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我的日子

母爱都是最伟大的

我总在抱怨,妈妈不漂亮,不爱干净,做菜不好吃,不会说话……

然而

我的生日,妈妈再忙,也会起床第一时间跟我说生日快乐

即使不在身边,也会发我红包和文字

是第一个在降温的时候,跟我说多穿点的那个人

在我离开的时候,跟我说不要走太远

年轻的时候

妈妈很任性,任性到不爱吃零食,就为了少做点事情

妈妈是一个懒散的人,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安安稳稳

青年的时候

妈妈认识了爸爸,结婚,生子,去上海,和爸爸一起打拼,爸爸在工地和水泥钢筋为伴,妈妈和青菜,啤酒,油烟结对,

他们白天各自忙各自的,晚上一起开开心心吃饭,结账,生活充实

赢得富力满堂,回家陈老板拥护,貂皮大衣时髦起来

中年的时候

也不是特别中年的时候,总之是一个老鼠屯米,越吃越穷的年纪

爸爸开始碌碌无为工作开始收到限制,妈妈开始坐吃山空为爸爸养小情人担心,我开始到上初中的叛逆期,啥都想要最好的,弟弟懵懵懂懂,时间一点点走失,我们一点点迷失,失去原来的激情,每个人思想自成一派,一家人共同语言越来越少

爸爸开始抽烟,妈妈开始打牌,我开始抱怨,弟弟开始学坏

原本我们是一家人,现在我们是最陌生的一家人

现在的我们

妈妈在家,钟情于工作,最担心的就是今天又没事情做了

开始我很开心,妈妈终于找点事情做了,不用沉溺于打牌,但是最终我却发现,这已经成为了一种生存手段,妈妈不是在玩,在娱乐,她是在谋生

爸爸,说什么呢,过了这么久,一个人在外闯荡,闯走了和妈妈的感情,闯散了和我的亲昵,成果没有,人却开始自弃,自恋。

我们曾是最亲密的家人,欢声笑语,但现在失去了原本父慈子爱,爸爸不愿意吐露自己的心事,总是站在最高点,点评自己和你,对于叛逆,宅的弟弟毫无办法,跟儿子的距离越来越远,跟自己的爱人,整天吵吵闹闹,你中午打牌,我晚上出门嗨

我开始一点点走远,从沥东到百官,到宁波,到上海,整个世界很迷惘,很想回去,但是真正到家的我并不开心,在家时间越长,越是一种负担,想着找借口回家,但是很累,很累

今天是我生日,九月初五,妈妈,受苦了。我会努力变成想要成为的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