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个热闹的世界,只怕与我无关

明溪在这个小镇上生活了一年了,看着它应付春夏秋冬,看着它承载镇上人们的喜怒哀乐,看着它热闹,看着它平净。

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那个石洞里的男子,他现在会在哪,过德好不好?有没有吃的,饿着没有,身体可还康健。或者,我对他的期盼,平安就好。

原来我还想回去找母亲,质问她我的父亲究竟是谁,可是现在越来越能明白,无论我的父亲是谁,都改变不了,我拿塔父亲对我如山的父爱。时间久了,渴望的平静的生活我也体会过了,现在我不能再做鸵鸟了,我还要出去给我的兄弟,我的族人争一个说法,毕竟那里是生我养我的故乡,我已经苟且偷生那么久了,必须出去给他们一个交代了,不管是好是坏,是生是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