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还是爱人

情人还是爱人

“听说了吗,今天凌晨,我们学校校门口的堆沤池那边发现一具尸体”

“嗯嗯,对啊,听说是个女的,死了还没多久呢!”

一进学校,苏和就感觉气氛非常恐怖,大家都在讨论早上的那具尸体。整个早自习在一片谈论声中进行。一向严守早自习的朱炯老师现在也不知道哪去了。

杀人案件?要看吗,苏和看着自己的书本,在心里说,当然要。

昨天是星期四,苏和所在的义清中学有在星期四大扫除的传统,本来在同学们打扫完了学校后,学校垃圾站的师傅就要开始清理堆沤池,但是因为师傅昨天临时有事,就今天才清理,没想到清出一具女尸,当时就把师傅吓得几近晕过去,缓过神后,立马报了警察。十分钟过后,当地的警察局就派了人手过来,开始对尸体一阵检查。警局的负责人是一名老警察了,姓王,有着多年的办案经验。在看到尸体的一眼,就得出结论,死者是被人用绳索类的条状物勒死的。不一会儿,尸检结果出来了,死亡时间为昨天晚上12点到1点左右,除了脖子上的勒痕就没有别的伤口了,当然,死亡原因也是脖子上的伤痕。因为没有打斗的痕迹,初步怀疑是被下了安眠药后实施杀人的。从被害人身上也提取一些完整的指纹。

女尸现在已经被清理干净了,相比于之前的邋遢,清理过后的女子意外的漂亮,不像现在可以浓妆艳抹的都市女子一样,眼前的女子自带一种清丽的气质,躺在那里,却有种不可侵犯的感觉。

每个人都会有一种气,身上的气就决定了这个人的所有特质,比如,眼前的美女,又比如,蹲在女尸旁的老警察,或者说王队长。

“王队长,人物资料拿到了”。小文警官拿着刚刚复印出来的资料,祈求自己没有太迟,而让眼前这位生气。

王队长话不多,但是因为身上的气让别人觉得他是一个不能随便惹的人。

“恩”,轻轻应一声,浓浓的鼻音让别人一听就可以猜出这是一位老烟民。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可以说,他几岁接触警察事业,他的烟龄就有多长。

资料的第一页是眼前女人的照片和一些基本资料。照片上的女人显得更加漂亮,虽然是证件照,但是,如果天生丽质,是什么也掩藏不了的。不要以为照证件照的都是王昭君的画师。

“除了你,还有人拿过这个资料?”

“啊。。。没有啊”。突然的发问,让本来就战战兢兢的小文警官吓了一大跳。

“胡说,你办事也太大意了,回去后绕警局跑十圈”。老队长表情不变,淡淡的做出惩罚。

“啊。。。哦”。小文警官泪目了。。。是谁那么讨厌啊,要是被我找到,非灭了他不可。

“警察叔叔,你怎么这么肯定被人动过了,要是没有岂不是胡乱构织罪名”。一个男孩慢步走过来,脸上带着莫明的神色,似乎是对这位经验丰富的老警察不满呢。

哇,小同学,你好勇敢哦,对队长当面提出质疑的还活着的你是第一个啊,我决定了,你就是我的英雄。小文警官在内心佩服得泪流满面。

“是你吧,动资料的人”

“呃”,刚刚还一脸正义的少年瞬间低下头去,一动不动的做着自己的鸵鸟

“啊”,刚刚发下两个毒誓的小文警官也愣住了。

“哼,这么大意的让我闻出来是你动的,又大意的来自投罗网。同学,你没毛病吧”。毫不留情的吐槽了眼前的少年。又将目光放在了资料上。

闻?少年脸红了,真厉害。

资料显示,死者名叫蔡景,26岁,本地人,已婚,结婚对象是该校教师何勇。工作单位无,是个常见的全职太太。

尴尬完后的少年看向眼前的老警察,眼睛里已满是崇拜。又补充道,“蔡景姐姐不是全职太太哦,她虽然在家里,但是却是一名著名作家,专门写一些揭露现实的文章,以严谨辛辣闻名呢。不清楚的话,她有一个笔名的,时非”。

“啊,就是那个,时非,是时非,那个,那个,时非”。小文警官一脸激动,吞吞吐吐半天也还是这几个字。

“不管是时非,还是蔡景,现在都是一具女尸”。老警察说完,转向少年,“继续”。

“网上对时非都非常的敬佩,因为她能写一些常人所不敢写的文章,而且非常高产,一周大概一篇。所以她的人气非常高,粉丝也非常多”

“对对对,上周她又发了一篇文章,是写学校的黑箱操作。最绝的是,她还点了名,嗯,我想想,那个学校叫义清中学,好像,啊,就是这所学校”。小文警官终于恢复过来,出声道

“事情好像变得明朗了,小文,去调出那篇文章,把所有人的名字,资料都整理好,尽快给我。另外,我叫你联系的死者家属呢?尽快找来,我要了解情况”。雷厉风行的下完命令,又转向一旁看呆了的少年。

“偷看资料的是就不怪你了,下次注意。哪来的回哪去吧”

“哎,我说警察叔叔,刚刚提供资料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哪来的回哪去,现在我没有利用价值了,你就这样对我,会不会有点忒不上道了”。少年不满的叫道,却得到一个冷清的背影。

。。。。。。

“我回来了”。苏和,也就是之前的少年,在女尸边呆了一阵,终于不堪忍受周围的阵阵阴风,以及老警官的无良抛弃,回到家去了。

“阿和啊,听说你们学校发生命案了是吗,怎么样,案子破了没”。老妈梅枝一脸索八卦的表情

“快了”。嫌疑人都已经找到了,这下就只对证一下在场时间,以及指纹就好了。苏和在心里想道。

“快了就好,可别耽误学习。你们可就要考试了啊”。向来惟成绩至上的老爸苏治不满的递过饭碗。

“是是是,知道了老爸”。苏和无奈的接过饭碗。一家人在橘黄色的灯光下慢慢享受着晚餐时间。

第二日。

今天是星期六,苏和想了一下,决定还是去警局看看,案子破的怎么样了,是否一路向前,风光无限呢。

到了警局,意外的看到了何勇老师。

“老师好”。亲切的打声招呼。何勇老师是义清中学的数学老师,教过苏和数学,那时候,苏数学特别不好,因此在他办的补习班呆过。学校老师是不可以私自办班的,被发现了后果非常严重。所以何勇老师把班办在家里,也是在那里,苏和知道了何勇老师的妻子就是大名鼎鼎的时非。

“啊,是苏和啊,你来这里干什么”。可能是丧妻的缘故,何勇老师显得有气无力,面容憔悴

“我有点事。老师,您要节哀啊,警察会还蔡景姐姐一个公道,会揪出凶手的”。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却发现老师的脸色更憔悴了。说了声谢谢,就紧赶着离开了。

“哎,老师也是够可怜的”。

进了警察局,就看到小文警官在倒水,

“小文警官”!

“噢,是昨天的小孩啊,你怎么来了,还有什么情况要提供的吗”。

“小文警官,昨天真是对不起了,害你被老警察罚”。

“哦,昨天啊,没事,我们警局很小的。再说跑跑更健康呢”。小文警官是大男孩心性,有什么事当场就忘了。

“是吗,跑跑更健康?去跑十圈”。阴测测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小文警官终于明白苏和一直眨眼的原因了,可是太迟了。。。

苏和一脸同情从小文警官手中接过水,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队长,昨天的案子破了吗”。

“你一个学生,关注这些干嘛”?

“好奇呗,你不知道好奇心害死猫吗”?

哼,暂时还破不了。时非在文章中一共提到了四个人,一个是校长,案发当天,他在临市开会,而且全程有人陪同,不在场证明非常有力。第二个就是校长夫人,从上周起就一直在意大利旅游,现在还没回来,第三个是学校教务处处长,因为从楼梯上摔下来,已经住了三周院了,现在还没出来。再就是学校的一名英语老师,出外调研,现在也还没回来。四个人都有不在场证明”。

“啊,那何勇老师呢”?

“什么何勇老师。。。你怀疑。。。对了,听说你在何勇老师家里补过习,他们夫妻那时候关系如何”。

“那时候总感觉他们不是一对夫妻,而像一对父女”。

“怎么说”?

“我也不清楚,可能是因为何勇老师比蔡景姐姐年纪大17岁的缘故,总感觉他们的相处方式有点怪,不是太自然。对了,可能因为蔡景姐姐年纪不大的缘故,总喜欢和一些年轻的学生说话,但是何勇老师好像特别不愿意,每次蔡景姐和我们说话,他都老大不舒服。上课也是非常恶狠狠。久而久之,我们就不找蔡景姐说话了,蔡景姐后来察觉到了,就不太说话了。怎么,你也觉得何勇是不是特别可疑”。

“小鬼,随便怀疑自己的老师可是不敬的,回去吧,有什么事我会找你的”。

“要不要我在学校给你当卧底,给你提供情报”。

无奈的看着眼前磨拳擦掌的少年,“回去回去,别胡闹,过家家呢”!

“哼,还是这么忘恩负义”!

“呦,回去了”!刚刚跑完十圈的小文警官气喘吁吁的走过来,满头大汗

苏和充满同情拍拍小文警官的肩膀,走出警局大门,留下小文警官一脸茫然。

(苏和心语,在王队长“淫威”生存的小文警官真不容易)

反正现在没事,去学校转转吧。

周六的学校格外的冷清,除了住在学校的老师就没有其他的人还留在学校了。哎。那不是许为昌老师吗,他不是住在和温小区的吗,怎么在这里。哎,他竟然进校长室了,校长不是还没回来吗,这时候校长室应该没人啊,他怎么敢随便进校长的房间呢?他在干嘛,怎么进去那么长时间。

啊,出来了,好像拿了什么东西,文件,还是。。。钱。

眼看着许为昌老师拿着东西,坐进他的宝马车,扬长而去。苏和慢慢走了起来。这是苏和的习惯,一思考就喜欢不停地走路,好像思想就是从脑袋里走出来的。

蔡景就是时非,她上周写了一篇文章,详细揭露了义清中学的不良行为,而且指名道姓,把违规的四个人的名字都写出来了,引来社会巨大反响。听说市教育局已经开始提出对校长,教务处处长提出检查,一旦被证实,撤职是必须的了。

总觉得这里好像少了些什么,就好像一条项链,总觉得串不上来,到底哪里出问题了。哪里?对了,一直想着蔡景是时非,觉得她应该什么都知道,从没有想过她的信息都是从哪里来的。不管是不是有一个为她提供资料的人,还是她孤身涉险,历经千辛得到的,总是要有一个来源的。是什么呢?还有许为昌老师,他进校长室的目的又是什么?

想不出来,烦死了

算了,去王子家吧,听说他买了一个新的照相机,正好去看看。

“王子,在家吗,陈阿姨,打扰了”。

“噢,阿和啊,快进来,王子刚刚出去了,马上就回来。一饼,快点,轮到你了。你先坐着吧,我这忙着呢。就不招呼你了”。陈阿姨又在催促着下家打牌。

陈阿姨什么都好,就是离不开一张牌,不论苏和什么时候来。陈阿姨都在牌桌上奋斗,而且,三个女人一台戏,四个女人的戏更多,打牌的时候就喜欢东家长西家短的聊天,听她们聊天总能Get到许多新鲜事。

“听说了吗,王子学校死的那人,那谁,蔡景,就是时非,名人啊”。

“是吗,时非哎,就是那个非常厉害的女作家,是她啊”!

“对的对的。真倒霉,这怎么就死了呢?哎,我要了,二条”。

“是啊,谁说得好呢,这人啊,就是个命。这么好的一个人,还不是说没命就没命了”。

“哼,好?出轨的女人还叫好人”。

出轨?苏和呆了一下。“谢奶奶,您说蔡景姐出轨“?

“喝,你们都不知道,可是我这老婆子看得清清楚楚的。就我孙女开得那个品味咖啡点。不止一次看到蔡景和那个高高的帅帅的叫许什么”?

“许为昌”?苏和无意识道

“对,就是许为昌,两个衣冠禽兽,每几天就来我们咖啡馆偷情。真不要脸”。

“真的吗”?

“当然了,我谢奶奶什么时候说过假话”!

“那何勇老师知道吗”?

“噢,那个可怜人怎么可能知道呢?要是知道,早就和那个女人离婚了”。陈阿姨撇撇嘴,“来来来,三筒”。

“碰,胡了”。

“今天的第三把了,谢家婆婆。你今天运气真好”。

“哈哈哈,可不是。哎,阿和,你干嘛去啊,哎”!

“阿和,你来了,哎,去哪里啊”?王子抱着一堆食材走进来,就看到苏和冲了出去。

“王子,不好意思,我今天突然有事,明天再找你”。一路上,苏和都在狂奔。他心中已经形成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就差一些证明了。

到了警局,王队长正在和小文警官说些什么,看到苏和,眉头又皱了起来

“你还来做什么,这是警局,不是游乐园第”。

不在乎王队长的恶劣态度,苏和喘了一大口气,拿过小文警官手中的水,大口的灌下去。

“你慢点”。小文警官顺顺苏和的背。

放下水杯,苏和激动的说,“我好像懂了,整个。。。案件的经过”。

“刚刚我们。。。”小文警官还没说完,就被王队长打断了。

“你说”。王队长挑挑眉。

“我觉得是这样的:还记得时非,也就是蔡景发的那篇文章吗,写义清中学的。她点出了四个人,并说出了他们各自的违规行为。但是,我觉得,时非并没有说全,其实,存在违规行为的是五个人,第五个人就是许为昌老师,校长助理。这一点,只要对学校深入调查就可以清楚。但是,许为昌老师是蔡景的出轨对象,出于对情人的爱,蔡景没有把许为昌写出来。但是,这让提供违规相关人信息的人非常不满。于是对蔡景痛下杀手”。

“恩,继续”。

“这个信息提供者不是我假定出来的,一定有这么一个人。因为蔡景不是学校的人,要想如此清楚学校的情况,并能深入到个人,以其一己之力是绝对不可能的,除非她是007的后代。而且,对于这个信息提供者,我也有一个猜测,我认为是何勇老师,因为他是学校的老教师,对于学校的具体情况,他是最了解的。如此一来。一切线索都连起来了。

首先。何勇老师给身为著名作家的妻子时非提供了一些关于学校的违规行为以及相关人物。时非发现着涉及了自己的情人许为昌,于是本着保护情人的想法,就没有将其写到文章中去。后来,文章发布了。何勇老师看到了只有四个人,而不是自己所说的五个人。觉得有些奇怪。于是就跟踪时非,发现了时非和许为昌的暧昧。在气愤之下,杀了时非。这就是这个案件的经过”。

“哎,你们说得真像”。小文警官道

“啊,你们已经知道了吗”?苏和惊讶的说

“对啊,刚刚局里传来消息,义清中学的违纪违法行为的确涉及了五个人,其中一个就是许为昌。许为昌与蔡景的恋情也已经确定了。不过,你真了不起,没有任何帮助也能这么快弄到这么全的信息”。

“额。没什么的,其实也就是想想就好了”。苏和摸摸鼻子,不好意思的说。“那现在,我们需要找证据吗”?

“找到了”。王队长看着刚刚到手的文件。

“什么”?两人同时好奇得问道。

“为了证实我之前得猜想,我又让人重新搜查了一下现场,终于发现了这粒纽扣”。

“喔!这是,何勇老师身上的”?

“第一眼看到何勇的时候,我就发现他身上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后来回去的时候我女儿埋怨我又把纽扣弄掉了。我就想到了,何勇哪里不协调了。他身上得第二纽扣,虽然颜色,大小都一样,但还是有些细微的差别。果然找到了这粒纽扣。现在证据齐全,动机充足,准备实施抓捕”。

“是”!全体警员答道。

身处其中的苏和感觉神气极了!

警员一出门口,就看到了何勇出现在警局前。想必是经过千思万想,觉得逃不过法律的惩罚,自己前来自首了。

“想不到你早就已经洞悉了一切,我还以为我最先发现呢”!苏和一脸郁闷。

“哼,没什么的,你也不错,苏和”。罕见的,王队长居然露出一抹微笑。

没叫小鬼,苏和知道,他对自己的印象已经改观。而且,自己对他。。。看着那抹微笑,苏和想,笑得真丑。

哈哈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