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什么是我!

“凭什么是我!”同组的老师在电话里愤怒得责问,我恨不得摔了手机。

领导说,当有同事责问,你们就说这是集体的决定。可是有用吗?还是不用解释了吧,因为我已经成为了她心目中十一分之一的“恶人”了。她还在继续,“就是因为我不会拍马屁吗?我与世无争,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我招谁惹谁了......”

上级要整顿教育部门,引进“末位淘汰”制,实施“适岗竞聘”制。在这个充满竞争的时代,对于这样的政策或许无可厚非。只是几十年的公立弊病,突然要动大手术,谁能接受呀。奉献了几十年的青春年华,渐老之时却要面临淘汰,于情,谁不心生凄凉?用投票选举的形式来决定,那么,人情关系是否会站上风,那些特立独行的有个性的老师难免面临淘汰。于理,似很难公平公正。

而对于那些有投票决定权的老师来说,又何尝不是压力山大呀!当初,我被学校提名时,我就拜托同事不要选我,我不想做左右为难的“恶人”。但同事说,你选上,至少你可以保一下同组的老师,可以保一下同办公室的老师,我苦笑了一下,我又何尝有这等能力啊,我只不过是被拉着操刀的一个小卒,一不小心可能就砍伤了自己。

投票程序很耐人寻味。全校七个学科七个组,每组必须被选出一个所谓的“末位者”,然后一个个被领导约谈,最后在这七个中选出一位参加全县的适岗竞聘,也就是选出一个落聘者。这样一来,被伤害的不是一人,而是七个,因为这让他们马上联想到明年后年的那个落聘者。而更让人撕裂的是,某个组,个个敬业爱岗,个个埋头苦干,个个业绩出色,但也必须选出一个。我很心塞,笔有千金,握之无力。看着黑板上的一个个名字,就这样被大家或画圈或画叉决定着命运,我心生悲哀,我仿佛看到,一两年后,我也可能就这样被人家“生杀予夺”。我只想任性地做一个纯粹的语文老师呀,我在心里默默地无声地呐喊着。

结果出来了,我很担心那个最终落聘者。不是担心她找不到岗位,而是担心她无法承担落聘的尊严,无法承受背后的指指点点。上级只看结果,他们不会关心过程的折磨,更不会给那些所谓落聘者寻找心理援助。全县每个学校在同一天完成了这项工作。未落聘者心有余悸,警报解除后,开始纷纷打探议论。同情的发一声叹息,默默走开;好奇多事的开始搜罗八卦,似要看一场好戏。

我不知道那些落聘者将如何度过那个不眠之夜,我只能祈求他们能走出那个黑夜,背负的压力它得有个出口呀,哪怕大哭一场,哪怕大闹一下,可是哪里可以安放他们的情绪呢?谁又能抚慰他们呢?我唯有默默地祈求罢了。

有惊无险的约谈者们,似乎躲过一场灾难,侥幸会让他们或抑郁,或愤怒,似乎很少能洒脱的。是啊,轮到谁都不好受。只是有些人不说,默默咀嚼苦涩的同时也在默默诅咒着我们这些投票者,而有些人无法忍受,始终认为结果不公,于是就愤怒得责问:“凭什么是我!”我理解她内心的委屈,然而,我无法做什么。我也委屈,我又做错了什么,我又凭什么遭人指责和诅咒!

凭什么是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前几天看到一句话:别再被“主观”二字蒙骗。 说的真好。 我想起了一句话: 那么多人考上研究生,凭什么不是我? 以前...
    007er黄慧仪阅读 174评论 0 0
  • 《墨花九段图》卷,明,徐渭作,纸本,墨笔,纵46.6cm,横625cm。 徐渭《墨花九段图卷》绘水墨写意四季花卉,...
    阳阳说画阅读 512评论 0 4
  • 对于一个中了跑步之毒的人来说,一天不跑,自己难受;三天不跑,家人难受(会不断念叨:我已经三天不跑步了);一...
    fs四小姐阅读 229评论 1 2
  • 有时候我会想,我父母的婚姻不幸福,是不是我的婚姻就不幸福,因为有太多的地方告诉我们婚姻的模式是代际传承的。...
    蕙心520阅读 91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