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食记

我见过最挑食的人是我自己。熟人知道我不吃的东西后,纷纷感叹“你妈妈把你养这么大大真不容易”。

一直想知道影响人对某种食物喜欢或厌恶的关键因素是哪种,但从我个人经验来看,这事不好说。听我说说你就知道了,许多人不爱吃的大蒜,我不吃,包括蒜苔、蒜苗;争议比较大的香菜,我不吃;韭菜,不吃,包括韭黄;洋葱,不吃。以上这些东西基本中国家庭做菜都会用到,我妈为了迁就我,一般做饭都不放,我不在家的日子他们就解放了。但是到外面吃饭我就没辙了,饭店做饭基本我不吃的都放。这时候我通常会逮着一盘烤鸭或白切鸡这种原生态的菜下狠手,只夹这些,低头慢慢吃,一边吃一边喝水,力求给别人造成一种我一直在吃菜的假象。最惨的时候,放眼望去整桌只有饭后甜点我能下筷子。

我还不吃菠菜,总觉得味道很奇怪;不吃香菇,实在是太香了,受不了;不吃黄豆芽,尤其那个豆瓣,怎么煮都是硬的,每次咬到嘴里都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口感。

我挑食不是不爱吃,是压根不吃。我曾经尝试着去吃,结果咽到肚子后里一整天都觉得隔应;有些是直接就吐了。我挑食是生理挑食,没法办。

我这人很怕麻烦人,尤其是因为挑食,这不吃,那不吃,所以我不爱跟人家出去吃饭,生怕人家吃的不尽兴。我就乐意自己在家做,喜欢吃什么做什么,不爱吃什么统统不放。我可以忍受很多东西,比如说睡觉打呼噜,不讲卫生,脚臭……但是吃自己不喜欢的食物却没有办法。所以我这样性格的人注定不会是那种朋友很多的人,在吃的上面都如此自私不能为了朋友去忍让,又去哪里找许多朋友呢。

汪曾祺老先生说啊,人生再世,各种吃的都应该去尝试一下,我想我是做不到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