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相信,没有作不死的爱情

0.066字数 6068阅读 162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月半是我一票异性兄弟中的一个,人不如其名,与胖沾不到半点边,青春无敌,炸裂美丽,追她的男生很多,但能和她处得融洽的男性朋友,也就我一个。

我认识小月半的时候,她还穿着开裆裤,我们第一次见面,她就拿着含了老半天的棒棒糖往我嘴里塞,我拒绝,结果被她暴揍一顿,躲在我妈后面哭鼻子。

她家境较好,又是独生子女,自然万千宠爱于一身,所以有轻微公主病,一言不合就揍小朋友。

上了初中有所收敛,且出手阔绰,常给同学们分零食,给人感觉特别好,但往深里发展,肯定原形毕露。具体表现为脾气古怪,阴晴不定,只要心里有一点别扭,就会向朋友们大吼大叫,吓死个人。事后她会带着一大堆吃的主动道歉,但原谅她的很少。

我曾问过她:“为什么总是伤害对你好的人。”

她说:“我以为朋友们会原谅我,所以才会那么肆无忌惮。”

朋友,在接受彼此明媚的同时,也要包容彼此的阴暗,如果做不到,那就good bye,这就是小月半的交友观。

久而久之,小月半的朋友越来越少,十多年来,只有我还坚守在她身边。毕竟一起长大的,她的脾气我都摸透了,知道怎么应付。

从初中到大学,追小月半的男生没有断过,大多数被她拒绝了,有好感的,在交往之前,她都会告诉人家,我脾气不好,你应该受不了我。

男生拍拍胸脯,说:“你放心,我一定会让着你的。”

二人开始交往,不到三个月,分手。

越要好的朋友越作,到了男朋友这里简直成了重灾区,公主病彻底爆发,太过自我,内心的小阴暗也显露出来。一个不成熟的小男生怎么能忍受得了?

小月半交往时间最长的男生就是刚分手不久的黑子,两个人在一起将近一年,相当不易。

黑子是小月半大学的同班同学,说是同学,其实二人平时交流很少,连朋友都算不上。

有一段时间,黑子总是找各种话题和小月半聊天,两个人这才算是有了交流。聊了一段时间之后,黑子约小月半出去看电影,小月半闲着无聊便答应了。

电影散场后,黑子突然和小月半表白,把小月半搞得当场愣住,正当小月半手足无措的时候,黑子忽然一个强吻,小月半彻底失了智。

“做我女朋友吧。”

“我……你让我考虑考虑吧。”

“好,明天给我答复。”

“明天?太快了吧。”

“不管,反正就明天。”

“那行吧。”

回学校的路上,小月半低头不语,黑子说什么,她就一个劲地‘嗯’。

她第一次觉得,一条路竟然可以那样漫长,四周的气氛怪异无比,那些素未蒙面的陌生人仿佛都在盯着她看。直到和黑子道别走进宿舍楼,她才长舒一口气,整个人都轻松了。

那晚她打电话告诉我,班里有个男生追求她。

我说:“你喜欢他吗?喜欢就处处呗,你那狗脾气,有个人喜欢你真不容易。”

小月半说:“我也说不清喜不喜欢,只是觉得和他挺聊得来,他也挺照顾我的。”

我说:“如果不是特别喜欢,那就不要交往,不然双方都受伤。”

小月半说:“嗯,我知道了,我想想怎么和她说。”

她并没有接受我的意见,他们在一起了。

答应交往的时候,小月半和黑子说:“提前告诉你,我这人脾气不好,一般人受不了我。”

黑子说:“放心吧,我会让着你的。”

多么熟悉的对白,曾经也有几个男生和她说了同样的话,最后还是选择了离开。

小月半有些后悔了,又说:“我希望我们俩交往你不要告诉咱们班同学,我玻璃心,听不得他们说三道四。”

哪是什么玻璃心,就是怕分手后尴尬。

黑子居然答应了。

真正交往的时候,黑子真的特别让着小月半,简直把她当祖宗,就差供起来了。

小月半情绪不稳定,一有不开心的事就发泄在黑子身上,她假期回家参加姐姐婚礼,回学校的时候,黑子坐了二十多公里的公交去火车站接她。两人一见面,没有微笑拥抱,小月半当先给了黑子一个冷脸。

回学校的路上,小月半全程黑脸,黑子绞尽脑汁找话题和她聊天,但小月半就是不愿搭理他。

快到学校的时候,终于开口:“你能不抖腿吗?男生抖腿没出息。”

我不知道黑子当时怎么想的,换了我,非得气得当场吐血。

黑子沉默不语,不再抖腿。

这只是小意思,最过分的是小月半经常翻旧账,翻完旧账就提分手。

我之前学过恋爱婚姻指导,翻旧账和提分手是恋爱的大忌,小月半全犯了。

每次闹矛盾,她和我倾诉,听得我胆战心惊,就这黑子也能忍?这哥们忍术比宫本武藏还牛逼吧。

因为黑子的无条件让步,小月半总算打破了三月分手的魔咒,但她的脾气也被惯的越来越坏。

五一假期,黑子带着小月半去外省找朋友玩,黑子朋友都是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喝多了满嘴跑火车,其中一个不知哪句话惹到了小月半,她的火气一下压不住了。但她还有些理智,没有立即爆发,之后的几天,她一直闷闷不乐,搞得气氛非常尴尬。等到假期结束回到学校,小月半开始翻旧账,把黑子连同他那帮子朋友好一顿数落。

黑子开始保持着一贯的忍让态度,想着让她说几句,火气下去就没事了。但小月半丝毫没有罢休的意思,反而越说越难听。

黑子终于爆发了,冲着小月半大吼一声:“你太过分了,那帮哥们就跟我的亲人一样,当初我被人家戴绿帽子,是他们陪着我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没有他们,我他妈早就跳楼。你说我什么我都可以接受,但说他们不行。”

这是黑子第一次和小月半提起往事,没想到是在这种情况下。

小月半完全没有get到黑子的点,反而脑洞大开,偏要认为黑子对前女友念念不忘,非常无脑地说:“那你和你前女友还有兄弟过去啊。”

黑子呆住,随后苦笑:“好。”

说完这个字,他转身离开。

小月半气得抓狂,但又怕舍友知道她和黑子的恋情,只能把情绪隐藏在心里。半夜躲在被窝里,打开和黑子的聊天界面,一边嘴里嘀咕着‘这混蛋黑厮’,一边想着和她说点什么,输入又删除,反复了好几次,最后把手机一关,妈的,为啥要我和她先说。

日子一天天的过,黑子并没有和小月半说一句话,上课在班里遇到了,黑子低头避开,这次小月半意识到黑子真的生气了。

之前几任男友,都是这么分手的,难道大学第一次恋爱也要告终了吗?

她一个人想了好几天,又被我开导一通,在觉得自己真的喜欢黑子的前提下,终于意识到错误在自己,踌躇一番,在和黑子的聊天对话框里输入了“对不起”。

黑子秒回:“不用对不起,你没错,你永远都不会错。”

小月半:“你就原谅我吧,我再也不会了。”

黑子:“你知道你有多过分吗,你不尊重我的朋友,我宁愿没有你这个女朋友。”

……

接下来小月半乖乖接受教育,主动承认错误,态度极好,最终挽回了这段感情。

之后小月半没有再触碰黑子逆鳞,但坏脾气是从小养成的,一时半会改不了,该闹脾气接着恼,该提分手接着提,反正每次黑子都能把她哄好。

在和我聊天吐槽黑子的时候,却不得不承认这次遇到了对的人,她坚信这世上再不会第二个像黑子那样宠她的男生了,同时满脸幸福,催促我赶快找个女票。

我大骂:“去你亲大爷的二闺女,你这是秀恩爱吗?”

小月半说:“哈哈,对啊,有机会让你见她一面吧。”

我说:“可以啊,让他请我吃饭。顺便问一句,你们还没在班里公开?”

小月半说:“没有,不想公开,就是觉得别扭。”

我说:“好吧,随你。”

在她们交往半年后,我见到了黑子,很荣幸,我是小月半为数不多朋友中第一个见到黑子的。

我很高兴,终于见到一个在肤色上和我旗鼓相当的中国人了。

吃饭的时候,我和黑子聊的很投缘,相见恨晚,加了微信,临走时不忘叮嘱黑子:“小月半脾气和狗一样,多让着她点,不过要是她和你提分手,你要么往死里揍她,要么就真和她分,这事不能惯。”

黑子笑着说:“知道了,知道了。”

不久后暑假,黑子带着小月半回了老家。

因为见家长有点唐突,小月半也没个心理准备,所以没去父母那里,到内蒙爷爷奶奶家待了一个星期。

在去奶奶家的大巴上,黑子叮嘱小月半,见了老人一定要有礼貌,留下个好印象。

等到了奶奶家,小月半懵了,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黑子在旁边给她使眼色,但她就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最终也没把“爷爷奶奶”四个字叫出来。

黑子爷爷奶奶都是良善人家,待人亲和,倒也没介意,好吃好喝招待小月半。

黑子姑姑知道她带了女朋友回来,特意从市里回老家看了看。第一眼特别满意,因为小月半够漂亮,但再交谈就崩坏了,这丫头太过扭捏,很难沟通,最无法忍受的是,小月半至始至终没有叫一句姑姑。

姑姑是个直性子,皱着眉头说:“你怎么扭扭捏捏的,大大方方的多好,又不是外人。”

一周后,黑子把小月半送走了,从爷爷奶奶那里得到反馈的爸爸给黑子打了电话,这女孩不能要,太不懂礼貌。

黑子随便应付几句,没放在心上。

这事还没过去几天,小月半闹起来了,怪黑子带她回老家见亲人,怪姑姑指责她,闹腾地厉害,并且提出了分手。

这是第几次提出分手,黑子记不清了。

当时黑子在兼职暑期工,被老板训斥,叛逆的弟弟还和家里闹矛盾,本来就身心疲惫,结果小月半还闹腾个没完。

重压之下,黑子爆发了:“你能不能消停一点,我弟弟的事,让我心烦意乱,你就不能体谅体谅我?”

小月半说:“你不体谅我,凭什么要我体谅你。还有,只有无能的人才会心烦,有能力的人都去解决问题了。”

黑子沉默良久,说:“分手吧。”

小月半更生气:“分就分。”

黑子出现在了小月半的黑名单中,两个人假期在没有任何联系。

小月半父母原本就不同意俩人在一起,所以一直张罗着给她介绍对象,假期临近结束,有了一个合适的,安排两人见了个面。

当时小月半火气尚在,情不自禁地和男生发了火。那哥们也是个娇生惯养的主,哪能平白无故受这气,把小月半狠狠骂了一通,转身就走。

这一骂把小月半骂醒了,意识到也只有黑子能容忍她的脾气。之后哭哭啼啼找到了我家,让我帮他出个主意,挽回黑子。

听完前因后果,我想打人的心都有了,给她批评教育一番,哭得更厉害了。

我说:“你和黑子提了十几次分手,他都原谅你了,这次你实在太过分了。她把你当自己人才和你倾诉他的情况,你居然说人家无能。谈恋爱为了什么,难道就是秀秀恩爱?那是给别人看的,最重要的是两个人相互鼓励、扶持,这才是最好的恋人,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如果你改不了,就算他这次原谅你,以后也会分手。”

小月半哭着说:“我改,我一定改。”

我说:“你和我说有个屁用,你和黑子去说,而且必须面对面,放下你所谓的骄傲,诚恳的道歉。”

小月半说:“你说她会原谅我吗?”

这话端端也问过我,但我这次给的答案不同:“不知道,看你俩缘分。不怕你怪我,我真不希望他原谅你,这么下去感情会磨灭地一干二净,于谁都无益。”

小月半说:“我不听,哪怕死缠烂打,我也不放手。”

我说:“哎,那随你吧。”

开学后,通过小月半的朋友圈,我知道她和黑子又在一起了,不由得感叹其情路坎坷。

我想,经过这次教训,小月半应该不会再耍小性子,衷心祝福两人能走到最后。

可我还是太年轻,小月半作死的心永不灭亡,寒假再次闹分手。

黑子很爽快地同意,然后微博取关,电话拉黑,微信删除,qq删除。

不久后,小月半办了新手机号,道歉求原谅,哭着说以后绝对不闹了,一定改正脾气,重新做人。

黑子嘴里一边骂着‘贱人’,一边流着泪说:“你为什么总是这样,你为什么总是这样?”

他再一次选择原谅。

小月半果然乖巧了许多,无论通话还是聊天,态度都极好。可惜这种态度只持续了十天,到了十一天的时候,她失踪了,黑子给她打电话,无人接听,qq、微信也不回。

黑子急得微信上向我求助,我帮她联系半天,也没个结果。

这家伙好像人间蒸发了。

这一失踪,就是半个月。

半个月之后,小月半突然给黑子发了个红包,但黑子没有领取。

小月半拼命给黑子发消息,终于换来了一句回复:“别再来烦老子,贱人。”

小月半:“你一定因为我这几天没联系你生我气呢。”

黑子:“滚,别和我说话。”

小月半:“我手机坏了,屏幕一片漆黑,只能听到铃声,不能接。”

黑子:“你把我当傻逼吗?”

小月半:“真的,求你相信我吧。”

黑子:“傻逼都不会相信,手机坏了,你不会用电脑上前去告诉我一声吗?”

小月半:“我爸妈管得严,不让我上网。”

黑子:“呵呵,以前不管,现在不管,怎么就那一段时间管?”

小月半:“家里要我考研,所以要求我比较严,现在我是偷偷和你说话的。”

黑子:“你说谎的水平真low,你觉得我会信吗?”

小月半:“你不要这么说我嘛,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黑子:“别和我提爱,你不配,除非被车撞死了,不然绝对不会十几天不和对象联系。不想瞒着你,我已经喜欢上了同系学妹,请你不要再打扰我。”

小月半再也联系不到黑子了。

晚上她约我出来吃饭,饭桌上简单聊了几句,她已泣不成声,周围桌纷纷侧目,以为我把她怎么着了。

等她不哭了,我才问:“消失的那半个月,你到底去哪了?我明明还见你发微博,秀手链来着。”

小月半闭口不言,又开始哭,最后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我也不便猜想,更不能乱写。

作为发小,我拼命开导小月半,随着时间流逝,她的情绪总算有所好转。

开学临走那天,我送她到火车站,分别前,我说:“开学见面了自然点,反正你们班没人知道你们在一块的事,不闻不问,不管不顾,时间会抹平一切伤痕。”

她点了点头,拉着皮箱上了火车。

在学校,她不管不顾,不闻不问,控制自己不去胡思乱想,每日有条不紊地准备考研,慢慢的,就连她都快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

在电话里,谈起那段感情,她嬉笑怒骂,说起黑子,她说已经放下。

不久后,黑子在班里全班同学的围观下,向同系学妹表白。

学妹腼腆地笑着点头。

当黑子把学妹紧紧抱在怀中的那一刻,小月半忍不住泪流满面。

舍友问她怎么了,她说为黑子感到高兴。

关于往事,你说你已经忘记,殊不知记忆藏在心底,随时随地可以汹涌而起。再想努力压制,却无能为力。

每天傍晚,小月半独自一人在操场散步,默默地跟在黑子和学妹身后,一步一落泪。

当感情无可控制,闭眼都是往事,小月半决心追回黑子。

她固执地认为黑子之所以追求学妹,是为了报复自己。

她给黑子发短信:“你知道吗,你越来越可爱了,我会追回你的。”

黑子:“你如果破坏我们之间的感情,我会和你撕破最后一层脸皮。”

小月半:“放心,我不会现在追你,等你们分手了。”

……

小月半:“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我现在在一点点积淀,改正自己的错误。”

……

小月半:“回想以前,我真的做了很多愚蠢的事,总是拿分手要挟你,以后绝对不会了,之前挖的坑,我会努力填。”

……

短信写了一百多条,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小月半在网络主播的公众号留言,让主播替自己表白。

主播给黑子打电话,说明了情况,黑子直接挂了电话,然后把小月半约了出来,劈头盖脸一顿骂。

“我和你没有任何可能了,我就算一辈子单身也不会再找你,我原谅你的次数够多了,如果以后你再烦我,别怪我不给你留面子。”

小月半依旧每天给黑子发短信,直到有一天对方的号码成了空号。

她和我打电话,哭得撕心裂肺,要死要活。

我怕她想不开,赶紧买了火车票去看她,见面给我吓坏了,眼圈乌黑,人憔悴的不像样子,看得我一阵心疼。

我问:“你怎么不化化妆啊?”

小月半说:“反正他不看,我化妆有什么用?”

话音未落,眼泪夺眶而下:“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返程途中,我想了很多,这段感情,无所谓谁对谁错,因为凡是关乎情的事,都没有对错。

穿越人海,跋山涉水,终于遇到了爱情,那就好好呵护,为什么偏要等失去了才知道珍惜。

如果已经失去,耿耿于怀便是大忌。

错过了列车可以等下一列,爱情也是如此,当爱已成往事,何必固执不放手,收拾好心情,装扮好自己,一个人上路,总会遇到一个对的人捧着鲜花等着你。

最后把TVB剧集《寒山潜龙》一句经典台词送给所有看到这个故事的朋友:

缘起偶然,缘聚欣然,缘尽泰然,缘散释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像我这种菜鸟入门级的选手,对于优秀的音乐人的看法,一直是觉得他们高深莫测,非常有性格,而且生活行为会比较与众不...
  • 2017. 01. 05 某一天 晚 得知澳门站~ 从那时起,一切都稳稳地计划着~ 两个月吧,记不清了,虽然其中的...
  • 一.基本概念 1.AVPlayerAVPlayer是一个用来播放的对象,支持播放本地,分步下载,或者通过HLS协议...
  • 很久没有旅行了,对,是很久。因为我认为以前的外出游玩都不叫旅行。 这是一次有意义的旅行,短短相处的数小时带给我思想...
  • R: I: 发人深省、引人向上的好书成千上万,但通过阅读就获得成功的人却寥寥无几,就像“听过许多道理,却依然过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