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连载》顽童12--用段子连成的故事,追求读者笑着笑着就哭了的境界

11月28日,这天晚上六点之前一切都是平静的,静得让人害怕,当然这个人仅仅是永乔。时间被痛苦的红Buff黏住了,走得很满,痛苦等级越高,减速效果越明显。

 

六点整,永乔跟小蔡一起走到婚礼现场,大厅门口平平站在新郎旁边迎接客人,永乔注意到她的手是箍在新郎的手的。她冲永乔笑了笑,然后转脸过去又快速回过身,跟新郎介绍小蔡,这是我高中最好的闺蜜。然后望着永乔,这是……新郎抢话,这位我知道,马永乔!昨天我们俩都到现场看你们比赛了!新郎连忙上前向永乔伸出手,只是握手的时候,永乔还是望着新娘。好美。情景就像十六年前,永乔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

就在全场女生为贾铨加油的时候,有一位女生,扎着长马尾的女生,不屑场上的帅哥,翻越道道人墙,向永乔走来。

那一刻,空间冻结了,时间静止了,声音消失了。

那一刻,人物变成背景,景色P成虚化,情感化成奴隶。

那时阳光正好现在她身上

好美。

永乔差点混淆了,此刻和那刻,几乎分不清了。但永乔很清楚,他还是他,她也还是她,但她已经有了另外一个人。

永乔和小蔡走进大厅,看见了高中同学那一围,永乔挥了挥手走过去。坐下来,有人过来拍了拍永乔肩膀,没有说话。场面一点也不像阔别已久重聚的老同学那样的欢快,大家意领神会,都不怎么说话。

有人悄悄跟永乔说,新郎不是你,本来我不打算来的。既然你说要来,大家肯定撑到底。

七点整,宾客大概到齐了,胖子姗姗来迟,气喘呼呼走过来,坐在了永乔旁边,对大家说“大伙儿动作快点,等等还要过去贾铨和晨雯的婚礼!再来一顿!”胖子的到来,气氛变得欢乐些了,大家开始说话,当然,眼睛还是会注意着永乔的表情和眼神,一有不妥就会停止谈吐。

突然,全场灯光调淡,聚光灯照亮了舞台,舞台中间延伸了一条长长的舞台穿过所有贵宾席。婚礼开始了,平平由她父亲从小道领上中央大舞台,把她交给新郎,她哭了。主持人对她说,你愿意吗?永乔多想冲上去拉着她就跑。新娘抽泣,良久,就要吐出“我愿意”时。音乐突然响起,是十几年前发行的一首歌:

 

不能回头多年前早明言不能回头

可幸在是我这一头蛮牛

几年来无法侍候才和我分手

成婚之前一刻才赶到

难得你来通报才知道

往日共你追忆永远是好

怎能预计似这般难共你同偕共老

你话只需肯做

差一刹与我拾回旧好

不甘心尤其这新婚就像玩牺牲

想过抢新娘我差点讲真

历史一刻早已将旧伴侣转送别人

不甘心尤其这新婚失去我身份

不甘心明明不开心

就是不甘心不过我肯等

等一生都等

自小想拿到的全得到

如今我求不到才知道

我命运里虽则当你是宝

天涯尚有更多的好情人仍然未抱

他不要我再拾回旧好

一头蛮牛

闯情场竟成为一头蛮牛

惨淡在是我知不能回头

欺骗我能约定未来回头

我是牛

我是牛

新郎怒了,抓住主持人的衣领,大喊“这是什么环节!!”

新郎的兄弟怒了,七八个人冲去放映室,门锁住了。

全家族的人都怒了,极力寻找是谁的恶作剧!!

永乔也怒了,趁乱跑上舞台,一个眼神,拉着新娘就跑,边跑还边喊着:“你们快去抓捣乱的人,我带她去安全的地方。”

永乔挽着平平的手,穿过人群,穿过了十年的时间。与永乔同坐一桌的人的站了起来,女的用“非礼啊!”的尖叫为他们俩挤出一条路,男的站成人墙阻止男方家族的人前进,胖子塞给永乔两张机票,快走!!

跑到酒店楼下,有辆车打开了门。他们上了车,直达机场。此间,他们俩一句话也没有说,都是用一个眼神就能确定。直到上了飞机,平平轻轻说,带我去看雪吗?永乔点了点头。

几个人都撬不开胖子的嘴,所以没人知道他们究竟去哪儿了。但那个地方,一定有雪,一定有篮球,一定有两个人手挽着手。

永乔深深吸了口气,又吐出来。双手合上《顽童》这本书,轻轻把它放在桌面上。心里感叹,写了几天终于完成了。永乔伸了个懒腰,夜已经很深了,挂钟滴答滴答的响,透过落地窗看着城市的灯光,拿出“我的初恋”那张照片,入了神。

传来的是小五的并不是小蔡的简讯,上面写着:

明天贾铨和晨雯的婚礼我不会去的,新郎不是你,没意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