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21

96
ys是庸俗
2018.09.21 04:17 字数 3815

我还是能记得小时候的一些事情的。

在我小学的时候,电脑才刚刚兴起,qq还是一个很新鲜的概念,孩子间更流行打街机,那是一个很神奇的年代,我清楚的记得流行过“惯”大包,打玻璃球,斗纸牌,打木质陀螺,玩小霸王,到后来的qq飞车,qq炫舞好像八十年代兴起的东西,整整二十年的娱乐变化,就浓缩在短短的俩三年 那个时候的梦想就是有天可以买一台千机变放在家里天天玩。有一次不知怎么的放学很早,正下着大暴雨,突然很心血来潮的想出去打街机,满脑袋的卡通小人在我脑袋里乱斗,路面是一块块很大的青石板,凹凸不平,我一路狂奔,心心念念的都是游戏,突然脚下一滑,在一家小卖部后门下坡的地方摔倒了,摔在地上的时候脑袋磕在一个大石头上,起了一个好大的包。

那时候有没有哭倒是忘记了,咬着牙还是玩去了。

我至今记得那块大石头的样子,在陈旧的后门边,后来那个坡道上修了水泥路下来,水泥路的边缘与石头相隔大概二十厘米的样子。现在还能想起有时候下雨了水从石头边流过的画面。

初中的时候搬家去了市区上学,其实从小我一直对学习不甚上心,然而文字对于我有一种特殊的魔力,我的启蒙书是一本厚厚的 无任何插图的《格林童话》,墨绿色的封面,白雪公主楚楚可怜的看着前方,金色的头发散落在肩上。我当时五岁还不怎么识字,书中大量的成语,生僻字,“窸窸窣窣”诸如此类,看的很吃力,可是奇怪的是,看着看着很多不懂的字阿,成语阿都懂了。也落下了一个毛病,我看书文字会很奇怪的颠倒,譬如《花茶女》,明海威。斯尔托泰,印象最深的还是《淘气包马小跳》系列,勾勒了我童年的最初印象,快乐温馨,一个个仿佛永不落幕的故事,很感动。也给予我最简单最温暖的力量去生活,去分辨好坏,对错。还有曹文轩《青铜葵花》,《草房子》,淡淡的伤感下的温暖,很难形容,那种体会用现在的话叫做文青,看着看着就好像进入了一个奇妙瑰丽的世界,看着他们的生老病死,体会他们的悲欢离合。构成了我最最基础的世界观,后来学习的压力大了起来,初三在学校天天上晚自习,还要天天跑一千米,对于当时的我简直就是噩梦,我太胖了走路都喘,于是我每次都会假装肚子痛去厕所呆着,然后被老师训斥,夜晚我会花俩块钱买一块巧克力吃,巧克力很硬,有些甜,吃多了还会有点腻,然后觉得脑子就特别清楚。当时同桌是一个淡黄色波波头,很有点婴儿肥圆圆脸的小姑娘,她总是很凶,也很叛逆生气就会打我,掐我。还和老师吵架,顶嘴,也不爱学习。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喜欢戳我,还喜欢在我书上乱画,一些卡通美女,画的不好还是什么的就撕了,所以我就没有数学书了。我怕老师找她麻烦就偷偷都贴回去了,我对她很好,也渐渐知道她叛逆的原因。晚自习她会给我讲好多好多奇怪的鬼故事,每次我都被吓的半死,还逞强:一点儿都不恐怖嘛。放学教学楼楼梯口出来,道路两边都是花园,围着矮矮的树。校门口是零星几个卖小零食的。我喜欢慢悠悠的走着,听着周围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有一天晚上快要下课了,我偷偷摸摸地躲到那走廊里。估摸着时间,准备吓人。然后有同学下楼,走过来的时候,我“啊”的一声跳出去,突然从另一侧窜出来个人在空中撞在了一起,同学愣了半天,哈哈大笑,我只得灰溜溜地跑掉了。

那一年南派三叔正火,我躲在被窝里《盗墓笔记》看了一遍又一遍。许嵩推出新专辑《梦游计》,英雄联盟的巅峰时期,2012世界末日的谣言四起。

高中的时候参加过一次小小的歌手比赛,跟一个家伙唱歌,歌是他选的,我不是很喜欢,不是很和我的品味,觉得有点老气,之前倒是信心满满,也不那么认真排练,到了表演的时候,看着那么多人望着你,心脏就陡然突突突的跳,身体一直在抖,歌词都记不太住了,就唱了重复的俩段,真是有点沮丧。很奇怪的是大部分女生觉得我的声音很好听,大部分男人觉得我的声音很怪异,甚至难听,也可能是因为长的凶悍,而声音却异常很柔和,就像认识我的人说我很可爱,而看脸活脱脱一个土匪。其实对此我很难过,也不在意脸,但还是希望变得帅一点,然后若无其事的说外表不是一切,我喜欢温柔可爱的人,因为我也是。

写这些东西到底有什么要表达的呢?其实倒没有太过复杂的东西,如果真要说。我记得那时简简单单的心情,那样的学校、宿舍。破掉的窗户、认真书写的黑板报。

许多时候我想,自己有没有抓住什么东西。因为错过的真是太多了,可是有时候也告诉自己,记忆终究被我抓在了脑海里,那时候的感觉,甚至更远一点的,许许多多的东西我都还能记起来。我记住了感觉,却忘记了参与的人。那时纯粹的心情,终究是找不回来了。

如今我喜欢一边听歌一边坐散步,看人们的上上下下,看外面划过的景色。想他们有怎样的故事。每一次都能在脑海里构架出无数的画面,随着音乐而动起来,一切都栩栩如生,每一个细节我都能够看得清清楚楚,蕴含着某些感触。这是我的强项,但毕竟也是一项孤单的游戏,若旁边有人在跟我说话,一切想象就都荡然无存了。

于是每一次一个人坐公车的时候,我都会戴着耳机,尽量坐在后排靠窗的地方,随音乐而来的多是空想,有时候也会见到一些有趣的事情。去年的时候有一次我坐公交车去玩,天上下着雨,公车里也连带着有很多的积水,人不算多,但也坐满了车里的位置,在司机座位后方的一个位置旁,在旁边留下了一团脏兮兮的东西,上来的人都下意识地绕过它。有一对年轻的、大概不到二十岁的男女上来,或许是大学里的学生。女生一直笑着跟男生说话,踩在那堆东西上也一直没有发觉,后来男生到后面靠车门的地方站住了,女人才在座位上坐下来。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发现脚下的东西的,但我想她一定很喜欢那个男生,她看他的时候,眼睛好像在发光 过了几个站,男生先下车了,后来我也下了车,不知道那个女生坐到哪里。

每当我看到一个人一件事我总是会在脑海里勾勒出以后的发展,做做白日梦。我会想他们以后会怎么样呢,然后一年以后的有一天,她忽然打电话给男的跟谈以前的生活,然后男的问她有什么事情,她问假如当初我们在一起,你们会好好吗?然后就上演了烂俗的韩剧桥段,最后还是上演更加烂俗的中国婆媳桥段,对此我还是乐于见到的,毕竟在一起才是幸福的开始。也希望天底下美好的事情用不落幕。

看,我就是这样一个爱胡思乱想的神经病人。

现在我很喜欢一个人,很喜欢很喜欢。有天晚上我忽然觉得。我真是一个烂人, 扪心自问,如果有一个长得比她好,又温柔可爱还喜欢我的人出现的话,我还会喜欢她吗,我也不知道。毕竟是没有在一起的,大概是不会坚持那么久的,这让我觉得恶心,我一直追求的纯粹而美好好像是虚假的。可是如果在一起了,我应该永远都不会放手了,虽然永远听起来不那么真实,可它代表我的心情与期待

但是

我现在想说的是,人生之中是要有许多遗憾才会显得完美的,但并不是这种。我从高中毕业开始就在孜孜不倦地想要避免遗憾、规避伤害,如果觉得事情最终可能失败,就干脆不去碰它没有十足的把握绝不出手,也不去强求什么,到现在想起来,倒是成了真正的遗憾了。希望以后不会这样,有幸福就抓住,有挑战就去尝试吧。

男人三十岁以后,要做有把握的事情。这是《一代宗师》里说的,但那是三十岁之后了。

而在我来说,想要再让自己回归某种“正确”,也已经是没有必要的事情。曾经在我的性格格里有着许许多多扭曲偏激的地方,我因此而感到茫然无措与痛苦纠结,现在它们已经在我的身体里定型下来,成为我的一部分,我也因此得以保有一些让我自己感到珍贵的东西,人生观已经建立。

我因此得以写点东西,作为一种排遣的方法。更是要记录下此刻的心情,因为这些,我可以在公车后排上听着歌看着人群上下,看到更多更多的东西,因为这些,我可以无所顾忌做一些喜欢的事,将周围的人当成背景,因此我得以更加深入和客观地分解自己的人生并且因此获得其他人未曾有过的体验。我想,如果说我曾经失去了什么,毕竟我也获得了许多。就像我深深存在的自卑感,造就了我的敏感,也更能体会到别人的不易,从而温和的对待世界。

有时候想,人生也许就像是公交车,许许多多的人会陪你走一程,有的人与你走的路程长一些,有些人在下一站就下了,有的人坐得远,有的人坐在你旁边,迟早有一天,他们会下车,你也会在某一站起身到达你的终点。

我呆的学校边上是一片海,每天呜呜咽咽的刮着狂风,墨色的海水,嶙峋的峭石,有时候我到晚上的时候听着歌去那海边转一圈。有一天晚上我从海边回来,已经有些晚了,前方是孤孤单单的255公交站,天上无数的星星,我抬起头看,周围都显得有些空旷。路灯照着道路,不时有车辆驶过,远处车灯照过来,对面是一个工业区,旁边是安静的、附近是学校暂时停工的工地,抬头看去,街边的灯光映照上来,昏黄的灯光迷离安静,视野中也有夜归的行人走来。我想他们过的人生时,忽然想,好多人啊。

在这个城市,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是好多人啊,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数也数不清楚。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人生,各种光怪陆离的经历,只是想象着有这么多的人,这么多的灯火,就足以将脑力耗尽了。那个时候我忽然觉得,一个人只能过一辈子,真的是太遗憾了啊。真想去体验每一个人的人生……

后来我想,虽然之前未曾如此明确地去想过,但我这样喜欢写字的原因,或许也就是因此而来。

我二十二岁了。写文章的过程里,许许多多的事情、心情,我都可以模拟出来,见到许许多多的事情,我都觉得很寻常,难以感到意外。有一天有个朋友跟我说,你的人生之中没有什么意外,没有什么惊喜,什么事情都能理解的话,岂不是过得太无趣了。我也不知道在旁人看来这样是不是真的很无趣,但在我来说,每时每刻,我都在体验各种各样的感觉,喜悦的、欢乐的、怀念的、伤感的。这个世界每一刻既能让我惊喜又能让我平静。也是在那天晚上,我想,能够看到这样一个光怪陆离,有无数人生无数感情交织的世界,真是太好了。

真想将这些情绪让每一个人都知道。

我只能活几十年,当有一天我下了这趟公交车,还有无数的人在上面寻找自己的归途。

哦,还有……很高兴认识你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