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在世,我很抱歉。

那天看到余华写的一段话:“我不再装模作样地拥有很多朋友,而是回到孤单之中,以真正的我开始了独自的生活。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远方更多的苟且。我从来没有抑制过我追逐远方的激动,也不抑制对谁都脱口而出的肺腑,抑制的是期待,没有期待,一切朝你而来的都是惊喜。我从来都没有冷漠,也没有成熟,只不过是时间把很多我曾经认为能和我昂首向前的人剔走了,却没找到相同数量的人来代替,每当想到这就无颜面对,就像陈奕迅那首《最佳损友》里‘一直躲避的借口,非什么大仇,为何旧知己,在最后变不到老友’

对于那些人,我很抱歉,但我只有一个一生,没办法慷慨赠予我不爱的人,没理由挽留。

至于那些夜晚,那时候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环游世界的旅游。但是记上次深夜饮酒,我们杯子碰在一起,我听见了梦破碎的声音。

对不起,生而在世,我很抱歉。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