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振宇跨年演讲七大话题剖析之二——资本寒冬

按:

最有营养跨年,着实让人眼前一亮。如何让言者的营养真正化为听众的吸收,让一次追赶潮流的狂欢变成耐人寻味的思考,是瀚哥在琢磨的事。

为此,瀚哥将把罗振宇题为“时间的朋友”的跨年演讲进行一次“庖丁解牛”,分块解析,看看这场跨年盛宴究竟能给我们带来什么。

正文:

“资本寒冬”这个话题,大致讲了一个“分赃不均”的故事。

这个故事大概是这样的:

一个有钱银(股东),想做投资,赚更多的钱,然后就有人向他引荐了一个能耐银(职业经理人)。俩人相见恨晚,一个有钱(资本),一个有想法(项目),然后开始大干起来。

很不凑巧,这个公司的业务越做越大,这个能耐银就说:公司搞这么好,赚这么多钱,主要是我的功劳。那个有钱银也说:想法和能力再好,没有人给你投资也是白搭。最后,蜜月期一过,到了N年之痒之际,俩人分道扬镳,从此诀别。

江湖上演绎了好多这样的故事。

有人说,有钱银就了不起吗?干嘛欺负能耐银?

也有人说,有能耐就牛哄哄吗?没有平台和资助,你什么也不是。

一个说时势造英雄,一个说英雄造时势。

当然,这里的英雄,好像单指能耐银,有钱银即便不像狗熊,也是个大奸商,仿佛鸟尽弓藏的感觉。

想当初的罗辑思维,罗胖和申音演绎的到底是这个版本,还是其他版本,不得而知,总之最后也是分家了。

笑话讲完了,说点正经的。

资本寒冬,不是什么经济学术语,只是对一个经济社会现象的描述。这个现象就是:投资者对总体经济状况或很多投资项目持保守、观望态度,不愿或不敢轻易投入。

小沈阳可能会问一句:这是为什么呢?

原因很简单,经济不景气,怕赔钱呗。

关于这一块,请大家自行脑补,什么产能过剩啦,什么结构失衡啦,什么实体经济有些萧条啦……多看新闻的大都会有点了解。

罗胖在演讲中说,疯子和精英一样,都是一个国家的风向标。如果精英都在军队,那么这个可能是非洲的先军政治国家;如果精英都在政府,那么这个可能是发展中国国家;如果精英都在商界,那么这个可能是发达国家。套用这样的逻辑,我想说,如果全民都在疯狂搞创业,可能这个国家经济不太景气;如果大部分人都在安稳做事,可能这个国家经济状况很好。现在的情况正如胖子所说,连疯子都想创业。

为什么呢?因为找不下理想的工作

创业很辛苦,创业有风险。如果可以比较容易地找到不错的工作,谁又愿意冒着风险、含辛茹苦去创业?

创业,是个极具诱惑,其实没那么简单、风险和成本都很高的事情。创业不仅有可能赔本,还有可能负债。对于普通家庭来说,不见得是件好事。还因为,不是谁都能当了老板,即使你可能只管理三五个人,只管理区区几十万的资产。

但是罗胖又说了,最适合创业的人,就是“聪明、年轻、贫穷”的人,大抵是因为无后顾之忧、时间成本低等等因素。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确实年轻,也确实贫穷,可是,你聪明吗?如果你自动且自信地对号入座,说明你很有可能还不够聪明。

贫穷、年轻的人到处都是,但聪明人太少了。

如果你是聪明人,年长、富有又怎样?照样可以创业成功,而且成功几率更大。所以,我要告诉你,那句话就是个伪命题

不要把创业潮当成又一次“无产者”的狂欢,其实你又当了菜。

罗胖又说,资本会越来越谦卑,而创业者的地位会越来越高,我更愿意相信这是罗胖发自内心的一种宣泄和祝愿,是媳妇熬成婆后向世界的宣言,而不是什么预测和判断。把资本和创业者比喻成男和女,也很有新意,却不太贴切。

项目找资本,是求;

资本找项目,是挑。

资本大致主要是钱,区别不大;

项目和创业者却是五花八门,水平和素质参差不齐。

那么我想问,如果我有一个亿或者几千万的资本,为什么我会变得谦卑?为什么我要变得谦卑?是礼贤下士么?不得而知。

总之,不管你拥有什么,从个人的角度来讲,用不着傲娇,也用不着谦卑,客观、理性、冷静且勤奋对待自己和自己的创业或者投资,就足够了,要那么多其他的情绪干嘛?

最后想说,所谓资本寒冬,只是创业者的寒冬而已。对于资本来说,及时没有什么好项目,也无所谓寒冬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