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一朵朵》五十八、重逢(二)

    江措努力压制住自己的心跳,再跳下去他可能真没命,教育局前几天通知他有老师来支教,却没有想到是自己一直放不下的朵朵。

    他终于控制住自己的心跳,提前握住了想扑在他怀里的朵朵的手,他忙向孩子们介绍说:“同学们,这位是老师是你们的新老师,东方一朵朵,以后你们叫她东方老师,她还是我的老朋友。”

    听了这话,朵朵狂跳而失去理智的心也镇静下来,她和江措握手时,那手已没往日的温度,冰凉得让朵朵心痛。

    她眼眶微红,却笑着和孩子们打招呼。

    一个可爱的小女孩来到她身边说:“东方老师,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老师,是一朵最美的格桑花。”

    朵朵不得不从江措那里移开眼神,抱起这个小女孩说:“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

    “东方老师,我们叫江央雨珠,你可以叫我小雨珠。”

    “你真是一滴充满灵性的小雨珠。”朵朵藏住心中的千言万语,把眼中的泪珠生生给笑回去。

    一个大一点的女孩说:“东方老师,你坐了很长时间的车,我带你去看你的房间,你休息一会儿,等会我们给你送饭来。”

    “谢谢,我等会可以和你们江老师一起吃吗?我们已经很久没见面了,我有很多话要和他说。”说完偷偷看了一眼江措,就这一眼,让她的心痛得如刀割。

  她放下小女孩,小女孩便欢快地带着她走可教室后面,后面有一个不大的院子,种满格桑花,院子正中有三间石头房子,她被带到右边那间房子。

    外面朴素,里面布置却入宾馆一样,样样俱全,只是蓝色的被子是用人工绣的格桑花,一看手工绝对是珍姨亲手所为,这里所有布置典雅温馨,让朵朵一进门便爱上这个房间。

    她将格桑花插在临窗书桌的空瓶里,她觉得一切似梦,却又那么真实,孩子们很乖巧,放好东西便与朵朵告别。

    朵朵等孩子们走后,眼泪便再也控制不住了,江措送走孩子们便来找朵朵,他见没关门,便直接走进去,看到的便是坐在桌子前哭成泪人的朵朵。

    江措默默看着朵朵,他知她的委屈,他也知她在怨他,可他真不想让她如此悲伤。

    七年之间,已改变很多,却改变不了朵朵的执念,本想一生不见,却拗不过这丫头的真情。

    江措轻轻拥着她,让她的泪流在他心里,能让他脆弱的心脏因她而坚强,让他能承受她的心心念念。

    知道朵朵在背负着内疚,背负着他曾经的“死”的伤痛,可现在的自己,还能给她什么?连心都支离破碎了,他还能给她带来什么?

    朵朵却只是哭,她有千万个为什么,都化作串串泪珠。

    朵朵被江措拥着,朵朵感受着江措的单薄,却一下子明白江措为什么不愿见她,为什么不和她联系。

    门口传来珍姨的好听的声音:“江措,朵朵,吃饭了。”

    原来江措让孩子专门去通知一直做饭给他吃的珍姨,告诉她今天来支教的就是朵朵。

    曲珍首先吓一跳,生怕江措心脏受不了又晕倒,还专门拿着药,来便看到江措拥着哭泣的朵朵,拍着她的背,像哄一个孩子。

    曲珍叹了一口气,忙喊了一声,化解尴尬。

    朵朵擦干眼泪,离开江措,走出门去喊了一声:“珍姨,我又来麻烦你了。”

    珍姨牵着朵朵手说:“不麻烦,只要能见到你,永远都不嫌麻烦。”

    珍姨看了一眼跟在朵朵旁边有些虚弱的江措,眼睛也有些酸,多好的女孩……

    “走,我们一起回家去吃饭了!”珍姨笑着对他们说,朵朵答应着,并牵着江措手,看着是牵,实则是扶,她看出江措走路很无力。

    珍姨也趁机不着痕迹地牵着江措另一支手,冮措眼中一热,泪差点掉了下来。

    江措随着两个生命中最重要两女子往家中走去,那颗脆弱的心在和自己对话:什么时候,生活不能自理;什么时候,每走一步如背千斤;什么时候,突然害怕死去。

    江措以为,自己已学会在这里用回忆来静化人生,想用思念在月儿湖看完余生的日出日落,想在教书的生涯中充实着曾经的点点滴滴。

    朵朵的到来,打破了这一切,让江措觉得剩余不多的时间变得奢侈起来。

    虽弟弟一直说他创造了一个又一奇迹,可他心里很清楚自己的身体已撑不了多长时间了,所以他一直香草县教育局申请,希望能派老师来,希望让这群可爱的孩子有人可教。

    朵朵来了,是老天派来送他一程的吗?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