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死,人类行为的驱动力—君子不器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君子心怀天下,不像器具那样,作用仅仅限于某一方面。器者,形也。有形即有度,有度必满盈。故君子之思不器,君子之行不器,君子之量不器。

三位著名大学心理学教授合作30年,共同创作了研究人类行为的书籍。本书可以分为三大部分,第一部分中阐述了人类恐惧的形成,其中提到了自尊,作者认为自尊是坚毅的基础,毁掉自尊的方法之一就是社会角色遭到主流文化的否定。

这个观点让我想到今年4月份公司内部举办演讲比赛的情形。由于比赛通知的时间也比较晚,所以每个人的准备时间只有一个星期,我作为一个很少在大家面前说话的人,所以我参加时就被当作炮灰来的,可是为了这次比赛,我从选材,到演讲稿,到语气语速都花了很长时间,比赛前还专程找学播音主持的朋友指导我的演讲状态。

到了比赛时,前两位参赛同事都是性格开朗活泼的人,一上台纷纷对评委同事问好,并说自己诸如太忙没太多时间准备,或者昨晚没有休息好之类的寒暄。评委们也都被逗得哈哈大笑,说真的,我那个时候突然就觉得我也要在演讲前加上一些搞笑的寒暄,否则我只能当炮灰了。我甚至在演讲稿前写好了两句,又勾掉,因为我怕我会打乱我的状态。当我上台后,大概冷场了几秒,我开始了我的演讲。

就如我想的那样,评委们没有太多表情,在结束前,我顺着我的演讲说了说我对这次演讲所花的时间,以及对着镜子练习到深夜,最后我说:”人多认为我平时太过认真,甚至无趣,我在这里只能说声对不起,我还会继续这样无趣,因为世界上的人本就是多样的,都一样了才是无趣!”

在那一场比赛中能否获胜已经不重要了,我为自己在那些说我无趣的人面前为自己说话而感到骄傲,那刻我的内心已经获得极大的满足。

社会主流文化是挺苛刻的,他要求人们要有钱,要活泼开朗,要......他苛刻在于他不能够包容与之不同的形态。我们在顺应主流文化时也要认可自己与之不同的部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