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乳房

字数 2359阅读 273

风卷着热浪,涌动在小县城的每条街上。

沐剑晨每天都会来这里驻足凝望。

粉色的墙壁上被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涂抹上了淡淡的的金色,令这栋三层别墅更加熠熠生辉。

别墅主人的身份像这高高的院墙,阻隔了沐剑晨与院内的人与事。

沐剑晨从小就喜欢上了这座别墅里的公主。我一定要娶她,一个坚定的信念在沐剑晨的内里扎下了根。

若烟,这栋别墅的公主。冰清玉洁,仙资玉质。18岁的她,散发着青春与活力。性感火辣的身材,透着成熟与妩媚。叛逆而任性。

每当若烟路过,沐剑晨都会用期盼的眼神看着她。每次换来的却都是不屑的眼神。

老天有时候就是不公平,贫穷的家境,一张有创意的脸,让沐剑晨很是自卑。

如烟的父亲,陈雷是这个县城少有的富商。做着进出口贸易,拥有着几十号人的公司。唯一的遗憾就是只要这一个女儿。

陈雷每次喝醉了,都会拉着长长的脸,余光中透着嫌弃。酒杯摔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声音,父母的吵架像乌云一样笼罩着如烟,她怕极了闪电过后的雷鸣。

王大富一个40多岁的男人。他是陈雷的司机。他看着如烟长大的,像疼爱自己的女儿一样疼爱着如烟,他喜欢把如烟抱在怀里。每次和陈雷出差回来,总会给如烟带来惊喜。在父爱中充斥着爱恋的味道。

长大后的如烟不知道何时对王大富有了一种新的感觉,她说不清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只要和他在一起心里总是暖暖的,她喜欢那种感觉,而且这种感觉愈加强烈。

7月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在如烟的身上。火一样的热,如烟睁开惺忪的眼睛。羞涩的笑了,脸红的有些发烫,一种莫名的舒服像过电一样穿过她的身体。痒痒的,麻麻的,酥酥的。这个梦让她有些兴奋和羞涩。

如烟起身站着镜子前。粉色的内裤上杂乱无章的穿出了几根黑色的线头,乳房像过年时点了红点的馒头,坚挺,圆滑,白而嫩软。

她渴望梦里的感觉,真实的感觉。

“如烟”

王大富站在如烟的门口喊了一声。他的话打断了如烟的思绪。

“王叔”

如烟羞赧的看着王大富。突然有一种力量在她身上穿过,她紧紧地拥吻了王大富,跌跌撞撞的把第一次给了这个老男人。一次,两次,三次……她在王大富身上找到了从未有过的爱。

云翳蔽日,大雨将至。

沐剑晨又一次驻足在这里,透过窗户他看见王大富悠闲的坐在椅子上喝茶,心里发出诡异的微笑。

大雨将整条街冲刷的清新明亮。太阳炙烤着大地,雨水升腾起层层水汽,风吹过夹杂着闷热与潮湿。

王大富像一坨摊开的肉,重重的瘫坐在椅子上。如烟像一只蝴蝶飞了进来,她知道父母今天没在家。王大富放下茶杯,眼睛像X光机一样凝视着如烟。欲火突然像浇了油一样,瞬间点燃。疯狂,急骤。还没等如烟反应过来,已经重重的扑倒在如烟的身上。急速而又猛烈地占领了如烟,撕打、啃咬像一头发了疯的饿狼袭击着如烟。突然如烟的胸前鲜血喷涌,滚烫的鲜血染红了如烟的衣服。“滚开”如烟撕心的怒吼着。手紧紧地按压着胸口,一种撕心裂肺的疼向全身放射开来。王大富顿时清醒,却被嘴里那块鲜红的肉堵住了嘴,说不出话来。

事后,如烟并没有报警。她深爱着这个曾经给她伤害的男人,像父亲一样,像恋人一样。她也没有后悔自己是否还能怀孕,一年5次堕胎,这一切都是她心甘情愿的。

风摇曳着枝头,阳光再次把整条街涂抹成了金黄色。整个县城都涌动在绿色的海洋里。洁白的柳絮,随风飘荡,铺满了整条街道。春意盎然,人们沐浴在这和煦的春风中。

如烟还是那样的鲜活。事情过去5年了。此时的如烟更加婀娜,屁股紧俏圆润的被牛仔裤包裹着,她依然灿烂的笑着。只是没有谁愿意再靠近她。

5年前如烟的事情,像在这个小县城投了一颗原子弹一样,在人们的心里炸开了一个深深的坑。现在人们还依稀记得。

沐剑晨依然清贫。他母亲佝偻的身体在病痛的折磨下愈发苍老。

“沐剑晨”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像穿过世纪的时空刺响了沐剑晨的耳朵。

“陈叔,你在喊我”?

“嗯,你来我有事和你说”

“嗯,嗯”

沐剑晨知道他想要的终于来了。

沐剑晨大方的接触着如烟,可他所有的付出和表白像一朵柳絮一样,轻的没有分量。他执意的坚持着,一如既往。

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

沐剑晨的心像温暖的太阳,融化着,感动着如烟。终于他在如烟紧闭的心扉上看到了一丝的光亮。

蝉发出刺耳的鸣叫。热闹的婚礼上,只有如烟知道,她依然不爱这个即将与她度过一生的男人。一切都是为了生活,一切都是为了世俗。

金色的阳光在湛蓝的天空下,涂抹着丰收的喜悦。

沐剑晨的母亲健硕的行走在公园里,目光俯视着晨练的市民。名片上赫然印着XX公司副总经理沐剑晨的名字。

恩爱,和睦无不洋溢着幸福的色彩。

结婚两年了,如烟的肚子依旧平静。

沐剑晨也想要个属于自己的孩子。每当晚上,如烟褪去衣衫,赤裸的摆在他面前时,他却怎么也硬不起来了。如烟乳房上那刺眼的疤痕,像一把刀子刺痛着沐剑晨的心。更像是一种侮辱。怜惜、厌恶、作呕搅杂沐剑晨的脑海里。两年多,700多个夜晚,沐剑晨从来没有碰过如烟。她是脏的,可耻的,下流的。王大富的影子像幽灵般永远的笼罩在如烟的身体上,在沐剑晨的脑子里挥之不去。他像躲避排泄物一样躲避着如烟。

期限还有一年,如果如烟再不怀孕,沐剑晨清楚的知道将意味着什么。

闪电划破长长的夜空,雨倾盆而下。

今晚如烟有些异常,早早的昏睡在床上。急促的呼吸潮湿着她那张秀美的脸。风卷起窗帘,打在玻璃上啪啪作响。橘红的灯光笼罩着如烟赤裸的身体。男人疯狂急速的攻占着如烟,精液倾注而入,像完成一项任务。男人提着沐剑晨早已准备好的钱,仓皇的消失在雨夜之中。

3个月后,沐剑晨名片上副总前的“副”字消失了。这是3年前他和陈雷的约定,如烟怀孕,孩子姓陈,公司属于沐剑晨。看着这一切沐剑晨在心里发出狂傲的欢呼。

风吹过,枯黄的树叶滚落在深秋雨后的泥泞中。

如烟醒了。

DNA化验结果出来了,3年来如烟隐忍的生活该结束了。沐剑晨瘫坐在地上。造孽。如果当年他不和王大富预谋,如果当年那个夏天他没有在王大富的茶杯里下药,又会该是一种什么样的结局呢?

警笛声越来越近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