始打听什么时候可以接种新冠肺炎疫苗。听说回去中国的人还要去中国驻美国领事馆重新签证,上飞机之前必须提供三天之内的核算检测证明。

04)

我们住在国外十几年,却保留了中国过年的一些传统。过完大年,就是春节。我们也一样在初一尽量不出门,家里也不扫地,初一尽量吃斋。

往年过年,檀香山中国城人山人海。唱戏的,摆摊的,卖素斋的,还有很多应景的东西,红灯笼,年糕,一些地方特色小吃,更重要的是到处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夏威夷的华人还组建了几支舞狮舞龙的队伍。每一年的春节,这些队伍就在中国城的几条街活动。所有店铺们门前都会摆放着鞭炮,还准备红包给舞狮队。

夏威夷平时不准燃放烟花爆竹。但是每一年中国的春节,夏威夷州政府特意规定,所有中国华人在大年三十的晚上可以放鞭炮。

中国城的几个大银行都举办了春节的拜年活动。记得去年春节,我们都去银行里的大厅吃了中国点心和拍照留念。

夏威夷银行为了助兴,还请来了几个夏威夷小姐过来与大家一起庆祝。很多外国人与我们一起瞎逛着,他们看着狮子在树桩上跳跃时,他们拍视频欢呼和呐喊。

因为疫情,今年的春节极冷清。整个中国城几条街都看不到什么人。限制聚会人数,人与人之间还需要保持六英尺安全距离,戴口罩是日常。

去年的春节我们还唱响未来,我们做梦都没有想到,去年春节后的夏威夷直到2021年的春节,都被笼罩在新冠肺炎之下。新冠肺炎改变了一切,也改变了我们普通人的生活。

今年春节与去年的春节截然不同。去年是欢欣鼓舞,大家自由自在地活动。今年是口罩,消毒液,防护面罩,手套,酒精等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伴。

出门如果不戴口罩,我感觉好像缺失了什么。口罩居然成了全民流行的潮物。在这里去任何地方,门口都有明显提示,没有口罩,拒绝入内。

这个年在我们的美食里,对未来的期望里结束了。家在哪里,故乡就在那里,生活在哪里,念想就在那里,就像今天的主题:在哪里都是过年,在哪里都有年味。

05)

我们这些漂泊在外的游子,身在异乡,心里还是追随者自己国家的传统,并且传给下一代。

大年三十那天,我就告诉安吉娜,大年和初一要乖,这二天妈妈不能骂你。安吉娜居然出奇地安静,有时我忘记了,对她大吼大叫,她会轻轻提醒我:“妈妈,冷静,今天过年。”

初一那天,安吉娜较平时更平和和友好,青春期的叛逆荡然无存。我甚至想如果每天都是大年和初一多好。

美好的东西都是我们的向往,哪怕普通人的日子,也有我们心里最平常的幸福。

人们常说幸福有千万种,哪一种是你所需要的,哪一种就是最幸福的。

今年我们在夏威夷好好地过了一个年。虽然天天都带着口罩,当前新冠肺炎的形势令人忧虑,但是我们依然生出向往,口罩终究也无法遮盖我们对生活的无限热爱。

记忆里的年味很浓厚,不管我住在世界哪里,心灵心处都有一块地方,安放着我在中国过年时的种种美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