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别再以手账的名义,绑架我的文字了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吹起一股手账之风,中国大陆从南到北,就悄然而起一股比拼手账制作的风气。

本子要什么样的才好,纸张要多少克,什么工艺的纸张最佳,就连一根丝带都要经过如何的工艺制作,才能保证多少年不脱线。

就连记录的笔,也分出了三六九等,一个普通12色也早已经不能满足,似乎一夜之间,大家都很流行开始做笔记了。

我承认我也跟风,委实拾掇了大半年,想要做个漂亮的手账本,于是搜刮网络各种教程,采购和纸胶带,贴纸,水笔,各种品牌的本子,等我折腾够了,郑重其事坐在桌子前,一手拿着新买的水笔,一手拿着挑选好的配色胶带,望着或点阵,或方格,或横线,或空白的本子。

我却无从下手了。

它是那么陌生,那么逼格高大,要用不同颜色,不同排版去伺候,要根据天气,温度,心情来搭配不同的和纸胶带,甚至是彩铅画,水墨画……

它不再是我任意书写,任意勾勒的东西,我要预先安排所有文字落笔的地方,占据的大小,互相的距离,甚至为此还要学习很多专业知识,配色美学!

就这样……我拿着日本代购的各种颜色水笔马克笔直液笔,看着台湾最好的本子里各种规划设计的版面布局,一旁放着各种型号,各种材质的纸胶带……却最终一个字都没有写下,反而逃离而去。

从什么时候起,一个本子被人赋予了太多意义以后,就成为了如此沉重的东西?

从什么时候起,一个本子再也不是我私人的物品,而是要仿若作品一般,呈现给大众观礼,比较,品鉴的玩物了?!

我哆哆嗦嗦离开本子更远的距离,生怕我的文,我的字,玷污了它的纯洁和美好,那精细的做工,和边角精致的包边压褶,都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着我!

你别乱来啊,别瞎写啊,这可不是一般路边那种五元一本的记事本啊,这是近年来呼声震天,从海外代购的,高大上的“手账”大人呐!

好吧,它叫手账,我不介意它舶来品的名字,但我真的很介意它摆出外国货的嘴脸,让我要如尊敬祖宗一样,把它供奉在高高的神龛之上,恨不得虔诚的五体投地。

你丫的本质上,不就是一本记事本吗,你究竟在嘚瑟什么,得意什么?就因为你被人赋予了一个“手账”的光环?!

心里想到此,于是直接抓来最贵的那个本子,打开页面,也不管前面如何排版布局,设计配色了,3元一根的白雪直液笔,在上面刷刷飞舞而起。

那一瞬间,心里就突然痛快了!也终于找回了平时用记事本的那颗平常心,一个本子而已,不就是用来记录一些事情,方便过后回忆的吗,何必规划那么仔细,到底是有多闲得慌,才硬是要把一个简单的事情,做成无比复杂。

一个本子,本来就是用来记录书写的,想怎么写,想怎么记,完全跟随个人心意而走,那些关于排版布局配色的东西,有需要的人自然会用,不需要的人,完全不必介意,毕竟谁也不是天天闲适在家,除了看孩子就剩鼓捣这东西了。

至于我这里,只需要白字黑字,简单记录就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