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撕毁诊断书(9)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9) 餐店失火

挥手告别一个又一个的季节,转眼间三年过去了,每个人都在按照自己想要的生活节奏平静地过着。

又是一年秋来到,深圳的天空自然梦幻般的迷人。高层建筑鳞次栉比,街道上车水马龙,人流涌动。

龚雅在一家五星级酒店里与客商聚会,他和丈夫王永林作为王府街最大的水产批发商,海鲜快餐界成长最快的商人参加了这次经验交流会。觥筹交错,一阵喧哗洽谈后,龚雅夫妇俩走出酒店,开车来到那条熟悉的街道,他们想顺便看看光头夫妇的摊位,最近经营的怎么样。

光头夫妇的水产摊位是以前诸强和祁梅夫妇俩经营过的摊位。自从诸强夫妇回老家之后,光头夫妇是衡德人,他们来深圳三年了一直在工厂打工,后来托人帮忙接到了这个摊位,这夫妇俩吃苦耐劳,起早贪黑,把自己的小摊生意做得红红火火。

龚雅下车来到店里,光头夫妇俩都连忙出来招呼:

“龚姐,最近黑鱼和鲈鱼买的的确好,供不应求,你明天可以给我多分点货吗?”光头一边说着,一边领龚雅夫妇进屋,光头妻子忙着倒茶让座。

龚雅哪有空坐,只是站在那里笑着对光头说:“都让你卖了,那其他摊位咋办?别贪多,悠着干,歇歇腿,钱有你整的,别怕!”

一阵交流视察后,龚雅和丈夫离开了。在路上龚雅感叹到:“要是诸强不生病去世,要是他能正干,他和祁梅一定能把这生意做大做强!可惜他没那个命!”

“哎!都怪诸强不争气,把祁梅可害惨了!不过,祁梅现在也挺不错的,遇上林凯也是她的福气!”丈夫永林一边开车一边和龚雅谈着。

“说的很对,要是跟着诸强,祁梅吃一辈子苦。日子还长着哩,但愿祁梅和林凯能幸福到老。”龚雅也低声附和着。

海鲜烧烤快餐店的生意更是火爆,每天从中午到晚上,来品尝的人接连不断。服务员太少,根本忙不过来,有时候招收来的服务员,大多都是干不长时间,年轻人都觉得每天节奏紧受不了,干两个月就要走。

后来龚雅决定招收年龄大一点,三十多岁也行,只要干净利索,吃苦耐劳。工资可以好一点。于是又一批三十多岁的女人来到了快餐店,大多都是老乡们介绍来的。

餐厅后面的洗碗工有十几位女性,大多三四十岁左右,她们都匆匆忙忙端着碗盆,来回穿梭。平时,龚雅基本不和她们正面交流,因为烧烤快餐店有两个主管,新进来的人员都是又餐厅部经理直接招聘进来,经过他们培训后上岗的,龚雅也基本认可她们这些女工的能力和素质。

这天因为后厨屋有个女洗碗工在洗碗时跌倒受伤了,龚雅听到后立刻派人送她到医院去包扎。就在女伤员上车时,龚雅在人群中看到一位长相极像祁梅的女子也在忙前忙后,她觉得很奇怪,世间竟有长相如此相像的人。如果不是她知道祁梅已经嫁给林凯,在家里开按摩店,她肯定会认为这就是祁梅。

女伤员和她坐在一辆车上,车很快驶向医院……

从医院回来天色已晚,王井大街的两旁依然吵吵闹闹,路灯下人来人往,熙熙攘攘。龚雅在餐厅后厨里张望着什么,不过也没有停留太长时间,她在想:今天有个长得像祁梅的女人是不是在这里洗碗,是不是刚招进来的女工?

她看看后厨里边没有那个女人,心想也许是过路人当时帮忙抬受伤女工上车的,龚雅就同师傅们和主管交流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晚上睡觉时,龚雅对丈夫说:“今天真是奇怪了,在抬受伤女洗碗工上车时,我看见人群里有一位长相特像祁梅的女人,她会不会也在咱们快餐店干活,是不是前几天刚来姚主管招聘进来的,咱们还没有见过?”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丈夫说:“我咋没见过哪个女人像祁梅,天底下长的像的多了!”

“一定要告诉姚主管把员工的安全放在第一位,告诉这些刚来的洗碗工动作小心,行走要小心,地板很湿滑。这年头如果他们受伤出事,咱们就得全部负责,医药费是小事,关键是误了很多工,病人还痛苦!”

丈夫说:“明天要让姚主管召开所有餐厅服务员及洗碗工勤杂工会议,提醒他们一定要把安全放在第一位。”

随后也没有做声,累得只打呼噜“嗯”一声睡着了。龚雅也没再问下去,也关灯睡下了。

一个月后,那位受伤的洗碗工从医院回来了,非要继续上班,并说自己能行,能当勤杂工,摘菜,抹桌子。姚主管不愿接受她,希望她再继续休养身子,那女的坚持要留下,说儿子有病在家需要医药费,她不想闲着。后来姚主管让她去找快餐部王老板,就是龚雅丈夫王永林。

这天陪同那个女人一起去找老板的是个三十出头的清秀女人,就是那天龚雅在人群中看到的女人,王永林一看,眼睛一亮,啊!天底下真有和祁梅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他也没多说什么,看着她们哀求的样子,最后勉强答应那个受伤女子,让她在后厨摘菜,抹个桌子。王永林顺便问了问陪同她一起来的女子:“你是哪儿的人?也是刚来的?”

女的很大方开朗地说:“衡德县的。”

王总说:“噢!咱们也算是老乡,但不是一个县的,不过也不远,相距几十公里。那好,你们都好好干,我不会亏待老乡的!”

两个女人非常感谢,说声“谢谢啦”就离开了。

王永林苦笑了一下,自言自语道:太像了!

听说海南水产养殖产业不断壮大,很多外地做水产生意的在海南都有投资。龚雅也是通过别人推荐同海南当地的水产养殖商有了交集,她想投资入股。一来为了使自己在深圳的生意进货更方便更安全,二来也想有更多经济收入。

于是龚雅和王永林趁着生意淡季,前往海南去考察,他们俩人都是聪明人,对市场信息把握得很准,总能又在水产商的前列,引进前行。

在海南呆了几天,天天都在海里船上视察,看海鲜类的生长状况,熟悉市场,记录一些数据信息。就在他们决定返回的当天,龚雅接到了深圳海鲜烧烤快餐店姚主管的电话,说:“快餐部后厨发生了火灾,现在消防队正在施救!”

龚雅大吃一惊,匆忙整理好就坐上了飞机返回了深圳。

快餐店后厨被大火烧的面目全非,一片狼藉。白花花的碗盘子都变成了黑色烂片,墙壁熏黑得像爬满了怪兽,碗柜菜柜烧变了形。失火原因警方调查是电线路老化,没及时整修,加上火锅烧烤灶台长时间高温,使周围线路老化,熔化而失火。

这次失火,后厨没有两位厨师和四位洗碗,勤杂工被严重烧伤,其中受伤女性中就有长得和祁梅很像的女工。

伤员又被送进了救护车,场面很混乱,整个街道的居民都惊恐万分。当龚雅和丈夫永林时,大火已经被灭了。龚雅看到这一切,双腿发软,脸色苍白,急忙飞奔到医院看受伤的员工。

医院的病床躺着烧伤的几个人,都昏迷不睡。龚雅像掉了魂似的,目前是先治病,接着通知病人家属。

光头急匆匆也来了,到医院他就焦急地逐个病房寻找,当他碰见龚雅时,就急切地问到:“我妹妹怎么样,她被烧的啥样,她在哪儿?”

龚雅问他:“谁是你妹妹?”

“就是娜子啊!蒋娜啊!在你们快餐部后厨干洗碗工的女子,刚来不到两月啊!咋出这事啊!”

龚雅也不知谁叫蒋娜,只知道有四名女工受伤,正在救治。于是他劝说光头不要进入,病人需要休息平静。这是医生出来并告诉光头:“不要害怕,没有大事,都是烧伤,皮外伤,就有一个面部烧伤严重,其他都慢慢会好起来的!”

光头冲了进去,他极力睁大眼球找妹妹娜子,病床上的卡片晃动着,光头眼睛一亮,一眼就看见“蒋娜”两个字。

“妹子,娜子,你醒醒,咋回事啊?脸都成这样了!为什么就你烧伤的最严重呢?醒醒啊!娜子!”光头大声呼喊着躺在床上的娜子。

龚雅这才进来看着床上这个她从未正面交流,也没正面见过的女工,原来这就是长得很像祁梅的女人。平时自己忙,没有功夫到后厨中这几位新来的女勤杂洗碗工,原来这是光头的妹妹,咋就没听光头提起过呢!

安抚了光头之后,龚雅说:“如果你没有时间照顾你妹妹。你可以把他亲人接过来照顾护理估计费用一切由我公司出。如果没有,我们会派人专门护理的,放心!”

“我妹夫还在干装修活,如果他来照顾,一天就少整两百元,她们家里穷,谁挣钱呢?妹妹就是我介绍她过来的。家里老母亲也是体弱多病,妹妹是她的心肝,没有妹妹,母亲就会撑不下去了!”光头焦急又无奈地摇摇头。

“你放心吧!医院会慢慢治疗的,我们会精心护理照顾的。你回去安心做你的生意,有空过来看望一下就行了!”龚雅一边安慰光头,一边向医院外走去……

雾霭朦胧,如烟笼罩,天空中灰茫茫一片,医院的的黄灰色高楼在灰暗的天空掩映下越发的深沉凝重,它仿佛一高大的巨人站立在医院的中央,又像巍峨的大山耸立在城市中间,震慑着周围的小区和街道。

龚雅皱紧眉头仰望着这一切,心乱如麻,没有一丝快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