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着年轻把能做的傻事都做了吧---船底顶游记

大合影

首先,这不是一篇徒步攻略,因为我无法清楚的描述每一条路,每一座山;其次,这不是摄影作品集,因为我们根本无暇拍照,更别说构图和角度了;最后,这更不是一篇心灵鸡汤,因为这里面提及的每一条路、每一棵树甚至每一棵草,都是我们亲身经历的。所以,请奔着以上三点来的读者绕行!

不了解船底顶是什么样的存在的读者,请自行google。

第一天(6月19日):

2015年端午节,6月19号晚上,一行9人开始了韶关船底顶之行

在高速上冒着生命危险的合影

晚上下班之后,8人从深圳出发,1人(也就是鄙人)在广州静候,汇合之后从广州出发前往韶关。路上还算顺利,除了一辆车迟到了1个多小时、路上堵得要死以及下了高速后泥巴路差点把底盘震断,其他都还不错。预计12点到达的目的地:新洞村,我们只延后了3个小时,很不错了。

到达目的地后开始寻找营地、扎营露宿,4点开始”睡觉“,早上7点起(re)床(xing),然后大家洗漱用了近3个小时,将近10点开始出发,开始了真正的徒步之旅。

心得:多人出去户外,能提前的一定要提前走,中途肯定会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将行程延误,出师未捷就不好了

第二天(6月20日):

今天行程:从新洞村出发,途径峡洞→仙女湖→垭口→高障顶,在高障顶过夜。

我要用鲁迅先生的一句话来概括今天的行程: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有了路……

早上起来的准备工作

在到达峡洞之前全是柏油路,还算比较顺畅

柏油路

第一个目的地:峡洞,这里是个水电站,之前我来的时候柏油路还没有修到这里,不要问我之前为什么有来过,我不想说……

峡洞

中间一条河,怕鞋子弄脏了,我们就拖了鞋子过河,很聪(you)明(zhi)有没有。我们完全没想到之后除了小河,还有沼泽、湿地(有攻略,然并卵)

过河

过了峡洞之后,就是一段让人想死的爬坡,需要用狗爬式才能上去,目测坡度在70°以上

斜坡
斜坡

遇到活水后,还可以补充一下水源,山里的水很清凉,喝起来也很爽口

活水

这,不解释……

……

穿过树林后遇到了一大片草地,蓝天、白云、绿草、河流,照片中的我们显得如此的多余

草地
草坡
蓝天
草地

遇到一条河,只有穿过这条河才能过去,谁也不想当那个拖后腿的,虽然有些胆怯,但最终大家都过去了。

犹豫中...
还得过...

可能是驴友在这里扎营时不小心点燃了附近的杂草,绿油油的一片中出现了一个污点,这里已被火烧尽,只剩下显露出的石头在无声的抗议

四大金刚

沼泽地,估计有半米深:

沼泽

过了一段很安逸的道路后,我们又进入了丛林,一大片的竹林

竹林

又遇到了爬坡,跟之前的不同,这里的坡度更大,路更难走,而且是烈日当头,可以说这里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行程的开始。相比这里,之前的路只能算是在散步

大爬坡
看这表情...
补充能量
大斜坡
呵呵

一个斜坡上,大家在休息。那个时不时的撩起自己的衣服来秀自己的肚腩的同学,请大家忽视。一直在玩自拍的同学,实际上他是队长,也请大家忽视。

休息中

垭口,我猜这个就是。穿过这个,我们到底了今天的目的地:高障顶。

垭口

胜利的姿势有没有,真是图样图森破

胜利?

自认为已经到达了船底顶,好吧,我承认,我们实际上不知道哪个才是船底顶,跟着感觉走就对了。请忽视这张,谢谢

……

接下来开始安营扎寨。这里我们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在山顶上扎营。晚上风很大,而且还在打雷,如果不小心被刮走了,估计找都找不到!

安营

晚上我们的豪华晚餐:煮方便面,被一抢而空,由于场面过于血腥和火爆,不便于放图

OK,今天的行程就到此为止,我们到达了我们心目中的第一座船底顶

心得:

1) 如果去爬山,可以不用带太多水,你可以带空瓶子,因为山上有很多补水的地方

2) 扎营千万别在山顶,一个晚上你都睡不着,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3) 别在乎你那双鞋,你的命比鞋重要的多

4) 一定要有人懂得摄影,要不然,看上面的照片就知道后果了

第三天(6月21日):

从高障顶出发,途径落日大草坡→船底顶→悬崖→乱石坡→一条不知名的河,然后在河边过夜。

这里,我要用下面这句话来概括今天的行程:我曾经穿过山和小河,也遇过暴雨雷电,暮然回首才发现,这次,玩大了

在英(zi)明(lian)队长的带领下,我们开始了今天的旅程:

前进

右边是悬崖,在半山坡上行走:

悬崖

遥望远方,都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这个时候就知道要一直走一直走

遥不可及的路

你一定注意到了我们手中的棍子,是的,我们不专业,而且还很业余,但那又怎样!另外,这根棍子目前已被叫价上千元了,可见它是多么的重要:

合影,棍子的

这次换做了左边是悬崖:

悬崖

担心上了船底顶后没有补水的地方,他们就在这里用水瓶接水,你没看错,就是在接水,喝的水

接水

到达落日大草坡,我们目前为止登的最高、最陡的一个峰。实际上我们原本以为这个就是船底顶。在这里,我们碰到了来自深圳的磨房徒步队员,他们中竟然还有女生,除了震惊还是震惊。在临走的时候,听说他们还带了哈密瓜上来,哈密瓜,密瓜,瓜……

驴友
驴友

终于,登顶了。这里就不多写了,重在过程,而不是结果:

登顶
登顶

下山时,噩梦又要开始了。前面是悬崖,上下必须通过绳索,看到中间那个人了没,13岁的男孩,一家三口。不对自己狠点就真不知道自己多牛

悬崖中的boss

陆续的经过悬崖:

过悬崖
过悬崖

下图中左边就是乱石坡,最后再欣赏一下这里的草坡吧:

最后的美景
最后的美景

到达乱石坡,穿过这里用了三个多小时,不仅难走,而且还伴随着随时会被上面掉下来的乱石砸到的危险

乱石坡
乱石坡

又一个需要绳索才能通过的地方,下面也是一个悬崖:

勇士
勇士

OK,接下来重点来了。原定计划是穿过乱石坡,然后顺着一条河下去,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一场暴雨不期而至。

手绘地形图

首先,我们的正确线路是从A出发,穿过河流,到达C,然后顺着U型水渠继续走。可是,由于短时间内的暴雨使得原来还可以过的小溪已变成了小瀑布,水流很急,根本没有路。

在B点,我们发现一个很窄的地方,勉强可以通过,于是就全员穿过了河流上了一座小山,如D点所示。按照方位,我们应该是可以翻越这座山从E点想办法到U型水渠。但是,当我们拼尽全力到达E点后才发现,这里是悬崖,根本无法下山,而且刚才的暴雨已经冲刷了这里的土壤,泥石流随时可能发生。

此时的我们根本无暇顾及冷、饿,之前所设想的一切不好的事情在这一个小时内瞬间井喷!暴雨、迷路、手机没信号、夜行……

考验队长的时候到了,首先是找到一个有微弱信号的手机,然后告知朋友,如果在第二天9点还没有收到我们的消息就立即报警;然后联系了这里的登山救援队,由于我们自己都不太清楚自己的方位,所以沟通起来非常困难,再加上信号不好,此时的我们已不知所措。

万幸,这次徒步有两个队员留守了,我们联系到了这两位队员,然后通过信息+电话的方式与当地村民进行了长时间的沟通和交流。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我们必须返回去寻找A点初可以过河的地方。

于是,从E又返回到了A,此时天已全黑,根本看不清路,更何况旁边都是悬崖和乱石。最后只能在A点扎营。

7个人,一个营帐,2点到5点,蜷缩在营帐中,大家都很累,但已无法入睡,生存的本能战胜了身体的劳累,大家都知道,如果第二天再找不到路,那么等待大家的将是无休止的噩梦。

心得:

1) 准备,一定要准备好,任何突发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2) 处变不惊,一定要淡定,冲动永远都是魔鬼

3) 登顶后没有想象中的兴奋,过程,才是最重要的

第四天(6月22日):

今天行程:途径U型水渠→木板桥1→白房子→木板桥2→罗坑变电站→下山。

早起,开始顺着河流向下走,寻找C点。此时我们才发现,即使是昨天晚上找到了这条“路”,我们也不可能穿过,观察石头被冲刷的痕迹,我们可以感觉到昨天这里水流的速度。

小河

终于,发现了U型水渠,即C点。到这里为止,整个行程中最艰难的部分已经结束。

U型水渠

昨天的暴雨导致山石跌落,如果昨晚从这里同行,后果可想而知

落石

路过第一个木板桥,有种泸定桥的感觉:

木板桥

传说中的白房子,U型水渠的尽头:

白房子

两基友,左边那位的头巾很拉风:

……

第二个木板桥:

木板桥

顺利抵达罗坑村水电站,与留守的两位队员汇合!

汇合

队员介绍:

此次徒步的队伍为非专业级户外运动业余组织:地狱狂飙(建议队长,换个名字吧),这个组织成立于2012年,由肖玉峰同学创建,一开始是以骑行为主,已完成了西藏、云南、广东珠海、广西桂林等线路的骑行,后来不断的涉足其他户外领域,目前队伍已达数百人。

全体队员

从左向右依次是:红土、黄栗、王肖、梁宁、肖玉峰、小廖、张星、罡哥、鲁军

队长+领队:肖玉峰

领队:罡哥(由于中途出现意外,罡哥和红土退出并留守阵地)

费用介绍:

本次活动花费近4000元,人均不到400

经典语录:

黄栗同学:“believe your body”(请注意发音:宝弟)

肖玉峰:“快到了,还有200m”(我真的不想说,这200m你能走2个小时……)

梁宁:“睡你麻痹起来嗨”(好粗俗,野总)

最后,引用此次倍感遗憾的罡哥的一首诗:

烈日烈酒,浓雾农家,沼泽找路,找遍旷野。深夜深山,身心疲乏,高山高崖,高何一截。乱石乱流,心乱如麻,崖边搭帐,七人一窝。涉水攀岩,连滚带爬,来日方长,必征船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