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龙)第十二章大神来也

大神来也

看着李鹤年没了影,李云凝松了口气。

那冯襄鸣和sy集团就是为李鹤年而来,他们要找魔君,就给他们一个魔君,一个不完全的魔君罢了。

魔君,外星人也有这称呼吗?

这世界真奇怪,有神有仙有鬼有怪还有外星人,不好玩了,下次投胎千万不要投到这个叫地球的破地方。

李云凝,她就是何宝丹,接龙群的发起者,但她还有第三个神秘身份。

“你吸我的血。”

“你吸我的精。”

龟灵圣母和恶蚊骑士文流萤坐在桌子两边,互相仇视的看着对方。

怒火仿佛要燃尽这间屋子。

“别吵了,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靠这方法活了几千年了,还弄什么弄。”

何宝门揉着脑袋,面对这对活宝大仙他有种想骂街的冲动。

一会恩恩爱爱,一会怒目相象。

怎么整的,她为什么把这两货带这来,真扫兴。间歇性失忆症折磨着何宝丹,她不得不把事情重新舒理一遍。

还有卡卡,她把他带来后,这货就躲在桌子底下,说什么接龙群的人要抽他的筋扒他的皮,他这又是咋整的。

何宝丹对卡卡说:“木事,哥哥都疯了还怕什么妹妹,接龙群那些小姑娘小媳妇的就让龟灵圣母和文流茧去把他们搞疯搞狂搞傻,不就得了。”

卡卡傻的只知道点头,至于那何宝母说的什么意思根本就忽略了。

何宝丹心中暗暗得意,这接龙群的人看似普普通通,可都是身具异能者,只要有大神打开他们被封的穴位,别说什龟灵圣母和文流萤,就是齐天大圣来了也可一战。

话又说回来了,老齐同志当年是个顽猴现在可是斗佛,打得过打不过还真难说。

何宝丹是什么身份,她是那如来佛祖身前第三股灯芯,当年两个姐姐都毁在死猴子的手上,她丹霞绝不会放弃复仇。

何宝丹踢了桌下卡卡一脚,卡卡住里一躲就不出来了。

丹霞仙子何宝丹冷笑着。

这卡卡可不简单,他可是净坛使者的第三十七变化身,当年那八戒学会了变化,无意中多练了一变,但这他也不知。丹霞还是在佛前看到佛祖与金蝉子论法时偷听到的,这卡卡生性顽皮却被她何宝丹控制,对付猴子时可是绝密一招。

“猴子还来吧!”

何宝丹问桌旁那两位二货。

那两位二货大仙不知中了何宝丹的什么迷魂汤,本来是挟持了何宝丹,现在却对何宝丹言听计从。

“哈哈哈,来的不一定是斗佛,上次是龟灵圣母刷颤音引来了斗佛,这一次斗佛没那么好奇了吧。”

文流萤一脸笑意的说道。

何宝丹气的想踹死这个大蚊子,但又想到自己堂堂的丹霞仙子岂可与蚊虫斗气。

她从百宝袋中掏出一个卷轴展开,一个琴师和一个美女映然画中。

何宝丹的注意力不在画中人,而在画下面那行小楷:天津杨柳青镇剑旻画社1983。

打开后他见那行字金光一闪,文流萤和龟灵圣母的桌子上也一闪。

“大神来了。”文流萤兴奋的喊道。

何宝丹心想,景邺那老道还真不错,送给一幅镇妖图还附带着能召唤大神,神器也。

这幅画一直散落于民间,丹霞有她自己的办法,画上加持了一种别人根本无法识别的印记,就是靠那特别的灯油味,她丹霞可以随时取回这画。

对于景邺那个贼老道,丹霞也不能不防。

这些想法只流于一秒,丹霞就看向文流萤和灵圣母的桌边,费这么周张就是为了那臭猴子,只要与他接近就有机会报仇雪恨。

光华过后没有神,也没有人,甚至连只苍蝇也没出现。

“你们骗我。”

丹霞脸色不善的看向文流萤和龟灵圣母。

文流萤和龟灵圣母也你望着我我望着你一头雾水。

这时只听“呯呯”几声,厨房里走出一个猪头,几个人还是被吓的不轻。

猪头很多,会走的猪头还真没见过。

猪头绕了三圈停了下来,见几个人傻了巴机的也没有人塔理他。

“真没劲。”

猪头说完就摇身一变,一个美男站在了众人面前。

“呼唤俺,也不找点吃的。”

“你是……”

那化成美男的猪头看到了桌上何宝丹的手机,脸上乐开了花,拿起来就咬了一囗,电话的铃声正好响起。

他吓得把手机扔在了桌上,从怀中掏出个九齿小抓挠伸向后背挠开了。

“这是什么洞洞。”

文流萤眨巴眨巴眼上前问道:“敢问是不是净坛神使。”

“什么净不净坛的,叫俺八戒最实在。”

丹霞仙子这个懊脑,根本就不能相信那两货,召大神招来了猪八戒,当然了这八戒也是不能小看的,人家后台硬。

“这是什么玩意儿,几百年没下天了,俺没见过。”

下蛋吧!还下天,何保丹心里骂道,随手拿起手机看了两眼,放回兜里。

“熊货,又不能吃,还当宝似的。”

“哎呀!有人要来。”他一摆手,一个长条盒子的虚影出现在桌上。

“这是月光宝盒的影子,穿越过的人会留下印记,留下印记的人才会借助他逃跑一次,这回是谁。”

八戒紧张的盯着那虚无的盒子。

只是个影子就这么神奇,月光宝盒就更厉害了,我一定要得到那一个月光宝盒,丹霞心中暗想。

只见一个影子狼狈的从月光宝盒中跳了出来。

“春十三娘。”

八戒乐的合不拢嘴。

春十三娘看起来十分疲惫,但还是掩饰不住她那飒爽英姿。

“快去堵住那出口,有人追杀我。”

“是什么人把俺家十三娘撵的这么狼狈,俺到想看看。”

八戒手中的小抓挠变成了九齿钉耙,比划着就要轮过去。

“月光宝盒还有很多秒才会冷却,那边的东西实在难对付。”

“到底是什么东西。”

“相柳,我去了一趟上古,碰上了这个凶神。”

“啊!什么什么,相柳,俺的个神啊!十三娘你不能省点心吗?”

“少费话,现在怎么办,大神先生。”

“什么怎么办,跑呗。”

八戒看着柳眉倒竖的十三娘,又说道:“俺去踹他几脚。”

八戒照着月光宝盒里面就踹了两脚,脚却拽不出来了。

“快来拽拽俺,俺的脚被他咬住了。”

几个人都一个接一个的拽开了八戒,可那凶神越咬越紧,八戒大喊:“凶神就是凶神,比四大神兽还强大,待俺看看他的凶相。”

八戒一拱腰头也钻进了月光宝盒,这么一用劲,脚拽了出来。

“赶紧抱住俺的脚。”

八戒喊道。

在前面的文流萤最先抱住了脚,那脚心有个猪脸还冲他笑着,文流萤松开手就开始呕吐,他旁边的龟灵圣母忙抱住了八戒的脚,但只一会功夫就趴在了地下呕吐。

“大神,你的嘴太臭了。”

那猪脸喊道:“嘴什么嘴,是脚气,快把钉耙给俺。”

旁边的春十三娘忙把钉耙递到了八戒手上,只听那月光宝盒里面“哎哎吆吆”的一阵吆喝,八戒才蓬头垢面的退了出来。

月光宝盒的幻影消失了。

几个人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八戒和春十三娘还互相抛着媚眼。

丹霞趁机从八戒口中探出了月光宝盒的下落,原来那猴子上次来到人间就是为了修复月光宝盒,而这一切都与那sy集团有关,这龟灵圣母和血蚊道人是大圣留在人间的探子。

“大圣呢!”何宝丹问道。

八戒看向她,何宝丹才知道这称呼不对。

“斗佛,斗佛去哪了。”

“什么大圣,斗佛,其实就是一只死猴子。”

八戒白楞着何宝丹。

“还不是修好了月光宝盒,去找紫霞仙子了。”

这时大地轰隆隆的震颤首。

春十三娘脸色大变。

“那凶神有一项前一秒记忆的功能,他知道了这里的纬度。”

“那怎么办。”

“跑吧!”

春十三娘也没了主意。

跑就跑!八戒拉起十三娘就系出了月光宝盒的幻影,幸亏多了心眼,与大师兄多讨了几道月光宝盒的符咒。

“大神,那我们怎么办?”

“自求多福吧!”八戒皱了皱鼻子,感觉落下了什么东西,可心中毫无头绪。

“去找一席不是二吧!那傻大师离这最近,一个跟头的功夫。”

一道光芒闪过,八戒和春十三娘踪迹不见。

何宝丹冷笑一声,猴子没来相柳这尊凶神来了。也罢,就不信那猴子不出来。

大地又一震巨颤,望向窗外,整个霞市都处在混乱中,远处那座最高的楼更是火光冲天,sy集团总部。

乱吧!越乱越好。

丹霞从百宝袋中又掏出一物。

月光宝盒,真正的月光宝盒,文流萤和龟灵圣母都瞪大了眼晴。

所谓人分公母,物分阴阳,天地间的造化,丹霞自然也不愿和那两位二货解释。

咒语念过,丹霞拽着两位二货就消失不见。

大屋静了下来,桌下的卡卡突然露出头来喊道:“快去请如来佛祖。”

墙上的电视音乐声突然响起。

“你挑着担,我牵着马……”

“牵什么马,那些傻货,一个跟头的功夫,分谁了,猴子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呢!”

卡卡鬼头鬼脑的笑了。

电视画面又一变,一个怪物突然出现在电视中。

“一、二、三、四……八。”

卡卡傻了,八个头,八岐大蛇。

这时八个头一分,中间又露出一个头,九个头。

那个头一阵怪笑。

“好久没吃饱了,这回享个大餐”

卡卡大惊。

“九头怪。”

“九头怪个你脑袋,那是我孙子的孙子。”

卡卡还要搭话,光华大作,月光宝盒出现,一只手拉住了他,被一把拽了进去。

怪物破开电视,一把扑了过去,那里已经什么也没有了。

“什么意思,什么意吗。”

九个头出现在霞市九个方位,城市面临危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在“以人為本”喊了這麼多年後,其實以人為本的觀念在很多人心中也僅僅是喊喊而已。 在一個單位的管...
    德厚_fa26阅读 7评论 0 0
  • 很开心,在这个五一节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板子。*。٩(ˊωˋ*)و✧ 实现了当初在简书立下的flag。 路漫漫其修远兮...
    有猫的Seven阅读 25评论 0 0
  • 漫长的夜还未过去 疲倦的人们依旧沉睡 天边有新出的月 地上有微起的风 许是黑夜太长 黎明未现 焦灼的心开始沸腾 直...
    也去阅读 17评论 0 3
  • 前段陆续写了打,做,望,爽,今天又发现一个空,有意思。 空 :是不是没有的意思 空虚: 不就是闲的蛋疼...
    维克多蚓阅读 1,131评论 33 59
  • 新的一周又开始了,又要重新求职了,心里还是有点窝火的,为了那个offer将自己闲置了一周,浪费了几个潜在机...
    杭火火阅读 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