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坐牢两年,作为他的女人干了什么?

2010年4月1日,愚人节,老公带着我和1岁零1天的女儿,来到广州,投奔我娘家亲大伯的儿子,也就是和我有一点血缘关系的表哥。表哥是十里八村的牛人,不到三十岁,就在我们县城花了十五万全款买了一套大房子,这在我们只有二百多户人家的村里一度引起了轰动,好长一段时间,成为各家茶余饭后的谈资,大伯走路也呼呼生风,即使遇见一个八竿子打着的人,人家也会笑眯眯地递上一根红塔山。

过年时,我娘家爸提了两瓶五百多的好酒,这相当于我们家两个月的收入,带着我老公,去请求大伯,帮我老公在他儿子药厂里安排一个工作。

于是,我们来到了只在电视上看过的广州。那天阳光从天空洒下来,仿佛把生活的希望带给了我们。


表哥让早两前跟他出外打拼的强子来接我们。“姐,你和姐夫早该来了,这两年厂里的生意一天比一天好,你猜我挣了多少?

”我们一家三口坐在三轮车后面,我笑了笑,没有搭话,老公绷着脸抱着女儿,他不情愿来,怕他村里人闲话,靠老婆才谋了一条发财的路子。“姐,整整二万啊!

”“那你盖房子,娶媳妇的钱都有了。”我羡慕嫉妒说。“你们将来也会有钱的。来广州这么长时间了,我还没有逛过一次呢,还没吃过外面的饭,等有时间了,我请你们吃。”“谢了,强子,赚着钱了让我们请你吃。”强子嘿嘿干笑了几声。

经过四个多小时的颠簸,我们终于到了目的地,老公和我看着面前四间破旧的平房,面面相觑,“愣着干吗?快进来,别看这里破,咱表哥说了,用不了五年,我们就能盖我们自己的厂房了。”我们听到这些话,似乎又看到了一丝希望。

晚上,表哥来了,简单介绍了厂里一些情况,厂里一共有八个人,四个负责生产,一个负责做饭,两个负责送货,表哥拉业务。

我们做着发财的美梦,睡在了平房的一角,一家挤在一米多的床上,我在床上挂了带来床单,隔开了外面的那四个人。

第二天,老公去另一间房里,他负责生产,我带着女儿,和我一个远房的嫂子去做饭,她把两个儿子留在了老家,大的五岁,小的三岁,我们间快乐地聊着各自的孩子。

工作一个月,表哥给我们发了二干,老公激动地赶紧借表哥的电话给老家去了一个电话,我婆婆也高兴叮嘱他,让我们好好干。白天停了一天,凌晨一点整,男人们都起床去干活了。

突然,房门被踹开了,几个穿制服的人闯进来,女儿一下子被惊醒,吓得哇哇大哭,男人们都被带走了,只剩下我和表嫂两个人,我们惊慌失措,抱头痛哭。

表哥从来没在厂里住过,所以我和表嫂很庆幸,主事人没抓,否则在这人不生地不熟的地方,我们会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我们没有他的电话和地址,只好在原地干等。

三天后,表哥来了,我抱着女儿,流着泪问他怎么办。表哥平静地说,准备让我老公顶罪,条件是一个月给四干,双倍工资,否则他就不管了,没他帮忙跑事,老公可能会坐更长时间牢,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不停求表哥。

表哥把我和女儿送上了回老家的火车,临走前我想见老公一面,表哥说公安局不让见。

二个月后,老公判决书下来,书上写因生产销售假药,老公被判两年刑,表哥打电话给我公公,说了这些情况,挂完电话,他和我老公大哥算了一笔帐,一个月四干,一年十二个月四万八,二年就九万六,这事对他们一家来说,是比较划算的。

因为我和女儿也要生活,判决书下来,半个月后,我去离我们这十公里外的一个沙厂,主要干装沙的工作,一个月八百,三班倒,婆婆帮我带小孩,婆婆有点傻,不过这是有时候,平时还是正常的。

老公进去十个月零五天时,婆婆出车祸了,当时她头脑又糊涂了,上午去买菜时,被小轿车撞倒了,幸亏村里人拦住了肇事者,婆婆半身不遂,加上右手臂骨折,公公只好一边在家帮别人做木匠活,一边照顾婆婆,大嫂当时刚生完二胎,小姑子在市里一家理发店当学徒,我下班或上班前,就把饭做好,够他们吃两顿或一天。

每天我除了上班,还得看孩子,做饭,伺侯婆婆。我记得我刚到他们家时,我婆婆在院子烧柴火做饭,听说我来,我婆婆特意去买了十块钱肥肉。我从来不吃肥肉,可那天,我却吃了三块大肥膘。怀孕时,我婆婆瞒着我公公,偷偷给我买了三十块钱橙子,婆婆说这比桔子有营养,人家卖橙子的人还说比桔子好吃,我吃时,婆婆站在我旁边,我拿了一个递给她,她赶紧跑了出去。我想她也没有吃过橙子吧。

有一天,我刚给婆婆洗完澡,公公就一直抱怨他交了二十块钱电费,我只好把钱给他,结婚时,他们家欠了一万八,老公坐牢时,表哥给了一万,剩下的我一个月还三百,有次下夜班到家十一点了,我太累了,很快就睡着了,女儿哇哇大哭,我也没听到,婆婆听到了,赶紧让公公过来看看怎么回事,敲门声把我震醒了,我一看女儿掉进屎盆子里,全都是屎尿,为此,我偷偷哭了几个星期,感到心酸和无助。

小姑子放了两天,她伺候婆婆,本想我终于可以喘口气了,她对我说,伺候我妈太累了,怎么怎么的,向我抱怨,早上五点我正在睡觉,我公公喊我起床做饭,而小姑,睡到了中午十一点才醒。我娘家妈来,我抱着我妈哭,我妈狠狠地说我公公一顿,你女儿和你媳妇隔了一个月,两人都属蛇,凭啥你女儿不伺候她妈,中午起床,我闺女就该当牛做马伺候你们,连个懒觉都不让睡。

离老公出狱还有半年,婆婆去逝了,办葬礼的二万块,是公公向我表哥索要的,婆婆的死,我们全都瞒着我老公,怕他想不开,会出事,他做牢两年,我只在春节给他邮了一张女儿两岁的照片。他打过五次电话,我有时候累得都记不起他的样子。

老公出狱了,三个月,我没有怀孕,我们到处求医,半年后,我怀了儿子。

故事的男主人公是我一个初中同学,我和他老婆关系比较好,他们夫妻初中都没毕业。

前两天,我去他们家,她和老公正站在大街吵架,她看到我来,拉着我抱怨,这几天下雨,工地不能干活,她老公答应带母子三人去市里玩,可别人打电话,一天一百五十,让他帮装修房子,他立马去了,傍晚老公回家,她堵住门口,跟他吵。

我立马说,你老公一年在家也不超过半个月,犹其这半年更没休息过一天,挣的钱不都是让你们花了,他在工地包吃喝能花多少,你怎么这么不知足。

她儿子生下来办满月,公公说上一代不管隔代人的事,没有出一毛钱,包括她女儿到现在八岁,爷爷也没给过一毛钱,儿子的名子是娘家爸花了十块在地摊上算卦来的。她带家带孩子,老公花七百买了个智能手机,他公公天天唠叨他们不会过日子。

她娘家娘总是说女儿嫁了一个好男人,结婚九年了,没有打过女儿一下。

幸福是什么?

我认为幸福就是泪点很高,笑点很低。

有时候,我开玩笑,既然这么累,当初为什么不离婚。

她会笑着说,谈恋爱时,上夜班我饿了,他骑着他家那破自行车,去买烩面、麻辣烫、锅巴、方便面等送到我厂里;我生完孩子,他不嫌弃我脏,让我在房子里大小便,他端出去;老公也总说,他一辈子都不会打女人,爱打女人的男人都不是人;公公早上六点就叫我起床做饭,只要老公在家,他都会说,她看了一晚上小孩,你不会自己做或者去外面吃……

有时候,我会问她,相信爱情吗?

相信啊,你是怎样的人,你的爱情就是怎样。你不相信自己,你的爱情也没办法相信你。他出狱以后,对我更好了,超过了我们谈恋爱的时候,回家时,女儿三岁多了,吓得他都不敢认了。她自信回答。

家,是什么?

一菜一饭一汤一个爱人一个孩子,这是最基本的构成。

如果夫妻之间无法面对金钱、利益、自我,无法敞开心扉面对人性的自私与狭隘,又如何可能算是真的血肉相连的亲密伴侣?只有在阳光尘埃下仍然能折射出美丽光芒的爱情,才能落地生根,经得起风霜雨雪,才能成长为高大的连理树。

一对结婚三十多年的夫妻,早上两人因为孩子结婚的事,大吵了一架,互不相让,男方甩袖而去,心灰意冷告诉女方:“这日子是过不下去了,半辈子了,还不让我当家做主一次。”到了中午,肚子饥肠辘辘,不知怎的还是回了家。一进门闻见那肉汤味,看见那碗汤里还飘着一个雪白浑圆的荷包蛋,立马就中盅似的乖乖坐在了餐桌前。

老伴问他:“日子还过吗?”他头也不拍盯住那肉汤说:“反正我要先吃肉!”

一碗肉汤可融化一颗心。

那是因为我们还拥有感动的能力。这感动不是一座豪宅,一辆豪车,一个上干万的钻戒能买到的。

心安即吾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