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声甘州》柳永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流?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愁!

      颙,音拥第二声,大的样子,仰慕;

      柳耆卿在世时,不为人重,一生潦倒,但因擅长填词,深受歌妓的欢迎和赏识,死后业只有歌儿笛工们怀念,逢时设祭。这种文士,旧时称为“无行”。但他并不像正统士大夫估计的微不足道,其所写的名阙,境界高绝,称为词史上的丰碑,是第一流作品,千古传诵。本篇早被苏东坡慧眼赏识,说其佳句“不减唐人高处”。如此赞语,苏东坡不曾轻易以此许人。

      奚谷,音奚,山间小河流。

      时节既入素秋,本已气肃天清,明净如水,却又加此一番秋雨,更是纤埃微雾气,尽皆浣尽,一澄如洗。“雨”“洒”“洗”,三个上声,但一循声高诵,已觉振爽异常。

      秋已深,雨洗暮空,乃觉凉风忽至,其气凄然而遒劲,直令衣单之游子,有不可禁当之势。一“紧”字用上声,气氛声韵,加倍峻肃。宋玉曾云:“悲哉秋之为气也!”此词尽得其意。

      “凄紧”“冷落”皆为双声叠响,一经词人运用,其艺术下效果及感染力已达到极高的境界。

      登舟无计,,只自淹流!又是几层曲折!其情至而感深,学人须向此等处寻味,方知词笔之妙。不只是笔巧,要紧是味厚。

      柳郎词笔貌似疏朗,实则绵密。一腔心事,唱叹无端,笔若连环,岂粗俗之流所及而至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