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故事  - 01 小荷尖角初露

故事

喏,听那窗外的秋雨,有无觉得有那么点儿凉?凉吧,那就赶紧进屋里来,可别被这秋风给吹晕了。哎,翠翠,赶紧地,沏一壶茶来。呃,什么茶,毛尖吧。别急,别急,这雨可有阵子好下的呢,倒不如听我给你讲个故事。

小荷尖角初露

戴春生第一次见到林亦如时是在连峰路拐角处的咖啡馆里。彼时的戴春生正和家中安排的女子,进行着在当时并不老土的相亲。

相亲的对象是个与北宋名伎同名的女子李师师,模样是颇为周正的,宽额,鼻高,鹅蛋脸,两颊绯红,有着些许时节里桃花的娇艳颜色。春寒料峭之时,咖啡馆的玻璃窗上沾满了水汽,屋内是炉火烧得正旺,屋外却是春的欲来还休,着实是令人令人心情抑郁的日子。窗子是朦胧的一片,戴春生并不喜欢这种被文人所称赞的“朦胧美”,总觉得这遮遮掩掩的令人难受,像是故事里妖魔鬼怪出现的前兆,不讨好。戴春生用手抹了抹窗户,明亮的光照了进来,比洋灯泡要让人感觉舒服得多。春生回过头来望着坐在对面的桃花人儿,仍旧是先前那般的扭捏模样,满脸的羞涩。罢了,罢了,春生心头念道,便是消磨了这些时光罢,免得回去了,又说是不给二姨娘面子。遂扭头望向了窗外。

窗外尚是弥漫着早些时候下的雨的气息,望去便是白茫茫的一片。路上的行人打着伞,来去无声,像默片里的人儿,连正热闹着的新生春草也感到了寂寞。西子的眸也是这样的吗?春生这样想到,但随即又觉得自己有些无聊了。对啊,无聊,若是人本就是无趣的,外貌什么的再出色,恐怕也只能成为家中摆设的花瓶吧?春生胡乱的想着,搅起了杯里将要凉去的咖啡,眼依旧是直直的对着窗户那儿自己用手辟出的小小光口。

林亦如便是从那小小光口里入了春生的眼的,说是一见钟情似也不为过。就像人们说的,有时候一瞬便是一生,春生就那样倾倒了,长久不能忘怀。也是,像春生这般家境的男子,又能有几多机会见得到这般活泼的女子呢?只忆得她那日着了件镶了蕾丝边的碎花长裙,雀跃在雨雾中,带着莲般纯净的笑。

那笑是发自内心的罢?春生这样想着,不由记起平日见得的那些大家闺秀,虽是服饰妆容极尽嫣然绚烂,但内里的芯却是早早的谢在了家中的约束之手,故即便是外在芬芳,也不见与其内在德行便是一致的。而那般表里不一,春生并不喜,只是觉得怜悯罢了。

春生的神已然没在了雨后清莲般的女子中了,做起了侧舟夏日别样红中的梦,正准备采食莲子却被遥遥的碧柳勾回了春日桃园。桃香扑鼻,刹那回首间莲却已是匿去,不见了踪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016.4.17.晴。 现在你去见你以前的认识的人多少都会说:你变了。其实,在抉择于你跟他在一起的时间。 再是经常...
    冷川哇阅读 30评论 0 0
  • 当我的笔尖汇成你的名字, 当某晚又不经意梦见你, 当你给过我的温存又点点想起, 我想--- 虽然物是人非,固然时过...
    竹叶心阅读 39评论 2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