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拨鼠之歌——第二幕:巴音布鲁克

坐标:巴音布鲁克天鹅湖

第一乐章

生命的雨季

《永恒之歌》唱完,春天并没有在土拨鼠爸爸的歌唱中出现。就连土拨鼠妈妈的亲吻也不能止住土拨鼠爸爸的悲伤,失败与沮丧再一次淹没了土拨鼠爸爸,又让我们的土拨鼠爸爸陷入了生命的雨季。

在土拨鼠爸爸的巴音布鲁克,有一个禁区,封印着一口枯井。以这口枯井为中心,慢慢辐射出了一片枯萎之地,阴雨连绵,乌云深锁。我们的土拨鼠爸爸对此一无所知,因为土拨鼠爸爸对于枯井总有一种铭刻于灵魂的恐惧。这恐惧来源于土拨鼠爷爷参与但却不完全成功的救援。

已经忘记了是那一年,漫长的时间让土拨鼠爸爸的回忆丢失了太多的细节,这或许是生命对悲剧的一种妥协。只记得那场救援大概发生在五、六月的一个黄昏。山村的孩子上学晚,七、八岁的土拨鼠爸爸依然可以无忧无虑的呆在家,不用去上那后来让土拨鼠爸爸深恶痛绝的晚自习。

土拨鼠奶奶在厨房炒豆子。小春收获的季节之后,将豆子与米糠和水浸泡后晾晒,在与米粒大的河沙、食盐一起翻炒至金黄酥脆。每一年土拨鼠奶奶总会不辞辛劳的炒很多,筛去河沙、食盐后用大瓦罐装盛,时时保持酥脆,那是土拨鼠奶奶赐予土拨鼠爸爸童年最大的犒赏。

巨大的推门声,沉重的力道,几乎将土拨鼠爸爸家的大门推散架,两个面色惊惶的中年土拨鼠闯进了土拨鼠爸爸家里。

“医生!医生!赶快走!赶快走!我们那点出事了,可能有土拨鼠死了……”巨大而带着哭腔的叫喊土拨鼠爸爸至今依然记忆犹新。

土拨鼠爷爷急忙地问了那两个惊惶的中年土拨鼠几句后,就急冲冲的拎起医药箱,骑着那辆“凤凰”牌自行车冲出了大门。

那个年代的山村是缺少娱乐的,出事了就代表有热闹看,儿时心性的土拨鼠爸爸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的。更何况土拨鼠爸爸一直是土拨鼠爷爷的小尾巴。抓起两把滚烫的炒豆子,飞快的用衣襟包着,完全忘记了手掌的灼痛,土拨鼠爸爸追着土拨鼠爷爷狂奔而去。

快到出事山村的时候,土拨鼠爸爸远远的就听到土拨鼠爷爷响亮的命令:“拉上来,赶快拉,不然就活不成了,其他的土拨鼠赶快去抬风箱、鼓风机。”土拨鼠爸爸赶到时正看到土拨鼠爷爷伙同几个土拨鼠,正奋力的从一口井里往外拉着绳子,不一会一个昏迷的年轻土拨鼠被拉出了井口。土拨鼠爷爷马上对他进行了救治,将他放平了,用剪刀剪开了衣领,用力的按压着他的胸膛,后来土拨鼠爸爸才知道那是心肺复苏术。结果,这个年轻土拨鼠得救了。

救援还在继续,好运却戛然而止。

整个小山村鸡飞狗跳,像泼入冷水的热油锅。风箱抬来了,几个健壮的土拨鼠轮换着摇动手柄,向井里吹风;鼓风机也抬来了,也向井里吹风。电灯也拉来了,昏黄的灯光冷冷的看着仓惶而忙碌的土拨鼠们,也看着不远处哭天抢地的几个女土拨鼠。一个很年轻的土拨鼠女孩已经哭得几乎昏厥,眼神呆滞,面色苍白——当然,这些是土拨鼠爸爸很多年后慢慢分析出来的,当时的土拨鼠爸爸可没有那样的观察力。而土拨鼠爸爸做出这样的分析判断是因为这个土拨鼠女孩当时是一个初三的学生,正是她触发这起悲剧。

土拨鼠爸爸的炒豆子已经在混乱及拥挤中,撒了一地。而当时的土拨鼠爸爸却没有注意到撒了一地的炒豆子,只是崇拜地盯着正在指挥救援,像一个将军般指挥若定的土拨鼠爷爷。

“父亲,那时的您不会想到您晚年罹受的伤痛及留给我们的悲伤吧!晚年您站起的时候跌倒了,又挣扎着站起来又跌倒,造成两侧颅骨严重受创,虽历经两次开颅终不治而殁。现在母亲总会在我跟前絮叨:‘你爸活着的时候啊,总爱告诫其他老土拨鼠,头昏时就是地有一泡屎也要赶紧趴下,不能起来,可你爸他,唉……’,母亲长长的叹息,您听见了吗?爸爸!”土拨鼠爸爸悲戚地喊着。

救援终于结束。在充分的通风后,从枯井里拉上来的两个年轻土拨鼠,一氧化碳中毒,窒息而亡。还记得当时土拨鼠爷爷检查后说:“肺都呛炸了。”深感恐怖,至今土拨鼠爸爸也没有勇气去考据土拨鼠爷爷话语的正确与否。

在回家的路上,坐着土拨鼠爷爷的自行车,在土拨鼠爷爷低沉的叙述中,土拨鼠爸爸终于能够还原这起事故:当日5点多,那个年轻的土拨鼠女孩,不慎将一本书掉到了那口枯井。然后她找了一个认识的土拨鼠小伙子,土拨鼠爸爸不知道他的名字,就简称他为A吧,下井给她拾书,结果A下去后就悄无声息。惊慌失措的女孩,又找了另外一个土拨鼠小伙子,土拨鼠爸爸也不知道他的名字,就简称为B吧,命运也与A一样。至此,女孩的哭声才惊动了整个小山村,村中土拨鼠长者商量后作了一个正确率为50%的决定:兵分两路,一路去请土拨鼠爷爷;一路用绳子拴着土拨鼠,这个土拨鼠就简称为C吧,下去救援。幸亏土拨鼠爷爷的及时赶到,纠正了那错误的50%,挽救了C的生命,否则或者还有D、E、F……

土拨鼠爸爸专业的技术性的分析告诉我们:不安全是绝对的,安全是相对的。无知一旦结合强烈的同情心在这样的悲剧中往往就是死神最大的帮凶。

“请原谅我!为帮助土拨鼠而逝去的土拨鼠们。原谅我用字符替代你们的名字。我们生活在一个悲剧爆炸而悲剧意识还没有生成、罪恶每天都在发生而罪感意识还没有形成的后悲剧时代。后悲剧时代的土拨鼠们,已经习惯了将悲剧中逝去的土拨鼠们变成冷冰冰的数字。在我心中,你们是英雄。你们的青石墓碑上不能铭刻‘卑贱者’约翰.特里奥的墓志铭:可怜地生活,可怜地死去,可怜地掩埋,没有土拨鼠哭泣。”土拨鼠爸爸祈求着英雄们的原谅,却掉进了更深的悲哀中。

逝者已矣,愿其安息。

现在让我们回过头来看看那个引发这起事故的土拨鼠女孩。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的土拨鼠爸爸从未主动从任何渠道打探她的消息,不愿意、不忍心或不敢,五味杂陈。想来她早该为妻为母了。她还好吗?看着自己的孩子、自己的爱,她会不会想起A、B和C?肯定会吧,应该笑靥如花的女孩,从悲剧的一刻就已经踏入了生命的雨季。

听到土拨鼠爸爸告解的所有的土拨鼠,记住踏入生命雨季的土拨鼠女孩吧!现在或将来,肯定还有因各种不同悲剧踏入或即将踏入生命雨季的土拨鼠,请尽可能的帮助他们!太多的生命雨季,将带来更多的命运泥沼,最终没有土拨鼠能够置身事外。

而此刻,我们的土拨鼠爸爸也走入了生命的雨季,我们的土拨鼠爸爸并没有找到无与伦比的信念和勇气,春天遥遥无期。土拨鼠爸爸必须解剖自己,然后告解。为了春天,为了抵达故乡巴音布鲁克,全世界的耳朵都掩上,至少还有我侧耳倾听;全世界的嘴巴都锁上,至少还有我跟着土拨鼠爸爸低沉呢喃:

那镜中的土拨鼠是谁

苍白冷漠的脸庞

烦躁不安的眼睛

孤独无助的身影

/

我已经迷失了自己

失去了低头的勇气

心灵纯洁的涟漪

已化作欲望的波澜

/

我已经走进了生命的雨季

背负的理想已被风雨侵袭

我已踏上泥泞不堪的路途

温暖我的一切就快要熄灭

/

活着还是死去

屈服还是抗争

沉默还是歌唱

如果梦想注定是一场孤独的旅行

我需要面对现实还是面对自己

/

我哭着降临这个世界

我不能也哭着离开这个世界

/

就让这漫天的冷雨将我敲打

就像敲打原野上即将萌芽的种子

就让我在彻骨的冰冷中死去

不剥离腐烂就无法涅槃

……

我们的土拨鼠爸爸不停地告解——尽管对土拨鼠爸爸而言这是一次残酷的活体解剖。在告解中,巴音布鲁克禁区的枯井开始喷涌甘甜的泉水,濡润着枯萎之地,雨歇云开。但我们的土拨鼠爸爸对此依然一无所知——不走近存在,就无法知觉。

信念如是,勇气如是。

第二乐章

疑惑者之歌

我不喜欢在阳光明媚的清晨,

凝视这个生机勃勃的世界,

甚至不愿意拉开那厚实而肮脏的帘幕。

因为当温暖的阳光照在我的肩上时,

一种难以控制的情绪会在我的精神深处激荡:

值得吗?把自己砸碎展示给芸芸众生。

土拨鼠爸爸已然记不清,是在何种思绪下吟唱出了如此晦涩的旋律。只记着是研读了土拨鼠世界最智慧的尼采、弗洛伊德、马斯洛等大哲的部分著作后,铭刻在了蓉城浣花溪畔的黄昏里。

涉及隐秘的歌唱是痛苦的,而我们的土拨鼠爸爸只是一个游走在悲剧与后悲剧分野的旅者。土拨鼠世界伟大的弗洛伊德在其伟大的《梦的解析》及《精神分析引论》的写作中将这种痛苦剖析得淋漓尽致。土拨鼠爸爸绝不能与伟大的弗洛伊德相提并论,那是自己对自己的侮辱。但涉及灵魂的解剖及拷问所产生的痛苦是相类似的。说来这于土拨鼠爸爸也是一种荣幸,一如老土拨鼠——智慧的斗士鲁迅先生讲的那个笑话。

值得吗?把自己砸碎展示给芸芸众生。

再次面对这个疑惑,土拨鼠爸爸需要给自己一个设定:只是为了调整超我、原我的冲突关系,使超我的监察可以接受,同时原我的欲望又可以得到某种形式的满足,不涉及高峰体验。在这个设定下土拨鼠爸爸可以回答:“值得。”

书写或歌唱是心理能量的一种有效释放,这是土拨鼠爸爸的高中语文老师告诉土拨鼠爸爸的,一直奉为圭臬。但愿土拨鼠爸爸的告解能够达成这个目的,以便我们赶快找到丢失的勇气,所有土拨鼠都在翘首以盼春天,而那些心中潜伏着毒蛇的土拨鼠已经开始质疑土拨鼠爸爸是否能够再次召唤春天。这些质疑的目光就像刀子,切割着土拨鼠爸爸的心,还没有找到勇气的心。

告解行将结束,土拨鼠爸爸突然记起土拨鼠世界最智慧的尼采说的一句箴言:一个思考者反驳自己,或许是爱。那就爱吧,爱所有的一切,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已是午夜,我们的土拨鼠爸爸凝神思索着。此时,土拨鼠妈妈与土拨鼠宝宝已经沉入酣眠,用呼吸协奏着美妙的乐章。而我们的土拨鼠爸爸沉浸在土拨鼠NewAge音乐家马修.连恩的《Bleeding Wolves》里,不能自拔。

我们都没有足以召唤春天的信念和勇气,尽管丧失了勇气,但拥有无坚不摧信念的拨鼠爸爸依旧是我们的希望。希望我们的土拨鼠爸爸能在巴音布鲁克找到前行的力量。就让我们祝福土拨鼠爸爸:能被音乐穿透的灵魂,不会沉沦悲伤之海。

第三乐章

午夜的哀思

生命永不孤独,死亡如影随形。每当土拨鼠爸爸思想的羽翼掠过生与死的原野,擦出花火时,总想唱首歌献给客死异乡的儿时伙伴,特别是在清明时节雨纷纷之际——作文为飨,为他祭奠,为他招魂。

他们曾经一起逃课一起离家出走,流浪在异乡冰冷的街头,相跟着辗转寻找亲戚工作的煤矿,在寒冷异乡饭店外的烧火口取暖,瑟缩在90年代初彩条布围成的街头卡拉ok里,享用好心土拨鼠赠予的两个油炸土豆,流着泪吃捡来的烂苹果,穷途末路时在异乡的汽车站外相拥痛哭,一起在痛哭时被车站的守门者拯救。一起走过冬天,一起迎来春天。

此刻,不愿意穿旅客遗落衣服的倔强依然鲜活在土拨鼠爸爸的脑海里。

被救回家后,我们的土拨鼠爸爸和小伙伴却登上了背道而驰的命运列车,呼啸远离。土拨鼠爸爸继续求学、继续蝇营狗苟;而小伙伴当兵被遣返,接着混社会,直到在遥远的南方身披数刀横尸街头。故乡丧葬习俗,未婚身殁不能进家族墓地——灵魂注定永夜的沉沦。土拨鼠爸爸还活着,但已经死了;土拨鼠爸爸的伙伴已经死了,但还活着。灵魂的纠缠,竟是命运赐予土拨鼠爸爸的温暖体悟。

“我想念你,我的朋友!在万籁俱寂的午夜,不知灵魂飘落何方的你,请收下这呢喃的低语。”说完土拨鼠爸爸唱起了安魂的歌曲:

还是无法忘记昨天,

苍茫暮蔼中远去的背影;

还是无法原谅自己,

庸庸碌碌留在了故里。

/

远方的天空是否依然湛蓝,

飘荡着我们儿时的梦想;

远方的土拨鼠是否依然善良,

赐予你苦苦找寻的温暖。

/

啊回来吧回来呀,

迷失远方的孤魂。

啊回来吧回来呀,

我为你唱安魂的歌曲。

/

那片野菊花盛开着的原野,

传唱你留下的诗句;

那方没有名字的青石墓碑,

是不停召唤我的标记。

/

远方的天空是否依然湛蓝,

飘荡着我们儿时的梦想;

远方的土拨鼠们是否依然善良,

赐予你苦苦找寻的温暖;

/

啊回来吧回来呀,

迷失远方的孤魂。

啊回来吧回来呀,

我为你唱安魂的歌曲。

/

啊回来吧回来呀,

我用我被酱油浸透的心脏,

我用我丧失了勇气的躯体,

致予你午夜的哀思。

唱完安魂之歌,土拨鼠爸爸决定将小伙伴的墓碑安放在巴音布鲁克。悲极生乐,悲伤的歌唱让我们的土拨鼠爸爸想起了,逝去的青春和蒲公英般四处飘散的朋友们。青春,永恒散发激情的词汇,任何时候想起都能让土拨鼠们颤抖的力量;真正的朋友,是寒冷漫长的冬夜温暖壁炉边,让心安宁的哲思,也是面临困境时涌上心头的温暖旋律。春天的旋律。

我们的土拨鼠爸爸站在黑暗中,轻声呼唤着每一个朋友的名字。每一个土拨鼠的名字,都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力量,只要他们都活着,我们的土拨鼠爸爸也活着;只要他们都渴望春天,我们的土拨鼠爸爸就会再一次拥有召唤春天的勇气。

每一个名字,都是一个春天。

每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熙熙攘攘在土拨鼠爸爸的灵魂里。每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都是飞向巴音布鲁克的天鹅。

第四乐章

记恋之歌

2000年土拨鼠爸爸高中毕业,却名落孙山。诸事蹉跎,颇多感悟。2001年初冬,土拨鼠爸爸走回校园记恋旧事,不禁流于歌喉。土拨鼠爸爸要将这歌唱致予:老倌、涛涛、小瘦、摩托、咩师、曹老师、虎妞、阿妹、蛮蛮、楠、老亚、橡皮、牛蹄壳、不怕小蛇的酥饼、四眼、大霸、马达、米虫、妖、老牛、翻译、小玉溪、磊、凌空360度的阿伟、邓马、舍长、楠,哈利路亚,小干鱼,老虎皮,胡豆,秋瑜,赵赵,睿,老侯,诺国,付班副,班长……以及所有曾感触于的土拨鼠们——

红叶飘飞的冬天

如你们善感眼眸的黄昏

又回到我们的校园

苍茫的林荫依然长满青草和笑脸

依然徘徊逆风行吟的少年

可日渐黯然的目光盯着轻寒里来来往往

匆匆忙忙的脚步

再找不回午夜狂歌不忧愁的土拨鼠

/

摸摸昨天为青春尊严而战留下的伤

还隐隐作疼

那录了你们梦话的磁带

已忘了丢在什么地方

毕业留影上不知忧伤的我和你们

都变得有些陌生和沧桑

捏着熟悉的电话号码谁还想再联系如今的怅茫

回忆是一封写在心里不能投寄的信

红叶飘飞的冬天、如你们善感眼眸的黄昏是写它的时间

/

漫步斜阳的男生女生一如当年叽叽喳喳说着

等岁月改变苍白的誓言

晚风拂起那飘逸的长发抖不落青春似水的感伤

岁月是个爱哭闹的孩子

我们必须强颜欢笑去哄它开心

谁大声的大声的大声的哭喊

它也不会变得如你们温柔的迁就一样可亲可爱

/

漫步斜阳的男生女生一如当年叽叽喳喳说着

等岁月改变苍白的誓言

那刻着友谊地久天长字样的老树旁

唱着久违歌谣的花儿已不复旧日模样

漫步斜阳的男生女生一如当年叽叽喳喳说着

等岁月改变苍白的誓言

可日渐黯然的目光盯着轻寒里来来往往

匆匆忙忙的脚步,再走不回午夜狂歌的青春

可日渐黯然的目光盯着轻寒里来来往往

匆匆忙忙的脚步,再走不回午夜狂歌的青春

“所有的土拨鼠妹纸、所有的土拨鼠帅锅,你们都要幸福啊!祝福你们都能找到生命中的巴音布鲁克。”我们的土拨鼠爸爸在心里大喊着、祝福着。

我们的土拨鼠爸爸你也要找到勇气,也要幸福啊!因为你是春天的使者,失去了你,我们的春天将遥遥无期。

第五乐章

雨后之歌

我们土拨鼠爸爸的精神故乡——巴音布鲁克,居住着一个特殊的居民——小瘦,一个很感性的土拨鼠女孩。小瘦是土拨鼠爸爸的高中同桌。这名儿是土拨鼠爸爸跟死党涛涛,为了向她讨口饭吃,一看见她就说最近又瘦了,引申而来。每次一说瘦她就眼睛发亮,让土拨鼠爸爸不禁想起高中时代她每天喝父母送来的七日瘦身汤的痛苦。其实一点都不胖,脸庞微圆,非常可爱。上大学时,土拨鼠爸爸跟死党涛涛凭此混了许多的吃食。记忆中美味无比的小美饭店,就在师院的下边。很近。

还有谁记得她的勇敢与率真吗?无端遭了政治老师的一通批评,于是奋笔疾书,一挥而就解气诗一首,高声念诵,气势磅礴,艳惊四座,一片掌声。

“谢谢你!小瘦。曾经耐心倾听我的心事,也分享你的心事。你永远是巴音布鲁克的居民。”土拨鼠爸爸由衷地感谢。我们的土拨鼠爸爸与叫小瘦的土拨鼠女孩,互为蓝颜知己。承载彼此的烦恼,又给予彼此前进的力量。

如今,小瘦已为升级为母亲。土拨鼠爸爸、土拨鼠妈妈和土拨鼠宝宝一起到医院探视,初生的孩子就安静的躺在她身边,沐浴在阳光里,温馨而安详。

故事已告一段落。我们的土拨鼠爸爸要唱一首歌作为注脚,记念仿佛土拨鼠吟游者沈老先生遥远的边城,落花微雨中茫然张望的土拨鼠女孩:

站在落花里

看一对燕子在雨中飞来飞去

飞来飞去飞出脑际

/

突然

雨停了

彩虹出现在天际

雨后的阳光好温暖

哭后的心情好清爽

发梢的水滴宛如一粒粒珍珠熠熠生辉

就算你已不在我身边

/

雨后的天空

一碧如洗

湛蓝得看不到一丝丝郁悒

哭后的心情

不再忐忑

像天边彩虹般轻盈美丽

/

我要谢谢这场雨

淋醒了爱恨交集的自己

不必再为此情无计可消除而叹息

不必再为计较谁对谁错而哭泣

那只是一个令土拨鼠深陷的泥沼

只会伤害土拨鼠和自己

我要谢谢这彩虹

告诉我生命不止一个奇迹

从这端走到那端

又是一方美丽的天宇

在那里星星会成为我梦中的灯笼

指引我找到上苍恩赐的奇迹

我们可爱的土拨鼠女孩小瘦与土拨鼠大霸分分合合,但终于还是在一起,再一次证明了拨鼠爷爷无与伦比的智慧:一只土拨鼠只有一种命运。而我们土拨鼠爸爸的命运就是春天的使者,为了召唤春天而存在。

第六乐章

七月之歌

七月笒寂的午后,土拨鼠爸爸恍惚间的小睡。一切是那么清晰又那么模糊。关于梦想、关于使命、关于青春、关于告别、关于自己、关于感情、关于记忆、关于后悲剧时代,关于巴音布鲁克,关于钢筋混凝土森林,关于现在也关于未来——

午后心不在焉的风拨动着不远处的风铃

叮呤呤叮呤呤像记忆里妈妈的呢喃轻言

窗台上熟睡的猫依然念诵着古老的经文

呜噜噜呜噜噜是我永远也猜不破的命运

西面墙上就快耗尽了电在原地踏步的钟

嚓咔咔嚓咔咔仿佛要留住这寂寞的时光

/

叮呤呤叮呤呤弥漫着一丝淡淡的忧伤

呜噜噜呜噜噜这神秘让我们无处躲藏

别去管别去看天边的风云变幻

来陪我将这首七月之歌轻轻吟唱

叮呤呤叮呤呤像记忆里妈妈的呢喃轻言

(是妈妈的呢喃轻言)

呜噜噜呜噜噜是我永远也猜不破的命运

(永远猜不破的命运)

嚓咔咔嚓咔咔仿佛要留住这寂寞的时光

(留住这寂寞的时光)

唱完七月之歌,我们的土拨鼠爸爸愉快地说:“哦,再见青春!哦,再见校园!再见,所有需要在七月告别的土拨鼠。我会记住你们的,直到我寂灭之时。此刻我必须离开你们,找到足够的勇气,我必须为你们召唤春天,为所有土拨鼠召唤春天。你们将永远翱翔在我的巴音布鲁克。”

第七乐章

再见,所有需要在七月告别的爱情

再见青春,再见朋友

再见,所有需要在七月告别的时光

梦想的列车已经启程,汽笛呼啸

载着萌动的心青春的脸庞去远方

去歌唱去奋斗去感伤直到老去

再聚首再放浪不再告别

再见青春,再见女孩

再见,所有需要在七月告别的爱情

每一个七月澄澈的夜空,星月交辉

每一颗不停闪耀的星辰是你们

是初吻是拥抱是迷思轻轻共舞

别哭泣别悲伤别说告别

/

铭刻时光,铭刻此生

再见,所有需要在七月告别的时光

再见,所有需要在七月告别的爱情

原谅我在青春电影行将结束时离场

原谅我不能遗忘斑驳月光里的歌唱

原谅我不能对你说出告别不是再见

土拨鼠爸爸轻轻唱着告别之歌,为所有需要在七月告别的土拨鼠与爱情。“土拨鼠终其一生的痛苦都来自于分离,但这也是一种勇气。青春、朋友谢谢你们给我前行的勇气;来吧,梦想!带我去寻找丢失的勇气。”土拨鼠爸爸轻轻的祈祷着。眼睛闪闪发亮,就像春天。

第八乐章

巴音布鲁克

唱完七月的告别之歌,我们的土拨鼠爸爸闭上眼睛喃喃自语:“魂归故里,故里何在?!在生命的广袤之地,迷途者暴尸荒野。”土拨鼠爸爸痛苦地沉默着,眼里浮现疑惑与迷惘,犹如弥散在钢筋混凝土森林的雾与霾。而春天,是疑惑与迷惘的心灵无法召唤的。

我们的土拨鼠爸爸的故里位于巴音布鲁克,哪儿有一个天鹅湖,位于巴音郭楞州和静县西部。土拨鼠爷爷回忆,后悲剧时代降临之前,每逢春天的使者用歌唱召唤出春天,冰雪解冻,春暖花开之时,所有的土拨鼠就会乘着无可计数的天鹅不远万里,成群结队地飞回到巴音布鲁克栖息繁衍。当冬季来临,又携带家眷,飞越喜马拉雅离去。故老相传,每一只天鹅就是一个勇敢土拨鼠的灵魂,负责接引向往巴音布鲁克的土拨鼠的回家,所以又被称为归乡之翼。

而如今,丧失信念和勇气的所有土拨鼠,已经失去了通往巴音布鲁克的路途,成为了一个个迷途者。行色匆匆,面如土色。

我们的土拨鼠爸爸从没到过巴音布鲁克,但还并不妨碍他固执地将巴音布鲁克当做了永恒的故乡,永志不渝。并坚信终将乘着梦想的归乡之翼再次回归。每一只土拨鼠都需要巴音布鲁克,否则灵魂将无处安放。

此刻,尘土飞扬的筑路工地,一个开着黑车拖挖掘机谋生的而立之年土拨鼠,喃喃吟唱《巴音布鲁克》,注定是奢望获得救赎的告解:

独行于夏日旷野,

一场大雨不期而遇。

整个世界除了野草,

只剩下自己。

孤独的心悄然绽放,

酣畅淋漓难以自己。

/

你还会召唤我吗?

巴音布鲁克。

我还能魂归故里吗?

巴音布鲁克。

当我已迷失自己,

当我已无力张开翅膀。

/

山越来越高,

归乡路越来越坎坷崎岖。

只能看身边少年,

流着汗流着血肆无忌惮欢笑。

时间改变了我,

终将老无所依。

/

你还会召唤我吗?

巴音布鲁克。

我还能魂归故里吗?

巴音布鲁克。

当我已迷失自己,

当我已无力张开翅膀。

时间改变了我,终将老无所依——土拨鼠爸爸不停吟唱,不停自我解剖,不停告解。不停告解。突然一个体悟春雷般炸响在土拨鼠爸爸的灵魂:信念是方向,勇气才是通往巴音布鲁克的路途。我们的土拨鼠爸爸热泪盈眶欣喜若狂。

我们的土拨鼠爸爸似乎找到了原初的灵魂,勇敢的灵魂,能够召唤春天的灵魂。此刻,歌声缭绕的巴音布鲁克,甘甜的泉水喷涌,勇敢的天鹅自由翱翔。

第九乐章

哦,妈妈

在土拨鼠爸爸的巴音布鲁克,屹立着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尼采。此刻似乎找到了勇气的土拨鼠爸爸严肃地说:“我必须承认,阅读尼采是痛苦的,灵魂的痛苦。因为癭弱的灵魂必须承受西伯利亚严冬般的审视及血肉横飞的鞭笞。”

当尼采抱着街边遭受鞭打的都灵之马,癫狂地抛弃了整个世界的时候。土拨鼠爸爸为这个背负整整两个世纪思想重量的大胡子土拨鼠痛哭失声。不是悲恸,而是欢欣。再也不用拿着小锤,四处敲打黄昏中的偶像了。终如查拉图斯特拉,遨游四野,了无牵挂。

  就小声地小声地小声地歌唱吧,迎着必然的嘲笑:

哦 妈妈

原谅我

我还是无法习惯

像你们一样

我还是要远走

哦 妈妈

别哭泣

希望你用微笑祝福我

你看巴音布鲁克闪耀的光芒

那是它在召唤我

/

哦 妈妈

我要去的地方

不是传说的天堂

那里的天空并不总是湛蓝

也没有夜莺歌唱

/

哦 妈妈

我知道远方也是四季轮回不休

我知道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

但我还是不能停住脚步

还是无法泯灭最后的一点点渴求

/

哦 妈妈

生命凸现的真实

因为我们自以为是的体认早已破碎支离

注定我要面如土色

注定我要迷失方向

注定我要在路上耗尽不停燃烧的生命

/

不停燃烧啊妈妈

你赐给我的生命

不停燃烧啊妈妈

你赐给我的生命

/

哦 妈妈

它终于会耗尽的

就在我想回家的一瞬间

“可传说中的巴音布鲁克在那儿呢?游荡在钢筋混凝土森林的迷惘土拨鼠!”土拨鼠爸爸悲恸地对自己说。

家在那儿呢?那广袤无垠的温暖与包容。土拨鼠爸爸抬头看着星空,沉默如谜。

每当这个世界里充斥着那些浮躁之音,那些电锯切割树木的声音、那些男女土拨鼠无休无止争吵的声音、那些重型机械隆隆推进的声音、那些午夜呼啸而过的街车声音、那些道貌岸然虚伪说教的声音——充斥在土拨鼠爸爸的生活时,我们的土拨鼠爸爸只能以这种自以为是的歇斯底里歌唱来表达愤怒。或许,愤怒也是一种勇气。也是一条通往春天的路途。也是一条通往巴音布鲁克的路途。

第十乐章

觉醒之歌

我不渴望每一个黎明,犹如我不恐惧每一个黑夜,无尽的不眠之夜才能拼凑出一个心安理得的黎明——我们的土拨鼠爸爸凝望着若隐若现的巴音布鲁克,凝望着那条磐石密布的崎岖路途,郑重其事地在笔记上写下这句话时,突然记起多年前曾唱过的一首歌,掘地三尺终于找到。

“但,或许,觉醒只是另一种迷醉。”土拨鼠爸爸踌躇地拿着那首歌,没有开口歌唱。

“那些跋扈飞扬的歌,那些尘土飞扬的路,那些青春飞扬的脸,都活在幻梦里。我是不动的旅行者,心灵自由行走,穿越广阔世界,直到尽头。”土拨鼠爸爸哼唱着一首神秘的《不动的旅行者》,用歌声反驳着——觉醒只是另一种迷醉。

反驳自己吧,以爱之名。

布满灰尘的背囊,装着一整个巴音布鲁克,静静的立在墙角,在歌唱也在告解:

每天走在相同的路上

每天面对相同的脸庞

像个闹钟在相同的时间哭喊

像个秒针轮回在相同的地方

/

这是不是我,是不是我梦想的生活

这是不是我,是不是我追求的生活

/

那面前欢笑背后落泪的家伙是不是我

那个镜子里苍白忧郁的家伙是不是我

那午夜梦回无所适从的家伙是不是我

那凝望星空热泪盈眶的家伙是不是我

/

我在错误的地方流连了太久太久

我为错误的事情付出了太多太多

/

再见吧挚爱

在你的抚摸中我已无法安然入梦

我不能戴着面具继续让我沉溺的生活

再见吧妈妈

温暖的港湾只能让我越来越脆弱

除了一点点无法泯灭的冲动

我已一无所有

太棒了,土拨鼠爸爸,胜利近在咫尺,勇气的浓烈味道都要让我打响胜利的喷嚏了。前进吧,土拨鼠爸爸!前进吧,黄金梅利!向着巴音布鲁克、向着春天。

第十一乐

春天

准备再次唱响春天的召唤之歌的土拨鼠爸爸翻到日记P268,上面记载着:“2003年3月15日。春。百无聊赖,独卧至黄昏。掌灯时分,茫然醒来,突然看见同窗好友胖子弹出的烟头。那暗红的火光在我的意念中缓缓滑落,烫伤了我的不安,灵感在一瞬间迸发,往日现在的种种情绪,纷至沓来,不可遏止。我想这是一个礼物,送给食疗一二班所有土拨鼠的礼物,送给自己以及曾经无助的土拨鼠的礼物。”

春天,是一年的第一个季节,万物生机萌发,气候多变,乍暖还寒。土拨鼠爸爸,我们生命的春天也是这样啊——生机萌发,情绪多变,乍暖还寒。

土拨鼠爸爸!让我们歌唱自己的《春天》,以此握住唾手可得的勇气,召唤春天:

你弹出即将燃尽的烟头

看着那美丽弧线缓缓坠入黎明前的寂寞

你突然发觉这就像现在的生活

青春刹那灿烂照亮不了未来的旅途

你茫然望向窗外

凄清夜岚弥漫着无助

你喝下一口开始变得苦涩的啤酒

感觉沮丧在你曾充满激情的心间踌躇

你突然记起曾经有土拨鼠这样说过

挺住意味着一切

挺住意味着拥有

/

你抓起变得苦涩的啤酒

砸向有些泛红的窗口

刹那间旭日喷薄而入

刺痛了你习惯忧郁的双眸

你抓起变得苦涩的啤酒

砸向有些泛红的窗口

窗外那片变得翠绿的秋藤

让你茫然无措的心不停颤抖

/

OY......

春天已经来了

鲜花尽情绽放

鸟儿欢快歌唱

秋天已经走了

秋藤不在忧郁

不再孤独

/

就让我们享受这春天

静静看朝霞在天边漫舞

就让我们徜徉在这春天

让浮躁的心慢慢变得温柔

就让我们拥有这春天

尽管前行

不必忐忑

向着冬天

向着自由

向着冬天,向着自由,无所谓能不能飞越所有,只要有足够的勇气飞着。这是无与伦比的勇气啊,命运的相机会记录下一切的,巨细无遗。

欢呼吧,土拨鼠爸爸!

你看巴音布鲁克近在咫尺,勇敢的归乡之翼向着你翱翔而来;你看春天,就在眼前。春天就在眼前,温暖而生机勃勃。

——第二幕巴音布鲁克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