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日子,不能再见的风景

从记事起,我的记忆里就交织着与果园有关的点点滴滴。

我们村三面环山,三面山上满是各种各样的果树,苹果、梨子、海棠、枣树、柿子......那时候统治大江南北的“红富士”还没有出来,果园里成熟的都是一些今天听起来异常生僻的苹果品种—夏果、沙果、金帅、大国光、小国光、花皮、忍冬......我爸承包了村里整整一片山的果树,很大的一片山!每年3月,苹果花、梨花、桃花次第盛开,苹果花粉红、桃花深红、梨花雪白、海棠花浅红,壮观无比、一望无际,刮风的时候,躲在树林里,花瓣如雨纷纷飘落。中午时分爬到山顶,太阳很烈蒸发着大地,远远望去空气中水汽蒸腾,无边的花海似真似幻,像海市蜃楼般美丽。山的另一边是海,有海气的时候,海气从山的另一边慢慢积攒,待爬到山顶之后又滚滚地冲下山顶将花海逐渐淹没、淹没.....那景色这辈子再没见过......。

我的第1次关于家庭收入的概念是有年躺在炕上,睡醒后在炕上懒被窝,听灶台边我爸和我妈谈论说今年苹果全部卖完估计能挣5000多块钱,说这话的时候我爸是有点点自豪的口气的,那时候我的零花钱是2毛、5毛,自己默默算了遍,5000块好多啊,我什么时候能有5000就好了!

小学3年级的时候,耐不住我的央求,我爸用3筐苹果帮我换了一只大口径的高压气枪回来,点55的铅弹、泛着青光的枪筒、光滑可鉴的木质枪托,我鸡冻的都快尿裤子了!你能想想一个小学三年级的学生,时不时背着一支有很大杀伤力的高压气枪去学校上课,上课的时候气枪就放在自己的课桌边的情景吗?现在想来都觉得不可以思议!夏天学校中午午睡,我是班长负责监督所有人睡觉,等大家都睡着我就拎着枪去学校西边的树林里去打鸟,麻雀、翠鸟、斑鸠、啄木鸟、柳雀,甚至喜鹊......多么肆意的时光啊。

我爸喜欢吃水果,我遗传了他的基因。

每年从阴历的5、6月开始,各种新鲜水果开始成熟,先是早桃、夏苹果,到秋天各种各样的水果应接不暇,最后以忍冬苹果和雪桃结束一年,每年深秋我们家都会在平房里存上10大几筐各种苹果,筐是用蔑条编的、里面垫着软软的野草,每筐起码100斤,每天晚上我们家的固定节目就是吃完晚饭,我妈用笸箩去装10几个苹果回来一起吃,平房里面里面的气温低,冬天外面大雪纷飞、炕被火烧得暖和异常,我爸拿一把用了很多年的刀子转手就能将削完的苹果递给我和我妈,咬一口,冰凉“西甜”!剩下的是一堆一气呵成一点没断的苹果皮,真爽啊!

苹果太多了,我妈变着花样去折腾怎么吃。

把苹果去皮、加冰糖煮熟,切成片,在太阳下晒干就成苹果干了;把苹果去皮、切片、加冰糖煮熟就成了苹果罐头,初中住宿的那几年,我爸隔两天就骑着他的幸福250摩托车去镇上学校给我送好吃的,其中就包括苹果罐头.....,现在想起来泪目,爸妈对自己真好啊!

我爸后来自己种了几亩桃树、旁边是我姥和姥爷的桃树。

桃子也有很多品种—大久保、北京蜜、血桃、扁桃、雪桃......我姥爷每年都会在自己的桃林里打个棚子晚上睡在里面守桃林,桃子上面都有一层薄薄的毛,在桃林里穿梭的时候碰到皮肤上异常的痒,这是我最不喜欢在桃林里干活的原因。当然,桃林也有桃林的好处,比如到处都是鸟窝,经常一抬头就是一个鸟窝,再看看要么是一窝幼鸟,要么是一窝鸟蛋,还有看到那种又大又漂亮又好吃的桃子,你可以随手摘下来吃掉,至于什么样的桃子好吃,主要是吃多了,一看就知道,万一真的不好吃,咬一口随手扔掉,继续找!

我的高考录取通知书是在桃林里收到的,因为每年那个时候正是桃子成熟的季节,每到这个时候家里忙得不可开交,我爸我妈负责在桃林里摘桃子,我负责用篓子去把桃子拐出来分类装筐,那时候我的姥姥还在,她太亲我,每次看到我累的东倒西歪拐着篓子经过她家桃林的时候,虽然,她也很忙,但她还是会偷偷帮我把篓子拐出去.......往事历历在目,而她已经化成一堆尘土躺在我们村西山一块十分贫瘠的向阳山坡上。

大学的时候,喜欢摄影,去武汉江边的一家当铺花几百块钱买了部前苏联基辅牌的单反相机,暑假回山东在桃林里摆弄的时候,我姥说:孩啊,今年过年的时候给我和你姥爷拍个照片,要不将来死了都没张正式拍过的照片!那年春节,我史无前例的给我姥和姥爷拍了一张合影,北方的正月,天空晴朗、阳光暖暖的,我姥和姥爷端坐在一张板凳上目视前方、表情平静而慈祥.....来年春天我姥就得了脑溢血,虽救过来又熬了3年多才去世,但我亲自经历了一个生命逐渐枯萎直至消失的整个过程,我姥有那么多外甥、外甥女,但她最亲的是我,从此以后,我再也不给任何亲人拍正式的照片......。

我们家的桃林和我姥家的桃林,后来,全部转给村里人,再后来据说全部砍掉了。

前年春天回老家,自己遛达到以前桃林的地方,发觉原来的桃树并没有全部砍光,还留下两棵,经过这么多年这两棵桃树长得很是高大,在四周毫无遮掩的农田里,一树桃花显得那么突兀而美好,我在旁边逗留了好一会去辨别多年前的痕迹,发现这两棵桃树是我姥家的,就在两家桃林交接的地方,当年我就是从这个地方将桃子用篓子拐出来再送到堆桃子的地方分类,而我姥她就是在这个地方,时不时偷偷帮我把篓子拐过去........。

这个年纪,喜欢回想一些事情,美好而令人悲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万般无奈,却又无可奈何。 缘分到此结束,故事还没有散场。 (原创文字,如需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1 我不爱吃桃子,从...
    卜悠悠阅读 296评论 0 3
  • 回到目录 上一节:农家小院 母亲 时间就像无色无味无形的流水,不经意间就这么从容的从我们身边流过,然后将来变成了现...
    MJ老段阅读 337评论 5 8
  • 文|赵晓璃 写在前面的话: 周末带孩子去图书馆,经过繁华的闹市区,我看着一栋栋奇特高耸的写字楼,无法遏制地在内心拼...
    赵晓璃阅读 1,815评论 13 53
  • 虚度光阴空染指,错失缘念乱成吟。 一心孤对刁残月,两盏难邀共已人。 混迹俗群迷道路,偷来文酒醉诗心。 简书方作文诗...
    房谋杜断阅读 551评论 15 17
  • 喜欢多肉植物的花友们,大叔每天都会精选一款多肉植物,让大家了解,这样就会不断学习到多肉的知识,每天认识一款,一年也...
    多肉花客阅读 1,380评论 0 3
  • 今天老师主要是讲了函数的一些作用问题 还有昨天留下的作业 感觉函数这里理解的还好 可以跟上 函数这里也运用到很多之...
    王春雪cs阅读 9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