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经济学原理在值月工作上的应用

眼看着7月底了,值月工作将近尾声,按照要求该写总结了。对于命题写作我一向很愁,但总结可以当作业,二合一太划算了,开写。一直试着把写作和学习生活联系起来,那就从经济学角度分析下值月工作吧。

成本是放弃的最大代价

平常我们买一件商品,会用价格来衡量成本。买一件衣服多少钱,成本就是多少,顶多再算上挑选衣服花费的时间和精力。而在经济学中,成本指的是机会成本。吃晚餐,选择吃西餐,就吃不下中餐了,夜宵另当别论。你做一件事情,就不能同时做另外一件事了,放弃事情的价值就是你做这件事的成本。

把我的这两个月的心路历程拿出来,和大家剖析一下我对成本的运用。17班刚成立的时候,我是奔着值月生去的,因为后期再申请就只能先做志愿者,才能有机会做值月生,起码要两个月的时间,还不一定能做的成。所以揣着小忐忑也立刻向班长申请做值月生,然后被拒了,心想也好啊好好写文章就行瞬间没压力了,但是在班长的鼓励下,也没耐得住内心想尝试的欲望,把申请改了该又向首月值月生申请了志愿者,还好这次被收纳了,才有了后面的故事。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白雅青同学比我更适合做首月值月生。这个想法诞生在值月小组第一次讨论时,说完开班流程后雅青麻利地给志愿者们分配了任务。按我这个自带冷场属性外加拧巴的性格,通常面对事情第一反应是有哪些问题而不是前景有多好,习惯性地“泼冷水”,面对陌生人时要熟悉很久很久。。。啊,幸好这个首月值月生不是我啊。好在有战友们的配合,首月志愿者还是做的顺顺当当的,具体工作内容范青郝毅记录的很详尽,不再赘述。

6月底面临值月生邀请的时候又纠结了一次。第一反应是抗拒的,因为时间,最终促使我选择去做值月生的砝码是「体验」,虽然想着做过志愿者就可以了,已经落下了很多学习进度赶紧补回来,但依然会有一点点的想试试的冲动。做值月生的成本是放弃的学习、娱乐时间,不做值月生放弃的是做值月生的体验。一个有点不一样、有一点心动的「体验」就摆在眼前,这个「成本」我放弃不了,从了。

市场经济VS计划经济

开始值月生之旅后,本该做的第一件事是好好组织7月7日的践行日活动,但我一心想着怎样能节约时间提高效率,于是提出了作业流程优化方案,所幸经过战友们的反馈与支持,在7号的作业中得以试行。战友的反馈中,我对杨木提出的建议印象极为深刻,她的一句“自由市场下自由意志”,让我矛盾了很久,原本以为对于市场经济好还是计划经济好已经想明白了。

这次优化作业流程,取消了定时作业雨,点评前后战友的规定也随之失效,改成了自评和点评一位战友,抱着“保证每篇文章被点评到,每人都点评了战友文章及自评”和“轮流点评让每个人都接触到每个战友”的想法,我们指定了每周需要点评的战友。

这样的规则我并没有觉得不妥,直到杨木点出“配额制的点评和无效的监督”,突然意识到我在要求别人做一件我认为有意义的事,但也未作多想,只是从规则理解的角度简单回复了反馈,然后还是按照固定点评对象执行了作业方案。

原本我自以为是个民主开放的人,会征询采纳大家的意见,除了要遵循班级的作业规定,对于17班的7个小队也没有过多一致性的要求,给志愿者以自行发挥的自由,我还挺得意这点的。

而后回看杨木的反馈,越看越是赞同她的观点,但又觉得目前不可实行。我这个偏自由主义支持“小政府”的人,怎么采用了“大政府”模式,设计了一套轮流点评的制度规定好每个人点评行为,实行配额制的大锅饭制?是担心自由点评会出现有文章没被点评和有战友不点评文章的情况?是“政府”不相信“民间”的力量?还是“家长思维”严重?

作业和点评本应是自我的约束,但因为有和我一样的人,没有足够的自驱动力来长期地按时做这件事,所以需要规则的约束,简称自找的,从依靠规则到培养出足够的自我驱动力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的长短、外在的约束能有多大的作用还是取决于自身。目前这个约束力由值月小组来维护,对志愿者,监督统计的效率再怎么提高,这也不是一件对成长能有多大帮助的事情;对战友,即便被指定后点评了一篇文章收到了一份点评,能有多大用处还是看个人,所谓“无效的监督”从根源上我是认同的,但何为“有效”?如何释放被占用的劳动力资源,以投入更有效率的事情中去?

在见识过几个区块链应用后,我的设想是把作业放到一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平台上,按时/未按时完成作业和点评的,根据智能合约自动执行奖惩;每篇文章公开摘要和设置自定义的价格,如果看了摘要有兴趣,花钱买剩余的阅读权。用价格来传递有效的信息,效率大幅提高,也无需人为的监督,达到真正的去中心化。

在此之前能怎么做呢?点评考核无效的话,作业的考核是否也应该废除,完全按照自由市场来运作呢?如果能做一个实验,把17班的同学复制一份,原本按照现有的规则,副本按照自由市场运行,能刷个多次副本看看效果就好了。这个脑洞的不可实现,就和自由意志在一个大于2的人群中实现不了一样,虽然它很吸引人,可每个人的需求不同,每个人理解的自由意志也不同,尊重每一个人的意愿,意味着所有人的意愿都实现不了。效率和公平之间需要互相考量。

写了这么多,到底在说啥呢?表明下个人看法,不同阶段适用的规则不同,目前监督点评是需要的,或许过段时间,绝大多数战友都能自主完成,也就不需要规定了。在上周作业汇总中提过,规则应满足大部分人的需求。在我的设想中规则是个润滑剂,是发动机上的润滑油,它存在的意义去除或削弱阻力,让17班这个小社会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租和边际收益

第一次在经济学上看到「租」时,下意识的想到了包租婆。包租婆也拥有一份旱涝保收的收入,不过和经济学上的租的概念有一些差别。租是对资产的付费,它不以收费的变化而变化。每个人都在享受一定程度的租,拿工资来说,一般由基本工资和绩效工资组成。随着业绩的浮动,绩效工资随之变化。但基本工资不会,多做一点少做一点,不影响。

但它真的不影响吗?从长远来看又不是的,因为不干活是会被炒鱿鱼的,做的更好也会调整基本工资。租是一份「相对」旱涝保收的收入。自从了解到这个概念后,我的理想就变成了拥有一份永久性旱涝保收的租,也可以称为“睡后收入”,而在此之前,先要不断地给自己增值。

边际是新增带来的新增。边际成本是新投入的成本,这份新增的投入带来的产出,就是边际收益。当你饿的时候,吃的第一口食物带来的边际收益是最大的,往后每吃一口,带来的边际收益都在下降,甚至吃到一个临界值时,再吃下去就会损害你的身体,产出抵消不了投入,这便是边际效用递减原理。

作业流程实行后,其实我的大部分工作已经做完了。除了每周作业日的晚上抽出时间来汇总和集中点评文章,周末的时候再汇总下点评情况和优秀文章,平常都是用空余时间来提醒下,你们看我给很多文章留言,其实很多都是用平时零碎的时间做的,挪一部分刷公众号的时间来看战友的文章而已。

而后,并没有做什么其他的事情,如果你看我的值月生申请志愿者申请的话,会看到些小想法,但我一件都没做,我用所谓的奥卡姆剃刀把要做的事砍到只有写作和点评,一方面是现在的情况下当初的想法不适用,更多的原因是我懒了,没有再投入精力更新计划再实施。后期的时间收到了战友们的鼓励和点赞,我在享受值月生这份工作带来的「租」。

当投入带来的作用下降时,我意识到对于17班来说,我这个值月生带来的「边际收益」已经在下降了。我算是个尽责的人,但不是个好的团队建设者。幸好也到月底了,该轮换了。

能有这样一个值月的体验,把这次经历当作一个经济学的案例来分析,我很满足,还有很多很多的想法,越写越像是倾诉,偏离了主题(主题是什么来着),就此收住吧。

鸣谢

开班近两月,已经明显地感受到很多战友的进步。我也从一个习惯单打独斗的人,变成努力尝试协作的人;从一个不善沟通的人,变成会鼓励战友的人。感谢战友们,感谢值月小组的伙伴们,感谢自己。

白雅青在她的值月总结中因首月忙碌没说的值月小组成员情况,第二个月的我依然说不出口,这是我很不足的地方,有待改进。仅列下值月小组成员,以表感谢。值月小组成员:郝毅、李曦、郭玉荣、张铭心、丁媛媛、苗竞予、林春梅、周利娜、杨静、夏天、白雅青、易卫明、范青(排名分先后,根据1-7队来滴)。有机智的你们,才能优化作业流程并顺利实施。

特别感谢首月的志愿者:张铭心、苗竞予、周利娜、杨静、夏天,在接任7月值月生时,茫然的我厚着脸皮邀请你们留下来,有你们在,省去了值月小组磨合的时间,让这个月的工作顺顺利利地完成。

值月工作还有很多待改善的地方,留待下届值月生来挖掘吧O(∩_∩)O~

17班6月志愿者 7月值月生 李曦

2017年7月27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