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我有心理疾病

96
沐丞 620f1876 5abc 4bab 95a8 50e1a59f0530
2016.06.16 10:36* 字数 3543

文/沐丞

01

“医生,我想杀了我的孪生哥哥,这个想法在我脑海中已经很多年,它一直折磨着我!”

医生看着这个满脸英气的男人,身着笔挺的黑色西装,琥珀色的瞳孔中透露着莫大的痛苦。他或许是一个成功的男人,但是却有着不得已的苦衷。这样的男人一般都会自己默默承受职场和生活的压力,不会轻易找心理医生诉苦。而眼前这个男人已经是第三次来寻求帮助。

“在我们之前的谈话中你提到过你哥哥各方面都比你优秀,是家族产业的继承人,给你带来了很多压力,其实这样的case在我从业生涯中也遇到过不少类似的。或者你可以换个角度想,你哥哥要运营整个家族产业,压力会比你大很多,你何不好好的享受生活?”

“我能接受哥哥比我优秀,我也能接受他掌管家族产业,可是我无法接受自己心爱的女人爱着他。每当看到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我的心就如同刀绞一样难受。他们就要结婚了,我无时无刻不想着杀死他。我知道这是心理疾病,但是我不知道哪一天我会控制不住自己。”

“你的情况其实在前两次我们也做过很深入的交流,很显然对你的帮助比较小,你心中的愤怒还是如此的强烈。那这样吧,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给你进行催眠疗法。”

“催眠疗法?”

“是的,我们这里引进了一套新的设备,”医生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床一样的仪器,“只要我将你的相关资料输入,这台机器会针对你的情况启动对应的program,然后将你催眠并把你带入一个虚拟的场景进行情境式的治疗。”

“情境式的治疗?这能行吗?”

“相信你也知道,心理问题都是很难治疗的,不同的治疗方法也只有试过才知道,是不是有效只有当事人自己清楚。”

“好,我愿意尝试。一次治疗需要很久吗?”

“每个program运行的时间会有不同,有的还会将患者在睡梦中继续催眠,类似于《盗梦空间》里的梦中梦,这样患者会觉得在虚拟场景中过了非常久的时间,但是现实中所经历的时间并不会特别长。一般当你听到一阵音乐想起来的时候,治疗就结束了,你会自己醒过来。”

就这样,在医生的指引下,这名男子躺到了仪器上,戴上了一个类似VR眼镜一样的设备,开始了所谓的催眠疗法……


02

伊利丹出神的盯着水中自己清晰的倒影,琥珀色的眼眸深不见底,一时之间竟然像大脑短路了一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

“伊利丹,我们该走了,得快点找到半神塞纳留斯。”

伊利丹这时才猛的回过神来,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是孪生哥哥玛法里奥,一个和自己长得相似的暗夜精灵,在哥哥旁边的是自己暗恋已久的见习女祭司泰兰德。

玛法里奥和泰兰德走在前面有说有笑,泰兰德还时不时的像个小女人一样撒娇似的捶打玛法里奥那健壮的臂膀。而伊利丹则独自一人沮丧的远远跟在两个人的后面。

就在说笑间,一个半人半鹿的神兽从丛林中走了出来,玛法里奥和泰兰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惊讶的长大了嘴巴,原来族人一直不相信的半神塞纳留斯真的存在。伊利丹也跟了上来,打量着这个半神。

塞纳留斯感受到了这三个暗夜精灵强大的气场,决定传授他们德鲁伊之道。

玛法里奥有着惊人的天份学习起来非常迅速;泰兰德由于已经是一名女祭司,不可以再信奉其他神明,她乐意接受塞纳留斯传授的知识,但是不能追随他;而伊利丹尽管天赋异禀,却由于总是心烦意乱导致进步缓慢。

最终只有玛法里奥独自一人留了下来,作为德鲁伊继续修炼。伊利丹和泰兰德则要返回家乡保卫族人。

在回去的路上,伊利丹鼓足了勇气向泰兰德做了表白,但是泰兰德和玛法里奥早就情投意合,所以泰兰德委婉的回绝了伊利丹并表示自己会等到玛法里奥回来的那一天。

伤心欲绝的伊利丹没有再跟泰兰德返回家乡,而是独自一人走向堕落的深渊。出于对孪生哥哥的嫉妒,仇恨的种子在他心中发芽生长。他决定投靠燃烧军团,这样他才可能获得杀死哥哥的能力。他不惜一切代价,得到了神器“恶魔之魂”,并因此拥有了强大的魔法。

然而,也是因为伊利丹的背叛,燃烧军团得以大举进军艾泽拉斯。

在燃烧军团和暗夜精灵混战的时候,玛法里奥终于出现,他利用了自己强大的法力保护住了艾泽拉斯,并破坏了燃烧军团的入侵计划。对于弟弟伊利丹的背叛,他忍无可忍,最终将他囚禁了起来。

玛法里奥在跟燃烧军团一战中元气大伤,同时跟孪生弟弟也产生巨大的隔阂,他只好进入翡翠梦境中进行疗伤,连他心爱的泰兰德也无法唤醒他。

然而燃烧军团并未善罢甘休,发起了新一次的入侵。泰兰德率领的暗夜精灵节节败退,玛法里奥迷失在翡翠梦境中不知踪影,不得已泰兰德释放了被囚禁的伊利丹,希望他能帮助族人抵抗燃烧军团将功赎罪。

“伊利丹,我知道你受的苦有我原因,但是眼下族人需要你,放下对你给哥哥的仇恨,我们一起战斗吧!”

伊利丹攥紧了拳头,咬着牙齿,想着哥哥的冷酷无情,回忆着自己多年来的牢狱之苦,一锤砸在了地上,整片大地随之震动。但是他看到泰兰德,自己心爱的女人,崇高的女祭司如此卑微的祈求自己,心又软了下来。

“泰兰德,这一次我不为族人,不为艾泽拉斯,我只为你一个人!”

于是伊利丹和泰兰德率领暗夜精灵们奋起反抗,泰兰德在战斗中身负重伤,在伊利丹的保护下才幸免于难。这一次伊利丹背负着对泰兰德所有的爱,和燃烧军团做了殊死搏斗,终于像哥哥玛法里奥一样击退了敌人。

昏迷中的泰兰德嘴中仍然在轻轻呼唤着玛法里奥,搂着她的伊利丹流下了一行晶莹的泪珠,他知道自己从来就没有在泰兰德心中。他将受伤的泰兰德交给了族人,自己则踏上了找寻哥哥的路途。为了泰兰德,为了自己心爱的女神找回另一个男人。

伊利丹找到了半神塞纳留斯,请求他让自己也进入翡翠梦境。塞纳留斯盯着伊利丹深邃的琥珀色眼眸,透过悲哀的眼神,他看到了伊利丹那颗被伤透的心。

“伊利丹,翡翠梦境现在就是一场噩梦,我们已经很久没有找到玛法里奥了,你现在进去也可能会永远迷失在梦境中,再也无法苏醒!”

“玛法里奥是我的孪生哥哥,我们有心灵感应,我可以找到他。我找他是为了泰兰德。”

塞纳留斯感受到了这个暗夜精灵内心的坚定,于是召唤出自己的养母伊瑟拉,把伊利丹送入了已经是充满艰险的翡翠梦境。

……

翡翠梦境中大雾弥漫,荆棘丛生,伊利丹一刻也没有停留,朝着自己认定的方向一路前行。他不停的呼喊着玛法里奥,嗓音也开始变得沙哑。

他越往翡翠梦境的深处,玛法里奥的心跳声仿佛也逐渐清晰,这是孪生暗夜精灵之间的心灵感应。

终于他在一个由几条巨龙守护的洞穴里发现了被困的玛法里奥。而玛法里奥也看到了自己的弟弟。

“伊利丹,你怎么来了?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玛法里奥,你要赶快苏醒,燃烧军团再次入侵艾泽拉斯,泰兰德受了重伤!你要快回去见她!”

几条巨龙看见了新的入侵者,于是开始对伊利丹发起了攻击。伊利丹用恶魔之魂的力量砸碎了玛法里奥的牢笼。一对兄弟开始合力对付几只凶猛的巨龙。

几轮恶战下来后只剩下一只冰喉,它用尽全身力气向已经受伤的玛法里奥背后射出几根冰柱,伊利丹大叫一声“小心”,然后就挡在了哥哥的身前。一根巨大的冰柱刺穿了伊利丹的胸膛,还有一根刺进了眼睛,琥珀色的眼睛留下了鲜红的血。

“伊利丹!”愤怒的玛法里奥大叫一声,他用尽自己最后的法力击落了冰喉。

玛法里奥抱着伊利丹,看着这个曾经被自己囚禁的弟弟,流下了眼泪。

伊利丹的心突然平静了下来,虽然他此刻身负重伤却感到无比的温暖,他知道自己放下了。

“玛法里奥,你该去找泰兰德了,她在等你。我欠你们的,我欠族人的,我都还清了。”

说着,伊利丹慢慢的合上了自己的眼睛。

……

玛法里奥终于在泰兰德的轻声呼唤中脱离了翡翠梦境。在他醒来的时候,看到了身边还在昏迷的伊利丹。

“是伊利丹救了我。”

“他也救了我,还有族人,他是个英雄。”

……

不知道过了多久,伊利丹在一阵欢乐的吵闹声中苏醒过来。原来这是玛法里奥和泰兰德结婚的日子。远处一对璧人正欢快的跳着舞蹈,族人也在欢天喜地的庆祝。艾泽拉斯仿佛忘记了燃烧军团带来的伤痛,恢复了以往生机勃勃的日子。

暗夜精灵们用各种乐器奏起了婚礼的音乐,那是欢快而又温暖的音乐。

听着音乐伊利丹仿佛想起了什么,但是又没有头绪。就在不远处暗夜精灵们演奏的音乐仿佛是从遥远的外空传来。

渐渐的,伊利丹眼前的一切开始变得模糊,他伸出手来向玛法里奥和泰兰德挥舞,但是没人注意。他想喊出来,但是却发不出声音,只能看着眼前的一切继续模糊和暗淡下去,直到一片漆黑……


03

男子拿下了头上戴的仪器,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催眠仪器上,医生正看着他。他的耳边还在回想着音乐,恍如隔世。

医生看到他醒来了,关掉了仪器,音乐嘎然而止。

“你的催眠治疗结束了,感觉怎么样?”

男子似乎还沉浸在睡梦中,琥珀色的瞳孔还有些茫然。

“我睡了多久?”

“只有两小时而已。”医生看了看墙上的挂钟。

“感觉像过了几个世纪。”

“睡梦中时间和现实中是不一样的,这样你才能得到充分治疗。”

男子从仪器上坐了起来,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和眼睛,然后又下了仪器,慢慢的向门口走去。

“治疗结束了?”

“结束了。”医生点点头。

“给我运行的program是什么?”

“魔兽世界之为了艾泽拉斯。”


图片发自简书App
科幻短篇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