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人与文明人

试着探讨野蛮人和文明人的界限在哪里。

以足球赛为例。

如果一个人,为了获胜,而故意伤害对方,即冲撞的目的就是为了伤害对方,以使他不能发挥作用,或者在心理上造成恐惧而畏手畏脚,这也使他无法发挥其正常水平。这就是野蛮人。

另外一个人,处于完全一样的环境下,他冲撞对方,绝不会想到要故意伤害他以使他无法发挥。也就是说,他宁愿眼看着他进球,也不能以故意伤害他的手段而阻止他。(这不是说犯规的问题。你可以犯规,你的目的就是阻止他的进攻,但是你的内心深处是以不惜伤害他而阻止他,还是在不能给他带来伤害的前提下阻止他?这是截然不同的行为和人性)

你也许输掉比赛,但是你是一个文明人。因为你不会以任何目的为借口而伤害另外一个人、人类。这就是文明人。

你想想:一个由于惯性而收不住腿踢伤了对方的人,赛后,他们也许会互相拥抱、鼓励、称赞、换球衣;而一个故意踢伤对方的人,赛后,他们会拥抱吗?这犹如结下了仇怨。可是这只是一场足球比赛啊。

从足球来看,世界杯就面临这样一个问题,即不同文明程度的人在一起竞赛,所以文明人更容易受到野蛮人的伤害。

这是极其微妙的。如若不是国际足联及裁判们深刻理解这个问题,并且自身已经具有了极高的文明程度,这个问题就无法解决。那么,世界杯的魅力就会大减。

总之,文明人,他绝不会因为任何借口、利益、理念(除非自卫)而故意伤害别人;野蛮人,刚好相反,他会认为以某种名义伤害他人是正当的、正义的、勇气的象征。

也就是说,你对待某个个体的人时的态度,尊重与否、关切与否、平等对待与否、公正对待与否、宽容理解与否,这是野蛮人和文明人的界限。

这是说,对待个体的态度,是文明与野蛮的分界线。

这也是人性的内涵。

昨天在微博上看了一篇文章(实在是忘记作者和文章标题了),他是在分析为何甲午战争中西方国家普遍支持日本,而不是帮助明显是被侵略的大清的。他的调查结果是,西方人认为这是一场文明与野蛮的较量。日本代表了文明的一方,因为他们在明治维新时更加彻底的全面的走向了西方。大清则不然,虽然也有洋务运动等,但是他都集中在了改革技术层面上的问题。其思想深处并没有被西方文明所触动。也许这是天朝大国的心态导致的吧。

不管当时的日本是否代表了文明,文明的标准是什么及对错,以及西方对待甲午战争的态度的对错,仅仅从文明与野蛮问题来看,会带来一个很大的思想冲击,即我们自认为的悠久文化、礼仪之邦,也许并不是真的是文明,至少别人的看法不象我们自己对自己的看法那样。或许过去曾经是,但现在不是了。

你看,如果不能正视事实,那么,事实就一直不会被改变。

这就是我想说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