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店志

贺《草店志》出版

      ——受李宗亮老师之邀而作

                  作者:孙珂

认识李宗亮老师是在2018年8月份的《南阳文化江湖》新书发布会上。当时的乔峰乔总编介绍说,李老师是位中学的骨干教师,业余时间经常去淘书,可以说是位饱读诗书学富五车的人。我们相熟之后,添加了微信。并不时地把各自的文章推荐给对方审阅。以文会友,文如其人!李老师的文笔优美,文学功底深厚,且感情细腻,读他的文章是种享受。可以说,李老师即使是在醉酒的状态下,那智商那才情,也直接甩我几条街!

有个作家曾经说过,没有被书写过的家乡是可怜的!草店村,在中国浩瀚的历史长河中,犹如沧海一粟,即使能被历史一笔带过,也是万分荣幸的!而今,草店不仅被写,而且是被详细地记载下草店的过去和现在,这对草店将来的后人们了解草店的历史有着深远的意义。因此,草店是幸运的,有热爱她的人在为她书写!李老师对家乡的那份浓浓的感情深深地打动了我。

李老师通过阅读我的“浅白开”一样的文章,觉得很符合农村的情景。于是,就邀请我也写一篇最好与草店有关的文章。说实话,接到李老师之邀后我诚惶诚恐,因为自己的水平有限!但是,唯一让我自信的是,我对草店也有着很深的感情!那我就什么也不怕了,我就尽情地把自己跟草店的故事写出来——

感恩草店!祝福草店!

我很感恩草店村的过去!感恩草店的先人们历经兵荒马乱、各种天灾人祸等,仍然顽强地坚守在那片土地上,生生不息。并把那种吃苦耐劳,勤俭节约,诚实厚道,敬老护幼,团结互助等朴素的乡风乡俗代代传承 。这些都是生于上世纪二十年代的我祖母幼年时期的大课堂。我的奶奶从小吃着草店的水长大,然后带着草店村那纯朴的乡风来到了九里外的我们家。

从我有记忆起,就知道奶奶很亲我们。我六岁前大部分时间都是跟着外婆生活的。奶奶病重时,家人把我从外婆家接了回来。我永远不会忘记,那天我们到家时,已是撑灯时分。当时奶奶已经卧床不起。在那间坐北朝南的草房內,门口内的东边是灶台,奶奶头朝东睡在靠北墙的木床上,瘦得皮包骨头。在屋内昏暗的煤油灯的光照下,我只记得奶奶的脸色发黄。看见我回来了,奶奶动作缓慢地在她的床上摸了好大一会儿,摸出一个苹果递给我,她有气无力地对我说:“吃吧,娃儿,这是奶专意给你抬的,等着你回来吃哩。”那时候农村人能吃个苹果,真比现在的人们吃到山珍海味还高兴呢!当然,那个苹果的味道我已经记不清了。但是,病人膏肓的奶奶对我的爱,却让我终生难忘!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奶奶去世前的那年春节,她的身体还很健康。我和奶奶一起去草店——她的娘家、我的舅爷家赴我表姑的回门宴。那天我穿着奶奶用旧衣服给我翻新改制的棉衣,戴着奶奶给我做的暖袖。小脚的奶奶擓(kuai)着装着礼品的巴豆筐,身穿黑粗布的棉袄棉裤,棉袄外边还套着一件黑蓝色的粗布带大襟的布衫。我们冒着刺骨的寒风,高高兴兴地向草店走去。

本来出发前,邻居曾经说我的袄有些旧,让奶奶去把邻居小红的外套借来给我穿。那时候,无论大人还是孩子,走亲戚借衣服穿是很正常的事儿。小红的父亲是开票车的(即公交车),她有件“喝茶”的红灯芯绒外套,曾经有好几个小女孩都借穿过她的衣服。但是,奶奶却委婉地谢绝了邻居的建议。

走出我们村子时,奶奶很坚定地对我说:“俺们小白妮穿这身衣裳都可好看!俺们才不稀罕借穿别人的衣裳打肿脸充胖子哩!”小白妮是我那当时已经大学毕业的舅舅给我起的小名。几十年来,我越来越觉得小白妮的“白”,既不是白富美的“白”,也不是傻白甜的“白”,那清是纯粹的白痴的“白”!但是,奶奶铿锵有力的那句话却深刻在了我那幼小的心灵里,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接着奶奶又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懵懂无知的我说:“谁有都不胜自己有,相公有还隔隔手哩……”

我们祖孙俩沿着那条我奶奶走了无数次的路,心情激动地往前走着。一路上走亲戚的人很多。路边那些落光了叶子的小树上不时地有几只喜鹊在喳喳地叫着。地里到处都是绿毯子似的青丝丝的麦苗。

真得感谢那条没有拐几次弯的几乎是笔直的土路!是她,把我们的村庄和草店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据说当年的奶奶就是坐着一顶普通的轿子沿着这条路来到了我们家的!从此以后,我们两家的亲戚都在这条路上来来往往,亲情源源不断、细水流长!

那时候走亲戚,都是步行,奶奶不时地和遇到的熟人热情地打着招呼。最让我难忘的是,当我们走到草店村边的时候,奶奶看见河沟边掉下来一个干枯的树枝,她就小心翼翼地把它拾起来,然后从村东一直拉到村西我舅爷家那低矮的柴草垛边。那时候的人们,不仅缺吃少穿的,连柴火也很金贵!

草店的人们真热情!那些遇见的人们老远看见我们,就亲切地跟奶奶打招呼,都说:“老姑娘回来了!”而我,也自然会被那些人们夸赞一番。

那天,舅爷家的院子里跟唱大戏一样热闹。院里搭着帐篷,垒着临时锅台,上边正蒸着米饭、扣碗等,一提一提的蒸笼摞得很高。灶糖里的木柴烧得正旺。人们都热情地跟奶奶打着招呼,我们祖孙俩那天成了仅次于回门的表姑的贵客。舅爷家大方,“场”很厚(食物丰盛的意思),我最爱吃丸子扣碗,那天中午吃得肚子圆。

下午我们要走时,妗奶给我们装了一些炸麻叶,舅爷给了我五毛钱的压岁钱。舅爷悄悄地对我说:“给别人的都是一毛两毛的,给俺们小白妮五毛买糖吃。”下午我们走的时候,那些熟悉的人们都热情地对我奶奶说,闲了勤回来些,奶奶笑着并满口地答应着,然后依依不舍地领着我回家去。

出了草店村口,路边就有卖甘蔗、花喜糖的(米花球)。我本想用一毛钱买一根甘蔗,剩下的四毛钱买四串花喜糖,到家我们兄妹四个每人一串。奶奶只让我买一根甘蔗两串花欢糖,让我们每人分半串,剩下的钱让我攥着。奶奶说嘴头之物(指零食)吃完了啥也没有了,得把钱攥着用到刀刃上,等等上学了买写字本用。还说不能有一个花一个,得有节余……我成年之后,常常觉得不可思议!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奶奶无意之中竟然给年幼无知的我说了那么多的道理!而当时的奶奶看起来还是很健康的啊!难道是冥冥之中她已经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就连三赶四地教育她的与她接触的机会不多的孙女?

也就是在那年的深秋,最亲我的、还不到六十岁的奶奶就去世了!她终究没能实现答应乡亲们闲时勤回去的夙愿!那次和奶奶一起回草店,是我这辈子唯一的一次跟奶奶一起,也是奶奶最后一次回草店!它让我那么刻骨铭心!也许是天意啊!它就是为几十年后的我写这篇文章埋下的伏笔!岁月无情!但是,奶奶对我的爱让我永远难忘!虽然已经过去几十年了,我写出这些的时候,仍然会泪湿双眸!

去年,我表叔(我奶奶的娘家侄子)过七十岁生日时,我去给他祝寿。我们从南阳市内开车到草店不足半小时的车程。因为我舅爷和妗奶去世后,我好多年都没有去过草店了!那个镶着白色瓷砖的小洋楼让我不敢相信那就是表叔的家!屋里家电一应俱全。太阳能热水器等,他们冬天也能在家里洗澡。而且,做饭都用上了液化气电饭锅等,都已经很少用地锅了。那天我们又提到了奶奶当年拉根树枝回娘家的话题,都感慨说现在人们再也不稀罕柴火了!每年的秸秆都没人要,想把它们点了,为了防止空气污染,上边又禁烧秸秆。都深感遗憾奶奶走得太早,没有享着福……

如今,我想说的是,感恩草店,养育了我敬爱的奶奶!感恩奶奶!她教会了我勤俭、善良、诚实不虚荣、脚踏实地等一些作人的道理。这些都让我受益终生!

祝福草店!我想,这不仅是已经长眠几十年的草店的老姑娘——我敬爱的奶奶的心愿!更是她老人家的孙女我的心愿!同时,也衷心地祝愿饱含着李宗亮老师对家乡深深爱意的倾情之作《草店志》,早日与父老乡亲们见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准备睡觉了,小妞儿突然问我,什么叫“浴蚕”?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胡乱的回答了她一下,说大概就是给蚕宝宝洗澡的...
    予妤是我的阅读 90评论 0 0
  • 记得在以前的幼儿园,有一天带幼儿园里的孩子们去农耕,地里的西红柿刚刚结了一个个青色的小果子,在晨光中像一颗...
    亮的记阅读 317评论 1 2
  • 胆小鬼,连自己的想法和意见都不敢表达,从来不敢拒绝别人,从来不敢说不,从来都是委屈自己,甚至因为太过在意别人的眼光...
    我叫我叫不知道阅读 144评论 0 0
  • 小新26阅读 21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