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暗处的眼睛

图片来源,电影,偷窥狂

大桥平时最爱的就是望远镜,不管去什么地方,都要带上一个,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就是看不够,总能发现别样的“风景”。

夜,静悄悄的,大桥像往常一样,立在窗前,拿着望远镜,期待对面的女子走进他的画面,可是令他失望了,那扇窗子被窗帘遮挡的严严实实,一丝光亮都没有。

随着望远镜向右移动,另一扇窗也是黑的,窗帘是白色的,就像太平间的白布一样,随风飘动。

不对呀,窗帘怎么在摆动,难道没有关窗户,不应该的,虽然没有到严冬,但也是深秋了,夜里的风还是凉的。

大桥再仔细一看,帘子后面好像有人,隐约觉得像一个人的轮廓。

不知怎的?心突突的跳个不停,急忙将窗帘放下,留出一个缝隙,悄悄的观望。

这时从对面窗子里伸出一个黑黝黝的管状物,是什么?抢吗?

额头上,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腿脚发软,重心一个不稳,一屁股摔在地上,被自己的猜测,吓得双手发颤。

爬到桌边,拿起水杯,猛灌一口,骂了几句,爬起来,再次来到窗边,拿着望远镜看向对面。

这次看的好仔细,一阵风吹来,窗帘被风撩起,窗户边缘好像有盆栽,绿色的。

那个黑黝黝的管子还在,越看越像一把枪,再加上那盆盆栽,让他想起看过的那部关于杀手的经典电影,就是以盆栽为信号的。

心里暗暗的想,“如果真的是枪,那我可不能站着,否则一枪就给崩了,那可就完蛋了。

怎么办,ta是谁?是冲我来的吗?”

他拼命的想,得罪过谁?把同事,朋友,所有认识的人都想了一遍,连见过的路人都想了一遍,也没有头绪。

图片来源,电影,偷窥狂

就在脑袋发懵时,一张俏丽的小脸出现在他脑海中,他曾经的同事,一个漂亮的女孩,他对她一见钟情,然而落花有情,流水无意。他愤怒,由爱生恨,不单单在工作上设陷阱,还似有似无的散布点谣言,污蔑她,青春靓丽的女孩本身就让人嫉妒,巴不得来点花边新闻呢,给枯燥的工作加点调味品。

大桥打听到她的住处,偷偷在她家对面的酒店开了一间房,日夜监视。

对她的生活了如指掌,终于找到机会,买通了她室友,在她的小窝里放了摄像头,拍到了他想看的。

他恬不知耻的给她邮寄了包裹,是邮寄到公司的,在大桥的起哄下,女孩好无心机的拆了包裹,瞬间满地的春色,整个办公室都沸腾了。

女孩红着眼,流着泪,跑出了办公室,再也没有回来过,只是,后来听人说,她割腕自杀了,最后好像是被救过来了。

难道是她?还是她雇佣的人?大桥心里暗暗思量,她是来报复的?

再一次爬到窗口,跪在地上,拿着望远镜。

啊!眼睛,透过黑洞洞的管子,看到里面里有双眼睛,在窥探他,直勾勾的看着他。

眼神交汇的那一刻,他有种错觉,那人在笑

好诡异的双眼。

是那个女孩的眼睛吗?她不确定,记得她的眼睛很漂亮,人很温柔,怎么会那么恐怖呢?难道她真的死了,是她的鬼魂来复仇了。

不对,不对,世上根本就没有鬼,大桥抱着脑袋,蹲坐在地上。

图片来源,电影,偷窥狂

次日天不亮就醒了,确切的说一夜没有合眼,双目通红,草草洗漱后,跑去对面楼里,小区里的楼,户型都差不多,很快就找到了。

楼道里静悄悄的,看着那扇紧闭的门,耳朵贴在上面,一点声响都没有。

举着的手,抬起来又放下,始终没有勇气敲响那扇门,停留了几分钟,匆匆的离去。

想去物业问问业主的信息,走到半路,才想起,这会物业还没有上班呢,跺着步子,不停的走动,上眼皮和下眼皮开始打架,掐灭点燃的香烟。

管他呢,先去睡觉了,睡醒了再说,心一横,走进楼里,看着电梯缓缓的下降,显示停留的数字,是他所居住的楼层,没有太在意,想着是隔壁阿姨去公园练剑吧。

电梯门开后,有一个人从里面冲出来,戴着帽子,戴着口罩,身体被大大的衣服遮挡住,可是眼睛露在外面,还看了大桥一眼。

机械的进入电梯,依靠在墙壁上,双目微闭,越想越烦。眼睛,对,刚才那人的那双眼睛好像在哪里见过,在哪里?在哪里?对,对对对,望远镜里,是,就是那个眼神,他忘不掉。

很快,电梯门开了,走出去,今天的楼道里,感觉出奇的静,说不上的感觉。

门虚掩着,推门而入,怎么没锁呢?不对,记得很清楚,是锁了的,右手摸进外套的口袋里,里面空空的,眼睛飘向客厅的桌子上,钥匙安静的躺在上面,看来是真的忘记锁门了,太粗心了,还好,回来的及时。                    

踢掉鞋子,光脚踏进卧室,身体陷进床里,一夜没合眼,是真的困了,再睁开眼时,已是下午,一个翻身,跳下床,穿上鞋子,跑去物业,打听对面楼里的住户,用尽了各种办法,死缠烂打,外加威逼利诱,终于套出业主的消息。                 

可惜的是,业主好几年前就把那套房子出租了,新的租户换了一波又一波,可是最近两个月好像没人住。

上个月那个房子的房顶漏水,物业前去抢修,敲了半天门,无人应答,一直到现在也没有来物业索赔,而且他家的水表也没有转动过。                

大桥悬着的一颗心刚落下,又悬在半空中,可是昨晚明明看到有人的,站在窗帘后面,还有一个不知是不是枪的黑管,这是怎么回事呢?真的是那个女人在搞鬼吗?看来不是什么杀手,也不是复仇,是自己想多了,昨晚应该只是巧合。

图片来源,电影,偷窥狂

再次回到家中,躺在沙发里,一根又一根的香烟被点燃,忽的站起来,下定了决心一样,不管是不是她?管她是人还是鬼?今天来个了解。                 

头有点晕,肚子咕咕的叫,胡乱吃了一通冰箱里的剩饭,摸了一把嘴,拿上厨房的水果刀,就要出门。

手刚碰触到门把手, 家里某个角落有声音传出,阴森森的,“被人监视的感觉好吗?哈哈哈……”          

他一屁股蹲在地上,浑身发抖,大声的叫骂,为自己壮胆,眼睛往四周胡乱的看,就是找不到。                         

他一个人跑下楼,把小区的保安,物业人员,都叫了上来,遗憾的是,在他家里什么都没有发现,最后,惊动了警察,也没查出所以然。

他一个人躲在角落里,想着,可能是自己多想了,继而洗澡,准备睡觉,可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再一次看向对面,窗帘依然遮挡着整面窗户,影影绰绰的影子,随风飘动,黑黝黝的管子依然摆在那里,那双眼睛好像还在。

白天,那个恐怖的声音,就像定了时的闹钟一样,一到点就响,声音阴森森的,重复着那句话,“被人监视的感觉好吗?哈哈哈……”         

……

就这样过了一天又一天,开始小区的保安,物业人员还会上楼,陪着他把屋子里,翻了个底朝天,一直没有找到声音的来源。

最后所有人见到他就躲,不能躲就敷衍了事,就连片区的警察也都认识了他,上门十多趟,也没查出什么。

可是,他不死心,每天嘴里念念有词,“有人在看着我,不,不,不,是鬼,是鬼,她在看着我。”

最后,他好像真的疯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初夏的天是如此美好 潇潇心隐 初夏的天是如此美好 尤其是雨过天晴 空气澄澈...
    潇潇心隐阅读 174评论 0 2
  • 今年的夏天,被季节老人忘在了别处。还没感受到一丝一毫的炎热,凄冷萧瑟的秋天便悄然而至。 在我的印象里,...
    红叶2017阅读 316评论 11 2
  • 听完罗胖的跨年演讲,以及最近的各大文章的阅读,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皑皑可及,其实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还是比较忧愁的,像会...
    妖小镜阅读 84评论 0 0
  • 由《抵岸》开始的胡思乱想 陈志勇的《抵岸》是一部写实的移民史,怀旧的色调,皱巴巴的纸张,奇幻的国度与对陌生世界...
    胭脂刘阅读 173评论 0 0
  • 提及物业管理,首先就是联想到电梯、保安、绿化、业委会等等,任何人都能说个好坏,任何人好像都能提点问题,物业好像是...
    柠哥说书阅读 686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