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使命认知的纠正和扩充

写在前面:本文内容支撑均来自于易仁永澄老师的精品课程做自己的CEO,该课程为自我管理系统构建综合课程,分别为个人成长、自我管理、价值提升、职场发展四大核心领域。

这堂课让我触动的一点是,我知道了要事优先、每天三件事,不是最优先级要做的事情,是要去结合积极主动、以终为始来制定的。

有听王鹏程老师讲过成功的三个锦囊,按优先顺序来讲分别是积极主动、以终为始、最后才是要事优先。小白们在做每日计划时,常会选择一些简单好用的工具,每日三件事,这个工具确实好用简单,因为单从对每日的成果来说,效果还是不错的,但这种情况下很容易忽略一个事实,就是,在我们做的时候,我们很容易陷入一个情绪中-- 我们会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我做这件事的意义是什么?而一旦出现这种想法,后续事情的持续推进中就会出现暂停、暂缓、甚至是放弃再也无法启动。

积极主动,在这里我不再展开。只要谨记 积极主动是让我们摆脱负价值的第一个手段,按照分身术和真自由两个训练营中的方法去持续的刻意训练,成果会非常显著。

现在以我个人目前的认知水平来尝试理解什么是以终为始。老大的课程标题是,以终为始的人生战略。“人生战略”这个词让人又激动又无感。一旦谈到人生战略,好像就知道,它是直接跟人生使命挂钩的一个事情。我听过老大说他的使命是带领职场人持续高效能成长;我听过李笑来说他的人生字典里从来没有坚持这件事,他出书、他的新生大学,....等这些他所做的事儿,都是他的使命在支撑;古典老师也有在课程中着重强调你要不断探索和明确究竟要去往哪个方向; ----我所关注的人群中的最杰出的一些人,所讲的这些,似乎都在指向同一个事实:找到人生使命,能够给你充足的动力支撑,能够给你指明人生的方向。

听到他们在谈的使命,我非常迷茫,是的,我怎么才能找到使命,为我提供持续的源源不断的动力支撑,让我在做事儿时不再畏惧,不再妥协,不再担忧?我急切的想寻求一位好的导师帮我马上找出自己的使命。想借此,让我一下子明确自己的人生方向,看到自己对美好未来最可能达成的那一线光明和一丝希望。

初加入到CEO课程学习,对我来说,第一课就是听以终为始的人生战略,我有些激动,天呐,一直困扰我的问题,难道今天就会有答案了吗?

课程听完后,很无感。无感的是,对于课程前一下子梳理出人生使命的畅想,这份激动已经落空。
是的,老大已经多次强调,我9年的积累,你指望2个小时内都能消化吸收? 人生使命这个事情,需要每半年调整一次。只有经过这样持续的科学的训练,在过程中会逐渐清晰,一般两年的时间才能找到自己的使命方向。听到老师这样的话,自己便不再激动,同时内心也少了份急于知道答案的焦躁,多了一份对使命探索要花时间的淡然之心,这反倒给自己一些安静下去,慢慢去做的力量。

是的,即便是要花至少两年的时间去探索个人使命,我依然会去做!因为太怕太怕内心总是缺乏动力,总是在做事情的时候,出现任何的质疑的声音。这个质疑,不是外界对你的质疑,而是内心中自我怀疑,自我质疑,是最可怕的,它会消耗你内心最初的热情,它会把这份热情完全吞噬,最后就会导致呈现出这样的结果:你完全放弃了你应该做的,对你的个人成就来说 非常重要的事情。

这堂课纠正和扩充了我对使命的认知:使命,不仅仅是一个概念,它并非独立存在,它依托于个人的身份、使用价值。它不能脱离于身份和使用价值去谈。

身份、价值、这两个词似乎比使命一词 更接地气一些,是永澄老师常常强调的两个词,其中身份帮我们定位,让我们认清自己是谁,促使我们思考我们想要成为谁,我们理想中的自己是什么样的;价值是我们一直在追求的一个成果体现,让我们认清自己现在的位置以及将要去哪儿,促使我们澄清自己的行动方向是否有做到以价值为核心导向。

所以当使命与身份、使用价值结合起来时,我们在面对人生战略这样的高度时,就不会再觉得使命、人生战略,如同海市蜃楼般虚无,内心会觉得每个人都有能力去探索、审视和努力追求自己的使命。

永澄老师说:“当你的使命完成的时候,你就可以离开这个世界了”。这里我理解的是,它不是指一个人的生命可以离开这个世界,而是指这个身份下的使命完结了,这个身份可以离开这个世界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