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

我的父亲是一个很普通的农民,他只会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土里刨食,养活我们一家六口人。

母亲身体不好,我们姐弟四人上学的费用对于这个贫穷的家来说更是天文数字。每到我们开学时,那就是父亲最受煎熬的日子。

过完春节,父亲就要为我们上学的事做准备,他提前到镇上的农业银行去打听他们什么时候上班,以便在我们开学之前把贷款拿到手,不耽误我们上学。

我知道那些贷款来之不易,父亲给人陪了许多笑脸,遭了很多白眼。 母亲体弱多病,  家里的活基本上是父亲一个人干,无论活多忙他都不让我们姐弟几人耽误学习帮他。有一次,我自作主张地请假帮家里收割水稻, 瞒住父亲的,我不想他太辛苦,至少我可以帮一点是一点。

父亲看到我们村里其他和我一起上学的孩子没有放假,就问我是不是骗他了,我沉默不语,一般这样就可以蒙混过关。这次父亲真的生气了,他把手里的镰刀狠狠地砸在田埂上,也不和我说话,离我远远的,去旁边的打谷机上打水稻,把打谷机踩得哄哄直响,他用无声的愤怒来对抗我的沉默无语。

天还未亮,父亲起早去割水稻,我不敢跟着,就故意晚点起床。母亲已经给我整理好了东西,让我吃点早饭去学校,说是父亲交代的,他不愿意因为家里的农活耽误我学习。

父亲不知道怎么去爱孩子,甚至也不知道怎么做才算爱,他只用自己独有的方式护着我们长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