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这条路,道阻且长

文/陈若鱼

01

在陶喜有关爱情最早的记忆里,是隔壁家大爷问李云晖,陶喜和陶媛你喜欢谁?

李云晖想也没想就说,他喜欢陶媛,因为她漂亮。

多么直白又多么毫不留情的少年式回答,陶喜记得当时李云晖说这句话时,眼里只有陶媛,她当时就知道,她十六岁的爱情就这么完了。

留也留不住,挽也挽不回的爱情那么多,何况她的爱情从未说出口,但陶喜还是很难过,难过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青春期还没过完就觉得人生无望了。

睡觉前,窗外的夜蝉仿佛都在唱:失恋无罪,孤独万岁。

其实陶喜不是不漂亮,只是不如陶媛好看,尤其是在情人眼里出西施的比喻之下,她在李云晖眼里,自然而然地比陶媛矮了一大截。

陶喜和陶媛是堂兄妹,因为陶媛的父母在广州谋生,她从小被寄养在她家里,两人感情曾因为李云晖亲密无间,但也因为李云晖老死不相往来。

高二那年,陶媛的父母在外地发了财,回来要接她,她死活不肯走,最后撂下一句话,除非陶喜跟我一起走。

在外人看来是陶媛舍不得陶喜,只有陶喜知道她是怕陶喜抢走李云晖,因为她对李云晖的喜欢一向招摇,陶媛不敢放她在李云晖身边。陶喜自然不肯去,可她的父母不依,女儿有机会去大城市念书,怎么可以轻易放过。

陶喜和陶媛最终还是一起去了广州,李云晖连选择都没有了。

后来的好多年里,有人问起陶喜的初恋,她脑海里冒出来的人还是李云晖,虽然长了几颗永不消退的青春痘但也不妨碍他在她心里来日方长。

02

2012年,陶喜大学毕业,处了四年的大学男友去了新加坡,远山远海的异地恋正是最难熬的时候,陶喜在中山路的拐角遇见李云晖。

六年没见,他比之前高了壮了,但样子一点没变。

陶喜那时才知道李云晖来广州工作了,在一家饮水机工厂,三班倒制,今天下了早班出来走走,没想到会遇见陶喜。

陶喜当然也没想到会遇见李云晖,像是突然被虫洞吸到了遥远的回忆里,措手不及。他们走进了一家咖啡馆,在靠窗的位置坐下来。

李云晖说:“陶喜,你变漂亮了。”

陶喜一怔,礼貌地回了一句谢谢,可心里却乱了方寸,有一种陈旧的甜蜜涌至心口,把近日跟男友的不快一点点融化了。

两人叙旧寒暄完毕,李云晖问了一句:“你和陶媛有联系吗?”

陶喜的心里的甜蜜像泼了一瓢水,淡成一碗稀粥,她摇了摇头,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陶媛了。

那年她来广州以后,陶媛跟她连表面的友好也没有了,大伯整日忙着赚钱顾不上她,好在熬了一年后就上了大学,从她家搬了出去。

陶媛则考去了北京,那之后陶喜就再也没见过她了。

李云晖哦了一声,眼里的光暗下去。陶喜的心一紧,原来过去这么多年,李云晖在意的人始终都只有陶媛。

在陶媛刚来广州的时候,李云晖曾偷偷来找过她,陶喜亲眼看见他们在黄栌树下接吻,可是两个月后李云晖再来的时候,陶媛已经有了新欢。她塞两百块钱给陶喜,派她带李云晖去吃饭,自己则出去约会。

到那时候,陶喜跟陶媛才算无声和解,原因只是陶媛不喜欢李云晖了。

陶喜记得当时李云晖失落的脸,她卯足了劲陪他吃,还别有用心地说:“陶媛不喜欢你了,还有我啊。”

李云晖看了她一眼,不说话也不吃饭,之后就再也没来过广州。

03

在重遇李云晖不久后,陶喜跟男友分手了。

是男友提的分手,说距离太远陶喜那么漂亮他觉得很没安全感,可第二天陶喜就看见他的微博上晒了一张合影,看起来像个泰国姑娘。

陶喜去饮水机厂找李云晖,两人在工厂废弃的顶楼聊天。

陶喜说:“我失恋了。”

李云晖说:“没关系,你这么好看喜欢你的人多了去了。”

“你会喜欢我吗?”陶喜问。

“不会。”李云晖说。

不是“不会吧”,也不是“可能不会”,而是“不会”,这样的果断让陶喜的心刺了一下,她接着说:“为什么?”

李云晖抬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山,用一种极低的声音说:“以前和现在我都喜欢陶媛,以后我会喜欢别人,唯独你我总觉得应该一辈子做朋友。”

听起来好像很有哲理,只凭一个“觉得应该做朋友”就把陶喜这么多年来的喜欢否决,真是不近人情,可这又正是陶喜喜欢他的原因,从前是,现在也是。

十六岁的陶喜本来想为李云晖守身如玉到三十岁的,可大学里遇见男友,他追她追得无处可逃,她想起李云晖看陶媛的眼神,一下子咬牙就答应了。

男友说分手时,陶喜一点也不难过,反而觉得松了一口气。李云晖来广州了,陶媛不在,于她来说就是最好的时机。

陶喜每天都往饮水机厂跑,像元气爆棚的初恋少女,有时候李云晖上班,她就趴在窗口等他,尤其是夜班的时候,她趴在窗口打瞌睡,天亮时醒来身上会有李云晖的工作服,两人一起去吃碗云吞面,再各回各家。

有时候不知情的人把他们当情侣,每次李云晖跳起来解释,陶喜觉得无所谓,她觉得自己总有一天能感动他。

可是,直到整个车间的人都被陶喜感动了,李云晖也依旧不为所动,他想陶喜总有一腔热情掏光的时候。

可惜陶喜的热情滔滔不绝,一不小心就过去了两年,李云晖升职为车间经理,陶喜还是部门打酱油的小妹,经常被公司的前辈苦口婆心的劝,说女人要有事业心,要经济独立云云。可是陶喜听不进去,只一心扑在李云晖身上。

十六岁也好,二十六岁也好,都无所谓。

04

去年夏天知了叫的很卖力,陶喜趴在车间窗台上睡觉,半梦半醒之间听见李云晖激动地跑过来跟她说。

陶媛回来了陶媛回来了。

陶喜不想睁开眼睛,可梦还是醒了。

陶媛瘦了一大圈,脸上有化妆也盖不住的沧桑,他们三个人在一家火锅店叙旧,李云晖坐在陶媛旁边,而陶喜一个人坐对面。

三人先是聊了现状,陶媛学了一口半吊子的京腔,说在北京的见闻,李云晖却听得眉开眼笑,后来又说起小时候的事。陶喜隔着大圆桌看着他们俩一唱一和,丝毫疏离也没有,唯独她像是被隔绝在世界之外。

那一刻,陶喜终于有了放弃的念头。

暗恋这条路,道阻且长,一旦开始就无休无止,不管多释怀,总会在心里沉淀成结石,想起来就隐隐作痛。

陶喜从饭桌上悄无声息地离开,她终于承认自己攻不下李云晖和陶媛的堡垒,尽管那座堡垒早已弱不禁风。

李云晖做了那么多年的痴情汉,终于换来陶媛的回头是岸,一切皆大欢喜。

不久后,陶媛让李云晖去自家公司工作,他想也没想就抛弃了饮水机厂的经理职位,屁颠屁颠地去了。

陶喜下班了路过饮水机厂,还是忍不住跑进去看看,她站在窗台下,一个人发了好久的呆,认识她的工人跑来跟她打招呼,她原本想笑,眼泪却先掉下来。

陶喜知道她等不到李云晖,也等不到三十岁了。

05

2015年的夏天,李云晖跟陶媛结婚了。

陶喜被陶媛拉去当伴娘,她素面朝天就去了,在等新郎的那段时间里,陶媛说起她在北京的遭遇,她父母的钱并没能让她在有钱人扎堆的帝都挺起胸膛,谈过几次高不成低不就的恋爱之后,就突然想起了李云晖的好来。

陶喜沉默不说话,窗外的蝉叫得吵人,陶媛请她当伴娘时,她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大概是想亲眼见证李云晖和陶媛修成正果,也让这场狗血的三角恋灰飞烟灭。

婚礼上李云晖揽着陶媛的肩,一杯杯喝下去,笑得合不拢嘴,陶喜替陶媛喝,吐了好几次直到最后站不起来。

秋天的时候,陶喜辞了工作离开广州,回武汉的动车上她睡着了,梦见十六岁的陶媛和李云晖在树下接吻,她在窗台上掉眼泪。

醒来时身边的空位上坐了一个年轻男人,他递给陶喜一块烟蓝色手帕,陶喜才知道自己哭了,她接过来擦了擦眼泪,听见播报员说,武汉站到了。

���c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个半月前,那是一个晴朗明媚的周末,降临世间仅有四十天的哈尼,来到了我家,温和,楚楚可怜,怯怯的小模样,有着一双极...
    惠之言言阅读 352评论 2 3
  • 人生需要三份收入,第一份是你的职业收入,相对最稳当,满足你的房贷、车贷、基本口粮。第三份是进行投资,钱滚钱。 由于...
    Bigweenie阅读 145评论 5 4
  • 周日的早上,睡觉、玩pad、睡觉,下午3点醒来,脑袋有些昏昏沉沉,久患鼻炎的鼻子因凝固的分泌物硌得难受,心里也不舒...
    暖糖心阅读 146评论 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