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对话创作大赛狂想曲

字数 15482阅读 842

小军:你听说了吗?简书上有有奖征文的公告?

小武:是吗,在哪里?我还没看。

小军:你看,这里,15000字,10000块!

小武:真的假的,行不行啊?

小军:你过来看看,我还骗你咋滴?

小武:真的耶,15000字,10000块,合计七毛钱一个字哎。看起来好诱人啊。

小军:是啊,我想参加,你参加不?

小武:就你那写作水平行不行啊?写出来有人看吗,别自己糟践自己了!

小军:就你不相信我,不写怎么会知道呢?你总是小看人,我这次非得让你瞧瞧我的实力,拿个10000块让你瞧瞧。

小武:说你还来劲了,你写啊,你要是能拿到那10000块,我给你买一个月的饭。

小军:打赌?

小武:打赌!

小军:我才不上你当呢,这么多牛人写,怎么可能轮得到我?

小武:认怂了吧,猜你也会这样!

小军:我不是认怂,我是有自知自明。就我那点水平,平时能写个文章就不错了,还想拿奖,想都不敢想。我只是看见这奖金,好心动啊。

小武:那你到底写还是不写?

小军:写啊,肯定得写。拿不了一等奖,拿个二等奖、三等奖也行啊。你看二等奖3000,三等奖1500呢。我得尝试尝试,你不写吗?

小武:我写?我能写什么,谁给你一样,整天西想东想,没事写文章,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干我的活挣我的钱吧。你写就写吧,别来烦我。

小军:别这样啊,你高中的时候不是参加过新概念作文大赛吗,这点小事还难得到你?

小武: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我才没有闲工夫写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

小军:我是不是提起你的伤心事来了?想当年你也是我们学校叱诧风云的才子啊,那么多小姑娘喜欢你,还让你给他们写诗,你还不是照样稀里哗啦的写了一大堆给她们,还不带重样的。你小子当年的尽头上哪里去了,怎么现在焉了?你到底是不想写还是不敢写?是不是怕写的还不如我,丢人啊?

小武:我才没闲工夫理你呢,我就是闭着眼睛写,也比你写的好。切!

小军:那你写啊,咱俩一块写,看看谁能得奖,你能得奖我给你买一个月的饭,我能得奖,你给我买一个月的饭,咱俩都能得奖,咱就拿着奖金吃上一个月的大餐,怎么样?

小武:少在这鼓动我,我才没那个兴趣呢?

小军:别介吗,就你那整天累死累活的能挣几个钱?这奖金可是10000哎,写了这么多征文,你见过奖金10000的吗?上回我们写的那个不才2000块吗?怎么这回都10000了,你反而不写了?

小武:本大爷高兴爱咋滴咋滴,你管的着吗?别说是10000,就是100000,1000000,大爷我也不写。

小军:切,你丫就是嘴硬,就因为上回我得奖你没得奖?你就是小心眼,一次输给我,就伤自尊了?就抬不起头来了?就你这点玻璃心,能挣什么钱?咱不是都闲着没事吗,权当娱乐娱乐,重在参与,拿不拿奖都无所谓。

小武:你说的轻巧,不拿奖你写那玩意干什么?吃饱了撑的啊?我可不想你那样一点目的性都没有,我要写就一定要拿奖,不拿奖我就不写。

小军:你不写怎么知道自己能不能拿奖呢?不迈开那一步,连可能都没有。

小武:我劝你也别写,费那老鼻子劲干什么?你看我们在简书上写了那么多文章,上过首页吗?有人打赏过吗?2000字的文章写的都费劲,还15000?就你那一天就写那一千来字,等你写出来,人家活动都结束了。再者说,你能写啥,平时也就写个散文,写个随笔啥的,都没人看,还学人家写小说,你有故事吗?你有生活吗?天天不是睡觉就是上班,连和人家小女生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能有什么好故事可以写?

小军:瞧你说的,不和小女生聊天就写不出好故事了?

小武: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我说的是我们根本就没经历过什么刻骨铭心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什么故事可写。我们能写的也就是爱情故事,可是你谈过恋爱吗,你知道什么是爱情故事吗?你连和小女生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上哪里去编故事?

小军:没谈过恋爱就不能写爱情故事,我们可以写虚幻的故事啊?

小武:你啊你,真没法说你。只有自己亲身经历了,故事写出来才有心得,才有感悟。自己没有亲身经历过,随意的捏造故事剧情,根本就引不起别人的共鸣。你以为你是简爱斯汀啊,随便幻想幻想就能写出《简爱》来。那种人少之又少,你不是那种天才,我也不是。

小军:别说的那么绝望啊,我们可以写科幻类的啊。看了那么多的好莱坞大片,仿造它们的剧情写,应该也能写出点东西来,稍微改变一下,剧情相互串串,拼凑拼凑应该可以。简书上不是也说可以当作电影剧本一样的作品来写不是吗?

小武:我自己写原创,剽窃与抄袭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你爱写你写,我不写。丢不起那人。

小军:你看你说的,借鉴,我的意思是借鉴,你看人家的想法和思维多有水平,一般人是想不出来的。我又没说是照搬人家的情节,只是模仿个大体,内容当然是贴合我们自己的实际生活了。再者说,就咱俩两个宅男,平时都不待出门的,连大街上的妹子长啥样都不知道,哪有什么故事可以写?至少你小子上学的时候有那么多女孩子追你,随便什么风花雪月的爱情故事,说来就来。可我呢,恋爱没谈过,连女孩子的手摸起来什么感觉都不知道,更别谈什么风花雪月花前月下了。要不,你给我讲讲你的爱情故事,我也可以了解了解,长长见识。

小武:有病吧你,少在这里套我的话,我可没那么多爱情故事给你说,就是有也不会给你说,神经病!

小军:别这么小气嘛,咱俩多少年的交情了,不说知根知底,也是情同手足吧,哥们现在不是为了想挣那一万块钱才给你谈这件事情的嘛,怎么到你这变成套你话了呢?我是像那样的人吗?再者说,你一个大男人有什么放不开的事,我又不偷你的也不抢你的,以前的事也和你没什么关系了,说出来给我听听,说不定我还能开导开导你呢。

小武:拉倒吧你,你还开导我,你什么人我不知道,就你那张大嘴巴子,好好的一件事,从你这传出去也变了味。想套我的话,门都没有。

小军:我又咋了,我说你啥了。我记得没说过你什么事呀?怎么听你这么一说,咱俩这些年的交情是白处了,不但没有在一块待出感情来,反而待出仇恨来了?你给我说说我到底说你啥了,什么事在我嘴里变了味?

小武:我不说,你自己心里清楚。

小军:我还不清楚了,今天咱把话说清楚,我到底是怎么大嘴巴子的,我是怎么把你的事说变味的?

小武:那好,你非让我说,那我就给你说说。上大学那会咱俩在交际舞社团学舞的时候,你当时是怎么给晓晓说的?你明知道我喜欢晓晓,你却说我到处拈花惹草,自以为是,整天和班里的那几个东北妹打得火热。还说什么自以为长得帅就了不起,谁都不放到眼里,你说过没?

小军:我没说过啊?不记得了,真没印象。

小武:你还说?就因为你给晓晓说了这,她就不当我舞伴了,我还不知道为什么她整天躲着我,后来丽丽告诉我,是你说了这些话,让她不再和我一起跳舞的。这又不承认了。

小军:是吗?我真说过这些话,真不记得了,都这么多年了。

小武:你不记得我可是记得,我真不相信你能在我背后插我一刀,要不是丽丽告诉我,我这辈子都不知道为什么晓晓会不理我,是你毁了我的校园爱情。

小军:真不记得我说过这样的话,我也不知道你和晓晓为什么不在一块跳舞了,我以为是晓晓找男朋友了所以才没有和你一起跳舞,今天听你这么一说,原来还是我的错。听你的意思这么多年来,你一直恨着我来?你后来不是和芳芳好上了吗?

小武:芳芳是另外一回事,你别给我提芳芳。

小军:咋滴啦,这不让提那不让提的,你的意思是现在你还恨着我来?

小武:恨什么恨,要是恨的话,就不会和你在一起这么些年了。我也想通了,是自己的终究是自己的,不是自己的强求也强求不来。

小军:那你不生我气了?你看看你刚才多激动,唾沫星子都喷了我一脸。

小武:活该。

小军:那你和晓晓后来怎么样了,难道说就一直没在见过面?

小武:我也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我以为晓晓真的是找男朋友了,所以不来当我舞伴了。伤心了一段时间,后来就遇到了芳芳。芳芳当时刚进社团没有舞伴,是丽丽介绍我俩认识的,后来芳芳就成了我的舞伴。当时也没有要她的微信,手机号等联系方式,以为我俩不会有什么关系,只是在一块跳跳舞。不知道后来她怎么知道的我的微信,整天的给我发微信。我不知道她是谁,就整天和她胡扯乱说一气。后来时间长了,我就说做我女朋友吧,没想到她就答应了,还说来找我,我以为逗我玩呢?谁知道她说让我楼下去等她。我瞬间就懵了,我说你到底是谁?她说等一下我就知道了。后来我跑到楼下在那里等,才知道和我聊天的原来是芳芳。我勒个去啊,她见面第一句话就说没想到是我吧,你说过的话不能反悔哦,我这才知道自己着了她的道了。

小军:行啊你,白捡了一个女朋友,还不知足?

小武:我知足个屁,你不是没见过芳芳,她长什么样你不是不清楚。

小军:我看着还行啊,挺配你的。

小武:去你的吧,和晓晓比起来差远了。后来有一次我见了晓晓才知道,原来是老师给她安排了一篇论文,她的手机又从床上掉下来摔坏了,所以才没来跳舞。看到我有了女朋友,她也找了个男朋友。

小军:等等,弄了半天,晓晓不理你不是因为我说的那些话,是你自己找女朋友的事情吧。你家伙连我都骗,以后不跟你玩了。刚才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你家伙还真恨了我这么多年呢。太无耻了你。

小武:你这说哪里的话,咱俩谁跟谁,这不是掏心窝子的给你说话嘛,计较那么多干什么?咱们继续。

小军:你家伙,滑头一个,这次就不跟你计较了,下回在骗我,打断你的腿。后来呢,后来你怎么和芳芳分了?

小武:这都怨我,是我不好,因为我根本就不喜欢人家,欺骗人家的感情,后来就分了。

小军:我要听细节,别说的这么粗略,给我一点一点的说,从刚开始处对象到后来分手,你都给我说说。

小武: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给你说说吧,竖起耳朵听好了,故事马上开始。

小军:别扯犊子,赶紧说。

小武:我从楼下等的时候在心里就已经开始猜这个人是谁了,但我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是芳芳,因为除了和她跳过几次舞以外,我们根本就没怎么认识过,就连话都没说过几句。你也见过芳芳,这个女孩真是太老实太害羞了,典型的一个大家闺秀,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主。可是在网上聊天可不是这种风格,简直就是另外一个人,什么都敢问什么都敢说,就连我有没有第一次都直接了当的说。所以我根本就没想到会是她,我以为是咱们班的人或者是隔壁班的,没想到真是她。见了她的面我就尴尬了,因为在网上聊天的时候说的那些话实在是太过分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和她说话。后来我就说怎么是你啊,她说你没想到吧。我说肯定想不到啊,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微信啊,她说丽丽告诉她的,后来说你说过的话要算数哦,我说算数。就这样我俩就走在了一起。

小军:后来了,后来都发生了什么啊,牵手来没,拥抱来没,亲嘴来没,那啥来没?

小武:你这家伙过分了哦,啥事都告诉你,不怕被我灭口啊。

小军:灭就灭呗,权当你刚才吓唬我的精神损失费,我想知道,快点的。

小武:我给你说了,你出去别给别人乱说。

小军:放心吧,我的嘴严着呢,麻溜的快点滴说。

小武:那我就说了。牵手呢,当天晚上就牵了,等下了晚自习,我都去她的教室门口接她,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我的手就和她的牵一块了。你别说,第一次牵女孩的手,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小军:真的假的,你不是整天的和那几个东北妞混在一起吗?手都没牵过?我不信。

小武:你不信也没办法,我还真没有牵过,我可是一个老实孩子,虽然整天和她们一块玩,但绝对没有什么肢体上的接触,我们纯洁的很,不是你想象当中的那样龌龊。

小军:是吗?真没看出来你会是这样的人。

小武:你不信也没办法,事实就是如此,你不信也得信。

小军:行行行,我信,我信总行了吧。继续说啊。

小武:说到哪了?哦对,牵手。我就和她牵着手一路走着,我问她今天都做什么了,学的知识都懂不懂,什么的,到了女生宿舍门口我就说我就这么走了,她说你不走还留下来啊?我说不是,要不你也送送我啊?她说行啊,我送你。我说别介,到时候我还得把你送回来。她说没事,不用送。我说那不行,我不放心。她说那你到底走还是不走?我说走走,要不你抱我一下在走。后来我们就抱在一起了。你别说虽然芳芳长的不咋滴,但是胸还是很大滴,感觉整个胸膛都被她的胸包裹着,又柔又软的,于是和她确定关系的第一天,牵手拥抱,两项任务都完成了。

小军:你小子艳福不浅啊,好事都让你赶上了,接着往下说,什么时候亲的嘴,怎么跟她说的就让你亲了,长长经验,以后说不定能用的着,快说。

小武:看把你急得,我不是在说着的嘛。其实亲嘴比牵手拥抱还容易。周末的时候我们一块出去玩,等晚上回来的时候慢慢的走着从城里回来,累了我们就找个小广场的长凳上歇歇脚。等四下无人的时候,我就跟她说,我能亲你吗,好想亲你。刚开始她还不愿意,我就抱着她胡乱亲,后来她就让我亲了。不过这回可不像第一次牵手时让我那么心动,我甚至一点都感觉不到紧张,不跟第一次牵手时心都快跳出来一样的激动了,反而一点感觉都没有。

小军:真的假的,亲嘴都没感觉,骗我的吧?

小武:不是没感觉,是感觉不是那么强烈,懂不?

小军:别扯那没用的,给我说说细节,芳芳的嘴唇那么大,我就不信没有感觉。我到现在还没有亲过小女孩的嘴,都不知道亲嘴是什么感觉,呜呜...快给我说说,越详细越好,越具体越好,最好整个过程都给我说出来。

小武:真不嫌害臊,你不觉得脸红,我都替你觉得脸红。

小军:害什么臊啊,我们两个大男人在一起聊天有什么害臊,一起看黄片的时候也没见你害臊过,不就是亲个小嘴吗,有什么害臊不害臊的。别那么多废话,快说,快说。

小武:看黄片能和我的爱情故事相比吗,有本事你也说说你的爱情故事,让我也开开眼,知道知道?

小军:我不是没有谈过恋爱嘛,我要是有你这么帅,再有小姑娘喜欢,你喜欢听什么我就给你讲什么?

小武:我就不信你从小到大没有遇见喜欢的女孩子,就一点事没发生过?

小军:有是当然有,我喜欢人家人家又不喜欢我,暗恋能算恋爱吗?要是算的话,那我岂不是成了情圣了?

小武:你啊你,就是太胆小,喜欢就去追,喜欢就给人家小女孩当面说出来,你不说人家怎么知道你喜欢她,你不追永远都不会有爱情故事。老是自己一个人默默喜欢人家有什么意思,苦了自己,丢了爱情,连自己的人生都没了光彩,多没意思啊。

小军:行啦行啦行啦,到此为止,说你的事怎么说到我身上了,别给我讲什么大道理,我不爱听,快说你和芳芳亲嘴的事,麻溜的。

小武:切,瞧你那没出息的样,找个姑娘试试不就知道了,还用的着我说?

小军:做和说是两码事,我喜欢人家说出来给我听,自己做的时候就没意思了,就像看电影一样,听谁谁说那部电影怎么好看怎么好看,自己看的时候就感觉不如他说的好看。我还是喜欢听别人说而不是自己做。

小武:听你这么一板正经的样,有点事有点事,人生感悟还挺强的嘛,还真没看出来。

小军:别扯犊子了,赶紧说吧。

小武:先让我酝酿酝酿喝口水,给你说了这么多话了,还没有顾得上喝水呢。先给我倒杯水来,伺候伺候我。

小军:你真是懒驴上磨屎尿多,你咋不先上个厕所回来再说?

小武: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去拉泡屎。

小军:蹬鼻子上脸了啊,过分了啊,小心我抽你。

小武:我不去了还不行啊,真是的。

小军:赶紧的,光在这里浪费时间。

小武:我说还不行嘛,你看你,开不得半点玩笑。说到亲嘴啊,你别说,那感觉,嗯,还真不错。刚开始往她脸上亲的时候,根本就什么都亲不到,亲了半天都抹了她半脸的口水,她才调过脸来让我亲。我就想了,那些强奸的人是怎么成功的呢,小女生不配合,亲个嘴都那么费劲,做那事不更费劲了?

小军:你啊,就是瞎操心,亲嘴怎么就扯到强奸上去了,一砖头拍晕了不就完了。太能扯了你。

小武:你倒挺有经验的啊,是不是干过这种坏事,快说,是不是干过?

小军:我才没干过那种事呢,别什么事都往我身上赖,我可是个老实孩子。

小武:老实孩子,哟,没看出来啊。

小军:你又扯开话题,正经的,赶紧继续往下说。

小武:好好好,第一次亲人没经验,我想芳芳也是,我看着她,她闭着眼睛就在那里亲啊亲,后来她睁开眼睛看了看我,接着就转过头去,捂着嘴笑了。芳芳的嘴很软,稍微一使劲,她的嘴唇就跑到我的嘴里来了,就像软糖一样,感觉就跟化了似的。什么时候你和小女孩亲了你就知道了,那感觉,挺让人回味的。有了这一次,后来亲嘴就容易了,想怎么亲就怎么亲,想在哪亲就在哪亲。

小军:这就完了?

小武:这就完了?

小军:那摸胸呢?

小武:亲的多了就摸了。

小军:这么简单?

小武:就这么简单。

小军:那后来你们那啥了吗?

小武:没有。

小军:真的没有?

小武:真的没有。

小军:我不信。

小武:你不信我也没办法,我们就是没有那啥。

小军:为什么啊。

小武:不为什么,给不了人家保证,就不能和人家那啥。

小军:哎哟哟,和你在一起这么多年,还真没想到你这么君子,平时看你猥琐的那个样,不像是这种不沾腥的猫啊。

小武:也不是你说的那个样,都怪我当时年纪小,要是现在的话,造就上了。

小军:那当时咋就不上呢?

小武:不是想不开嘛,我当时的心灵还是很纯洁的好不好,谁跟你似的,跟狗似的,说上就上。

小军:那你和芳芳后来怎么就分了?

小武:这主要是怪我,当时放假,我们都回家。她说让我先别回去,留下来陪她一晚。我没答应。后来就这么分了。

小军:这么简单,说分就分了?

小武:嗯,说分就分了。

小军:为什么啊?

小武:不为什么,从一开始我就没有珍惜过这段感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和她相处,当时只是抱着玩玩而已的态度,后来人家也感觉到了我的这种态度。所以,说分就分喽。

小军:真的假的,我怎么就不信呢?

小武:我还是那句话。你不信也没有办法,事实就是如此。

小军:感觉挺可惜的。

小武:我也觉得挺可惜的,刚开始没有感觉,后来那种感觉就来了,那才知道什么是失去了才知道去珍惜,想珍惜的时候人已经再也找不回来了。

小军:那你以后再也没有联系过她吗?

小武:联系过啊,不过大学毕业以后就没有再联系过她。她换手机了,微信也换了,也不知道她现在过的怎么样?结婚了吗,生小孩了吗?

小军:你没问问丽丽吗?

小武:她也不知道。这只能说明我们缘分已尽吧。往事随风,随他去吧。

小军:怎么让人觉得好可惜啊,吓得我都不敢谈恋爱了。

小武:有什么害怕的,我是因为爱情来的太容易而不知道珍惜,有了这次教训,当爱情再一次来临的时候就会紧紧抓住不松手了。你现在还没有遇到爱情,等你遇到爱情的时候,那种奋不顾身的劲头也会随之而来,什么为爱殉情,什么千难万阻,都不是事。

小军:听你这么一说,我又开始相信爱情了呢。现在就想来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体验一下死去活来,要死要活的感觉呢。

小武:我看你是想体验亲嘴、摸胸、那啥的感觉吧!哈哈...

小军:说的那么直白干什么,知道就好,知道就好。

小武:那不赶紧找一个,那谁,你不是喜欢那谁来着,叫什么名来,怎么突然一想就想不起她的名了。叫什么名字来着?

小军:你说的该不是秋秋吧?

小武:对对,就是那个秋秋,屁股特别大,皮肤特别白,说起话来特别矫情的那个东北小妞,你不就是喜欢她吗?追呗。

小军:我看是你喜欢她吧,你不就是喜欢和东北妞混在一起的吗?

小武:我那是喜欢和她们在一块玩,又不是喜欢,别瞎说。

小军:行啦,知道啦,不过人家有男朋友了,我见过,又黑又瘦还特别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喜欢那种人。

小武:那那个秀云怎么样,秀云也挺好的,大家闺秀一个,小家碧玉类型的。

小军:你是不是傻,秀逗了怎可的,人家早就结婚了好不好,今年就有小孩了,我去。

小武:是吗,还真没注意到,那完了,咱们厂就这么几个女孩子,我看你是没希望了。

小军:说的也是。不过话说回来,咱讨论的不是简书的那个10000块征文吗?怎么扯到了谈恋爱的话题上了,你看你,话题都让你给带跑偏了。

小武:怎么我带跑偏的,明明是你自己非让我讲恋爱故事的。

小军:我不是想让人给我找找素材,挖掘一下剧情嘛,扯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

小武:瞧你这话说的多没水准,啥有用没用的,明明就是你自己不会用,这些都是我个人的真实感情经历,你有吗?是你自己不会用,而不是我的故事没用,知道不?

小军:好好好,是我不会用好不好,你到底写不写?咱俩一块写,胜算还能大点,咱俩谁能拿到奖金就让谁请客吃饭,多好啊。

小武:好个屁,你以为15000字好写啊?你是没写过,2000字都难,更别提15000了。我不写,你自己写吧。

小军:你不是以前有过获奖经验嘛,熟门熟路,说不定这回还能得奖也不一定。写写看看嘛,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咱就能自个挑战一下自个,说不定哪天就成功了也不一定。万一这回简书给你一个第一名,发给你10000块奖金,再让你当个签约作者,说不定以后飞黄腾达就靠这了。

小武:你就做你的白日梦吧。莫言写了一辈子的书,到老了才拿了个诺贝尔文学奖,你年纪轻轻的就想一夜成名,做梦去吧。

小军: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不对劲了,以前遇到这样的事,你比谁都热心,比谁都积极,怎么现在总是泼凉水,自暴自弃了呢?

小武:我现在是看清事实了,牛人多了去了,有几个成名的,又有几个能赚钱的,给你说了现在写文章不赚钱,以后写文章也不赚钱。

小军:你这种想法不对,人要一步步走,饭要一口一口吃,你现在不写,永远都不可能成功,永远也赚不到钱。只要坚持写,写的多了经验也丰富了,以后成为一个大作家的可能性才能变大,因为赚不到钱就轻易放弃,那你永远都赚不到钱。

小武:当时我也是和你现在想的一样,只不过现在不那样想了,你不用劝我了,劝了我也不听。

小军:你就不想要那10000块钱吗?

小武:想啊,谁不想啊?

小军:有机会摆在眼前,你就让它在你眼皮子底下溜走?

小武:关键我是不会写,我能写不用你说我就写了。

小军:什么是不会写不能写,只要会写字就能写!

小武:好好好,真服了你了,我要是不写你是没完没了是不是?

小军:不是没完没了,我只是觉得浪费了机会实在是太可惜。你看以前的征文是几百几千,现在出来个10000的,难得一见啊。以前价格低的征文你都写,现在价格高的你反而不写了,这不是太可惜了吗?再者说,我一个人写多没意思,两个人一块写还写的起劲,不是吗?

小武:是是是,你说的是,你说的都对,我写我写我写。你说写什么题材吧,我以前可是写的是影评,现在叫我写短篇小说,还是对话体的,你不知道隔行如隔山吗?

小军:万事开头难,我不也是第一次写这种东西吗,看了简书上这个公告我才知道还有一种小说的形式叫对话体,以前都没听说过。都怪我们现在不读书不看报,不了解外面的世界,我们要是多读书,多学东西的话也不会像现在一样头发长见识短了,啥都不懂,啥都不会。

小武:别整这些没用的,我就比较能说教了,你比我还能说教,烦不烦啊?既然要写就好好写,咱俩谁也别逼逼了,静下心来选素材,认认真真的将这件事情办完,我还是原来那句话,重在参与,得不得奖都无所谓,多历练历练。

小军:这话是我说的吧,你说的是为赚钱才写,不赚钱不写的吧。怎么这会变成了重在参与,不为赚钱了呢?

小武:我有那么说过吗?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把心思都放到写作上。

小军:真是服了你了。什么事都能讲出理来,你怎么不上天呢?

小武:话怎么能这么说,不是你要拉我一块写的吗,现在又挤兑我了,你到底是让我写还是不让我写?说话聊天,何必那么较真?我这个人就从来不较真。

小军:咦...不想和你说话,你这个人真没底限,脸皮厚到家了。

小武:得得得,咱俩现在谁也别提这话茬了。把精力全部放在写作上,咱们一块找素材,看看写什么样的一个故事才好,是选悬疑呢,还是选科幻呢,还是选爱情呢?

小军:我选悬疑,你选爱情吧。爱情你最拿手,你有经历我没有,你至少还有个芳芳,可怜我孤家寡人一个,没人疼没人爱。

小武:说的我好像有人疼有人爱似的,芳芳已经是过去式了,我现在也是没人疼没人爱的人,你我同病相怜,别把我单独拿出来,跟批斗似的。

小军:至少你曾经拥有啊,还亲过人的嘴,摸过人家的胸,可怜我连个小女孩的手都没拉过。

小武:你怎么这么贱呢,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早知道就不给你说我的事了,到你这还没完没了了。能写写,不写拉倒。

小军:俺也就是顺口说说,咋又急了呢?我说我没谈过恋爱,写爱情故事肯定不行,只能写其它的。你谈过恋爱,有真实感受,写爱情故事肯定顺手,结合你和芳芳的感情经历,稍加改编不就是一个很好的素材故事嘛。再者说,你不是现在还有点放不下芳芳吗,幻想一下万一有一天,你俩又见了面,来一场感天动地的经典对话故事,说不定就能打动评委,拿个第一什么的,不更好吗?人家要求本来就是对话体,这样不更能发挥你俩见面后的语言魅力了?万一芳芳还没结婚一直在等你呢,那不皆大欢喜。就当是为以后简单芳芳做提前准备,我的这个主意怎么样?

小武:没想到你小子挺有想法的,这么好的主意咋就让你想到了呢?可是老子我不愿意这样写,要写你写。

小军:我怎么能写,和芳芳谈恋爱的又不是我,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不知道,这让我咋写?

小武:我和芳芳之间的故事不是都已经告诉你了吗,不管是牵手、亲嘴还是摸胸,分手的过程也给你说了,你不是爱幻想吗,正好给你个机会幻想幻想,幻想幻想我俩以后的结局。说不定被你猜中了也不一定。再者说了,爱情故事这东西只有让外人写才能写出味道来,自己写反而写不出感觉,不是正应了那句话吗,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写完了我看看,说不定哪天遇到芳芳,还这能按照你的剧本来演。就当是提前彩排了。

小军:你自己的事让我来写,过分了啊。我根本就揣摩不透你们是怎么想的,怎么写?

小武:就是因为你揣摩不透我们想的,这样才好写,揣摩透了反而不好写。

小军:这话怎讲,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什么叫做揣摩透了反而不好写了呢?

小武:你看看,因为你不知道我们之间到底是怎么想的,所以你就会用一种因为爱而不能在一起的角度来写,写的是两个人的彼此相爱。可是呢,事实上,我并没有真正的爱过芳芳,我和她之间只是对爱情的一种尝试而已,她并没有真正的走到我的心里,我也没有真正的把这段感情当作一场回忆。和她分手虽然有很多不舍,但更多的还是感到可惜,因为毕竟曾经拥有过,突然失去了,感觉十分不习惯。而芳芳呢,我想她早已被我伤透了心,她恨不能让我马上去死,更别提什么为我等待了。所以说,让我去写这个爱情故事的后续故事,一定会像现实一样让人感到绝望。而你则不一样了,依然保留着对爱情期许的美丽渴望,写出来的东西绝对是浓情蜜意,情色绵绵,是少男少女心中幻想出来的爱情故事,美的不可方物。所以说,让你写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再者说,谁愿意看一个破烂不堪的现实爱情故事呢?

小军:没想到还有这么多道道,我怀疑咱们俩是不是同龄人,怎么感觉你比我了解的更深层次呢?是我的道行太浅,还是你的道行太深,感觉都和你玩不到一块去了。和你在一起呆了这么多年,咋感觉越来越不认识你这个人了?

小武:胡说什么呢?我还是那个我,还是你认识的那个我,根本没变。不要因为我说的话就改变你对我的认识,只是你我的想法不同罢了。没有什么道行深道行浅的问题。难不成我说一些你听不懂的话,就让我成了一个不和你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了?别这么幼稚好不好。我们只是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那一天你经历了一些事而我没经历过,你我的认识也会和现在不一样,你只是缺乏经历而已。

小军: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今天我是长见识了。认识了你这么久,第一次从你这里学到这么多东西,我以前和你呆在一起的时间是不是全部浪费了,咋就没有好好利用起来向你学习呢?说不定现在知道的东西会更多更多。

小武:你这是恭维我呢?还是讽刺我呢?说的我好像有多了不起似的,不过我喜欢你这种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

小军:去你的。

小武:怎么样,你写不写?

小军:不写,你们之间的爱情太复杂,我写不了。再者说了,写小女生的幻想,也过不了评委的关,我还是为了奖金,写点靠谱点的吧。

小武:瞧你那没出息的样,《简爱》都能成名著,你写就怎么成了小女生的幻想了,一点都不相信自己,不尝试怎么知道自己写不出好东西来,不尝试怎么知道在评委那里过不了关,凡事要敢于冒险,敢于尝试,只要用心写,一切都能成为可能。

小军:我感觉还是你自己写吧,你的观点更深刻一点,相对于完美的爱情故事来说,现实点的残缺爱情故事,更容易打动那些学院派评委的心,幼稚可笑的爱情故事,不写也罢。

小武:你觉得你写爱情故事幼稚可笑,你写悬疑的就不幼稚可笑了?你的文笔什么水准,不管写什么都是一个水准,爱情故事写不好,其它的也好不到哪里去。

小军:得得得,让你这么一说,我这征文比赛到底是参加还是不参加?本来兴致勃勃的想要拿一个第一名回来,让你这么一说我甚至连出线的可能性都没有了。我需要的是鼓励,不是打击,这回让你打击的我一点信心都没有了,你说咋办?

小武:怪我咯?

小军:怪你?我哪有那本事,怪我自己不行,肚子里没有墨水,又不爱读书,还没什么经历,唉,我这一辈子真是白活了。你看你,活的比我精彩,文章写的比我好不说,还曾经被女孩子追过。父母给我一副天生的臭皮囊,都不招女孩子喜欢,我活的真没有意思。

小武:怎么突然之间就意志消沉了呢?我只是说说,何必当真?父母给你一个样子并不是他们所能决定的,他们不还是把全部的爱都给了你。肚子里没有墨水,不爱读书,这都是可以改变的,只要你下决心就好。感情的经历慢慢的就会来的,时常出去走走,多认识一些女孩子,别那么害羞,喜欢就大胆追,只要肯努力,就没有追不上的姑娘。

小军:你说的轻巧,你的爱情是自动找上门,而我还没有遇见过喜欢我的姑娘。老天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小武:好了好了,不说这了,没完没了都快变成怨妇了。咱换个话题,聊聊别的,改变改变心情。

小军:聊什么?

小武:就聊我们万一赢了简书的那10000元奖金该怎么花?

小军:你想怎么花?

小武:我看中了一款游戏笔记本电脑,一直想买,七千八百块,机械键盘,LED闪光鼠标,4G独显,2TB内存。玩游戏特别遛,我那个破电脑早该换了,十年前的破机子,《使命召唤》系列都玩不起来,玩游戏卡的一动不动。你知道吗?《使命召唤》都出第13部了,我才玩到第六部,看人家玩第八部的时候,馋的直流口水,我也想玩。等这次把这10000块赢到手,第一件事情就是把那台游戏笔记本买下来。把《使命召唤》7-13部全都下下来,全部通关,玩个过瘾。你呢,你赢了那10000块奖金想干什么?

小军:我还没想过,不过我看中了一款重型摩托,川崎250,那家伙帅呆了,骑起来绝对拉风,回头率100%。到时候骑着它往大街上一走,泡妹撩妹的肯定成功。不过价格方面有点高,七万块左右吧。就是赢了奖金也买不起。

小武:那你就买一个国产的呗,便宜还实用,我那天也去看摩托车去了,在广安大街的那个店里,250才七千多,也是重型摩托,也很拉风,四个排气筒,效果杠杠滴。

小军:不过我还是喜欢川崎,那造型,那性能,简直酷毙了。

小武:有时候吧,人要退一步,别想那些太遥远的东西,七万多块钱,可以买一个小轿车了,你还不如买一个小轿车呢,起码人是坐在里面,万一发生车祸,也是铁包肉而不是肉包铁。骑重型摩托的人,都是作死的人,你一个宅男骑什么拉风的摩托车啊,骑个电动车就不错。别想这个了,再换一个。

小军:换一个,我想想,要不去旅行吧,爬个泰山,爬个长城,去天涯海角看一看。长这么大我还没见过大海长什么样呢,去海边看看也不错。听说海边的姑娘都穿着三点,漏胸漏腿的,还让免费观赏,想想还真有点小激动呢。

小武:你啊,就这点出息,一个人旅行没意思,有人陪着还差不多。那个泰山千万别爬,我爬过,累死个人。在家躺了七天,才敢下地走路,不经常运动的人,最好别爬,到时候上去下不来,上面的物价贵的要死,那时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喊爹喊娘都没用。去海边嘛,还差不多,其实大海也没什么好看的,都是水,没意思。海边的姑娘也没几个好看的,好看的都在家呢,谁闲着没事整天往外头跑?再换一个。

小军:还换?我说一个你否定一个,你还让不让我说了?我说的都不行,你说,我拿了那10000块钱奖金该怎么做?

小武:我没那个意思,我只是发表一下我的看法,你该怎么做怎么做,钱是你的,我无权干涉。

小军:不,我就要你说我拿了钱以后该怎么做你觉得合适?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小武:想听我的看法,我觉得吧,你还是存起来,以后找媳妇用。这样最好。

小军:为什么这么说?

小武:想听实话还是假话?

小军:当然是实话喽。

小武:那我说了你可别生气。

小军:你说了我肯定生气。

小武:那我还是别说了。

小军:说,必须得说,不说你今天就走不出这个门了。

小武:是你逼我说的,你可别后悔。

小军:少罗嗦,快说。

小武:好,我说。我觉得吧,像你长得这个样,找媳妇吧就基本告别自由恋爱了。咱们厂的工资又不高,还不及时发,你看现在都拖了四个月工资了吧。你找媳妇肯定是通过相亲,你看看现在的小姑娘多现实。要房要车要存款,一套房100平,至少也得五十万,一辆车,普通点的也得十多万吧,结结婚置办置办东西,也在十万左右,还得生孩子养孩子,都得花钱。这样算吧算吧,加吧加吧,保底也得八十万,说,你现在有八十万吗?

小军:八十万?我一万也没有好不好,挣的钱还不够花得,厂子里不发工资,我连吃饭得钱都没有了,还八十万?不过你说的还是有道理得,我也想过,只是一想就头大,不但自己一无所有,父母还老了等着我养,我连自己都养活不了,怎么能够养的了他们。结婚生子离我实在是太遥远了,我觉得我可能会单身一辈子。

小武:也不能这么说,像我们年龄一般大的人,家里几个是有钱的,他们都不结婚生孩子了吗?如果女孩子都找有钱人结婚,那她们也嫁不出去。你啊你,别人说什么你都往心里去,这一点不好,影响自己心情不说,也让自己失去了斗志。看开点,对生活别那么认真,即便是没有什么目标与理想,走一步算一步也是不错的。你看我就不胡思乱想,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谁也管不着我,我也不去管别人,走自己的路,走一步看一步。俗话说,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听兄弟的话没错。

(这时,门开了,走进一个人)

我:你们聊什么呢?聊的这么开心?

小武:没聊什么,我们在聊奖金的事?

我:奖金,什么奖金,快给我说说。

小武:小军说他在简书上看到一个征文广告,说是奖金10000块,这不,我和他商量着赚这一万块钱奖金的事。说我们拿到这一万块钱以后怎么花,怎么玩什么的。

我:是吗?想好怎么花了吗?看你俩聊的这么热乎,肯定是对这一万块钱奖金十分有把握了。

小武:哪里,我们只是随便聊聊,奖金那么高,难度肯定高,高手那么多,哪里轮到我们的份,我们只是随便胡扯,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我:谦虚了啊,有这么好的事也不带上我,这可不行啊,不地道,不够兄弟。

小武:你看你说得,有好事怎么能够忘了你?小军,给他说说怎么一回事?

小军:你来的正好,过来看看这个征文广告。

(几分钟后...)

我: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你们俩都准备写了吧?

小军:我是准备写了,这不也拉着小武一块跟我写。小武我俩就因为写这个都聊了一天的天了,到现在还没聊出来该写些什么呢,这不你来了,坐下来一块聊。

我:聊了一天了?俩大老爷们有什么好聊的,有什么话题值得你们聊一天?不可能只聊这个奖金的事吧?

小武:聊这个当然聊不了一天,主要是聊女人的事啊。你不知道小军喜欢咱们厂的秋秋吗,这不正在教他怎么去追秋秋呢。

我:怪不得呢,看不出来小军还有这心思,值得鼓励。

小军:别听他胡说,我和秋秋啥关系没有,你别到处乱说,没有的事。

我:真的假的,我看你俩挺般配的,你看秋秋那大屁股,绝对能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小武:你也看出来了?我也看出来了,我就觉得秋秋那屁股,一屁股蹲下去,能把人蹲死。就小军这体格,秋秋两三下不就把他坐的精尽人亡了?

小军:你俩就是一对老流氓,正经事没一点,整天一肚子花花肠子,告诉你们早晚会出事。

小武:去你的,能出什么事?出了事有老天爷顶着,就你,啥都不敢想,啥都不敢做,等着你去追秋秋,黄花菜都凉了。

小军:你怎么知道我不敢追秋秋,我现在就打电话说我喜欢她。

小武:你打,你现在就打,你现在说了我以后都管你叫哥。

小军:你以为我不敢打?我现在就打。

小武:打,赶紧滴。

小军:打就打,谁怕谁。

(拨电话中...)

小军:喂,秋秋吗?

秋秋:是我,有事吗?

小军:没什么事。

小武:赶紧说喜欢她,快点滴,麻溜的。

小军:那个,我想问你点事,咱们工资什么时候发?

小武:草!

我:草!

秋秋:我不知道啊,应该快了吧,就这几天。

小军:这样啊,你不知道啊,那算了。谢谢啊。

秋秋:没事。

(电话挂断。)

小武:你就是个废物。

小军:我不是没有准备好嘛,太突然了,我怕人家接受不了。

小武:你就是个废物。

小军:我就是废物,废物怎么地?

小武:我没法说你。

我:行啦,行啦,都少说两句,小军和秋秋的事以后慢慢来,别太强求人家。

小武:哪里强求他了,是他自己说要打电话表白的,关键时刻就怂,怂货一个。我不管,今天晚饭让他请,谁让他不敢说,你刚才也听见了,晚上一块喝酒去。

我:嗯,就应该让小军请客,让你请客不怨吧。

小军:我请,我请。不就是一顿饭吗?

小武:这不是一顿饭不一顿饭,我说的是你做的这个事,给你聊了一天的天,白聊了,一点长进都没有。

我:行啦,行啦,说说就算了,你让小军一下子就做出改变,怎么可能会发生那种事情,一步一步来,一点一点的来。是吧?

小武:不说他了,一说就来气。

我:对对,不说他了,咱还是说说这一万块钱奖金的事。你们都想好怎么写了吗?打算几天写出来?

小武:还没有想好,上面不是说是8-22号吗?今天7号了吧,打算三天写出来。人家上面不是说了,早写出了更容易拿到第一名。

我:小军呢?

小军:我也打算三天,一天五千字,三天一万五,第四天在审审稿子,以防万一。

我:选好题材了吗,你们?

小武:我打算写军事题材,最近不是中印边界对峙吗,我打算用一个士兵的视角来反映出这场国际冲突的前前后后,以及整个政治局势的变化。明天我就收集收集这个事件的资料,后天在整理整理思路,大后天用一整天的时间将15000字全部写完。

我:小军你呢?

小军:我打算写爱情题材,小武给我讲了一些他的爱情故事,我打算以此为素材,添油加醋的写写他们的后续故事,用小武的视角,来继续演绎一个令人唏嘘的爱情故事。

小武:你还是接受了我的观点。

小军:是啊,我觉得挺不错的,再说了,你说的也没有错,我为什么不用。

我:哎呦,你俩都准备好了,就差我了,不行,明天我也好好想想该写点什么,不能落在你俩后面。

小军:晚上一块吃饭,吃饭的时候我们一起再聊。

我:好嘞,那三天以后我们再看结果。

小武:嗯,一起加油。

(三天后)

我:你俩写的怎么样了,写完了吗?

小武:我还没写,猜不透中国政府在想什么,在各种论坛节目上谈的都是印度方面的想法,中国政府的想法有点让人匪夷所思。我想我对这种国际性事件的政治角逐掌控不了,而且15000字也真心不好写,我打算放弃了。

我:小军你呢?

小军:我也没写呢,总感觉写别人的故事,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我没经历过爱情,也不知道爱情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写来写去,始终抓不住重点。想想自己和女孩说个话都脸红,那么一场大段的对话,实在是有点难为我了。小军说得对,15000字实在是太多了,2000字都是我的极限了。

我:嘿嘿,我写完了。

小武:牛逼啊,你写的什么?

小军:是啊,你写的什么写的这么快。

我:我就是写的那天晚上你们给我说的你们的对话啊,我全写下来了。

小武:这也行?

小军:是啊,这也行?

我:行不行的我觉得是一个好故事,随他去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 撕声力竭,满眼泪水,她奋力抱着他将要离去的身躯,可他还是走了…… “秦川,你别走,我没有勇气面对没有你的生...
  • 基本上你是不能代表你的应用的目标用户的。因此,你认为可以提高用户体验的设计决策在用户看来可能反而是对体验的损害。 ...
  • 我没见过你的面 你没见过我的面 `相同的兴趣 共同的爱好 让天涯变成咫尺 让陌路变成简友 真诚与真诚交流 善良温暖...
  • 夕阳灼伤眼角 眼泪流过疼的难熬 你说 这天儿没有夕阳 是我眼睛不好 旧事总是骄傲 眼看我大大咧咧逃 你说 那事儿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