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工会都有一个贼T—为了艾泽拉斯

96
张铁钉 Bfc00c3f 3a88 4186 9e00 c17f1ca0e9ea
3.0 2016.06.08 12:17* 字数 2096

每个工会都有一个贼t。他们不是战士,不能嘲讽,但在关键的时候一定会挺身而出,用单薄的身板挡在boss面前,绝不退缩,绝不放弃。

我们会也有一个,我们叫他伊夫,他很沉默,永远是工会主力中最沉默的一个,像一个真正的刺客,真正的潜行者。在唧唧喳喳的工会里,他永远显得那么特立独行。

后来才知道不是他不想说话,而是根本跟不上速度,打字速度太慢,往往话题过了好久,字才打到一半,只好默默删掉。并且他还没有麦,想说话也说不了,只能默默地听着。

他叫伊夫利特之祭,无比中二的名字配合一个帅气男亡灵形象,披散的绿色头发犹如浪客。两把小匕首,一身t6.5装,稳居dps榜首。连蛋刀贼都拼不过他。

我们通常叫他伊夫,毕竟名字实在太长了,念也念不过来。尤其是赶上口吃的外援,“咦。。。咦。。那个姨夫什么鸡。”

真不知道这些外援是怎么在自己会当指挥的。

伊夫从来不迟到,也很少闲聊。踏实肯干从不划水,是他的特色。也是那个浮躁的70年代少有保留着60年代余风的人。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二十五人金团,大家都有说有笑互相吹损,只有他默默地拿dps第一的补助。

后来我和他以及他的朋友打竞技场,我们仨都没麦,只好打眼神交流团。贼,牧,萨的奇葩组合,让我们每个月就靠低保混分,基本上一局也赢不了。

并不是我们没有配合,而是简单的水平太差。每次遇到联盟混战,伊夫都是那个躺地板的。他是纯pve玩家,我那装备只有祖阿曼水平的贼都能赢他。简直是联盟最爱移动荣誉。

他总说自己反应不过来,但每次被联盟坑杀的时候,他永远冲上前吸引联盟火力然后躺尸。但这并不能改变我们被坑杀的命运。有时候团长在UT里直大喊:“伊夫别上了,先潜行。”也改变不了他莫名其妙被联盟发现然后送荣誉的事情。

伊夫就是这么耿直。但就这样的他却是我们会全体女性的心中偶像,被誉为全会最帅。全团女性共四个,但在伊夫眼中也就是三个,我不算在内。

来工会活动三个月了,基本上每天我们都一起打本,伊夫依然会取笑我,“你看你玩女号玩久了说话都像女的。”还动不动以过来人的口气说:“都是男人我就直说了吧。”

谁跟你都是男人,全团都知道我是女的。

直到后来一次金团我开麦说话,他密我刚才谁说的话,我说是我。他才恍然大悟原来你是个女的,居然骗了我那么久。

我真没想骗你啊大哥。你天天管我叫兄弟我能怎么办。

伊夫之所以成为全团女性以及男性的偶像,是因为一次打太阳井。那天,大家都莫名兴奋,争先恐后的踩火玩,导致即将团灭。此时还活着的人只有伊夫,法师,术士,和圣骑,布胖还有百分之三的血。在法师,术士,圣骑都死了后,全团名字没灰的只剩伊夫。团长郁闷的在UT里说,“跑尸,跑尸。”

突然有人大喊,“伊夫还没死,伊夫还扛着!”

这时我们看到闪避加斗篷的伊夫正在比他高十倍的布胖面前技能全开的硬扛着。他身后,是我们横七竖八,各种姿态的尸体。团长立刻尖叫:“别跑尸!有伊夫!百分之二了!有伊夫!伊夫在!”

伊夫没有放弃,即使我们死了一地。只见他两把小匕首挥动如舞,举起了大血瓶喝下,身上出现采药给的护盾,交出一个又一个技能。沉稳而流畅,没有丝毫的慌张。

终于,布胖还有百分之一的血,此时伊夫的血也不多了,技能也开始冷却。

“伊夫!加油!贼T!”UT中,我们都沸腾了。此时二十四人没有释放的灵魂都和伊夫混为一体,二十五人合为一体,与脑袋开了一半还冒烟的布胖战斗着。布胖大墩子一样的脚又跺地面了,火焰喷涌而出,伊夫身上冒出了绿色的火光。

伊夫立刻伺机待发,斗篷加闪避,鬼魅般的身影闪躲着布胖肥厚的攻击。一下,两下,单薄如枯木的胳膊来回抽动着手中的发着绿光的匕首。每戳一下,所有人的呼吸就顿一下,伊夫的每一刀都牵动着我们的神经。UT里鸦雀无声,再也没人说话,都屏住了气看着伊夫冷静的开着一个个技能。

终于,布胖倒下了,欢呼从耳麦中迸发出来,满屏的伊夫NB,伊夫我爱你。我们都激动地咆哮着。只有伊夫,沉静如往,好像一切没有发生过一样,默默地中火倒下。

过了半小时,伊夫跟我说,那时候紧张死了,手都在抖,现在刚好些。

第二天打黑庙出了蛋刀,大家都同意免费给伊夫,给这个全会唯一的贼T。而伊夫直到AFK也只有那一把刀,到最后他还是不完整的男人。

他AFK那天是九城关服的那一天。我们都跑到黑暗之门去合影,亡灵都奔回丧钟镇,脱掉所有的装备,在墓室里静静的躺下。伊夫那时候也在,谁也没想到,他这一躺下,再也没有起来。

我们都只是暂时的AFK,转手网易后再上线,伊夫的名字永远是灰色的。

过了一个月伊夫在QQ上跟我说,他要去俄罗斯了。虽然他在游戏里有着不错的装备,但在现实生活中还是个输家。原来有份不是很喜欢的工作,娶了个不是很喜欢的老婆,过着不是很喜欢的生活,所以才每天都在游戏里找乐趣。已经快要三旬的他跟着我们这些二十出头的小孩子胡闹,也算是找回了些青春的感觉。

但这毕竟是虚幻的,在关服后,没有了游戏,没有了我们,他面对着冰冷的生活,一切还是那样不是很喜欢。该面对的总要面对,能够单抗布胖拯救团队的人,有时却无法拯救自己的生活。

所以他才走,去寻找另一个可能性。再之后,我们就完全没有了联系,他的QQ永远是灰色的,上线后角色最后登陆也是也停留在关服的那个瞬间。但他屹立在我们尸体上,独自面对布胖的身影却一直在我的脑海中。

l
游戏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