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体老师

曾经在家长会上跟家长推心置腹地说起,其实老师都是骗子。一路上带着学生无所不用其极地各种哄骗,将学生从山脚下骗到半山腰,再一鼓作气地骗着他们登上山顶,领略尽收眼底的风景,感受居高临下的快乐和骄傲。而那些看似很傻的学生,总是会心甘情愿地受骗,最后发现傻人有傻福。

老师这个善良的骗子也是一个矛盾体,不信你看——

每天上完一节课,解决完学生的部分问题,从一楼教室爬到三楼办公厅。刚要坐下来歇一下,喘口气,马上听到上课铃再次响起时,忍不住抱怨这万恶的马不停蹄。

伴着上课铃,重新站起来,抓起小蜜蜂。刚出办公厅,还没下楼梯,整个人又精神抖擞起来,一进教室,又一副激情四射的样子,全然忘了刚才的抱怨。

每次批改作业,被学生的各种低级错误气得满脸通红,忍不住捂着胸口问自己:“我教的是一个特殊群体的学生吗?”真恨不得将那群神兽大卸八块。

一走进课堂,就脸上就灿若桃花,忘了作业之痛,也狠不下心来批评指责,取而代之的是“Good job!”“Well done!”“Not bad!”“Excellent!”等花式的夸夸夸,变着法子各种的鼓励。

每次看到其他老师在大发雷霆批评学生不交作业时,内心总会嘀咕:“真傻!他不交作业,便宜的是老师,省得改了!”

看到自己的作业缺交名单,则一个个叫到面前,真想烧一大锅水,扒了他们的皮,又怕水太热把他们烫疼了。

面对后进的钉子户学生打死不改的违规,多次批评后,吓唬TA要跟家长告状去。让家长好好揍TA一顿,最起码给TA上一道竹笋炒肉的经典菜肴。

过后给家长打电话反映情况时,却不忘反复叮嘱,告诫家长:“好好跟TA说,别动粗的,青春期的孩子虽然叛逆却也超级敏感和自尊,打不得!”

每天都在抱怨工作量巨大,整天都有备不完的课,写不完的教案,上不完的课,改不完的作业。双减对于教师而言,不过减了个寂寞。

遇到学生出现问题,请家长到校配合教育。花了个把钟头和家长联手,对学生进行批评教育。送走学生家长后,做了个深呼吸,发现什么改作业,写教案,备课上课,都太轻松可爱了。

每周17.5节课,平均每天3.5节课的课堂工作量,站到两腿发软。站着说话腰也疼的工作模式,总让我在幻想着:“要是能停下来歇歇多好。”

疫情期间,停课不停学的网课,终于不用站着上了!腰不酸了,腿也不疼了。可更要命的是,颈椎酸了,眼睛疼了。每天既要上好自己的课,也要帮忙管理维持其他科任老师的课堂纪律。天天像一只挂在网上的蜘蛛侠,忍不住每天都在祈祷,疫情早点过去,在我成为歪脖子的瞎子之前,快快返校复课吧!

每天在学校里都像打了鸡血一样的战神。备课上课,批改作业面批作业,课间到班级巡班,找学生谈心。从来不知道疲惫是什么味道。

一回到家里,就发现,腰酸背疼,腿酸咽痛。什么都不想管,就想好好地葛优躺。只是上班时间一到,马上又满血复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