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你,盛明兰的关系之道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追剧有点奢侈,难得假期,《知否》追剧中。

这一集,看到一种关系的开始、波折和发展。

关系无外乎是我和你。

我是侯府顾二郎的大娘子盛明兰。

你是张氏,英国公独女,当朝国舅爷沈从兴的大娘子。

我家并府大宴,邀请了各路亲朋好友,其中就有你。这样的大场合,你和你家小妾邹氏当场矛盾,当我来劝时,被你无端指责,说是出生低微攀高枝,说是居心叵测忤逆尊长……暗嗖嗖的嘲讽,明晃晃的责难。而这个场合,我知道有很多看我笑话的人正聚精会神津津有味暗中偷乐,包括一有机会就使绊子的继婆母,一直以姨母自居心肠歹毒的康姨妈,看不惯我高嫁的姐姐盛墨兰,还有被舆论带偏的无数吃瓜权贵女眷。

这个时候,我是不是该有很大情绪?

我是可以有的。因为这里有几种情绪可以触发,一是委屈,我是一直被责难欺负的受害者,却被说成了加害者,我根本没有高嫁的意思,却被说成贪慕虚荣;二是愤怒,在我自己家里,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我是来劝架的,却被冷箭嗖嗖乱射;三是羞愧,我确实出生不高,只是庶女,这个身份被一再当众言说不顾及我的感受。如此情绪一来,或许还会引发次生的四五六。

但是我没有任何情绪。

这里还可以探讨一下,如果有呢?

回到没有。首先,我并不羞愧。在这个时代,我知道我是小官家的庶女,我出生不高,但是这没有什么,我接纳我的出生,我安于我的身份。

因为没有羞愧,我也不会愤怒。我家里发生争执,我理应为宾客着想,让她们尽可能有好的台阶可下。委屈或许有一点,因为被冤枉了,但我知道这一定是有人误导,人心不在一时,而在日久。

后来,我去见了皇后,知道了你家产生矛盾的背景。

张沈是政治联姻,男女都带着不愿意而不得不,平时关系极其冷淡;沈邹是恩情联姻,沈的原配大邹氏因为救皇后而死,为感恩邹家,纳大邹氏的妹妹为妾,且皇帝破例让其和张氏一样封了诰命。也就是说,小邹氏是低职高配,而国舅家的后院,几乎算是双正职。如此,生活伦常和运作机制都不得不被突破和违背,家庭纠葛由此越缠越紧。

第二站,我去了张氏处。张氏不见,我就等。等来小邹氏,待我很是亲热,但我不接受她的亲热,这里因为我之前并没有情绪,否则是很容易被一方冷淡后不得不加入另一方阵营的。我不接受,是不想乱了规则,我走。后来,张氏迎我说话,我就和她坐下细说,先关心了她的身体,然后和她深度分析他们家关系的纠葛,再说到女人在这个社会中的为难,还引用了祖母身边房妈妈努力生活的例子,最后总结,无论如何,把自己的日子过好最重要。这一段话略过,其实也可以分析一下,很有心理咨询的套路和味道。

一番话,厘清了张大娘子对于婚姻关系的认知,激发了对于自己生活的热情。后来我们夫妇有意组织了一场马球赛,球场上,作为英国公的独女,那是一个风姿飒爽,让沈国舅见识了你的风采,你们完美搭档,很是融洽了夫妻感情。

我和你的这场关系中,本来是一个很坏的开始。

因为有心之人一面之词的诽谤,你有了先入为主的否定评价,且直接把这些评价不经证实,泼洒到我头上。

但是,我并没有委屈、愤怒以及羞愧。我弄清楚了你这样而为的原因,愿意解开你的心结。我努力去做了,最后用我的真诚赢得了你的友谊。

回到上文开始处,没有情绪,是因为我内心对爱不匮乏,所以愿意敞开,也愿意透过行为和语言看见人的本质,而不是被行为和语言阻挠或伤害。

但如果此处有了情绪呢?很多人或许都或多或少会有情绪,而很多关系也就是因为在一些事件里被不良情绪触发,由此误会、扭曲,而让关系渐入恶境。

有了情绪,就有两种处理方式,第一种是假装没有,第二种是表达出有。这两种方式是很多人所常用的。假装没有,可以让一段关系呈现出好的开端,但是假装会让心口不一,长此以往,也会折损关系的品质,甚至变得更为仇视。第二种,一开始就是死局,让关系陷入僵硬,失去后续连结的机会。

其实,还有第三种。我可以有,但是我也能慢慢觉察我的情绪来自哪里。不把情绪单纯地放至引发情绪的人或事件处,就可以在情绪消退之后,得到一个相对客观的看待视角和表达空间。

关系,无外乎就是我和你。

盛明兰后来左右逢源,固然有她的主角光环,也是因为她天性中内心的饱满,以及由诚心所生发的智慧所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