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37)

Harper's BAZAAR杂志内页 摄影:Alexey Brodovitch

文/玄宝

陆匀之活了快三十年,红尘滚滚,人生海海,见识过,悲喜轮番也经历过,但是每一个恐惧的时刻都是伴随着深黑的雷雨夜。她努力不去害怕半夜惊雷,每每想起,却总会在午夜梦回之际苦苦睁眼到天亮。

最开始的雷雨夜是陆匀之妈妈死去的那晚,最后一点台风尾扫到他们那里,大风刮进他们那个偏远的山村。

下午天气还很好,阳光普照,有人把她妈妈从河里捞起来,全身浮肿,呼吸全无,她生父趴在地上哭,周围人声议论,不到十岁的她睁着清冷的眼睛,看着不会醒来的妈妈和软弱的生父。

那晚妈妈的尸体放在屋檐下,屋里是悲戚的气氛,那是一场不常见的台风和大雨,山里的空气凉飕飕的,风从天井头顶进来,跟门口的风相呼应。

陆匀之跟她的生父在妈妈的尸体旁守着她,他们晚饭都没有吃,一直饿着坐在冰凉的地上,只顾震惊和悲伤,以及不知所以然。

夜已深,陆匀之觉得饿,又不能出声,她抬头看天井上空露出来的一点乌黑的天空,一道闪电劈裂了半个夜空,随着是大雨,老天爷仿佛憋足了整整一盆水,一下子瓢泼了下来,敲在屋顶瓦背上,发出巨响。

陆匀之看着乌黑的天空,突然说:“下雨了。”

她的生父摸了一下眼泪,也看了一下夜空,跟着她说:“下雨了。”

陆匀之回头,她看到生父脸上的咬牙切齿,不甘,憋了太久的愤怒,借着雷雨闪电的照亮,小小的她看到一张分外狰狞的脸,苍老、可怜。陆匀之从小就知道,那不是可怕,那是可怜。她的生父是个最可怜不过的男人。

至今她只肯说生父,而不喊一句爸爸或父亲。

妈妈下葬后,他们的日子过得不好也不坏。

后来,陆匀之有了继妹,过了几年,她在门口听到有人提出,把陆匀之那个白吃饭的送给别人养,送远一些,就不会再回来了。当着她的面,她的生父和继母甚至很认真地讨论要送给谁。

那晚陆匀之跟小时候一样,穿过山头穿过田地,去到妈妈的坟前,妈妈的坟没有修葺,只有一块小小的碑,刻着她的名字,及爱女匀之立,甚至连她生前丈夫的名字也不在列。像极了旧时的无主坟墓,唯留一个孤女在在世。

她在妈妈墓前待了整整一夜,那一夜也是下着大雨,她缩在妈妈的墓前,前路渺茫,蜷缩着不敢出来面对,像一只受伤的小狗,喏喏地叫妈妈,而墓碑上的妈妈无应答。

那么大的雨,万钧雷霆的闪电,墨黑的夜,她都不怕,全身都被淋得湿透,也不敢踏进她生父跟继母的家。

那一次,差点把她烧成肺炎,但是至少她的生父和继母再没提把她送人的事情。再后来,陆匀之的聪颖终于从这次高烧之后显现出来,一路到大学。她从未回头过,因为那个雨夜,她冥冥中仿佛听到妈妈抱住她,再一次对她说:“匀之,你要走,你不要回头。”

陆匀之再没有回去过那个小村子,从未。

她固执地认为自己是一个没有根的人。

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血腥的雨夜,郑欣然不停往外冒血的身体,她无助地呐喊,好像过了一生那么长,才慢慢有保安骑着车匆匆赶来,接着是110和救护车,车顶闪烁着红红蓝蓝的警示灯,很多人都来了,围着她转,她还抱着郑欣然冰冷的身体,被人用力分开,她看着郑欣然上了救护车,医护人员做了一系列急救的动作,然后摇头,用白布盖上轻轻盖上她的脸。陆匀之看着这一切,好像是看戏一样,渐渐失去了意识,雨还那么大,一直沙沙地下……

陆匀之又梦到了在妈妈坟前的那个夜晚,她看到自己还是那个苦楚无依的孤女,那么小,小小的自己蜷缩在妈妈坟前,她忍不住大步上前去抱住她,轻轻在她耳边说:“匀之,你要走,千万不要回头啊。”

原来,那个人是她,跨过沧桑和岁月,回头去拥抱那个幼小可怜的自己。
又是熟悉的消毒水味道,嗅觉比视觉率先醒来,陆匀之动了动脑袋,心下明白是在医院,终于缓缓睁开眼睛,模模糊糊看到一张焦急的脸。

顾沁宁用力握紧她的手,哽咽流泪:“陆匀之!”

也许是世上最紧张她的顾沁宁,陆匀之伸出另一只手去替她擦眼泪:“顾沁宁,我还活着。”这份友谊让她感动。

老顾依旧紧握她的手,咬着嘴唇又哭又笑,妆哭花了也不管。

接着医生进进出出,替她测量身体的健康指标,除了有些感冒发烧,脚踝扭伤之外,其他的都好。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老顾出去之后,接着是老板跟阿May来探望,阿May见到几乎全身擦伤的陆匀之,忍不住放声哭出来:“老大,老大……”

老板也是有些沉痛,说了一通安慰她的话,陆匀之感动,一一谢过他们。应付完这些探望,疲惫感袭来,陆匀之感到有点累,可是想起郑欣然的惨死,茫茫然不知说什么好,下意识地揪心。

幸好顾沁宁回来了,她梳洗了一下,把脸上的妆卸了,终于露出一点岁月的痕迹,眼角竟然多了几条细纹。手上拿着一瓶插好的玫瑰,放在陆匀之的床头。

陆匀之疲倦之余,还有一分力气笑她:“还没到三十呢,怎么办?”

顾沁宁摸了一下脸颊,笑笑:“那就从今年开始存钱,年过六十立马进最好的养老院,足不出户,天天对牢老人,互相数皱纹。”

老顾最会逗人开心。

陆匀之笑出来之余,不免有些悲哀,来了这么多人,为什么那个人迟迟不见?

顾沁宁仿佛看出她的心事,她动了动一片斜出来的玫瑰叶,说:“你想见许家明是吗?我把他挡在门外了。”

陆匀之疑惑地看着她,不明所以然。

“匀之,你的助理第一个电话是打给我的,然后我立刻就通知了许家明。我们几乎是同时到医院的,但是他迟迟不敢进门来看你,他一直在懊恼说不该和你吵架。”顾沁宁看了看陆匀之隐忍的脸,想了想,才说,“匀之,我知道这不是许家明的错,大概也能猜到你们在吵什么,但是他既然回头,就应该要包容你,而不是临时反悔又翻旧黄历,害你分心。当时你在病房里面,我想如果你有什么不测,我一定不会原谅他。”

顾沁宁对友谊,从未像这一刻,爱恨得那么分明,陆匀之感激她,慢慢闭上眼睛,她听顾沁宁的话,一定要先养好伤,才能继续去折腾生命中的苦乐。

见陆匀之进入睡眠,呼吸平稳后,顾沁宁才慢慢带上病房的门出来。

总目录 假如流水能回头(总目录)

上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36)
下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38)


今天周一,不禁发出感慨:我这么可爱,为什么要上班?!
我想开个公众号,偶尔谢谢自己神经的东西。有想看的吗?哈哈~
最近迷上了芭莎杂志的经典封面和内页,很有美感,喜欢吗?
今天推荐杨千嬅的歌《咬唇》和中岛美嘉的《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欢迎点赞点赞点赞+留言留言留言~
感恩,感谢,比心❤
祝阅读愉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