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宋”离婚,“我们”分手:郎才女貌都不行了,什么才行?

5字数 6942阅读 606

文|李弯湾

昨天早上知道宋慧乔和宋仲基离婚的时候,我没打算写的,因为离婚本来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明星也是人,这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然后晚上的时候,又爆出范冰冰和李晨分手,我也没打算写,因为相比起离婚,分手那就更平常了,更不用特意写一篇文章了。

但是,当把这两件事放在一起,再看看当初他们在一起时,自媒体们发的文章,那叫一个溜须拍马、歌功颂德,所以,就有必要写一写了。

这两组“郎才女貌”的男女,当他们在一起时,自媒体小编们跟着高潮,大概就是写一些“你终将会遇到那个对的人”“好的爱情是如何如何”“你终会嫁给爱情”之类的。

而当他们分开了,自媒体们又开始干嚎,“宋仲基和宋慧乔离婚,我一点也不意外”“范冰冰和李晨分手,我早就预料到了”之类的。。

我们普通人的爱情或者婚姻终结,有很多原因,但这些原因基本上都是具体的、可以被理解的。

拿谈恋爱来讲,“我很喜欢她、她不怎么喜欢我,我们分手了”,这种情况导致的分手,可能已经占去了10%;“她很喜欢我,我不怎么喜欢她,我们分手了”,这种情况又占了10%,“我们彼此都不怎么喜欢,就是试一试”。占了10%;“她太作了”,10%;“我不够成熟”,10%;“父母不同意”,10%;“因为他没钱,不上进,我看不到未来”,10%。。。

反正分手,总是有原因的,而在分手后,人们都会发一些鸡汤,比如“我会努力变好,以后会遇到那个对的人”。

什么叫对的人呢?大概就是那个——我很喜欢她、她也很喜欢我,我们很般配的人,那——宋慧乔和宋仲基这种郎才女貌、天生一对的,不就是你幻想的终极结果吗?不也离了吗。

当初谁要是说她们要不了多久就会离婚,肯定得被喷死,而且这种喷,都未必会来自他们粉丝——普通路人都看不惯这种喷,“人家郎才女貌、天生一对,轮得到你这种妖怪来反对?”

而李晨和范冰冰,从外貌、家境、收入、年龄成熟度来讲,似乎也没什么硬伤,但还是分手了啊。

很多人把遇到那个对的人,当成了自己生命的期待,甚至是人生终极幻想。但是,爱情是一种在短期内产生的激情,它的属性是难以保留、难以稳定。

就像很多人小时候很穷,每天只能吃洋芋,连米饭都吃不起,于是他幻想着——以后出人头地了,一定要大碗喝酒、大块吃肉,那样的人生,好不快活!

可是,很快十多年过去了,他挣到了钱,每天都能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了,但酒肉能带给他的快乐,已经荡然无存了。

从这个角度讲,其实,所有的男神都会变成男人,所有的女神也都会变成女人。而我们的爱情,是要给男神女神的,你面对一个普通人,这种爱情(当初的那种激情)逐渐消失,也就不奇怪了。

就像我们渴望诗和远方,活着太鸡儿无聊了,总要给自己画个饼,有点寄托。但事实上,你喜欢的诗,都是别人的孤独与苦痛;你想要去的远方,都是别人正在苟且甚至渴望逃离的地方。

远方只能永远是远方,或者你可以稍微住上几天,但天天都在风景名胜里,你也会觉得无聊——你可以想想你每天晚上在故宫守夜,那是种什么感受?

所以,我们大概需要理解一个事实:爱情到底存不存在?

爱情可能是存在的,最起码大多数谈过恋爱的人都承认这一点。但是,爱情到底能存在多久,这就很难说了。

你看一两百年前的童话,套路基本上都是王子和公主最后走到了一起。我看的童话比较少,但《一千零一夜》我小时候至少看了一百遍、是几乎能背下来的,《一千零一夜》里写到爱情,最后的结局都是“从此,某某和某某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直至白发千古”。

在一起以后呢?就再也没有故事。

在几十年、几百年以前,恋爱跟婚姻是几乎完全不相干的两件事,恋爱一般都只能偷偷摸摸的搞,那是私情,见不得光。而婚姻是光明正大的,是要戴上道德的枷锁的,是要一生一世的。

那些时候,整个人类主流的文明,都有不同程度的性禁忌,婚前性行为、婚前同居是要遭到道德谴责甚至定罪的,所以二者有很大的区别。

但现在,对于很多情侣而言,恋爱跟结婚就是一回事,虽然程度不如结婚那么重,但也带有婚姻性质,付出的和能享受到的,其实与婚姻无差。

所以不论是离婚还是分手,本质上都一样——矛盾无法解决、受够了在一起的苦,于是分开。

而其实我们期待的那个对的人,是一个能跟我携手一生、每天幸福到爆、甜到齁的人。

于是,别人的“官宣”,别人的“我们”,别人的婚礼,都会被我们当成理想爱情的标准。

可是,不管是在一起也好、结婚也罢,都只是一段漫长旅途的开始,要以这种开始作为理想的标准,是很幼稚的。

刚在一起的时候或者举行婚礼的时候,可能是一段感情中最精彩、最美好、最光鲜的时候,把这种美好和光鲜当成爱情的理想或者榜样,然后美化爱情,是严重缺乏理性的。

就像有人问我一天挣多少钱,我说七八千吧,然后他就会算——啊,一天七八千,十天七八万,一百天七八十万,一年365天就两三百万了——哇,羡慕羡慕,有钱有钱。

可是我没告诉他,我一年中可能就那么一两天挣七八千,其他时候可能不仅挣不到钱,甚至还亏损。

所以啊,连世俗世界里最无可挑剔的“郎才女貌”都无法确保一段感情持久延续,更不要说一般的凑合了。

于是,我想我们应该开始思考一些新的命题了,比如——什么是爱情?爱情的职能或者作用是什么?如果要缔结一段长久而幸福的关系,它的要素是什么?总不能一直都拿“缘分”来搪塞吧。

在此,我就谈谈我的认识或者感受吧。

第一、什么是爱情?

首先,从生物的角度讲,爱情就是一种求偶行为,不管是孔雀开屏还是夜猫叫春,这都是以交配或者繁殖为目的的求偶行为,本质上人也不例外,因为当人没有发育、当人类还没有演化出文明在群婚制度之前,是没有爱情这个概念的。

当然了,人与动物不同,人会延伸和发展这种基础行为,顺便衍生了一些符号,而符号又引导着大家去继续扩展这种行为的周边。

比如玫瑰就是一种蔷薇科植物,钻石就是一种由碳元素组成的单质晶体,它们本身跟爱情没有鸡毛关系,最起码在中国几千年的文明里,它们都跟爱情没有关系。

但现在玫瑰、钻石、洁白的婚纱这些东西,都成了爱情的相关符号。这些符号连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关于爱情的体系,人们不同程度的接受了它,当身边所有的人都觉得这个世界有爱情的时候,你很难不相信它有。就像我觉得这个世界没有鬼,可我奶奶就相信,我说服不了她相信世界没有鬼。她反驳我的理由是:祖祖辈辈、她身边所有的人都相信世界上有鬼,而且有人还亲自遇见过。

我:????

爱情就是一种激情,本质上就是好色。大家都是好色之徒,而且不分男女。而好色是由性激素睾酮和雌激素驱动的,睾酮在男女身上都有。

所以,假如人类不用为了生存发展考虑,不用为虚荣或者后代考虑,产生爱情的唯一标准就是身材和颜值,“只要哥哥长得好,一句在吗我就倒”——这不是肤浅,这是事实。

只是说男权文化长期对性的压抑、对女性的物化,让女人和“正人君子”们很难正视自己的欲望,非得要搞出“纯洁的爱情”和“还是比较看重内在”来遮掩。

其次,从人类的文明演化角度讲,爱情,尤其是“浪漫的爱情”,它本质上是起源于中世纪十字军东征时,骑士们对已婚贵妇的仰慕之情,它本质上是一种奸情,浪漫也随之产生——球事不用干,一天就花前月下,就算不浪漫,最起码也是浪的吧。

在文艺复兴以前,不论中外,结婚跟爱情是没有关系的,婚姻就是一种缔结社会关系的机器,它以服务父母的意志为主,由此产生了“门当户对”这种概念。一对青年男女甚至是少年、幼年男女(古时候结婚年龄很小的,女孩十四五岁就结婚了,甚至还有很多“童婚”“童养媳”)他们有啥自由意志?他们能懂啥爱情?全凭父母左右打量,给他们配对。

婚姻在文明诞生后的上千年,都只是父母们喜欢玩耍的一个配对游戏,今天人们逐渐从父母的掌控中逃离出来,但不妨碍它依然还是一个配对游戏。

而爱情里很重要的一个符号,是情人节——先说国内,中国人本来是没有情人节的。情人节在西方,本身也跟爱情无关。以前被宗教驱使,现在被商业裹挟——于是演化出“仪式感”这种东西,每个节日都被中国女人过成了情人节,我怀疑在这样下去清明节恐怕也保不住了。任何一个节日,都是情人节,都要发红包转账,都要一起度过,都要买礼物。。

情人节的英文是Valentine’s Day,音译可以叫“瓦伦丁日”,起因是在差不多两千年以前的古罗马,因为统治阶级镇压基督徒,其中一位叫瓦伦丁的基督徒被捕入狱,在狱中得到了典狱长女儿的照顾,后来他要被执行死刑,临刑前,他给典狱长女儿写了一封信,表名自己无罪。

所以,情人节本质上是基督徒的一种自证清白,它跟爱情或许有关,但关系不大。

所以,爱情就像鬼一样,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鬼,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大白天不会相信有鬼,但大晚上把你扔到坟堆里去,你也会害怕。

这个世界上有没有爱情,似乎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当你遇到喜欢的那个人,你会产生一种愉悦的情绪、你会想要跟他睡觉、你会依恋他、你会想念他,分开了你会疼痛难受——这些东西都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这些情感或者情绪,它可能不能用爱情完全概括,甚至就算是爱情,它的程度跟你在不同的年纪、不同的境遇、面对不同的人也不尽相同。

再次,从婚姻制度的角度讲。人类是从蛮荒走向文明的,蛮荒时代,是一种接近于杂交的状态,后来演化为群婚制,也就是说父母可以跟子女发生关系,再后来大家发现这样不好,于是父母辈跟子女辈发生关系被摒弃了,但同辈之间是可以发生关系的(哪怕是亲兄妹),再后来,人类发现这样好像也不行,于是开始摒弃同族之间通婚,开始“抢妻”——去外族那儿抢夺女人。

再后来,人类已经变得较为文明了,但又演化成男权社会,可以一夫多妻——你看,我们现在觉得爱情讲究的是忠贞,爱情具有排他性,但在以前那种社会制度和观念下,根本没有这种说法。女人们觉得“共伺一夫”也没什么,男人们左拥右抱也没事。

到今天,一夫一妻制,出轨频繁,痛斥出轨的声浪也越来越大,爱情跟婚姻、忠诚、专一死死地绑在了一起,而且形成了一种全社会甚至全人类的共识。但是,爱情(目的是求偶的激情)跟婚姻的互相束缚、平淡是相违背的,尤其在中国的当下,女孩(女孩的父母)不仅看重爱情(他对我闺女好不好),还看重车马房子和彩礼——这就非常复杂了。

所以,有时候我会觉得,以结婚为目的的爱情或者婚姻,在某种程度上,它比单纯的性更要俗不可耐。事实上,绝大多数人的爱情,也并没有那么美好,甚至包含了各种苦闷与罪恶。

所以,像两宋离婚、李范分手才让人唏嘘,因为我们普通人结婚,多少都会有所图,多少也会有所嫌弃,毕竟大家从长相到内在,从物质到精神,都有不同程度的缺陷,但像宋慧乔和宋仲基这种,男的是万人迷,女的也是万人迷,男的在事业巅峰期选择婚姻,女人在历经各种故事后选择嫁为人妇,他们的爱情,是毋庸置疑的——无所图,只是因为相爱。

无法否认的一点是——在结婚的时候,他们是真的渴望跟彼此携手一生。

可是,结果呢?除了没有在公众面前鸡飞狗跳,也算是温情不再了吧。所以,既然大众所理解的爱情是由本能衍生出来的带有夸大性质的观念,那么,要搞懂爱情或者婚姻,就得回答第二个问题了。

第二、爱情的职能或者作用是什么?

从第一个问题的答案里,可以找到“爱情的职能”的答案。

爱情,产生的时候,它是一种“我想跟你在一起”的心态,当在一起之后呢,它是一种“我不想跟你分开”的心态。

从这个角度讲,两个人分开的原因,至少对于那个提分手的人而言,根本的原因是——我不爱你了。

爱情的作用是什么呢?有过恋爱经历的人都知道,当你爱一个人的时候,你觉得她很好,满眼都是他。

(如果你刚跟一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就各种挑剔,心里还想着别人,说明你压根儿就不爱他)

爱情就像酒,像毒品,它有强大的致幻作用,在你爱一个人的时候,你每天都在享受那种亢奋。 

但跟药效消失是一样的,这种幻觉不会一直持续,它在几天、几周、几个月或者一两年之后,就会逐渐甚至完全消失。

当然了,这么说的前提是——认同爱情是一种激情——一种亢奋的、激荡的情感。

所以,光有爱情,无法支撑两个人走完漫长的岁月。

那些说爱情是两个灵魂的碰撞的,纯属扯淡,甚至虚伪,爱情就是始于颜值的,你看到一个极品帅哥或者一个极品美女,你哪里管得了什么灵魂不灵魂的,只要对方愿意,你都想跟他谈一场甜甜的恋爱。

当你想到物质、想到婚姻、想到以后能不能好好过,那就已经不是或者不只是爱情了。

第三:如果要缔结一段长久而幸福的关系,它的要素是什么?

前面也讲了,我们普通人分手,基本上都是因为具体的原因。因为我们太特么普通了,所以身上或者心里都有各种或大或小的毛病,要么是因为本身就长得不行,要么脾气不行,要么没有钱,要么没有身材,要么没有文化,在这些俗不可耐的原因面前还谈爱情,我只能佩服你一把年纪了依然有选择天真的勇气。

但是,“郎才女貌”、“神仙眷侣”也会分开,这就值得思考了。因为我们穷其一生,可能也无法像他们一样有钱、有名、有颜值,他们处于一个我们幻想的、努力追求的“我变成了一个更好的人”的终极状态,似乎也找到了那个“对的人”,结果还是分了。

那么,问题就来了,这个世界到底存不存在“对的人”?如果以“携手一生、幸福美满”作为婚姻或者恋爱的标准,那么这个标准是什么?

首先,如果以光以爱情来作为判断,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对的人,因为他前天对、昨天对、今天对,但有可能不知道哪天他就不对了,而且,你自己也在变化。

就像我以前特别喜欢抽烟,现在居然戒了,我以前特别喜欢吃海鲜,现在觉得也就一般般,昨天还闹着要吃锅盔,今天就被割破了嘴。。不仅我们无法保证别人会一直爱我,我们也无法保证自己会一直爱对方——尤其是避雷针被发明以后,人们在发誓就更加肆无忌惮了。

所以,网上那些支持“离婚要判刑”“一辈子不能离婚的”,要么是真傻,要么是有病。离婚虽然导致了一个家庭的破裂,导致了两个人的破裂,人们希望“一辈子不离婚”,本质上是想保护自己。但是,事实上,感情里、婚姻里,不仅有对方要离开你的可能,也有你要离开对方的可能,万以你遇到一个牛变的配偶,你就要一直受罪下去?

其次,爱情产生的原因,是基于外在的,没必要否认这一点,这是很本能的东西。你们可能因为聊得来、因为有钱有义而在一起,但那不叫爱情,虽然这并不是什么糟糕的事,但不是所有在一起的理由都是爱情,并不是所有的感动都是爱,你心里要有点数。

而爱情,迟早是要消失的——我指的是“与君初相识”的那种激荡,剩下的,就是磨合或者凑合、迁就或者将就。而将就又分为主动和被动,有些人没有工作没有收入、饱受传统道德的束缚,于是被动的将就,而有些人虽然“可以找到更好的”,但选择了继续婚姻,但这并不十分舒服。

所以,光有爱情还不行,毕竟见色起意是一件很容易发生、成本很低的事,爱情的有效期也很短。

两个人的婚姻假如要持续50年,那就是差不多两万天。人类是没有接受过这种演习的,在人的成长过程中,其实很多时候都保持了不同程度的独立,要跟一个人朝夕相处、互相捆绑、为了彼此而克制自己的本能,这是很难的。

所以,要在一段长期的关系里比较融洽,最主要的还是久处不厌。久处不厌的前提,是大家互为朋友。这样不仅背叛的成本高、而且背叛的意愿很低。

假如你只有爱情,当某天不那么爱了,或者遇到更好的了,很容易就崩了。但如果你们夫妻是和好的朋友,你如果要分开,损失的东西就很多了,你会失去爱情、失去友情、失去亲情,而且,是真正意义上的“很难再找到一个像他那样的人”。

总而言之,婚姻本身就是一种非常复杂和困难的结构,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困扰人类最多的问题,因为无论怎样都无法满足人的所有需求。就像你走了一天,回到家躺在床上很舒服,但你要是永远躺在床上,你也会很痛苦。

所以,如果非得要做一个总结,去回答“要缔结一段长久而幸福的关系,它的要素是什么?”这个问题的话,我认为,它的答案应该是——两个人满足三性:兽性、人性、神性。

所谓兽性,就是跟一般禽兽、畜生无意,大家都是本能动物,对彼此有性吸引力,觉得彼此长得可以,看着都觉得舒服;

所谓人性,就是父母觉得你们般配、朋友觉得你们般配,你们有比较好的个人修养,没有暴力倾向、没有小暴脾气、没有任性、没有大男子主义等等,你们有比较好的物质条件,或者对物质都没有太大要求,这就是人性;

所谓神性,就是你们三观大体一致,理解力大体一致,都能为彼此着想,都能良好的沟通,都能互相欣赏、互相支持、互相鼓励。既是朋友,又是战友。

满足这三性,要做到长治久安、幸福美满,应该就很接近了。

当然了,现实生活中,要满足这三性,是非常难的,甚至说是基本不可能的。现实就是,成年人的世界,不管是爱情还是婚姻,其实都很俗气——大家以为感天动地的天籁之音,事实上就只是一首关于套马杆的草原歌曲。

所以,在这个结婚自由、离婚也自由的时代,两个人要白头偕老,太难太难了——或许几百年后我们的后代会认为——其实也没这种必要。

所以,就当下的道德和社会环境而言,两个人要白头偕老,首先你要有比较好的修养,确保自己不是犯错的一方,不是蛮不讲理的一方,不是破罐破摔的一方,不是冷漠无情“我想静静”的一方,不是挣不了钱的一方,不是指望对方怜悯的一方。

然后,好好爱自己,发展自己。好好爱对方,但也要学会并习惯一个人的生活,“没有谁我也能好好过”,毕竟,“幸福美满、携手一生”这个理想还是太遥远、太宏大了,它关于概率,需要运气,而你又不能保证你就拥有这种好运气。

每个女神回到家都要卸妆甚至扣胩,而你可能只是看到了她涂脂抹粉笑靥如花——这就是关于爱情和婚姻的真相。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